刚刚更新: 〔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她总在撩我〕〔时空穿越守则〕〔四合院之雨柱的重〕〔小阁老〕〔重生之一世枭龙〕〔重生孤女有系统〕〔阿拉德的不正经救〕〔重生:回到1991年〕〔原来我是绝世武神〕〔神话复苏:开局九个〕〔别人打职业,你是〕〔我的器官是妖怪〕〔我修道靠瞎练〕〔逆命相师〕〔道友你剧本真好看〕〔王婿叶凡〕〔末日孢子2〕〔在忍界当首富的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704章 合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一个女子居然堂而皇之地骑坐在一代高僧的身上,为所欲为?

    不要说“成何体统”了,在时雍之前,想都没有人敢想会发生这么荒谬的事……

    时雍额头上渗出冷汗,没有时间理会慧光的质问,觉远呼吸已经停止,她必须迅速为他施行心肺复苏。

    “你住手!”

    慧光看她不仅不停下来,还继续折腾觉远的尸体,满脸怒火,伸手就想去拉时雍的胳膊。

    不料,手到半空,就被赵胤抓住了。

    “侯爷!”慧光扭头看着面无表情的赵胤,声音都变了调,“吾师大体,岂能任由女子侮辱?”

    古代女子地位低,让一个高僧被一个女人骑在身上这么抓扯按压,在慧光看来是极大的不尊,与时下的道德准则完全相背,令他很是愤慨。

    奈何,赵胤抓住他,纹丝不动。

    “让她救人。”

    救人?

    慧光微微瞪大眼睛,“哪有这般救人的道理?再说,小僧的师父……已然圆寂了呀。”

    一个没有了呼吸的人,哪里还有救活的可能?

    慧光没有见过这么离奇的救人方式,不肯相信时雍的意图,赵胤却没有什么异常的反应,只是盯住时雍的目光格外深邃,仿佛要从她的脸上看出什么,仔细一看,又仿佛噙着一种说不出的幽凉。

    时雍全神贯注地救人,没有理会慧光,完全信任的将后背交给了赵胤。

    “噗!”

    觉远的头被时雍侧到一旁,突然张开嘴,吐出一口秽物。

    “师父!”慧光见状,就要扑过去。

    赵胤拎着他,一把将人丢给谢放,“看好他!”

    谢放道:“是。”

    慧光个头也不小,但是在谢放的看管下却动弹不得,只是大声地叫着“师父”,双脚不停地往前踢打,模样看上去很是滑稽。

    而赵胤已经走到了时雍的旁边,低头看一眼双眼紧闭,仍然没有苏醒的觉远,沉声问:“如何?”

    时雍道:“休克假死,兴许来得及。”

    她用了兴许两个字,也就是说,没有十足的把握。

    赵胤的眉头皱了起来,“可用我做什么?”

    时雍突然举起左手,“袖子。”

    她没有看赵胤,用的是较为低冷的语气,如同在命令一般。

    旁边的慧光闻言,愣了愣,竟然忘记了挣扎,看怪物似的看着大都督弯下腰去,为女子撸高袖子,将她干净白皙的手腕露了出来。

    “银针。”时雍侧头看了赵胤一眼。

    在时雍的手腕上,有一个护腕,是赵胤专门为她打造的,他自然知道里面的银针构造。闻言,赵胤没有犹豫,按压护腕,取出里面的银针交给时雍,完全是一副“任君吩咐”的模样。

    四周突然安静下来。

    谢放是见怪不怪,慧光震惊得忘了自己是谁,一动也不动。

    时雍没有什么感觉,此刻的她,只专注在眼前的急救上。她就是个大夫,赵胤就是她的助手,如此而已,没有尊卑和高低贵贱的感觉。

    一直等到她扎下最后一针,而休克的觉远眼皮微微颤动一下,恢复了呼吸,她这才松了口气。

    收起银针,转过头,时雍发现赵胤严肃地蹲在她的身侧,手上还拿着一张干净的绢子,不时为她擦汗,她这才愣了一下,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吩咐的人是谁。

    “侯爷,事出紧急,我……”

    “无妨。”赵胤打断她,看向觉远慢悠悠睁开的眼睛,“大师,如何?”

    时雍从赵胤手上接过绢子,将脸上的热汗擦尽,又俯身将觉远上半身托起来靠在旁边的石壁,手指切向她的脉腕,双唇凝重的抿了抿。

    “脉息混乱,如鱼在水,浮泛无根。”

    她瞄一眼觉远,见他嘴唇颤抖,说不出话来,突然凝眉回头,看向这个清冷的石洞。

    “得想办法把人弄上去才行。”

    赵胤起身,想要去吩咐人,不料,觉远一把抓住了时雍的手腕,用尽全力地一握。

    时雍微微一愕,朝他看去,却见觉远摇了摇头。

    “不可。”

    时雍惊讶地看着老和尚,“大师,这里不合适治疗养病,汤药也无法及时送到。你再是要闭关,总不能和自己的性命过不去吧?”

    觉远再次固执地摇头,声音沙哑无力。

    “天命已到,老衲命不久矣。”

    时雍嗤一声,嘲弄地道:“你一辈子算天算地算国运算姻缘。我以为那些东西只是你安身立命,糊弄人的玩意,没有想到你算得多了,连自己都相信了。你要是能算到什么时候死,为什么我又能让你睁开眼,同我说话?”

    觉远苦笑,“世间事,了犹未了。恐怕是还没有到天收我去的时辰,命不该绝呀……”

    怎么都有他的道理,时雍喉头卡住,竟是被噎得说不出话。

    跟一个老和尚计较什么呢?

    他总有他遵循的道理。

    时雍不再争执这些,观察了一下觉远闭关的山洞,真是简陋的令人发指。

    所谓修行苦,苦修行,这个觉远真的是将清苦贯彻到底的。石室里除了一钵一碗一石台,床上连一条被子都没有,实在是“返璞归真”,苦行大道。

    哪里有半分名寺宝刹方丈之尊该有的排场?

    原本时雍对觉远颇有微词,可是看他这般,心里又不由唏嘘一下,多了几分敬意。

    这个大和尚心明净空,确实没有一点俗世凡人们孜孜不倦所追求的物欲。

    先不管他说的那些命数天意对是不对,至少,他没有私心。

    “侯爷。”

    时雍示意赵胤看住觉远,突然起身走到石台边上,拿起那个土钵钵,摇了摇,里面有水晃动。

    “喝的?”

    她回头问觉远。

    觉远点头。

    时雍将钵中的水倒入碗里,走过来就要喂给觉远的时候,突然停下,又拿起碗凑到鼻尖嗅了嗅。

    “什么味道?”

    觉远道:“野蜂蜜。”

    时雍唔了一声。

    一个人在此闭关,就算辟谷不食,总得备上点东西,蜂蜜水倒是可以应急。

    眼下觉远这般虚弱,又是刚刚醒转,有一碗蜂蜜水喝入腹中也是好的。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时雍嗅闻片刻,居然将碗放了回去,没有给觉远喝下去。

    众人吃惊地看着她,连觉远和尚都有些惊讶,润了润嘴,似乎干渴极了。

    “郡主……”

    时雍道:“大师闭关几天了?”

    慧光抢着回答,“五日。”

    时雍道:“期间可有吃过别的东西?”

    觉远摇头。

    时雍道:“那你为何突然倒地死去?”

    觉远眉头皱了皱,若有所思,眼皮颤动不已。

    安静片刻,仍然是慧光开口替他回答,“师父没有倒地,我来时,他盘坐在石床上。”

    一代高僧就连死也要死得宝相端庄。

    时雍抿着唇,望了望觉远灰败沧桑的面孔,淡淡道:“我怀疑大师是食物中毒。这蜂蜜水,暂时不敢给你饮用。”

    他没有接触过别的食物,却突然休克,脉象却浮泛如同中毒之状,很可能就与蜂蜜水有关了。

    不料,觉远却摇头,叹息一声,“命数到此,老衲闭关前,已有预见。”

    又来这一套。

    时雍不解地扫他一眼,“所以,大师预见了命数,就悄悄躲起来,准备一个人在此离世?却不管你寺里闹得人仰马翻,一片狼藉?”

    觉远面上平静,目光望向慧光,似乎在询问他。

    慧光见状,吓得白了脸,扑嗵一声跪在地上。

    “师父,恕弟子无能……”

    慧光哽咽着,将庆寿寺里发生的事情和《血经》失窃一事告诉了觉远。

    按时雍的猜想,老和尚听完他的话,可能会当场气得想重新算一命,让自己多活几年。

    不曾想,觉远表情格外平静。

    一动不动地看着跪在石床前的徒弟,好半晌,他突然抬手摆了摆,闭了眼睛,有气无力地道:

    “劳烦郡主给老衲开个方子,差我这劣徒上去抓药吧。”

    这个时候突然说方子,不用想也是别有目的。

    时雍迟疑一瞬,就明白了老和尚的意图,口述几味药材,叮嘱好慧光,让谢放陪他上去了。

    “好了。这里只有我和侯爷二人,大师想说什么,直言不讳吧。”

    觉远长叹一声。

    “郡主慧眼如炬。”

    时雍嘴角抽了抽,“过奖。不过,我还得叮嘱大师,你此刻身体极为虚弱,当真不肯上去治疗的话,那就省点力气,尽量少说几句吧,若是等会再死过去,我不敢保证还有没有办法,再把你从死亡线上再拉回来一次。”

    觉远垂下眼,“阿弥陀佛,多谢郡主搭救。老衲将死之人……”

    “大师。”时雍打断他,听不下去他的命数了,“说正事吧,你那宝贝徒弟说不得什么时候就下来了。”

    觉远被噎住,看看她,再看看沉默不语却威仪肃穆的赵胤,嘴皮颤动两下,突然道出一句。

    “庆寿寺没有《血经》。藏经阁的暗室铁柜中,本就空无一物。”

    什么?

    时雍震惊不已。

    赵胤脸色亦是一变,双目冷冽地盯住觉远。

    “大师,此言当真?”

    “绝无虚假。”

    觉远再次叹一口气,声音幽幽地道:“我座下出了一个慧明,我怕再出一个慧光。”

    时雍同赵胤交换个眼神,俱是沉默。

    又听得觉远絮絮地道:“诚如方才所言,老衲命不久矣,早晚得找一个接续之人……慧光此人,我虽是看好,仍是不肯放心。”

    时雍看他说话就喘息,很是艰难的样子,索性接过话头,帮他说了。

    “所以,你就编出了《血经》的故事,将寺中事务交给慧光,想看他会怎么做?”

    觉远无力地点头,“事出无奈,老衲别无他法。”

    时雍微微一笑,又道:“不止如此吧?庞淞赵焕邪君之流,无一不想打听庆寿寺的秘密,甚至慧明被派到大师的身边,也是为了查探这个东西。大师明知道有人觊觎,这才一石二鸟,既要考验徒弟,又想试探一下,在得知《血经》出现后,那些人会采取什么动作?从而了解到,对方到底知道多少秘密和真相?”

    顿了顿,看觉远面色微变,时雍再次莞尔。

    “因此,《血经》可能是假的,但庆寿寺……或者说大师的嘴里保守着一个秘密,却一定是真的。”

    觉远眼皮微微敛起,没有看她的眼睛,一声苦笑。

    “郡主,老衲一个行将就木之人,还能有什么秘密?此事,无非以讹传讹罢了。”

    这时,赵胤突然开口,双目阴沉地看着他。

    “道常法师圆寂前,留下了什么话?”

    觉远双眼暗淡,“先师圆寂前,只道: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这是《金刚经》中所云,没什么特别之处。

    很明显,此事就两个可能。

    要么,正如觉远所云,其实道常根本就没有任何秘密留下来,无非是世间这些贪欲之人心生的妄想罢了。

    要么,就是这个秘密觉远并不准备告诉任何人,包括赵胤。

    “大师,你的话有漏洞呀。”

    时雍看了赵胤一眼,目光狡黠地闪动,见觉远看来,又正色地说道:

    “你说,你算到自己大限将至,这才藏到此处闭关。然后你故意传出《血经》一事,是为了考验慧光。那你有没有想过,就算你的徒弟无法通过考验,成不了你的接续之人,你自己也已经不在人世,又能把他如何?”

    觉远一怔,看着她,似乎没有明白她的意思。

    时雍眯了眯眼睛,“我的意思是,你的大限时间还没到,但是有人已经迫不及待,想致你于死地。”

    她转头看着那碗蜂蜜水,又望了赵胤一眼。

    “不瞒你们说,我还是怀疑……这水里有问题。”

    赵胤没有吭声,觉远不解地讷讷:“郡主因何如此肯定?”

    时雍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养狗,鼻子和狗鼻子一样灵。”

    赵胤:……

    看觉远怔住,赵胤轻咳一声,“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在真相没有搞清楚之前,大师还是小心为上。庆寿寺僧务未尽,大师还圆寂不得。”

    觉远点头,叹息,“是老衲失误了。”

    赵胤平静地问:“大师认为,慧光通过你的考验了吗?”

    觉远沉默,思考一下,双目突然生出一些亮光,复杂地看着赵胤。

    “老衲正想请教大都督,在你看来,我这个弟子,可有通过考验?”

    赵胤面无表情,冷冷说道:“那我帮大师再试一次,如何?”

    觉远抿着嘴,表情变幻不止。

    “大都督准备怎么做?”

    赵胤道:“将计就计。把《血经》找出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