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星界使徒〕〔惊!清贫校草是孩〕〔东方梦工厂〕〔大明第一臣〕〔诡异入侵〕〔扮乖〕〔不让江山〕〔人在美漫,开局祖〕〔全能小神医〕〔开局召唤100个小鲁〕〔女总裁的超凡神医〕〔模拟修仙:我能固〕〔斗罗之绝世冰神〕〔无双皇子,开局被〕〔斗罗之武魂是蓝银〕〔大秦:无双皇子,〕〔全球高武开局签到〕〔巅峰小医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709章 眼带媚,嘴传俏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这小子年纪小,好唬弄得很,赵胤往他面前一站,都不用动刑,他便软跪在地将所知道的事情老老实实交代得一清二楚。同理,这样的人,拿钱办事,口风不紧,必定不可能知道对方太多的秘密。

    就连那个给银子指使他做事的小娘子,他也仅仅只能描述外形、衣着,别的一问三不知。

    一个村野少年,成长环境原本闭环,村子镇上的人,即使叫不住名字,也大多较为熟识。可偏偏这里是远近闻名的庆寿寺,从来不缺慕名而来的陌生男女烧香拜佛……

    问清情况,赵胤让人将他带下去暂时看押在庆寿寺的禁闭房。

    与时雍一合计,二人都有同感:这个“小娘子”可能和慧光和尚那个从天而降再莫名失踪的宜娘有关系。

    辛二暂时没有带回消息,时辰却不早了,时雍准备同乌婵离去,张罗着休息。

    不料,朱九却吭哧吭哧的跑进来,表示有话要讲。

    时雍狐疑,“什么?”

    朱九睨了赵胤一眼,咧着嘴笑。

    “王大娘交代给我的私事。方才看侯爷和郡主在忙着办正事,我就没敢声张。”

    王大娘能有什么私事?

    不用想,时雍也能猜得个七七八八。

    “婚事?”

    朱九瞪大眼睛,竖大拇指,“郡主聪慧。”

    “……”

    最近,“聪慧”这两个字频繁入耳,时雍都快要听出讽刺的意味来了,没有想到,朱九竟然也跟他主子学到了。

    时雍忍不住笑,“我娘怎么说?”

    朱九眉头皱了皱,很是为难地道:“属下,难以启齿。”

    就朱九这家伙,还有难以启齿的时候?

    时雍翻个白眼儿,不信他。

    赵胤沉下脸,“讲。”

    朱九偷偷朝时雍做个怪脸,面向赵胤时,又收住表情,一副诚恳老实的模样。

    “王大娘很为侯爷和郡主的婚事着急,说今年就只有九月十六这一个好日子了,若是错过,待等明年。还说,反正大婚的用度都是准备好的,也不差什么,让你们赶紧回去办了就好。若是实在……实在有事忙不开,就,就就……”

    双眼不停瞄向二位主子和乌婵,朱九“就”了好几下,才吐出一句。

    “就地洞房也行。”

    噗!

    乌婵第一个忍俊不禁。

    “我看可以。王大娘说话这劲儿真是招人稀罕。阿拾,恭敬不如从命吧?”

    时雍看她笑得眉眼直颤,轻飘飘瞄赵胤一下,也忍不住乐。

    “我娘就是个爽利泼辣的性子,不过,她说的话,你们别当真,大多都是为了呛人用的。”

    “不不不。”朱九连忙帮着王氏否认,“王大娘是极为认真的,并再三嘱咐属下,一定要面告郡主:绝不能让到嘴的鸭子飞了,吃到肚子里的东西才是自己的,她还说什么,哦对,早栽秧子早打谷,早生孩子早享福。”

    这话很有王氏的个人风格,朱九可能编都编不出来。

    时雍哭笑不得,抿嘴轻笑着,只拿一双俏眼瞄着赵胤。

    赵胤恰好朝她看来,目光潋滟,那张冷峻的面容上添了几分柔和,眉梢也不知不觉地扬了起来。

    “那朱九再跑一趟,回去传个话。阿拾,你看可好?”

    时雍微怔,“传什么话?”

    赵胤道:“本座没有异议,但凭岳母大人吩咐。”

    两人本来是三月婚期,若不是中途出了岔子,早就已是正经夫妻。因此,时雍到也没有什么难为情的。想了想,她一本正经地同赵胤商讨起来。

    “老人家着急,但我们也不必为了遂他们的心意,就这般匆忙。再说侯爷那边,不用通知你父亲吗?”

    赵胤表情微微暗下。

    这些日子,从庆寿寺出事到他远走漠北,甲一几乎都没有怎么出来掺和,中途只是通过锦衣卫的信鸽传来一封问讯的书信,字里行间也大多是公务上的担忧,于感情一事,少有谈及。而这,也是父子二人多年来的相处方式。

    赵胤沉思片刻,平静地望向朱九。

    “顺便通知他。”

    “???”

    朱九怔了怔,才拱手低头,“是。”

    ……

    甲一尚不知自己在儿子的婚事上只是一个“顺便”。只说这头,朱九喜滋滋地出去,快马加鞭地赶回京师报信去了,毕竟离九月十六只剩半个多月,就算婚礼一应用度是早就准备好的,时间也有点紧迫。

    而时雍,被乌婵晕乎乎地拉出禅房,还有点回不过神。

    “九月十六,就这么决定了?太草率了吧!”

    乌婵看她茫然的样子,很是好笑。

    “你自己同意的,难道还想不认?”

    “不是。”时雍搓了搓额头,好笑,“我就觉得有点诡异。终身大事,怎的就像是吃饭喝水一样,这么儿戏就定了?”

    “哪里就儿戏了?”乌婵瞥她一眼,哼声道:“明光郡主,用我提醒你么?本来三月你就该同我一起嫁为人妇的,厚着脸皮做了这么久的大姑娘,还不知足呀?”说着,乌婵想到她受的苦,眼圈微微一红,“你不是横生变故,说不定你同玉姬一样,孩子都有了。你都不知道,没能与你同一天出嫁,我有多么难过。”

    时雍看她说着说着就要掉金豆子,赶紧揽住她的肩膀,又是捏又是哄。

    “这不都过去了么?别再说那些伤心事了。我不是不想嫁,我是担心我这张脸。”

    乌婵瞄过来,“脸怎么了?”

    时雍有点不自在,唉声叹气,“脸上的疤痕还没有褪尽……”

    哪有不爱美的姑娘?

    乌婵明白她的想法,又勾唇笑了起来。

    “纵是你脸皮够厚,那也是实实在在伤到了的。不过三个腊月,哪能恢复如初?若要等疤痕褪尽再大婚,你家侯爷非得等出毛病来不可。”

    时雍差点被她气乐了。

    “好好地说话,怎么还带损我一句的?还有,什么叫等出毛病来?他能等出什么毛病?二十多年都等了,我看他不挺好的。”

    乌婵抿唇偷笑,一副过来人的模样,笑得有些暧昧。

    “这你就不懂了,男人呀……”

    她伏到时雍耳边,说了好些个荤话。

    全是夫妻间那点事。

    原以为时雍会羞涩地捉拳打她,乌婵说完就退了老远,抬手捂住脸。

    不曾想,时雍一动不动,狐疑地蹙眉。

    “你跑什么?”

    乌婵慢慢放下手,盯住她,看怪物一般。

    时雍不仅没有半点羞涩的反应,想了想,还一本正经地劝慰她。

    “别怕,找个机会,我替你家少将军把把脉,会委婉地提醒他,不可耽于美色,不知节制。须知,房事过密,易耗损精气,致体魄羸弱……”

    “啊!”

    乌婵在怔顿片刻后,突然握起老拳朝时雍揍了过来。

    “你快闭嘴吧,我说的又不是陈萧……”

    时雍看她羞得烧红了面孔,侧过身子避开她的花拳绣腿,笑不可抑。

    “别再狡辩。看你这一副眼带媚,嘴传俏,无限风情水色妖的小模样儿,便知这些日子与少将军那是琴瑟在御,鸾凤和鸣,春透锦衾,被翻红浪,一身香汗湿罗裳……”

    “哑,你这不知羞的小妮子,还没嫁人呢,哪里学来这么多文绉绉的荤话,看我不打死你……”

    “诶君子动口不动手。”

    “我可不是君子,我是女子。”

    “少夫人,饶命。”

    时雍边笑边躲,乌婵朝她扑过去,又羞又恼地扼住她的手。

    “你还想跑?看我要不要撕了你的嘴……”

    时雍差点笑得岔了气,身子蜷缩着,望向乌婵的背后。

    “少将军,你来了。快!快来管管你家小媳妇吧。”

    乌婵知她狡诈,哪里信她,笑着闹着又去挠她腋下。

    “来了又如何?吓得了我?今儿就得收拾你,看你还要不要嘴坏……”

    时雍噗声:“婵儿啊,少将军真的来了。”

    乌婵重重哼声,“那又如何?别说少将军,就算是少将军他爹来了,也管不着我。”

    “咳咳咳!”

    时雍被唾沫呛住,表情诡异:“婵儿……”

    紧接着,乌婵就听到背后传来陈萧的声音。

    “玩够了吗?时辰不早,我来接夫人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