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色丹药师:邪王〕〔王妃投湖云月若和〕〔系统,怎么给我这〕〔末世之我的红警帝〕〔重生年代不做贤妻〕〔辣妈奋斗在八零年〕〔太情切〕〔斗罗:我,开局扮〕〔三国:我!桃源居〕〔外乡人的旅途〕〔LOL:这是个运气游〕〔斗罗:别瞎说,我〕〔绝世神帝(又名:〕〔人生回档2012〕〔穿越后我凭种田脱〕〔斗罗之刷到极品武〕〔娱乐:奶爸身份,〕〔霍少离婚吧〕〔富到第三代〕〔全球游戏化:神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711章 难得糊涂人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这怎么小声?

    他跟个野兽似的蛮横,让她怎么做到小声?

    “不行。你快走,一会儿让人听见了笑话。”

    乌婵急得面红耳赤地推着他。

    奈何,男人身子沉得像座山似的,重重压着她的身子,半分动弹不得。倒是她自己,累得气喘吁吁,秋波潋滟,睫毛乱颤,声音入耳无端便添几分娇态,让男人腹中之火愈燃愈烈,情绪浪潮般推涌,不可抑止……

    “别动。”

    陈萧声音低沉喑哑,仔细听来还带了些克制的急促。

    “我不会欺负你。”

    乌婵面红耳赤地感觉到他双手在自己身上肆虐掠起的热度,即使隔着薄薄的中衣,还是烫得惊人,很难相信这样的他能和风细雨般对待自己,想到过往这家伙的鲁莽急切,她声音便透出一丝不悦。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你都这样了,还说不欺负?”

    “嗯。我……点到为止。”

    “点到为止?”乌婵一时没明白过来。

    陈萧低低应了一声,两条眉头拧成一团,仿佛忍耐着极大的痛苦般,只能借着箍紧她时那刹那的玉体温香来纾解心头焚烧的渴望。乌婵看他额头细汗密布,忽然心软,刚一安静下来,整个人突然就被陈萧掀翻在棉被之上,再也爬不起来。

    “陈萧。”

    乌婵咬牙切齿地吸口气,看着男人眼底更为浓烈的情绪,脸颊红得如同滴血。

    “这就是你说的点到为止?”

    “惟杨。”陈萧纠正她的称呼。

    “滚!”

    “嘘,隔墙有耳。”

    “你混蛋!”

    “傻瓜。”陈萧散开她的发髻,任由青丝乌发垂落枕上,再低下头,将额抵在她的额间,低低笑道:“别信男人床上的话。”

    ……

    次日,时雍撑着眼皮从床上爬起来送陈岚返京。

    她昨晚睡得不是很好,行李装上马车的时候,就开始不停地打呵欠。陈岚看她这般,不由失笑。

    “没睡好就多睡一会子,不必早起送娘。”

    时雍收住困乏的表情,笑吟吟地挽住陈岚的手。

    “那怎么可以。人家很孝顺的嘛。”

    在陈岚面前,她就是个软性子爱撒娇的小姑娘,一开始只是为了拉近与陈岚的距离,毕竟这个娘在感情上很被动,可是久而久之就习惯了这样的相处,感觉倒也不赖。

    有人宠着哄着,谁愿意做女强人啊?时雍窝在陈岚身边享受母爱,放松而安逸。

    不料,陈岚冷不丁冒出一句。

    “你和阿胤也别耽误太久,案子是破不完的。只要世上还有人活着,案子就会一桩接一桩,无穷无尽。但是,你们的终身大事,却只有一次。九月十六成婚,时间很是紧迫,你们也要早些回京准备才好,免得仓促。”

    时雍猛地抬头。

    “娘?”

    陈岚抬抬眉,“嗯?”

    时雍诧异不已。

    昨夜从赵胤那里出来,她没有去告诉陈岚。

    今儿还没来得及说这事呢?

    “你从哪里知道,我九月十六要成婚?”

    陈岚抿了抿嘴,温和地道:“你啊,都要成婚的人了,还这么惫懒。若不是阿胤来告诉我,我还不知情呢。”

    呃。

    时雍没有想到赵胤会这么迫不及待,大清早就将事情告诉了陈岚,不过,也幸亏他礼数周全,不然她一不小心忘了,陈岚要是从别人嘴里得知,说不定心里还会难受呢。

    “这个人讨厌得很。”时雍故意撒娇,脸在陈岚肩膀上蹭了蹭,“原是我是要亲口告诉母亲的,倒教他抢了先。看我回头不收拾他……”

    陈岚微微一笑,“口不对心。”

    明明心里喜欢得紧,还一口一个讨厌。

    时雍眨眨眼,“让娘看穿了。”

    陈岚收住表情,睨她片刻,又认真地叮嘱。

    “记住娘说的话,早起回京。你是新娘子,大婚前尤其不能乱跑。”

    上次眼看就要成婚了,结果新娘子没了,这事陈岚想起来,仍是心有余悸的,因此,想到她人在外面,尤其还是在这个庆寿寺里,她就不太放心。

    “阿拾,临走前,娘想见见觉远大师。”

    时雍惊了惊,“怎么突然想到这个?”

    陈岚目光落在她的脸上,慈爱里又有一些担忧。

    “你忘了你是为何要到玉堂庵来祈福了?”

    时雍笑道:“我与侯爷八字相冲相克。不巧,清明时祭祖突逢大火,他们更是认为这先圣示警,不详之兆。这才让我以祈福之名,到玉堂庵带发修行……”

    陈岚点点头,重重叹息,“娘想听听觉远大师怎么说。”

    时雍笑了起来,“娘放心吧。我与侯爷这劫难都已经受了,即使悖逆天意,也应当得到了上天的宽恕。再且,觉远那老和尚如今自身难保,连自己的事情都算不明白,大概也不会再有闲心来算我的姻缘……”

    庆寿寺的事情,陈岚并不全然知情,更不知道觉远差点丢了性命,闻言,嗔怪地瞪了时雍一下。

    “不可无礼。觉远大师是得道高僧,怎可胡乱称呼?”

    时雍勾起唇连连称是,“总之呢,娘你放心,觉远大师闭关了,没工夫出来算天算地……”

    为免陈岚见了觉远老和尚,又生出什么事端来,时雍并不想他们见面,陈岚看她说得振振有词,也就没有再坚持。

    “那娘走了。你好生照顾自己。记住,凡事不要强出头,你是个女子,这世上的不平事何其之多,不用事事都管,更不要事事都求有个结果。人生须臾几十年,最是难得糊涂人。”

    “知道啦,娘,你怎么变啰嗦了?”

    陈岚看她片刻,突然一声叹息。

    “痴儿。娘在京师等你。”

    时雍将陈岚送到马车边上,与乌婵一起将她扶上马车,等帘子落下,看不到陈岚的脸了,她这才觉得陈岚临别那席话,似乎若有所指。

    不平事,强出头。

    指的是她,又仿佛指的时雍?

    最是难得糊涂人,既是点拔她,又似乎指她自己。

    人在庆寿寺,就在三生崖下,陈岚怎会不知当初三生崖上那惊心动魄之际,赵焕同时雍说的那些话?

    可是,从头到尾,陈岚都没有对她的身份提出过质疑,更没有像宝音那般问过她,是不是时雍。

    “难得糊涂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