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情满四合院之许大〕〔木叶:我有一棵恶〕〔在洪荒悠闲种田的〕〔我继承了五千年的〕〔直播:我能看见过〕〔大明之最浪太子系〕〔文明模板〕〔娱乐:开局和国民〕〔叩问仙道〕〔不想当大将的我选〕〔捡到一个末世〕〔洪荒:开局成就人〕〔霍格沃茨的元素法〕〔重生之情满四合院〕〔人在拳皇,开局挖〕〔忍界:从木叶开始〕〔修仙三百年突然发〕〔西游:开局让观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715章 起誓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觉远手捧《血经》,将其重新放入藏经阁,铁柜上锁,暗室紧闭,整个过程严肃而庄重。

    仪式一过,赵胤当着众弟子的面向觉远辞行。

    “九月十六,本座大婚,还望大师赏脸来喝一杯喜酒。”

    觉远表情微变。

    他只知道赵胤要将计就计,就《血经》诱敌,没有想到他回京还有婚事要办。

    “大都督……”

    在庆寿寺未出事前,觉远曾一力阻止赵胤娶阿拾,今时不同往日,劫难过了,阿拾又救过他的命,尤其在众目睽睽下,他不方便多说什么。

    迟疑一下,觉远上前深深施礼。

    “老衲有几句肺腑之言,望借步一叙。”

    赵胤并不意外他的反应,淡淡瞥向觉远愁眉不展的面孔,点点头,负手而随。

    禅房里点着佛香,袅袅清幽,一个大大的“禅”字挂在墙上,颇有意境。

    觉远招呼赵胤坐下,让弟子上了茶水,又将闲杂人等屏退下去,这才目光凝重地望向赵胤。

    “大都督可还记得当日在此,老衲曾与你说过的话?”

    赵胤点点头,冷峻的面孔极为肃穆。

    “不敢或忘。”

    觉远慈容微敛,徐徐道:“大都督成婚在即,老衲明白这番话很不合适,更不讨喜。然则,老衲身系先师嘱咐,该言仍不敢避。大都督是带异象出生之人,命数强旺,天生神格……而明光郡主,老衲以前测她八字,为她占卜,观其命数时,总觉得有些糊涂,心中本有疑虑。三生崖一事,倒教老衲茅塞顿开,原来她本就是悖世而生之人呀。”

    赵胤眼睛冷冷眯起,盯在觉远脸上,一言不发,但目光凌厉了几分。

    觉远与他对视,表情凝重。

    沉默好一会,觉远重重叹息。

    “先师曾言,大都督动情动爱,必会凶祸不止,有征伐之灾。那些话,老衲多少年来都未曾想得明白,究竟何故……如今一看,还是先师看得高远,这个明光郡主就是你的劫……”

    “大师。”

    赵胤打断觉远,语气低沉了几分。

    “你也曾说:一人一造化,一生一缘法。命既由天,也由人。本座是凡胎肉体,自会有七情六欲。我不懂命数,更不曾得见异象。我只信,人定胜天。时到今日,如果大师还要执意相劝,那么,本座不奉陪了。”

    话音未落,他已起身,大有拂袖而去的意思。

    “大都督!”

    觉远连忙阻止,端详着他苦笑摇头。

    “老衲有自知之明,劝不住你,更阻止不了。今日老衲只有一言,想请大都督应了我。”

    赵胤慢慢转头,看着他,沉默不语。

    觉远盯住他的眼睛,一字一句说得缓慢而凝重。

    “大都督,可否在庆寿寺众位佛祖的面前,答应老衲,不论将来世事何变,你、赵胤,永不兴兵,不背弃朝廷,不行征伐不开杀戮。”

    木窗外面的庭院里,蝉在鸣叫。

    躁动不安。

    长枪策马平天下是男人之志,谁知赵胤心思如何?

    禅房里的两个人,安静地对视着。

    觉远宝相庄重,一动不动地盯住赵胤,仿佛要透过他那张冷峻异常的脸看清他皮下的灵魂。

    但,觉远没有催促,只是微笑看他,好像一个慈爱的长者,在等待一个承诺。

    赵胤冷冷地站立着,慢慢地整个人转过身来,面对着觉远,竖起左手两根指头。

    “我,赵胤,今日在庆寿寺众佛面前发誓,不论将来世事如何变迁,永不兴兵、不背弃朝廷,不行征伐不开杀戮。若有违此誓,必遭天谴,死无葬身之地。”

    觉远的脸上以看得见的速度,松了口气,流露出几分真诚的喜色。

    “大都督也曾说过,一切法象,无不有变。兴许,这才是天意。”

    顿了顿,他双手合十,朝赵胤施上一礼。

    “老衲恭贺大都督新婚大喜。愿大都督与郡主早生贵子,白头偕老,永结同心。”

    赵胤勾起唇角,还礼。

    “多谢。”

    没有人愿意自己的婚事不被祝福,更不愿意总是背负着一个“恶毒”的诅咒步入婚姻的殿堂。

    哪怕是时雍这种穿越而来的人,诡事听得多了,也难免心下犯憷,更何况身在这个时代的赵胤?

    因此,觉远的祝福对这对新人来说,尤其重要。

    赵胤离开觉远的禅房时,神态明显放松又舒展,微勾的唇角隐隐有一丝笑意。

    “谢放。”

    谢放小步跟着他,“爷,属下在。”

    赵胤道:“吩咐下去,即刻回京。”

    谢放抬头看一眼主子的脸,连忙拱手,“属下明白。”

    他转身下去安排了,白执喜滋滋地跟着赵胤,一路走向时雍居住的厢房。

    不曾想,刚过去就吃了个闭门羹。

    “侯爷……”

    塔娜和恩和守在门外,在赵胤带来的强势和威压里,身子紧绷着,很是紧张。

    “郡主说了,不许,不许任何人打扰她睡觉。”

    赵胤看着她们的表情,扭头问白执。

    “什么时辰了?”

    白执不敢抬头,“回爷的话,申时过了。”

    这个时候收拾回京正好可以吃夜饭,再耽误下去,只怕就要入夜了。

    白执以为赵胤会斥开两个丫头,进去叫时雍起床。

    不料,他问完,竟吩咐塔娜去搬了张椅子,就放在厢房的檐下,慢条斯理地坐了下来。

    “本座等她睡醒。”

    “……”

    塔娜看着恩和,恩和低着头,瑟缩害怕。

    而白执整个人都是呆的。

    他家爷,真是一日不如一日了。

    往常是何等威风?谁敢相信,赵胤会坐在姑娘的门口,等姑娘午睡醒来?

    等待的时间过得格外的慢,

    不知什么时候,太阳收住了,天气阴沉下来,乌云黑压压地罩在天际,好像随时会下雨的样子。

    白执不时抬头看天。

    “爷,快下雨了。”

    赵胤单手执书,慵懒地斜躺着,闻言嗯一声,不知是听见了,还是没有听见。

    白执撇了撇嘴巴,怕主子没有听懂自己的意思,又说得更明白了些。

    “这天怕是要下大雨。下了雨,山路不好走。”

    赵胤:“嗯。”

    白执偷偷瞄他,无声地叹息。

    “要不,去请郡主……”

    赵胤合上书,目光冷冷地盯住他。

    “让她睡。”

    “……”

    在白执的心里,时雍不是胡搅蛮缠不讲道理的姑娘,所以他认为现在去叫醒她,时雍是不会生气或者怪罪的。

    他想不明白赵胤为什么要这么做。

    谢放安排好了过来,看赵胤还坐在房门口,同白执交换个眼神,大抵有些明白了,赶紧上前禀报。

    “爷,各路人马都已准备妥当,随时可以启程。”

    赵胤抬头看他,“什么时辰了?”

    谢放道:“申时三刻。”

    赵胤眼睛微眯,回头看一眼紧闭的房门,还有那两个紧张万分的侍女,嗯了声。

    “明白了。”

    他明白了,谢放却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爷,走,还是不走?”

    赵胤道:“等郡主醒来。”

    谢放这下终于明白了。

    “是。”

    他垂下双手,刚要站到一侧,突又见赵胤朝他招手。

    “你过来。”

    谢放怔了怔,看看白执,小心翼翼地上前几步,离赵胤更近了些。

    “爷。”

    赵胤看着他的脸,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沉声问道:“阿拾今日可有说过什么?”

    谢放想了想,摇头,“属下不知爷所指何事?”

    赵胤沉着脸思忖片刻,似乎又不知如何启齿,朝他摆了摆手。

    “罢了,问你也是无用。”

    谢放汗颜,低下头站到旁边。

    赵胤又将塔娜和恩和两人叫过来。

    “你们主子今日,可曾说了什么?”

    塔娜和恩和对视一眼,满脸的困惑。

    “主子犯困,不许人吵她。”

    赵胤沉默片刻,“没有旁的?”

    两个丫头齐刷刷摇头。

    塔娜不敢乱说话,恩和年纪小些,胆子也稍稍大一点。

    她偷偷打量着赵胤的脸色,低低浅浅地道:“侯爷,婢子觉得郡主神色不好,似乎有些不高兴。说话时好凶,也不和婢子们玩笑了。”

    赵胤目光如炬,抬头盯住她。

    “为何?”

    恩和摇摇头,咬着下唇想了想。

    “婢子想,也许,也许是小猫被药死了,郡主有些难过。”

    原来如此?

    赵胤看着她,若有所悟地点点头。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