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逆焚天〕〔费伦的刀客〕〔人道大圣〕〔一剑倾国〕〔大明第一臣〕〔八荒剑神〕〔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收藏家的身份被〕〔明末之藩王崛起〕〔校花跳楼死亡后我〕〔神医嫡女飒爆了〕〔红楼贾府〕〔修法至尊〕〔满级大佬替嫁以后〕〔宋女史为何如此〕〔和大明星老婆从绯〕〔丧尸绝城〕〔穿入诸天万界〕〔重生过去的逍遥人〕〔重生我真没想当暖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720章 体面和不体面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阿拾的大婚是体面事儿,宋长贵有些嫌麻烦,王氏却一定要好好操办。她这个要请,那个也要邀,倒不是为了收那几个礼金,就为扬眉吐气,气死那些曾经看不起他们家的人。

    王氏不识字,却是总指挥。她扳着手指头数着人,宋长贵和宋鸿,父子俩一人坐在书案的一边,按王氏拟定的人,一张一张写着名帖,宋香在旁边磨墨,一家人很是认真。

    “宋大人,王娘子,阿拾……不,明光郡主回来了。回来了。”

    予安的声音满是喜悦,带着少年特有的粗嘎,一路破开嘀嗒不停的雨点,响彻小院。

    王氏一呆。

    好半晌,与宋长贵对视着没有反应。

    “愣着干什么?”宋长贵猛地回过神,放下毛笔,双手整理一下衣衫,看了看屋子里的家人。

    “还不快去迎接郡主?”

    王氏抽紧的那股子喜气,突然长长地吐了出来,眉开眼笑地呸了一声。

    “什么郡主?落了家就是咱们的闺女。宋老三,你赶紧去接闺女,我去灶上……”

    宋长贵看她转身就走,一脸纳闷。

    “阿拾回来了,你不去接她,去灶上干什么?”

    王氏头也不回,脚步匆忙。

    “柚子叶我都备好了,还没有来得及熬成汤。我这就去熬上满满一大锅,让她给老娘好好洗一洗……再弄几个这丫头喜欢吃的小菜,呵呵呵,这么久没吃着,她定是馋死了。”

    宋长贵愕然看着她,一个人自说自话地走。

    宋香和宋鸿也停在原地,面面相觑。

    王氏半晌没有听到他们的回应,猛地转头,瞪着父子三人。

    “砍脑壳的东西,你们都是傻的不成?外面下着雨呢,还不快拿了伞去接人?痴站着等什么?等生根发芽结果子不成?……阿香,你就别去了,赶紧来给我烧火。”

    宋香:……

    “我就知道。”

    ……

    饭馆里有王氏的嫂子在看管,听到外面有声音的时候,已经开了房门,将时雍几个迎了进去,通传的通传,倒水的倒水,忙得不亦乐乎。紧跟着宋长贵和宋鸿出来,一家人更是欢声笑语,说个不停。

    “我娘呢?”

    “灶上呢,给你弄吃的。”

    “哎哟,我就知道。哈哈哈,就等着这一口呢。”

    “你这丫头,就为这张嘴。”

    “阿鸿你是不是又长高了?长成大小伙了呢。”

    “长姐。”

    “声音都变了?”

    “你别取笑他了,腼腆着呢。”

    “哈哈哈哈。”

    一到家,时雍十分放松,说话也随意。

    几个人正寒暄间,店门外的街上突然传来一阵争吵大骂和婴儿嘤嘤的哭嚎声,很是激烈。

    时雍怔了怔,转头看去。

    雨雾里,一个抱着婴孩的女子正与一个握着酒壶醉醺醺的男子拉扯,声音尖细而凄厉,恨得仿佛要从男人身上咬下一块肉来,而男子七八成醉,根本不理女子的哭闹,一把将人甩开,又跌跌撞撞地往前走。

    “你又要上哪里去?又是哪个小妖精迷了你的魂儿?”

    “呵!我说你今儿怎么要往这里走,原来是看大妖精回来了是不是?”

    “你还不死心,还不死心,你是要看我们娘俩死在你的面前,这才肯醒悟吗?”

    “你站住——站住——”

    女子骂着吼着,看男子不理会继续往前走,她又不甘心地扑上去,对着男子踢打撕咬,全然不顾怀里的孩子哇哇大哭。

    男子似乎被她闹得不耐烦了,气恨地抽回袖子,将她重重推倒在地。

    一时间,大的哭,小的也哭,好不凄凉。

    时雍眉头深深锁了起来。

    王家嫂子正抱了门板要合上,看到时雍的眼神,顿了顿,轻嗤一声,奚落道。

    “好歹是个读书人,烂酒好赌、斯文扫地也就罢了,还一天到晚打媳妇儿孩子,算个什么东西。我呸!”

    时雍眉梢一挑,不可思议地又看了看。

    “他竟如此?”

    王家嫂子是个直性子,听时雍问起,张嘴就要数落,却被宋长贵严肃的眼神制止。

    “阿拾。”

    宋长贵叹了口气,用眼神暗示一下时雍。

    “我们去后院说话,别人的闲事,不要管了。”

    时雍知道宋长贵在担心什么,目光闪了闪,莞尔一笑。

    “父亲放心。他们的事,与我无关。我只是有些意外罢了。”

    虽说陈淮被褫夺了爵位,陈家人也被赶出了广武侯府,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几十年的经营,陈淮和陈香苋可没少攒家底,就算陈家不复往日的荣华富贵,财产也绝非普通人家可比。宝音不是狠心的人,哪怕看在陈岚的面上,也不会赶尽杀绝,只要陈香苋能好好过日子,靠着手上的积蓄,再怎么落魄,也不至于沦落到当街与谢再衡拉扯哭喊的地步吧?

    她觉得不可思议,宋长贵却认为理所当然。

    “谢炀被处决,谢再衡家破人亡……性子大变,整日烂醉如泥,流连烟花之地,后来又染上赌瘾……这种不争气的败家玩意儿,家宅败落只是早晚而已。”

    时雍还是难以想象,侧头再瞄一眼,深吸口气。

    “那也太快了些吧。”

    几个月而已。

    再回京师,竟有些物似人非的感觉。

    从赵云圳到谢再衡、陈香苋,好像都变了。

    “你管他们做甚?”王氏刚好从灶房出来,听到父女二人的对话,瞪了宋长贵一眼,三两步冲上前去,双手扶住门板,像个点燃了的炮仗似的,冲着外面街上的人就破口大骂。

    “嚷嚷什么嚷嚷?要吵要骂走远一点,老娘还要做生意呢?要饭也别要到老娘跟前来,晦气!”

    砰一声!

    不等声音落下,王氏已重重关上了店门,回来一把拉住时雍的胳膊。

    “坐在这门口说什么说?也不嫌油烟重,你现在是郡主,不是宋家的傻姑娘,尊贵着呢……赶紧的回院子里去等着,娘给你烧了柚子叶水,泡个澡,驱邪避祸,婚事顺顺利利……”

    时雍被她推搡着进了后院的门,一时哭笑不得。

    在王氏一句接一句的询问里,也没工夫再去想谢再衡夫妇的事情。

    一直到身子泡进了温暖的热水,房里彻底安静下来,时雍这才有机会阖上眼睛,懒洋洋地躺下来思考……

    这次回京,她将会面临些什么?

    光启帝马不停蹄地召了赵胤进宫,所为何事?当真像赵云圳说的,只是因为久不相见,想念得紧?

    帝王心,海底针。

    时雍没有忘记自己上辈子是怎么死在诏狱的。

    三生崖的事,光启帝不会没有耳闻,对这个曾经死于他手的“灵魂归来”,他会怎么做?

    一念至此,时雍突觉脊背泛寒,一桶热腾腾的柚子水也暖不透。

    她想:如果光启帝要杀她……

    赵胤会怎么做?

    她自己又当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