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行万年,发现居〕〔光年之外的入侵〕〔女主拿了反派剧本〕〔天价片酬,我反手〕〔毒蛊魔仙:九吉不〕〔穿越者修真指南〕〔桃源小神农〕〔谁还不是个修行者〕〔搞化学的不能惹〕〔豪门替嫁:重生王〕〔寄生修仙:开局绑〕〔我的战神女婿〕〔穿越后,我天天想〕〔反派大佬带着空间〕〔被夺一切后她封神〕〔诡术轮回〕〔名间谍良民〕〔大时代之巅〕〔破产后,顶流家的〕〔大国军垦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725章 味道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对不起。”

    时雍没有辩解,目光坦率地望着燕穆。

    “我没有早些同你们说清楚,是我不对。但你们要相信,我绝无恶意。”她垂下眼皮,声音凝重了一些,“一开始我怕说出来你们也不信,又想与过往划清界限,免得为我们招来杀身之祸……几经蹉跎,这事便成了难言之隐。”

    燕穆沉着脸,直直盯着她,一字一顿说得艰涩。

    “我本以为,我们一起出生入死,是你会绝对信任的人。”

    时雍抿了抿嘴,再次露出歉意。

    “我不是故意瞒着你们。实际上,我原本没有想过要告诉任何人。”

    燕穆目光微暗,“我试探过你。”

    “我知道。”

    “你拒绝承认。骗了我。”

    时雍垂了垂眼皮,流露出一丝惭愧的表情,“那时,我自身难保。时雍这个身份,带来的不是荣耀,而是我们彼此的灾难……”

    燕穆淡淡地问道:“如今呢?就没有灾难了吗?”

    “有!”

    时雍对这件事的想法并不乐观。

    一个曾经被天下人唾弃过痛恨过的女人,内心的阴影一时半会是化不开的。

    她踌躇一下,眉头微蹙,“但是……”

    “但是你如今有赵胤。”燕穆接过话来,声音低沉而失落,还有些说不清的复杂情绪,目光则是一动不动地盯在时雍的脸上。

    “你认为,赵胤会保护你,绝对的信任你,也值得你绝对信任,对吗?”

    时雍隐隐觉得他话里有话。

    眉头一皱,她回视燕穆。

    “你到底想说什么?”

    燕穆没有回应。

    等了好一会,他在乌婵不赞许的目光盯视下,略略移开目光。

    “我想说的,方才已经说了。我今日来,是向主子道别的。”

    时雍盯着他的脸,突然将那些名录和账目往前一推。

    “人各有志。你执意要走,我也不留。但是这些东西,你不必再还给我。带走吧,捐一部分给穷苦百姓,剩下的,你和南倾云度再置些家产,娶一房媳妇,生几个孩儿,过你们的日子。”

    燕穆震惊的看着她。

    雍人园的产业,可不是小数目,不是几万两黄金白银的家当……不说富可敌国,保子孙数代富贵无忧足够。

    她居然说放弃就放弃?

    时雍看着他的表情,扁了扁嘴道:“时雍死了,就让她死了吧。这些年你为雍人园打理产业,鞠躬尽瘁,着实辛苦。这些都是你该得的。”

    燕穆许久没有吭声。

    客堂里静谧得落针可闻。

    好几次,燕穆目光噙泪,嘴皮蠕动,仿佛要说些什么。

    然而,到最后,他还是没有说出一个字,就那么走到时雍的面前,朝他深深拜下,然后打开门,径直离去。

    时雍没有转身。

    她看到了燕穆摆动的衣角,也看到南倾推着轮椅转过来看她的样子……

    喉头像塞了棉花。

    “阿时……”乌婵心疼地捉住她的手,“你别难过,他就是发疯了。看你要成婚,心里不舒坦,跟你闹别扭呢,会回来的。”

    时雍没有说话,看着那些账目,突然头痛。

    “你去。帮我拿给他。”

    ……

    时雍与燕穆相识于寒微。

    远早于乌婵和赵焕,与燕穆的感情也更甚于南倾和云度。

    在过去的许多年,她们相依为命,时雍一度觉得与燕穆就像是一家人,不用分彼此。但是,自始至终她的感情里,都无关男女情爱。燕穆在她心里充当的角色,不是下属,更像兄长,朋友。

    她曾经以前,燕穆待她亦如是。

    如果没有察觉到燕穆对她的情感,时雍想,他们会一直这么下去。

    可是,自从燕穆断然拒绝乌婵,隐隐流露出对她的情感,这份感情就再难像从前一般亲密。

    时雍的感情逻辑很简单。

    爱与不爱如同黑白,一眼分明。

    骑驴找马,伤春怀抱,平白消耗人的情感,她做不到。

    她主动与燕穆拉开了距离,燕穆自然也感受得到,在燕穆陪同乌婵去阴山找她再到回京这段日子,燕穆其实一直在她身边,离她很近,但如非必要,没有什么事情要办,时雍就不会再找他。

    燕穆的失落大抵来源于此。

    他要走,时雍会难过。

    但她,无法挽留。

    ……

    从乌家班出来,时雍让予安转道去了无乩馆。

    家里正高高兴兴地操办她的婚礼,她不想丧着个脸回去让王氏盘问。

    没有赵胤的无乩馆很是冷清,尤其是后院里,只剩娴衣带着几个丫头和婆子晒着太阳在打络子。

    看着时雍领着大黑过府,脸带愁绪,娴衣没有多话,使个眼色让丫头婆子们收拾好东西,散去了,这才随了她进屋。

    “郡主脸色不好,可是累着了?”

    时雍点点头,看了娴衣一眼。

    “我想在这里睡一觉。可以吗?”

    娴衣讶然。

    “当然。我这就去给郡主铺床……”

    无乩馆里有时雍的房间,但是她离开数月,久不住人,被子床帐都有些潮湿,被娴衣拿出去晒了,收将起来。

    “不用。”时雍看她转身,出声阻止,“我就在侯爷屋里睡一会儿。”

    娴衣唔一声,没有说什么。

    若是旁人要睡赵胤的床,那是万万不行的,犯大忌。

    但时雍不同。

    娴衣领她进屋,又为她泡了热茶,见她恹恹无力,到底咽下了喉头的询问,退出去关好了门。

    时雍和衣倒在床上,拉过被子盖住头。

    被子里有赵胤身上的味道,常常令她感觉安心。

    可是,被子刚盖上去,她又冷不丁地拉开,神色凝重地皱着眉头,慢慢的,一点点地凑过去,仔细地闻。

    为什么会有一种脂粉味?

    他前晚不是一夜未归?

    而昨晚,直接从公主府就离开了,也没听娴衣说回来了呀?

    回京到现在,他就在这张床睡了一夜而已……

    难不成,宫里带回来的?

    可他为什么又说,在锦衣卫沐浴过?

    时雍脑子转得很快,下意识觉得赵胤瞒了她什么,可是再一细想,赵胤瞒她的事情,又岂止一件两件?

    身为锦衣卫指挥使,他日理万机,脑子里都不知有多少秘密。又怎么可能什么都告诉她?

    时雍想了片刻,将被子翻了个面,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再醒来,天已经黑了。

    大黑趴在她的床边,脑袋埋在她的身前,嘴里哈着气,不停地蹭她。时雍慢吞吞睁开眼,恍惚般看着四周,隐隐听到外面有人说话的声音。

    她瞥了大黑一眼。

    “怎么了?”

    大黑抬起爪子,又刨了刨她。

    “饿了?”

    大黑舔舔她的手背。

    “我也饿了。”时雍打个呵欠,慢条斯理地爬起来,拉开门就看到娴衣满脸的焦急。

    猛地对上时雍的眼,娴衣怔了怔。

    “郡主?你醒了?”

    时雍嗯声,“怎么了?”

    娴衣道:“良医堂的孙大夫派人来问,你是不是在这里。说是有急事,请你过去一趟。”

    孙国栋?

    都找到无乩馆来了,肯定有要紧事了。

    时雍瞥了瞥大黑,“走。”

    大黑摇摇尾巴,跟上她。

    时雍却突然顿步,回头笑着看向娴衣。

    “侯爷回来,不必告诉他我睡过他的床。”

    看娴衣不解,时雍又眨了眨眼睛。

    “害羞。好姐姐,替我保密——”

    娴衣愣了愣,了然一笑。

    “婢子明白。”

    ……

    良医堂。

    原本清清净净的一个小巷医馆,此刻挤满了人。

    人群占了道,马车走不过去,时雍只能让予安把车停在巷子外面,然后下车步行过去。

    今儿她出门穿得随意,未施胭粉,未带钗环,头上再带一顶帷帽,遮了半边脸,看上去就像是哪家前来求医的小娘子,倒也没有引来太多的目光。

    门口吵吵嚷嚷,哭闹不止。

    围观的人踮着脚,挤来挤去,时雍好不容易才在予安的帮忙下,分开人群挤进去。

    “怎么回事?”

    孙国栋一看到她,当即红了眼。

    “我的姑奶奶,你可算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大梦主〕〔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废土求生我有戴森〕〔柯南之夏威夷教练〕〔从香江开始〕〔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富贵妾〕〔小农女的生活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