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八荒剑神〕〔无限坑人系统〕〔我的老婆是顶流天〕〔抗日之幽灵〕〔蚀骨情深之萌宝来〕〔桃源小神农〕〔他来时星河落满怀〕〔斗罗:武魂殿万岁〕〔精灵之我挖矿养你〕〔空间掌控者〕〔这个医生很稳健〕〔这明末强的离谱〕〔武逆焚天〕〔霍司爵温翔翔〕〔日式妖怪居酒屋〕〔特种兵之神级辅助〕〔重生80下乡肥妻要〕〔这个师尊无所不能〕〔回忌〕〔科技之锤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727章 无异强心剂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人们争先恐后,将良医堂围得风雨不透,今儿本就天热,时雍觉得气都透不过来。

    “想知道答案?”

    时雍皱起眉头,微微一扫。

    四下里当即安静下来。

    “那烦请安静地离开良医堂,不是沈家家眷,都不要在这里堵门闹事,影响本郡主救人。”

    没有人动弹。

    时雍又是一个轻笑。

    “是不是要让官兵来请,你们才会离开?”

    看着她凌厉的视线,众人纷纷后退。

    时雍不再跟他们墨迹,哼声扭头,拉下帘子,将人隔绝在外,低声看向孙国栋。

    “开方,熬药。拿银针。”

    ……

    原则上来说,孙国栋的治疗方式没有什么问题,就是他用药谨慎,而患者的病症来势汹汹,药还没有来得及起作用,他们就倒下了。

    在时雍施针后不到一刻钟,沈家娘子就醒了过来。

    时雍照顾她喝了汤药,听说眼前的女子是明光郡主,沈家娘子一时怔然,然后感恩戴德。

    从她的嘴里,时雍又再核实了一遍他夫妇染病的过程,与孙国栋说的一般无二。

    进货,开茶铺,照常营生,一开始发现身子不适并没有太过注意,以为是染了风寒,直到今儿夫妇俩有些熬不住了,这才到良医堂来问诊。

    时雍问:“你俩谁先觉得不适?”

    沈家娘子想了想,看一眼身边尚未苏醒的丈夫。

    “是我家老爷。”

    时雍点点头,“你的症状是比他轻一些。他发病多久,你才察觉不适的?”

    “这……民妇也说不清楚。许是一日,又或是两日?”

    “你们家,可还有别人也有不适?”

    沈家娘子显然不知郡主为何发问,但仍是一一答了。

    “没有。”

    时雍眯了眯眼,“你们与父母儿女同住吗?”

    沈娘子再次摇了摇头,“儿孙和父母都住在家中,只我夫妇二人住在茶铺。常日忙碌,也不怎么回去,只偶尔父母带小孙子过来看一看。”

    时雍点头,又问了一些事情,叫她好生休养,便将孙国栋唤到里间。

    “国栋,你听我说。”

    这长辈般的称呼,素来让孙国栋有些无言。

    嘴巴张了张,也只是点头,“你说。”

    时雍面色凝重地道:“夫妇二人齐齐发病,又是这样的症候,确实有些不同寻常。你今日做得很对,将人单独放在这里,用布帘相隔。但这还不够……”

    “不够?”孙国栋脸色凝重,“你是说?”

    时雍道:“我怕这个病症会传染,所以,你还是小心为上。良医堂里外,要按我开的方子熬药洒扫,任何人与这夫妇二人相见,都要保持距离,最好戴上面罩,触碰后要洗手。”

    孙国栋也是大夫,对此很能理解。

    “医馆里倒是好办,就是沈家人,一直吵着要见人,被我拦下了,还是不肯走……”

    时雍哼声,往外面瞥了一眼。

    “你就按我刚才说的,再夸张一些。就说此病致死率高,接触就会传染,我就不相信,他们不怕死。”

    孙国栋一怔。

    他是从来不会骗人的,闻言有些犹豫。

    但时雍并不在乎,她看孙国栋这副模样,挑了挑眉。

    “你不想说,我去。正好我要走了。”

    孙国栋满脸不情愿,望着她道:“你这就要走了?”

    时雍眉梢一扬,“我过几日就要成婚了。不走,难不成留下来在医馆坐堂啊?”

    孙国栋倒是巴不得她能留下来坐堂。

    自从祖父走了后,他才开始挑起医堂大梁,碰上这样的事情,一时六神无主,有时雍他心里踏实,但时雍要成婚了,他确实也不能把人拘在这里。

    “唉。好吧。我送你。”

    时雍勾了勾唇,笑着望他。

    “高兴一点,你很快就要成为京师名医了,垂头丧气的干什么,拿出气势来。”

    孙国栋苦着脸,送她出来。

    “沈家夫妇,当真治得好吧?”

    时雍笑道:“你说呢?我若不想让他死,阎王来了也无用。”

    这话说得极狂,但对此刻弱小可怜又无助的孙国栋来说,无异于一针强心剂。他长长松了口气,朝时雍作揖行礼。

    “多谢师姑。有师姑在,我便心安啦。”

    师姑?

    时雍眉头狠狠跳了跳。

    虽然这个称呼也没有什么错,虽然她自己也爱调侃地称呼他为“国栋”,但是当这个胡子老长的家伙一本正经的叫她“师姑”时,她还是有点受惊,顿时就老了二十岁的感觉。

    “咳!”

    时雍负着手,故作老成。

    “免礼免礼。自家人,不用客气。接下来的这些日子,我可能不方便抛头露面,不过,你这边有什么情况,随意差人来找我。”

    “明白。师姑慢走——”

    时雍嘴上说得云淡风轻,心里却没有小瞧这件事情。

    如今看来,病不是不治之症,但是与吕家人症状相似,就不得不提高警惕了。

    她有些想念赵胤。

    回到家,便叫来了朱九和白执。

    “侯爷几时回来?”

    朱九有些犹豫,与白执对视一眼,摇头。

    “爷的事,属下哪能得知。”

    时雍挑了挑眉梢,哼声,“他走前,没有跟你们通气?”

    朱九撇嘴,再次摇头,咕哝般道:“郡主又不是不知,我在爷的眼里就不堪大用,这种事情是断断不会告诉我的。”

    “你倒挺有自知之明。”白执白他一眼,严肃地对时雍道:“爷曾说,少则两日,多则……”

    时雍眯了眯眼,“多则如何?”

    朱九轻咳。

    白执抿了抿嘴角,偷瞄时雍一眼,想看她什么表情,却被时雍瞅了个正着,当即敛住神色,“爷说,肯定会在大婚前赶回来。”

    这个赵大驴!

    时雍唇角微弯,神色凉下不少。

    “明白了。那你们想法子,把良医堂的事情传给他。”

    朱九和白执站得笔直,谁也没有说话。

    时雍扬起眉梢,“怎么,做不到?”

    白执赶紧应了一声,“做得到。属下这便去办。”

    说罢,他匆匆下去了。时雍抬起头,对上朱九懵然的面孔,突然弯了弯唇,“原是想着等我成婚入府,就将娴衣许给你的。如今看来,九哥一点都不急嘛。”

    朱九面色一变,“不不不,郡主,我急。我急得很……您可千万得把我这事放在心头啊。”

    时雍哼声,站起身来往房里走。

    “看我心情。”

    “……”

    朱九耷拉下脸,无辜地看着她的背影,委屈不已。

    “这叫什么事儿啊。”

    ……

    东定侯与明光郡主的大婚之仪,紧锣密鼓的进行着。年初时雍出事之前,侯府就已经过礼了,随行的还有礼部官员,规格很大,当时的礼仪队伍,浩浩荡荡地绵延了鼓楼大街,见过的人们至今仍历历在目。因此,严格说起来,婚礼仪程已经走了一半了,就差大婚。

    对于时雍从哪里出嫁出府,最初是有些尴尬的。

    宋长贵为此特地说服了王氏,让时雍从公主府出嫁,是她的脸面,也是为了宽慰陈岚。王氏心中虽有些不喜,但也没有多说,同意了。然而,当时雍告诉陈岚这个决定时,却被陈岚拒绝了。

    生恩不如养恩大,她尊重王氏。

    更何况,现在时雍名义上只是她的义女,至少在外人看来是如此,在宋家出嫁,也是天经地义。

    闲在家里,时雍也没有什么可准备的。但好歹是个新娘子,她不好在大婚前到处走动,抛头露面,对声誉不好。

    时雍不在乎,但陈岚在乎,王氏在乎,东定侯府也在乎。她不为自己,为了他们也得收敛一点。

    在白执去传信的第二天傍晚,时雍得到了赵胤的回复。

    “知道了。”

    就三个字。

    当白执告诉她的时候,时雍都有些不可置信。

    “就这……”

    白执低着头,几乎不敢看她。

    “爷就,就是这么说的。”

    见时雍沉着脸孔,白执想了想又恍然抬头,说道:“哦,爷还说了一句,让郡主好生休养,把身子养好些,等他回来。”

    时雍哼声,冷冷瞥他。

    “这是你自己的话?”

    白执赶紧摆手,“不是不是,确实是爷说的。”

    不论是不是赵胤说的,对时雍来说,其实都不重要。反正她除了在家休养,也没什么事做。

    这些日子,她除了去公主府向陈岚请安,哪里都没有去过,连无乩馆也没有再踏足。

    唯一值得安慰的是,良医堂并没有坏消息传来。

    那沈家夫妇服用了她的汤药,病情略有好转,良医堂里,也没有再收治第二个这样的病例。

    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

    时雍松了口气,安下心来准备大婚。

    也做好了,大婚前再见不到新郎倌的准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