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南非当警察〕〔我的器官是妖怪〕〔我修道靠瞎练〕〔逆命相师〕〔李川〕〔道友你剧本真好看〕〔王婿叶凡〕〔末日孢子2〕〔在忍界当首富的日〕〔人在四合院,开局〕〔我不是械王〕〔大宋皇家发行商〕〔全球灾厄之从末日〕〔费伦大陆的棋法师〕〔救世主降临〕〔我真没想结婚啊〕〔昭周〕〔错嫁成婚:总裁的〕〔苟在木叶的警备队〕〔重生都市仙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728章 王氏的木箱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转眼到了九月十三,大婚前两日,京师天气突然转凉。

    秋风乍起,入袖透肌。时雍自忖身子骨好,加上临近大婚,整日心如火炙,并不觉得冷。可是王氏看她穿得这样单薄就到处走动,一时心急如焚,把几个小丫头大骂了一顿,然后将自己亲手做的秋装给时雍套上去。

    “眼看就要大婚,若是染上了风寒可怎生是好?”

    王氏嘴巴厉害是真,但并不怎么严厉地训人,春秀和子柔来了这么久,也是第一次被她骂,吓得瑟瑟不已。今儿的王氏就像吃了枪药一样,穿好衣服看时雍揉了揉鼻子,打了个喷嚏,又回头瞪人。

    “你们对郡主的事情当真是半分不上心,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天儿。秋露白茫茫,早晚加衣裳,郡主要是冻出个好歹,看老娘不扒了你们的皮……”

    春秀和子柔,紧张得不敢抬头。

    新来的塔娜恩和更是吓得白了脸。

    “婢子知错了。”

    “婢子再也不敢了,以后会注意的。”

    王氏瞪她们一眼,重重哼声,“呸!还以后呢?郡主大婚就一次。能有几个以后?”

    又拿眼神扫着时雍,上上下下地打量着,似乎还不放心,小声问:“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时雍哭笑不得。

    “娘,你太紧张了。我没事的。不是她们不管我,是我体热,不肯穿。你要骂也该骂我,哪里就能怪得了别人?”

    王氏不高兴地哼声,“可不紧张坏了么?我这几日当真是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香……阿弥陀佛,就盼着九月十六顺顺利利地嫁闺女了!菩萨保佑,菩萨保佑。”

    俗话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时雍知道上次的事情在王氏心里种下了阴影,这才让她神经紧绷至此。见状,笑叹一声,将身子贴上去挨着王氏的肩膀,乖巧地眨了眨眼,转移注意力。

    “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娘,我饿了,想吃竹笋鸡脯,水煠肉,还要吃糍粑和奶皮……”

    王氏当即笑了起来。

    “你这肚子里莫不是住了几头小猪?刚吃多久,这又饿了?”

    “就是饿了嘛。”

    “等下再吃。”王氏的脸突然严肃起来,看着时雍道:“你给我进来。”

    “嗯?”

    时雍的目光跟着王氏的身影转动,见她去了自己居住的主屋,于是回头望了望紧张的丫头们,笑着摆摆手,“没事了,我娘她有口无心,别往心里去。”

    几个丫头连声答谢。

    时雍笑着跟在王氏背后进去。

    王氏看她一眼,走过去就要关门,恰好宋香走过来,见状愣了愣,不解地看她,“娘?”

    王氏拉下脸,“没你事。我同你姐说话。”

    “哦。”

    宋香默默地走开了。

    这次回来,时雍明显发现宋香更沉默了几分,与她初到宋家时见到的那个飞扬跋扈的小姑娘判若两人,她不明白宋香的心路历程,但能感觉到宋香并不愿意与她交心,也就自动保持了距离。

    她坐在床沿上,两只脚闲闲地晃来晃去,看王氏在门边听了许久,再开门不见宋香的人了,这才小心走过来,不由有些好笑。

    “啥事儿这么神秘,还瞒着阿香?”

    王氏瞥她一眼,不说话,默默转身从床下搬出一个木箱子。

    这个箱子打造得很是粗糙,就像时雍身上穿的这件秋装外衫一般,虽然王氏已经尽力缝制,但王氏从小长至贫家,接触的东西只能到这个层次,手艺也逊色,远不如侯府过礼来的衣物布匹。

    不过,时雍不在乎就是了,只是笑盈盈地相问。

    “这是什么宝贝?”

    王氏仍是不说话,将木箱放到床上,又从腰间摸出钥匙来,很是慎重地打开。

    时雍诧异地看着她,一脸戏谑地笑。

    “什么传家宝贝么?藏得这么把细……”

    王氏瞪她一眼,箱子也随之打开。

    砰的一声,清脆地衬着里头叮当作响的首饰。

    时雍愕然片刻,随即笑开。

    “干嘛?”

    “给你的。”王氏看她一眼,“我和你爹什么家底你是知道的,我尽力了。这两张地契是我用你给我的银子,在城外置下的。一处小院,二亩水田。就这么大的力了。”

    时雍诧异。

    这贫家小户的,嫁妆还给地契,庄子和田产?

    一次性拿出这些东西,怕不是剜了王氏的心肝肉了吧?

    “我给的银子,怕是不够买这些吧?”

    王氏瞪她一眼,“饭馆开了这么些日子,生意又这么好,老娘不会赚钱的么?”

    时雍看着她,不作声。

    王氏被她瞧得不自在,眼皮略略垂下,“你别这么看我。我知道这饭馆和这房子,也全是用你的银子置办的,说来全是你的东西。但老娘好歹把你拉扯大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功。这房子,我就留下来,将来给阿鸿娶媳妇用了。”

    时雍愕然半晌,有些好笑。

    “那阿香呢?”

    王氏的脸黯然一瞬,随即抬头,眼睛又亮了亮。

    “等她出嫁,老娘还能攒不出嫁妆咋的?到是她的婚事,你多上点心,有好的儿郎,记着一点你妹子,她年岁也不小了,该许人家了……”

    时雍知道宋香心里还装着刘清池,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又努嘴望着王氏的木箱子。

    “这些呢?又是什么?”

    王氏回过神来,放下地契,很是不舍地伸出粗糙的手指,从那些被她视着心肝宝贝的首饰玉器上轻轻抚摸过去,小声说道:

    “这对玉如意,花了老娘一百两银子,是要你从此称心如意,和和美美。还有这些珠花头面,虽说比不上侯府过礼的那些精贵,但全是我和你爹帮你攒下的,是我们两个的心意。你去了侯府,若是怕丢人戴不出来,就放着。若是往后哪天……”

    王氏眼中不知不觉有了泪雾,说话时,狠狠咽了下唾沫。

    “你别怕我说话难听。这人啦,不跌不摔难倒老……侯府不比别的人家,我那姑爷也不是普通的男人。他一表人才,官大势大,要什么有什么……我怕将来你被人家嫌弃了,总不能光着身子被赶出来不是?这些东西虽不值几个钱,戴着也不那么体面,侯府肯定也看不上,但到底能让你傍身,当真有那一天,也管个温饱……”

    看她说得认真,时雍鼻子一酸,涩涩地笑了笑。

    “怎么会呢?人家侯爷不是那样的人……”

    王氏叹息道:“老娘没见过世面,不懂什么大道理,可活了这半辈子,瞧得人多了,什么没见过?这人啦,火没落到脚背上,谁知道它是烫的呢?你好好过日子,自然是老天保佑,可万一有个什么好歹,你靠什么去?”

    时雍笑道:“看你说的什么丧气话?就算我当真被赵胤嫌弃了,被撵出侯府,不还有你么?我来投奔你和我爹,也不至于饿饭不是。”

    一听这话,王氏的眼圈一下就红了。

    “我和你爹……小门小户的人家,胳膊肘儿扳不动大腿,哪来的本事护着你?若当真有那一日,我们脑袋上吃饭的家伙保不保得住都说不定的。”

    王氏以前生活在宋家胡同那个圈子里,能见的世情有限,但现在不同了,她开了饭馆,认识的人多了,知道的事情也多了。尤其在时雍身上,她也算看到了惊心动魄的一幕又一幕,很多事情也就变得更为通透。

    “别说我和你爹这贫贱百姓,便是你那公主娘亲,也不定能靠得住。这泼天的富贵来得有多快,去得就有多快。人啦,不到棺材盖合上那一刻,谁也不知将来会发生些什么……”王氏慢慢盖上木箱,掌心盖上去拍了拍,抱起来塞到时雍的怀里,“你都带着,娘家的东西,就是你自己的体己钱。谁也拿不走。”

    “娘……”

    时雍喉头发紧,觉得手上的木箱重若千斤。

    置办这么些东西,对她来说,就是抬抬手的事情,可是对于王氏而言,那得费尽九牛二虎之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