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虎夫〕〔罪妻求放过〕〔都市神君秦臻萧泓〕〔大明风流〕〔妈咪你马甲掉了〕〔带着机床回晚清〕〔盖世神医〕〔妖孽修真弃少〕〔都市之仙帝归来〕〔我寄人间〕〔我居然是这种身世〕〔不败军王〕〔沈七夜林初雪〕〔将军好凶猛〕〔重生之绝世神龙〕〔星际之最强指挥官〕〔开局一品侯爷〕〔道诡异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731章 失职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燕穆见她镇定如常,微微一怔,摇头失笑。

    “这个我就不知情了。若非这次清理,我也不会发现这些东西。”

    时雍勾了勾唇,笑得淡然而笃定,“那你难道没有想过?你能找到它,是因为有人想让你找到它。”

    魏州是个三面间谍,是赵胤的人,为光启办事,同时,又相信邪君的“蛊惑”,以为自己是建章帝赵绵泽的儿子,存了夺位私心。那么,魏州私自留下的这些东西,完全有可能交给了邪君,以获得邪君的信任。

    在赵胤与时雍的大婚之际,邪君冷不丁让燕穆发现这个卷录和密函,存有什么心思显而易见。

    时雍并不完全清楚个中真假,沉默片刻,突然抬眼看着燕穆,时雍又道:“兄弟们因我枉死,我比谁都痛心。当初,我被赵焕利用,是我愚蠢,与人无忧,愧对他们的人是我,该死的人,也是我。我死过一次了,但没有忘记兄弟们的血海深仇,只不过,冤有头、债有主,赵焕已被圈禁……”

    “那皇帝呢?赵胤呢?”燕穆盯住他,“要屠戮雍人园的是光启,但是下令清剿雍人园的,是赵胤。”

    时雍沉默。

    燕穆见状忽而一笑,唇角散发出冷冽的恨意。

    “我早已怀疑赵胤有份,但我想,既然你意已定,此事便算了。你已经不是时雍了,你如今是宋阿拾,换了个人,也换了个性子,只要你快活就好。我和死去的兄弟们,一心护你敬你,为你肝脑涂地,为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了你开心么?”

    目光一转,燕穆声音更为凛厉了几分。

    “但我还是太愚蠢了。我以为赵胤只是坐壁上观,虽然没有出手救你,但也没有害过你……直到看到这封秘函,我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我不敢想,你竟然真的会嫁给杀害自己和雍人园兄弟的仇人……”

    时雍闭上眼睛。

    燕穆眼光黯淡下来。

    “你大婚在即,我忍了又忍。我不想揭开这层遮羞布,不愿看你与赵胤反目而痛苦,可我……又天真了不是?你不会。即使知道这一切,你的心意仍未动摇。”

    突然,云度低低道:“下雨了。”

    眼睛不好的人,听力格外的强。

    在云度说完这句话好一会,时雍才听到窗外沙沙的雨声。

    这场雨终于下来了。

    寂寥的雨声里,好一会,没有人说话。

    时雍揉了揉太阳穴,觉得有些疲惫。

    “所以,我更应该嫁给他。”

    没有听到燕穆的回答,她抬头,只见三束目光紧紧地盯住自己。

    时雍又是一声淡笑,“嫁给仇人,吃亏的不一定是自己,或许,也是仇人。”

    燕穆攥紧了拳心,“我如此归劝,你还是要嫁?”

    “嫁。”时雍抿了抿嘴,眼里浮上雾气,“不嫁又哪来机会祸害他?不接近他,又怎能报仇?又哪来的机会弄清真相?”

    “真相?”

    燕穆脸色沉下,皱眉看着她,咬紧牙槽冷冷看她。

    “这么多证据摆在你面前,你不信。你还要什么真相?”

    “人命关天,自当慎重。”时雍脸色浅浅淡淡,挤出一丝笑容,“事情没有明朗前,我不相轻易下结论。”

    “你鬼迷心窍了。”

    燕穆一边说着,一边缓缓靠近时雍。

    “雍人园上上下下死伤三百余口,在你眼里竟然不如与赵胤的露水情缘。我与兄弟们的性命,在你心里,更是如同草芥,对不对?”

    南倾眼睛一红,声音亦是有些许哽咽。

    “主子,我们的命,是你救回来的。哪怕是你要我们去死,我们也应当应分,本不该有埋怨。可是,我们实在不愿眼睁睁看你做出这种……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时雍从他嘴里捕捉到一丝余味,猛地扭头。

    “后悔。我为何后悔?”

    南倾微怔,看着燕穆。

    云度也是皱着眉头,朝他望过去。

    燕穆道:“你可知这些日子,赵胤去了哪里?又做了些什么?”

    时雍心里警觉顿起,扬了扬眉梢,看着他问:“做了什么?”

    燕穆眯了眯眼,“我很想编一些谎言骗你。但我做不到。实际上,我尚且没能查出他具体做了什么,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赵胤与一女子过从甚密。”

    过从甚密?

    一个女子?

    时雍脑子里嗡嗡作想,突然觉得神思恍惚,眼前燕穆的面孔变得模糊不清。她脚下一晃,手指堪堪抓住案边,靠着案几才没有倒下去。

    她心里一凛,“你们对我做了什么?”

    燕穆身子往前倾下,瞥一眼桌角的熏香炉。

    “跟我们一起离开京师,好吗?我们可以从头开始。雍人园也能再生。有雍人园在,兄弟们才能死得其所,不会白白丢了性命……”

    他越走越近,盯住时雍的双眼里,满是期待与痛苦。

    “……”

    时雍踉跄着后退一步,厉色道:“你们想做什么,不要乱来。”

    “你可以喊人。朱九和白执就在外面。”燕穆微微一笑,“但是你只要出声,我和南倾云度,都得死。就像雍人园那些兄弟一样,死在锦衣卫的绣春刀下。”

    时雍张着嘴,一动不动,嗓子眼像被什么东西堵住,直到头重脚轻,意识焕散,整个人倒在了燕穆伸出的臂弯里。

    ……

    大雨滂沱。

    雨点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将天地间连成一片,淋湿了大地,遮盖了天空,也掩住了一切细微的声音。

    不过才晌午时分,天地间已暗沉一片,家家户户都掌了灯。

    赵胤望了眼被暴雨肆虐的窗户,慢慢站了起来。

    “此间事了,我先行一步。你也早些回去,十六那天,你还要喝媳妇茶。”

    在他的面前,站着甲一。

    闻言,甲一没有说话,取过搭在衣架上的披风,亲自为赵胤披上,“一场秋雨一场寒。新郎倌,染上风寒可不好。”

    赵胤斜过眼睛看着肩膀上的披风,还有那只手,慢慢抬头。

    “谢谢。”

    甲一手指微顿。

    片刻,在他肩膀上拍了拍。

    “去吧。”

    赵胤转身,想了想,又顿住回头,“我的婚仪,你不会不来吧?”

    甲一可以全程不管他的婚事,但他若是大婚当天都不出面,那可就难看了。

    “来。”甲一望向窗口,凝神片刻,又道:“时雍之过,你装聋作哑。宋阿拾的身份,你视若罔闻。一个为祸国朝与你有深仇大恨的妖女,一个狼头刺悉心培养送到你身边的细作,一个心思深沉,意图不明的女人……你竟执意要娶。我除了顺着你,又能如何?”

    赵胤沉默,与他对视片刻,面色冷冽如冰。

    “那就好。婚礼上,我盼你做好身为人父该做的事。二十多年未曾尽责,仅此一次,别叫我失望。”

    说罢他转身就走。

    甲一被噎住,盯着房里刚亮起的孤灯,再看一眼外面黑沉沉的雨雾。

    “天公不作美,何尝不是示警?”

    赵胤头也不回,越去越远。

    雨声沥沥,甲一看着被风雨吹得摇曳不停的树木,听着鼓噪耳膜的阵阵呼啸,长叹一声。

    “先帝呀。你叫我如何是好?这孩子,终是怨了我。”

    ……

    急雨如织,天边黑云压下。

    赵胤策马狂奔,马蹄踩过官道上深深浅浅的水洼,人马合一如同利箭,很快奔至城门。他的衣裳早已被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雨湿透,但他没有停留半分,速度快得将身后的谢放甩了老远。

    巍峨的城门近在眼前,他抬头,唇角不由自主浮出一丝笑意。

    九月十四,午时,不算太晚。

    回去做新郎。

    “侯爷——”

    赵胤马匹刚过门洞,前方的雨雾里便有一骑飞驰而来,蹄声被雨点掩盖,但他的喊声却破开雨雾,带着惊乱失措的惧意,停在赵胤面前,下马跪在雨地。

    “属下失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