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修行万年,发现居〕〔光年之外的入侵〕〔女主拿了反派剧本〕〔天价片酬,我反手〕〔毒蛊魔仙:九吉不〕〔穿越者修真指南〕〔桃源小神农〕〔谁还不是个修行者〕〔搞化学的不能惹〕〔豪门替嫁:重生王〕〔寄生修仙:开局绑〕〔我的战神女婿〕〔穿越后,我天天想〕〔反派大佬带着空间〕〔被夺一切后她封神〕〔诡术轮回〕〔名间谍良民〕〔大时代之巅〕〔破产后,顶流家的〕〔大国军垦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734章 焦急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时雍耳窝一震,猛地抬头看着男人冰冷的面孔,一口气就那么卡在喉头,欲吐不出,欲咽不能。

    大婚?

    他气成这个样子,还是要娶她么?

    时雍说不出是惊喜还是意外,盯住他冰冷的眉眼,徐徐地说道:

    “那侯爷能否听我一言?燕穆他们虽然做得不对,但本意也是为我,且未伤锦衣卫一兵一卒,罪不至此。”

    赵胤面无表情,刀锋般的眉眼凛冽异常,根本不为所动,时雍见他如此,脸色微微苍白,眼睛里的光芒一寸一寸黯淡下去,声音冷冽如水。

    “侯爷何必赶尽杀绝?”

    赵胤缓缓扭头,眼睛里散发着浓浓的森寒,平静异常,也锐利异常。

    “大婚前劫持本座的夫人,当朝郡主,你竟说,罪不至此?”

    他凉凉一笑,“若非大婚在即,本座当场便宰杀了他。能得几日苟活,知足吧。”

    时雍脸色大变,当即红了眼眶。

    “赵胤!”

    赵胤摆摆手,“带走。”

    丙六等人齐齐应声。

    “属下领命。”

    ……

    寒江夜渡,清风徐来。

    漕船掉头往京师行去,不过走出两三里,便见前方停着一艘官船,沉寂在夜幕中,没有掌灯,只余一个淡淡的轮廓,清晰又朦胧,静影沉碧,与两侧的远山融成一色。

    赵胤带时雍从甲板转上官船。

    黑暗的官船上,陆续掌灯,亮开一片。

    寂静的运河被点亮,波光被揉碎,又连成一片,涟漪点点,如同披上了一件五彩的霞衣,璀璨夺目。

    “侯爷。”

    “大都督!”

    官船上等候的朱九和白执,看了时雍一眼,默默拱手垂头,不敢直视赵胤的脸,但内心已是稍稍宽慰了几分。

    郡主找回来了。

    他们的小命大概也保住了。

    赵胤沉着脸,“返京。”

    “领命!”

    “启——航。”

    官船越去越远,那艘漕船渐渐变成一个黑点,消失在视线里。

    时雍站在甲板上,听着水声,看着光怪陆离的运河夜景,缓缓闭上了眼睛。长风卷入河面,被惊动的鱼儿跃出水面,时雍青丝飞扬,仿佛穿梭在时空的栈道,越过历史的烟波,一时思绪迷茫,竟分不清身在何处,真实或梦幻。

    一个借尸还魂的异世之人,如果真实地存在于这个历史的苍穹下,那必定是天选之子,受老天眷顾,有别于芸芸大众的幸运儿了。可是,为什么老天派了她闯入异世,却要给她开一个这样的玩笑?

    莫非她真如觉远所言,她与赵胤本就不是命定之人,非要结合就是冒天下之大不韪,这才遭了天谴,一个婚礼这么一波三折?

    呵,命运。

    时雍无力地靠在栏杆上,望着远方,苍穹,寂静无声。

    赵胤的目光滑过她尖俏的脸颊和挺直的背脊,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谢放,几时了。”

    谢放在赵胤的身后不远,闻言走上前来。

    “子时三刻。”

    “嗯。”

    赵胤淡淡浅浅的应着,又若有似无的望了时雍一眼。

    “来得及。”

    时雍侧头看他,眼神有刹那的迷茫。

    赵胤皱眉,“婚礼,一切照旧。”

    时雍抿着嘴唇,望了他片刻,低低一笑。

    “侯爷明明这么气我,还要娶我,是为何故?准备折磨我一辈子?”

    赵胤目光在她脸上停留片刻,慢慢收回视线,转过身子望向远山的剪影。

    许久,淡淡道出一句。

    “互相折磨吧。”

    时雍一怔,低笑。

    “好。”

    运河秋夜,乍暖乍寒。

    星月如上苍的眼,俯视着世间渺小的人事。

    不知何时何处,传来一道渔娘的歌声。

    “……四面边声连角起,千嶂里,长烟落日孤城闭。浊酒一杯家万里,燕然未勒归无计。羌管悠悠霜满地……”

    ……

    ……

    宋家。

    主屋里,王氏辗转反侧睡不着,不时的唉声叹气。

    宋长贵每次迷迷糊糊睡了,又被她的声音弄醒,有些无奈。

    “不早了,快些睡吧,明儿不是要早起备席?”

    听到他出了声,王氏索性不再睡了,披衣起床,拨亮了灯芯,坐到床沿上回头看他,“你说阿拾这丫头怎么回事?嗯?说了明日家里有客,让她早些回来睡下,养足了精神,她倒好,干脆宿在那边了……”

    宋长贵打个呵欠,“这有什么?她又不是第一次在公主府宿下,你着什么急?快睡!”

    “我睡不着。”王氏侧过去靠在床头,不知想到什么,眉头皱紧,“这婚事没有落地,我心里就不踏实。”她捂了捂心窝,又去拿宋长贵的手,“你摸摸看,我心跳得多快。总觉得有些不好……”

    “你啊,就是想出来的毛病。那朱九爷不是来说过了吗?阿拾好端端在公主府里歇下,明儿就回来,你是操的什么心?”

    宋长贵抽回手,看她一眼,也跟着坐起来。

    王氏见状,赶紧给他肩膀上披了件衣裳,又顺势瞪他一眼。

    “你不操心是你心大,啥事都不放在心里。哼!好像不是你嫁女儿似的。”

    宋长贵叹气,揉了揉额头,对她很是无奈,“那你说,如何是好?总不能大半夜的,我们去公主府要人吧?通宁公主本是她亲娘,姑娘要出嫁,想多陪陪娘,本是正理。咱们现在去要人,难看不难看啦?”

    王氏拉着脸看他,想了想,又撇了撇嘴。

    “快睡。”

    “那你呢?”

    “等着。”

    “……”

    宋长贵无言地看着她。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好一会,王氏爬起来拿了个绣棚子,就着灯火打发起时间来。

    “唉!”宋长贵靠着床沿,闭目养神。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这个夜晚极为漫长。

    不待天亮,王氏就起了身,叫上自家嫂子和厨娘,又把宋香宋鸿和几个丫头从床上挖了出来,一个个安排活计。

    宋家的小院里,飘出了食物的香味。

    天亮时,陆续有亲朋贵客前来贺喜,王氏忙着招呼,嘴上笑着乐着,心里却着急得不行,好不容易偷个闲,赶紧出来叫春秀,小声道:“予安呢?予安在哪里?让她赶紧套了车去公主府里接你家小姐回来呀。这都什么时辰了,一个个的这么墨迹……”

    春秀看她脸色不好,紧张地缩了下身子,“予安昨儿没回来呀,许是,许是在公主府歇下了。”

    “这滑头!挨千刀的东西,往常都知道回来,这个节骨眼上,倒是贪起了公主府的床铺睡得舒坦了?”

    王氏骂骂咧咧,去门口瞅了半天,仍然不见时雍的身影,越发焦急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废土求生我有戴森〕〔柯南之夏威夷教练〕〔从香江开始〕〔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富贵妾〕〔小农女的生活系统〕〔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