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转星辰诀〕〔女神老婆爱上我〕〔兰言之约〕〔神级奶爸〕〔治愈系篮球〕〔旅行青蛙:在漫威〕〔两界穿梭的修行者〕〔美食圈外挂帝〕〔玄幻:原来我是修〕〔斗罗:七杀剑神〕〔重生从闲鱼赢起〕〔斗破之缘起青山镇〕〔哈利波特与秘密宝〕〔禁区之狐〕〔重生:大帝归来〕〔一把轩辕剑行诸天〕〔我只想愉快的恋爱〕〔毁容之后我成了巨〕〔天降酷宝墨少喜当〕〔渣男穿成哥哥后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735章 回来了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宋老三,怎么回事?”王氏找到宋长贵,商量着,“要不,你去公主府看看?宾客一会就都该来了,新娘子不在家,是什么道理?莫不要让人笑掉了大牙去!”

    王氏往常是很不愿意宋长贵和通宁公主接触的,可眼下这边客人多,她走不开,让别人去又不合适,只能牺牲自家男人了。

    宋长贵看她着实急躁得很,点点头,回房换了一身衣服,出了门。

    公主府一如既往的宁静,陈岚听到门房来报,略略有些意外,但还是赶紧让小蛮为自己梳妆换衣,出来相见。

    “贵子哥……”

    刚唤出一声,两个人便怔住。

    “宋大人。”陈岚赶紧换了称呼,敛住表情,“你这一大早过来,是有急事?”

    宋长贵在陈岚面前很是拘束,低着头,不敢乱看。

    “殿下,今日家中宴请,亲朋都来了,想见见新娘子。下官是来接阿拾的。”

    “阿拾?”陈岚诧异。

    宋长贵听出异样,“那个丫头,还没起身?”

    陈岚皱眉,“阿拾昨日没有到我府上来呀。怎么?她不在家里?”

    两人对视片刻,陈岚猛地站了起来,身子紧绷着。

    “坏了,怕不是出了什么事……”

    她回头叫小蛮,“去!备车,本宫要去无乩馆问问。”

    成婚前,新郎新娘是不可以见面的,这事王氏早就叮嘱过时雍。不过,她这人本来就与人不同,不遵礼仪也不是不可能。尤其在这个时候,他们只能盼着时雍在无乩馆。

    两个人着急地上了车,往无乩馆匆匆赶去。

    马车在无乩馆外面停下,陈岚看了一眼无乩馆张灯结彩的门楣,心里沉了又沉。为免将此事张扬出去,她没有告诉门房,等见到了后院里代为管事的娴衣,这才开口询问。

    岂料,娴衣听说她来找时雍,大为震惊。

    “郡主?郡主没有来过啊?”

    陈岚脸色大变,“侯爷呢,侯爷在何处?”

    娴衣对昨夜之事,尚不知情,她看了看陈岚,一副为难的样子,“回殿下的话。我们家爷出去办事了。说是今日回来,应该是快了。”

    “什么?”

    陈岚不可思议地看着她。

    “明日大婚,新郎倌居然要今儿才赶回来?”

    娴衣面对通宁公主,不免有些害怕,她不敢为赵胤开脱,只能吭哧吭哧地道:“殿下放心,爷已经派人回来交代过,他今儿准能回来。现在府上正忙着准备大礼,有魏国公夫人张罗,您就放心吧……”

    陈岚浑身的血液都快凉透了。

    这叫她如何放心?

    阿拾不是那么不着调的人,如果不是出了什么事,这个时候,她是不会乱跑的。

    “殿下?”娴衣看她面色发白,突然意识到什么似的,“郡主是不是不在家里?难道……她又不见了?”

    一个“又”字,让陈岚心里更是发慌。

    “马上差人给你们侯爷传信,本宫在府上等他。”

    ……

    风雨过去,今儿是个大晴天。

    东定侯府和宋家都在紧张地准备着婚礼,宋家的客人都上门了,有些女客自是笑闹着要去看看新娘子,看看陪嫁添妆。好在,全被王氏挡了下来。

    左盼右盼,把宋长贵盼回来了。

    看他摇摇头,王氏一颗心咚地一下就沉了下去。

    “人没了?哪里去了?”

    宋长贵叹息。

    “到底怎么回事?”王氏快要急疯了,“你倒是说话啊!”

    宋长贵看了看热闹的人群,把她拉到一旁,“公主已经派人去通知姑爷了。让我们这边,先稳住宾客,暂时不要声张……”

    “什么?”王氏听完原委,瞪大了眼睛,“新娘子不见了,新娘倌也不在府上?”

    宋长贵沉默,点点头。

    王氏按住怦怦直跳的心窝,听着客堂里宾客们的笑嚷声,急得差点一口气上不来。

    “哎哟我的老天爷,这叫什么事啊!”

    ……

    运河上的官船尚未靠岸,宋家的宴席便已经开了桌。

    王氏和宋长贵穿梭在亲朋中间,陪着笑脸招呼着,心里的弦却绷到了极点。

    晌午后,吃席的客人已经来齐了,尽管王氏和宋长贵尽了全力,但一直没有得到阿拾的消息,他们内心的慌乱已很难掩藏。

    渐渐地,客人们也感觉到了不对劲儿。

    今日女家请客,一般会让人参观下新娘子的嫁妆和陪奁,女眷们也是可以同新娘子说说话,帮忙打点一下的。可是,来宾里没有一个人见过新娘子,就连亲婶子都见不到,这是什么情况?

    宾客嘴上不说,私底下有了议论。

    尤其宋长贵的两个嫂嫂,见不着人,不免火上浇油的四处嚼舌根。

    宋老太见状,干脆拉下脸来,当众质问。

    “说破天去,我也是她的祖母吧?从未听过哪家丫头这么不知礼数的。哼,藏着掖着不肯出来见人,是瞧不起我这个祖母呢,还是瞧不起来贺喜的贵客?”

    这老东西煽风点火很有一套。

    王氏当即变了脸色,但仍是赔着笑。

    “娘,看你说的什么话?阿拾只是身子不便,哪里敢不尊长辈……”

    “身子不便?是哪里不便?请大夫来瞧过没有?若是当真病得重了,还怎么成婚?怕不是要找一只母鸡来拜堂?那也要早做准备才好呢。”

    什么母鸡拜堂?

    王氏气得牙根作痒。

    但是看到众人都在附和宋老太,觉得他们家这么处事不对,不是办喜事的样子,便是有一张巧嘴,也愣是说不出话。

    尴尬间,宋老太和两个儿媳的奚落声越来越大。

    王氏看了看渐渐西沉的太阳,觉得这阿拾今儿是回不来了,横竖是要丢人的了,她懒得再忍气吞声。

    于是,王氏不要脸了,袖管一撸,叉着腰就要冲上去与两个妯娌骂仗。

    “通宁公主驾到——”

    恰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道通传声。

    王氏愣了愣,望了宋长贵一眼,心里生出希冀,赶紧带着一条老小出去迎接。

    陈岚的马车停在门口,帘子撩开,扶着她的手下车的人,正是今儿的新娘子。

    众人震惊。

    然后,齐齐施礼。

    阿拾这个明光郡主怎么来的,亲朋们自是知情。

    但是,大多数人都没有人见过这个传闻中的通宁公主——

    乍一见,公主文雅从容,庄重大方,着装并不十分华丽,却满是皇家女子的雍容矜贵。哪怕这些宋家亲眷,虽然有不少人都见过当年的傻娘,但是,十几年过去,陈岚模样大变,尽管有人觉得眉眼熟悉,但谁会将一个蝼蚁似的傻娘和当朝通宁公主相提并论?

    没有人敢猜,更没有人敢想。

    唯有宋老太,看着陈岚这张脸,吃惊地往后退了一步,站在两个儿媳背后。

    时雍看着宋老太那张青白不匀的脸,眉头微蹙,又笑吟吟地走过去拉住王氏的手,撒娇般摇了摇,小声道:“昨夜陪我娘说话晚了些,就歇在公主府了,我是不是回来晚了呀?”

    王氏嗔怪地瞪她下,“不晚,晚什么晚?”

    今儿女家请客,身为义母的陈岚请来赴宴也是应当,时雍同她一起回来,更不会引人怀疑,算是为宋家解了围。王氏这会儿只想阿弥陀佛谢菩萨,哪里还会在意这些细节?

    她看向陈岚温和带笑的脸,拉着时雍,上前热情地拜下。

    “殿下,请里面上座。”

    热闹的人群自动分开,站到两侧,为陈岚留出中间的路。

    公主到了民间,对普通百姓而言,除了畏惧,更多的是好奇。

    陈岚点点头,谢过王氏,在时雍的搀扶下,带着小蛮小果几个丫头,从中走过。

    “娘,这边走——”

    时雍很是照顾陈岚,她知道这个娘是最不喜欢抛头露面出席这种场合的,今日若不是为了给她撑场面,不让她遭人议论,让人小瞧了去,陈岚大概也不会过来。

    王氏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小心翼翼地陪在左右。

    众宾客跟在后面,簇拥一般,将人往里带。

    岂料,就在这热闹的当景,陈岚突然停下脚步,目光扫过宋老太和她两个儿媳的方向,蹙起了眉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大梦主〕〔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猎谍〕〔废土求生我有戴森〕〔柯南之夏威夷教练〕〔从香江开始〕〔这个衙门有点凶〕〔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