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李川〕〔重生南非当警察〕〔电竞大神暗恋我〕〔无敌败家子系统〕〔重生九零小辣椒〕〔暖婚100天〕〔九天苍穹变〕〔全民入侵异界开局〕〔这个召唤不太对〕〔影视从海豹突击队〕〔私房钱游戏〕〔我的御兽有亿点猛〕〔我的农场供货天庭〕〔我的精灵模拟器〕〔诡秘:从阅读者开〕〔都市绝品医神〕〔偏执陆少宠妻如命〕〔诸天从功夫熊猫开〕〔超品渔夫〕〔封少娇妻,有孕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737章 坐帐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就这么猝不及防地被嫌弃了,时雍的脸颊就那么保持着上仰看他的弧度,肉眼可见的尴尬。

    只一瞬,她又挺直了脊背,双手轻轻放在膝盖上,如常地端坐,双眼冰寒,脸上是不带情绪地笑。

    满屋子热闹调笑,一群身着华服的夫人小姐们都在抢着话地恭贺他们新婚大喜,唯恐少说一句,就会被别人抢了风头。所有人都围着赵胤,唯独新娘子被冷落在一旁。

    就连春秀和子柔两个丫头,也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手指微微捻了捻衣角,频频望向时雍和赵胤,尤其春秀,她是全程见证了时雍和赵胤情感经历的一个丫头,她记得,在大青山裴府里的“恩爱”虽然是他们装的,也明显比这洞房花烛夜要亲近许多。

    小姑娘不知道怎么回事,眼圈一下就红了。

    看所有人眼睛里都只有赵胤,而自家小姐无人理会,她鼓着勇气说。

    “是不是该……吃饺子了?”

    小姑娘是什么都不懂,却提醒了大家。

    众人都看过来。

    春秀尴尬地指了指托盘里的饺子,咬了咬下唇,“饺子都快凉了。凉了,不好吃。”

    魏国公夏夫人在这群人里地位最高,看了时雍一眼,笑了起来。

    “你们快别缠着新郎倌了,把这娇滴滴的新娘子冷落在一旁可不好。”

    众人笑嘻嘻地散开,一个个夸起了新娘子的美貌端庄。

    对这位夫人,时雍印象挺好。听到她友好的解围,时雍慢慢抬眼看去,感激地一笑。

    恰好赵胤转头,时雍就这么与他四目相对。

    男人的眼睛深幽似海,神色难测,看不出情绪,一身大红喜服衬得他剑眉星目,俊美无匹,更添了几分雍荣贵重,可能是他停留在脸上的时间太长,时雍下意识地有点慌乱。

    第一次做新娘,本就紧张,又画着这样一张突破了她审美的“大婚脸”,她真不敢想此刻赵胤眼里的她是何等可笑的模样。

    时雍略略低头,瞥看眼。

    一旁的铜镜里倒映出男人俊美的模样。

    他一动不动,却令时雍心中突然酸涩难当。

    “哎呀,侯爷快别瞧了,再瞧把我这老妇瞧得都不好意思了。”魏国公夫人是赵胤的长辈,瞥了赵胤一眼,笑吟吟地玩笑着,戏谑他俩,“等我们走了,整个夜晚都是你们二人的,想怎么看都行。”

    她又转过头,问周围的夫人小姐们。

    “你们说,是不是呀。”

    “是——”

    众人齐齐发笑。

    赵胤微微眯起眼睛,不置可否地抿了抿嘴角,像是笑了,又像是没笑,但眼中那一抹疏离和冷漠慢慢隐去,在满屋子揶揄取笑的妇人们目光注视里,他走近时雍,当众弯腰执起她微微蜷缩的手,握牢在掌心。

    “夫人们别再取笑了,阿拾面皮薄,可受不得。”

    他的宠爱和维护,又惹来一阵笑声。

    魏国公夫人眼角的皱纹都笑出来了,更是直言不讳。

    “侯爷好生福气,娶了这么一个有本事的小媳妇,长得又这么水灵娇美,怪不得当宝贝似的宠着,看着怪让人眼热的。”

    赵胤若有似无地勾唇,目光斜过时雍,“平生孤影动,少喜多怨嗔。偷得瑶台燕,得遇此佳人。无乩何幸得此贤妻,怎敢不宠?”

    时雍脸颊莫名地发烧。

    这字字句句,只怕都是赵胤的反话。

    便是他平生“孤影”,少喜多嗔。但她又如何当得起一个“贤”字?

    时雍信不信没关系,夫人小姐们不仅信了,还都是羡慕起来。

    “啧啧啧,听听,你们听听新郎倌说的话。我们这些人不识好的,再杵在洞房里都是罪过了。”

    时雍垂下脸,一副不胜娇羞的样子。

    今儿她原是好生打扮过一番的,此刻自是颜色极好,肌肤白皙,肩若削,腰若柳,施施然坐在喜榻上,好一个娇娥美姬娘。

    “喜娘,快些坐福撒帐吃子孙饺子吧。”

    众人又笑闹起来。

    赵胤在喜娘和魏国公夫人的推搡下坐到了时雍的身边,两人并排在床沿,赵胤手臂微抬,大红的衣襟便压在时雍的喜服上。

    时雍心里微微一沉。

    这就是坐福。

    又叫坐帐,表示男人理所应当压女人一头。

    赵胤坐得漫不经心,时雍唇角微抿,似笑非笑,而周围的夫人小姐们看不出来二人中间流动的微妙情绪,欢欢喜喜地将花生、枣子等喜果往时雍的怀中撒了过来。

    一个夫人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冷不丁将一把花生劈头盖脸地撒在时雍的脸上。

    赵胤眉头微拧,眼风扫去,但见时雍嘴角含笑,一动未动的受下了,他又缓缓敛住表情。众人仍在笑闹,一时间,伴着喜娘嘴里的吉利话,花生、枣子、桂圆、莲子遍地开花。

    “枣生贵子,儿孙满堂。”

    “一颗花生一粒枣,荣华富贵万年长。”

    “男才女貌是佳偶,合欢床上影成双。”

    这些话听在耳朵里,时雍眼眶不由发热。她垂着眼皮,绷着肩膀,温顺而安静的坐着,目光落在膝盖的手上,将情绪收敛得很好。

    “好一对般配的小夫妇。”

    魏国公夫不吝夸奖,将坐在喜榻上的二人上上下下打量个遍,又调头叫丫头。

    “赶紧的,上合卺酒!”

    魏国公夫人肘了肘丫头,丫头喜滋滋地应着,转身端来一个铺着红绸的托盘,里面放着的是两只金樽,装着满满当当的酒液,金盏用彩结相连,被丫头分别递到二人的手上。

    喜娘又笑盈盈地讨口彩。

    “共饮合卺酒,同睡鸳鸯帐。两姓成一家,金玉又满堂。”

    无数双眼睛齐刷刷落在他们的脸上,时雍耳根有些发烫,端着酒盏,望着近在咫尺的男人,默默抬起手臂。赵胤幽暗的双眼落在她的脸上,看她睫毛轻颤,慢慢将手臂绕过她的,然后低头,将酒盏凑到唇边。

    时雍见他只是略微沾了沾唇,估计嘴皮都没有打湿,便拿了开去。

    众人有些怔愣,但谁也没有开口。

    时雍笑了笑,望着赵胤的眼睛,猛地仰头,将这合婚之酒一饮而尽。

    赵胤唇角微微一扬,露出一抹漫不经心的笑,盯住她的双眼里散发着浓烈而复杂的情绪,“你酒量不好。”

    时雍微怔,“但从来不晕。”

    赵胤若有似无地哼笑一声,收回了手。

    他速度不快,有力的胳膊与时雍轻轻触碰,时雍精准地察觉到当她说“从来不晕”时,男人身上流露出的森冷之气。

    这句话气到他了么?她居然有点想笑。

    魏国公夫人看新郎新娘都面露微笑,满意极了。

    “没眼力劲儿的。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子孙饺端上来。”

    新郎和新娘太过般配,丫头方才都瞧入神了,被夫人提醒,这才哦了一声,连忙把早已备好的托盘端上来。

    “郡主请用……”

    一双镶了金银的筷子递到了时雍的手上。

    她平静地接过来。

    这个情节,时雍曾经在电视剧里看过无数遍,轮到自己时,居然莫名的紧张起来。在身边那个男人锐利的目光注视下,她夹了好几次没夹起饺子,又被人一阵取笑。

    等她把饺子塞入嘴里,还没来得及咬,旁边就有人笑闹着问了起来。

    “生不生?”

    唉!时雍手指微顿,“生。”

    “哈哈哈。生就好,先生贵子,再生女郎。儿孙绕膝,人丁兴旺。”

    又是一番吉祥话,引来满堂欢笑。

    魏国公夫人很会带气氛,在她的带领下,洞房里的欢天笑语传了老远,窗户外面都挤满了前来看热闹的人,门口也堵满了人。

    此刻的时雍觉得自己就是一只被人观赏的大猴子,在哄笑声里,脸颊早已热得发烫,反观赵胤,除了时不时捏一捏她的手,以示安抚和宠爱,沉稳得不像一个大婚之吉的新郎倌。

    不过,众人并不意外。

    谁让他是赵胤呢?

    他能这么配合众人取笑玩乐,已是破天荒的头一回,没人敢有过多的要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