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妃投湖云月若和〕〔头七〕〔在年代文里当极品〕〔绝世神主〕〔全球妖变〕〔极品小司机〕〔苟在宗门,我能修〕〔众神世界从虫族开〕〔苍白徽记〕〔重生80下乡肥妻要〕〔从西游开始悬赏诸〕〔他是不是在撩我〕〔神医娘亲她是团宠〕〔快穿女尊系统之宠〕〔我就偷偷喜欢你〕〔我能看到人生剧本〕〔玄幻:我的师兄实〕〔NBA之从打爆韦德开〕〔深夜怪谈〕〔我代表地球联姻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738章 尊卑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礼成!”

    “恭喜侯爷,贺喜侯爷喜做新郎!”

    闹洞房是时人难得的乐趣事,但新郎倌是赵胤,长辈下不得手,平辈则是不太敢下手,因此,虽然个个嘴上都说要“闹洞房”,洞房门口和窗外也都挤满了人,但真正敢闹的人却没有。

    满屋子的贺喜声,将大婚仪式推向了高潮。

    窗户和门板被挤得砰砰作响,仿佛随时会有人撞过来。

    时雍小心的维持着表情,脸都快要笑僵了。

    “乏了?”

    一道温热的气息从头顶传来,不待她出声,男人的手臂就从腰上缠过来,温柔地揽住她,另一只手又轻轻理了理她的领子。

    “小脸都白了。”

    擦那么多粉,当然白了。

    时雍不解其意,对上赵胤的眼睛,刚想摇头,腰上的手便紧了紧。

    她抬头,赵胤的脸突然侧过来,声音落在她的耳边。

    “不想被围观,就顺着我。”

    男人的气息温热又冷漠,时雍一怔,瞥他一眼,连忙点点头。

    “回爷的话,是有些乏了。”

    赵胤捉了她的手,凑到唇边轻轻贴了贴。

    “辛苦你了。”

    他们的声音不轻不重,恰好能落入旁边魏国公夫人的耳朵。

    魏国公夫人看了看赵胤因为爱妻而变得凝重的冷脸,扬起眉笑了,“看看我们的新郎倌,又心疼起新娘子了。”

    赵胤浅浅一笑,站起身来,带出一身的枣子花生。

    “拙荆前不久生了一场大病,身子尚未康复,万请诸位怜惜。”

    他礼数周全,表情带笑,却是不容商量的语气。

    众人一听,就知道这个洞房闹不成了。

    魏国公夫人道:“闹腾了一天,新郎新娘都乏了,也该歇着。大家伙儿都散了吧。”

    众人又都笑了起来。

    “散了散了,看新郎倌这都急了。”

    “大都督守了二十年余年,不差这一时半会的……”

    “新娘子身子未愈,是要好生怜惜些才好。”

    “哈哈哈哈……”

    洞房花烛夜,开玩笑荤素不忌。

    听着这些人调侃的荤话,赵胤仿佛未察,平静地笑道:“谢放,还不快请诸位贵客去外面吃酒。”

    婚宴的酒席还没有散场,行酒令和划拳的声音吼得震天,喧闹不止。

    众人打趣着,慢慢走了出去。

    赵胤这才敛住表情,朝时雍看了一眼。

    “我去敬酒。你若困了,早些歇着。”

    来宾众多,新郎倌出去陪酒也是礼节,可他是赵胤,不去陪酒也没有人会说什么。时雍并不意外他的决定,轻轻点了点头。

    “侯爷早些回。”

    “嗯。”

    “少喝点——”

    时雍话音未落,赵胤已然转身。

    仿佛没有听见一般。

    时雍眼睁睁看着他那双新做的黑色皁靴踩过散落在地的花生、枣子等喜果,就像被什么东西踩在心上一样,呼吸凝滞,难以动弹。

    赵胤走到门口,身姿微微一顿,返身合上房门。

    脚步声渐行渐远。

    洞房里终于安静下来。

    时雍僵硬地坐了片刻,突然吐了口气,摘掉头上的凤冠往枕头上一丢,整个人和衣倒了下去,双眼大睁着,望向大红的喜帐,许久没有动弹。

    嫁人了。

    成婚了。

    本是期待许久的事,如今又觉,意难平。

    恩怨件件,误会重重,两个人的关系明明一团乱麻,却又成了夫妻。

    怎么会是这样呢?

    婚礼上,她和赵胤都保持着高度的克制,既没有吵架,也没有摆脸色,为了配合众人的观赏欲,大都督甚至还放下身段狠狠地当众“宠爱”了她一回,更加坐实了她受其爱重的传言。

    爱的尽头是恨。

    恨的尽头也是爱?

    时雍嘴角微撇,轻笑一声,将手慢慢放在心窝上。

    这里仿佛插了一把刀子,拔不出来,丝丝的痛。

    “郡主……”

    不知过了多久,春秀的声音才打破了寂静。

    春秀很是心疼时雍,默默地收拾一下屋子,又同子柔对视一眼,走近喜榻,小声道:“你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

    时雍摇头,“不饿。”

    春秀哦一声,“那你可要吃点什么?”

    时雍:“……”

    她顿了顿,坐起来看着小姑娘无辜的小脸,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俩做什么这样看我?”她捋了捋头发,眼儿微斜,“大婚之夜,别拉着个脸,晦气。”

    春秀快要哭出来了,“可是侯爷他为何这样待你……”

    子柔赶紧拉了拉她的袖子,笑道:“不要胡说八道。侯爷最心疼郡主了,你没见那些人想闹洞房都被侯爷吓走了吗?”

    春秀嘴巴一撇,“我瞧着不好……”

    “你个小丫头知道什么?”时雍懒洋洋瞥她一眼,打个呵欠,“我当真有些困了,你俩休息去吧。”

    “不行的。姑爷还没回来,我们怎么能走。”春秀频频摇头,不知想到什么,小脸又突然红了起来,“走前大娘都交代我们了,要我们好好照顾郡主。”

    时雍狐疑地看着她的表情,不知王氏都交代什么了,才让小丫头这一副害羞的模样。

    不过,她也懒得问。

    “那随你们。”

    她不是困了,而是疲惫。

    如何被人抽走了力气一般,从身到心的疲乏,就那么慵懒的躺下去。

    今天晚上的赵胤,她不敢惹。

    之前的警告言犹在耳,她更不敢不听。

    因此,她没有脱鞋,也不敢脱喜服,就那么安静地躺着,不知道即将迎接她的为是什么。

    有那么一刻,她竟希望赵胤喝多一些酒,他醉了,今晚或可相安无事。不过他醉了的样子,又有些可怕……万一又晕倒呢?

    时雍脑子里天人交战,胡思乱想着,不知过了多久,外面再次传来脚步声。

    她乍然惊醒,竖起耳朵,听到守在外面的恩和低低唤了一声“侯爷”,接着婚房的大门便被人推了开。

    酒气盈面,但站在门口的男人身姿笔直,巍然而立,英挺的脸上不见半分醉态,而且,散发着浓烈的肃冷之气。

    时雍慢慢坐起来,与他对视片刻,笑了笑,起身走过来相扶。

    “喝得多么?好大的酒味。”

    她是无话找话,赵胤听了却是淡淡侧目,视线斜下来扫向她。喜服迤逦于地,大红的颜色衬着她白皙的肌肤,酡红的小脸,秋瞳翦水,海棠春色。平时的她打扮得太素了,偶尔添几分颜色,竟有着令人心动的美艳。

    她长得不像时雍,可眉间眼底有其风采。

    赵胤眉目微动,声音轻哑。

    “没醉。”

    “哦。”

    “失望了?”

    时雍一怔,笑道:“怎会?”

    赵胤面无表情站在屋中,看了一眼两侧侍立的小丫头,眉头微沉,“出去。”

    春秀和子柔交换个眼神,又可怜巴巴地看着时雍。

    今天晚上的侯爷,怎会如此吓人?

    她们替时雍担心起来,很是踌躇。

    赵胤看他们磨磨蹭蹭不肯走,脸色阴沉,语气也生硬,“出门前,没人教过你们吗?”

    时雍生怕他迁怒丫头,赶紧朝春秀和子柔使眼色,笑道:“你们出去吧。没得命令,切不可进来,知道没有?”

    两个小丫头齐齐福身。

    “是。”

    房门再次合上。

    时雍硬着头皮将赵胤扶坐到喜榻上,站在他面前低头道:“侯爷,我为你更衣。”

    这是出门前老娘教的规矩,既然赵胤这么看重规矩,那她就照着他的想法去做好了。

    时雍说着就去解他的喜服,不料,赵胤抬手便挡了回去。

    “不必。”

    他亲自动手脱去繁重的外袍,动作慢条斯理,慢得令人忍不住屏紧呼吸。

    时雍一动不动,声音低了低,“侯爷,还是我来帮你吧。”

    赵胤皱眉朝她看来,“没人教过你规矩么?”

    时雍一怔,不解地看他。

    要帮他更衣又不让?她该怎么做?

    赵胤冷冷道:“虽为夫妻,仍有尊卑。在夫君面前,当如何自称?”

    时雍心里微微一窒。

    从来,她在他面前都是称“我”,如今是要让她怎样?

    时雍想到之前“坐福”时,赵胤压在身上的衣襟,突然失笑。

    这是下马威还是振夫纲?是要让她遵守内宅妇人的三从四德?还是要让她彻底清醒地看到,这是一个以夫为天的时代,让她搞清楚自己的地位,永不可凌驾于男人之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偷香(杨羽)〕〔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