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老婆爱上我〕〔让你代管游戏公司〕〔我有一柄摄魂幡〕〔比比东腹中签到,〕〔重生后,渣总追妻〕〔重生七六宠娇要致〕〔混迹二次元的阴阳〕〔黑雾之下〕〔郁爷被夫人心声气〕〔重生七零我有亿万〕〔开学报到:我开了〕〔原神:寂灭之枪〕〔农家福运小悍妃〕〔全球灾变之末日游〕〔网游之开局获得盘〕〔暴君的白月光是我〕〔第一战神〕〔爱在倾城时光里〕〔柯南里的克学调查〕〔我有一枚两界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740章 不愧是锦衣卫指挥使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夫妻间就那点事儿,时雍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走路,怎会听不出赵胤这话里话外是什么意思?只是没有想到素来清冷得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男人也会说些荤话罢了。

    “没想到侯爷也会有这么孟浪的时候……”

    时雍笑盈盈瞄他一眼,突地被赵胤捏住了下巴。

    “唔!”

    她刚想张嘴说话,喜榻微微一沉,人已经被赵胤压在被子上。

    男人低着头,目光深渊一般盯着她略微变色的红唇俏面,情绪莫辨。

    时雍条件反射地绷起身子,无力的双手撑不住他的肩膀,在他滚烫的气息里,慢慢地垂下来,十指紧张地揪着被褥,眉头不可自抑的轻轻蹙起。

    二人没有说话,呼吸纠缠杂乱,细微的表情都逃不过对方的眼。

    赵胤身子微顿,目光扫过她微红的眼和脸颊的红晕,突然抬手抽去她方才脱去凤冠后随意绾在发间的那一支海棠玉钗。

    叮一声!

    玉钗被他随意一丢,坠落在地,发出一道清脆的声音。

    满头的青丝如瀑布般垂下,铺在枕上,柔软似缎,在大红的喜榻衬托下,此刻的女子薄冰肌莹,雪腻酥香,美艳不可方物。

    “多谢侯爷……”

    话说了半句便戛然而止。

    因为赵胤没有给她机会,她的嘴被堵住了。

    他带着恨恼的情绪,与皇陵那日顾及她怜惜她而压抑的样子截然不同,他下手狠,力道重,与其说是吻她不如说是要吃了她。

    屋外不知何时又起了风,大红喜烛的灯芯在微风中闪烁。

    时雍来不及说话,在男人无法拒绝的索取里,身子打着颤,但不知从哪儿突然生出一丝勇气,不堪这么被动,突然攀住赵胤的肩膀抬起身子来,咬他的手臂,肩膀,脖子,然后裹住他滚动的喉结,狠狠咬上一口,听到他吃痛地喘气,仍不罢休,吐气如兰地回应他的疯狂。

    不,比他更为狂热更为疯狂。此时的时雍,披头散发,妆容浓艳,像一只异化的妖精,在男人滚烫的气息里,将那些对他的不满,怨念和浓郁得化不开的情感,悉数融在这一方颠倒的喜帐里。

    “时雍,这才是你。”

    赵胤眼眶渐红,眸底仿佛住了只野兽。

    她热情的熟稔的仿佛演练过千百次般的疯狂,如一把钢刀切割着他,眸中燃起火焰,还有几近失控的怒火。

    皇陵里,她那一副初尝云雨娇软无力的模样,全是伪装来欺骗他的,亏他信以为真,舍不得让她吃半点苦头,生生把自己逼成苦行僧,压抑下几近爆炸的欲丨望,只为看她露出一个欢颜。

    “我就是我。”时雍知道他在想什么,眼含秋水,半盼半闭,几分媚态几分嘲弄地看着他,“侯爷不是第一天认识我,当初勾引你就是这模样,如今也一样。我没有欺骗过侯爷,是你自己,美化了我,骗了自己……”

    她喘着气,说得语调不匀,在赵胤眼里就是一个恶毒得剜他心窝的小妖女。

    “哼!”

    赵胤拂开她腮边的头发,突然撑身起来。

    时雍心里一松,以为他要放弃,下意识地收回那一条差点被他扳折了的腿。膝盖无意擦过赵胤,他身子微侧,冷冷看着她,突然一笑,低头在她臀上重重一拍,压低的声音带着捉摸不透的促狭,又或是恶毒的嘲笑。

    “不急。爷马上回来。”

    时雍的脸迅速爬上滚烫的红云。

    而赵胤已漠然起身,镇定如常地捡起地上被她丢弃的两床喜被,将被面拉下来,慢条斯理地走出去,把门窗重新遮掩一层,这才折返回来。

    “不愧是锦衣卫指挥使,在自个儿家里也这么小心翼翼……”

    时雍缓了口气,又有精神头损他了。

    “说好听点,你这叫心思缜密,做事滴水不漏。说难听点,平常没少干亏心事缺德事吧?洞房花烛夜都怕人偷窥?”

    赵胤对她的奚落充耳不闻,弯腰拉下喜帐的金钩,再回头,看喜被上慵懒而躺的女子嘴带讥诮,眸子晶亮,一团妖肌媚骨不盈一握,极惹人怜。

    夜生寒,灯花暗,鸳鸯锦、影成双……

    这是他的女人,在他的榻上,独属于他。赵胤微微眯眼,身子俯下去盖住她,盯住她小鹿般湿漉漉无辜又慌乱的眼,那股热浪又如灼烧般蹿上脊背,搅得他心扉纷乱……

    怎会有这般善变的女子。

    损他笑他嘲弄他恶毒至此,只要他一上手她就能变成无辜可怜要人怜惜的样子,好像被他欺负了似的。可笑的是,连他自己也会产生这样的错觉,恨不得把人好好抱在怀里,哄一哄,宠一番,让她重新笑得开颜……

    这就是她说的“找虐”吧。

    不知是气得还是急的,赵胤呼吸粗重起来,他用力将时雍的手腕拉高抬过头,又按下去,沉哑地说道:

    “要我疼你吗?”

    “嗯?”时雍以为自己听错。

    “本座可以好好待你。”

    “……”为什么?

    时雍胳膊被折得难受,疼得皱起眉头,双眼雾蒙蒙地望着他,满是疑惑,刚想开口说话,赵胤灼烧般滚烫的气息已然落到耳边,声音低低地道:“我没有碰过别的女人,也不想后半生麻烦,再换一个。”

    时雍心弦微绷。

    她知道赵胤动了情,却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说这种话。

    “说这个做什么?”时雍扬起唇角,呼吸吃紧,但笑意丝毫不減,“是觉得自己干干净净委身于我,亏了么?若是如此,你大可以找十个八个……”

    赵胤用力压紧她的胳膊,打断了她的讽刺,凉薄的唇抵在她的俏鼻上,低低地道:“我不管你想要什么,有何图谋,往后收起你的心思。我或可念及夫妻之情,既往不咎。”

    刚才恨不得打杀了她,这就既往不咎了?

    “果然,男人上了床,承诺张口就来。下了床,裤子一提,立马不认。”时雍说的是她看尽了世间痴男怨女的故事后得来的经验,可落入赵胤的耳朵里,能想到的只是赵焕。

    “闭嘴!”他只手提起时雍的细腰,“别拿我同他相比……”

    时雍这才反应过来,但是误会已经够多了,不差这一桩,她连解释的想法都没有,也不想再同他墨迹,横竖都有一刀,早些解决早点睡觉。她挣扎一下,将手腕从赵胤掌心收回,一言不发地揽住他的脖子,抬头堵住他的话。

    他身子发烫,时雍甚至能感觉到她吻上去时他轻微的一颤。

    时雍没有停顿,望着他的眼睛,慢慢伸向他的裤腰,发现他早已阳刚似铁,低笑一声,不轻不重地覆上去。赵胤倒吸一口气,猛地扯住她的手腕,呼吸极重地低低道:

    “爷让你碰了吗?”

    时雍哑声一笑,气息也很是不稳。

    “春宵苦短,何必浪费时间?侯爷,你我不是纯情少年,再这么装,就没意思了。”

    “时雍……”赵胤在她掌心哆嗦一下,咬牙切齿,“你这女人,可知何为廉耻?”

    嗤!

    廉耻?

    时雍笑了起来。

    “我以为侯爷是个真男人,没想到也是个伪君子。大婚之日,喜榻之上,你我做什么都天经地义。难不成你希望我像那些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一样,故作娇羞,欲拒还迎?皇陵里我已经装过一次了,不想再装。”

    哪壶不开提哪壶,

    他哪里疼痛,她就扎他哪里。

    赵胤低低呼吸着,“你这妇人……”

    “如何?”时雍想到他过往的评论,轻轻道:“狡诈?”

    “恶毒!”赵胤低低说着,在她撩拨般的试探后已然情难自抑,他生疏却急促地吻住她娇软的唇,堵住了她的话。

    时雍并不抗拒,微眯起眼看赵胤为自己情动的模样,用比他更为激烈的疯狂回应着他。赵胤浑身肌肉倏地绷紧,喉头发出一声含糊的低吟,不再克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大梦主〕〔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废土求生我有戴森〕〔柯南之夏威夷教练〕〔从香江开始〕〔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富贵妾〕〔小农女的生活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