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色丹药师:邪王〕〔王妃投湖云月若和〕〔仙魔三国大玩家〕〔一万种清除玩家的〕〔快穿女配专治各种〕〔史上最强师尊〕〔一辆房车,套路井〕〔摄政王的末世小农〕〔签到黑科技房车和〕〔木叶村的五代目被〕〔全能大佬又上头条〕〔美女总裁的贴身保〕〔武圣天下〕〔大昏君〕〔从民国开始的诸天〕〔开局一个系统,扮〕〔红唐〕〔快穿之男主又被虐〕〔快穿之女配求生实〕〔女配她不当踏脚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745章 变脸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饭后,一家子在客堂说了会儿话,王氏又让宋鸿拿了功课进来,拼命在赵胤面前表现,只为让赵胤夸奖一句。

    小门小户的人家,那点野心表露无疑。

    时雍自然知道王氏打的是什么主意,不停地朝她使眼色,怕她做得太过了,会物极必反。赵胤可不是那种随便听几句好话就耳根子软的人,就王氏那点花花肠子,人家不用眼睛都能瞧个分明。

    更何况,她和赵胤的关系并不像他们以为的那么“恩爱”,说是仇人也不为过,刚打了三天架下来,他能坐下来吃饭尽个礼数,已经让她极为意外了,还能指望他什么?

    不料,时雍又猜错了。

    赵胤不仅没有生厌,还耐心地指导了宋鸿,问了他功课的情况,末了,还允许他以后到无乩馆来,找谢放教他武艺。

    “男子要想建功立业,学文习武,缺一不可。”

    王氏和宋长贵听了,感恩戴德,王氏更是激动得差点哭出来。

    能去无乩馆学武,有名师有背景,只要宋鸿争点气,前途还有什么可愁的?

    只可怜谢放,莫名就被主子委以了重任,多了个徒弟,脑仁都大了。

    时雍脑仁也大,还懵。

    赵胤的所作所为,她看不懂了。

    装,也装得太过了吧?

    时雍越想越不安,半天下来,突然就明白了个中关键——

    这厮想要个儿子,继承家业。

    他都说了,不想麻烦再换个女人,那这生育重任,不就落到她的肩膀上了?赵胤之所以不跟她翻脸,还善待她的家人,大抵便是为了这个了。

    怪不得三天三夜都不肯放她离开,想必就是存了这个心思,不让她出门服食汤药,有避子的机会。

    狗男人,果然够阴!

    缠绵的三天里,实在红尘颠倒,时雍完全没有去想这个事情,现下一想,整个人都紧绷起来。

    她这身子的年纪还小,没到最佳生育年龄,她也没有做好当一个母亲的准备,实在不想这么快就怀上孩儿。

    脑子里翻江倒海,她整个人都阴郁下来,连王氏端来的状元糖都不甜了,嘴里苦丝丝的。

    安安静静的时雍在赵胤眼里是不正常的。

    赵胤端坐片刻,见时雍神思游离,笑容勉强还满脸苦涩,眉梢微抬,便侧过脸去,温和地道:“不是吵着要吃状元糖,怎么不吃了?”

    时雍嘴巴撇了撇,“胃胀,吃不下。”

    胃胀?赵胤眯了眯眼,“时辰也不早了,我们这便回府,叫褚老来瞧瞧。”

    时雍扯出个不情不愿的笑容,嘴里像包了一颗黄连,明明在笑,语气却惆怅不已,“不用麻烦师父,我想去良医堂看看。上次有两个病人,不知什么情况了,我不放心,去瞅一瞅,顺便抓点药。”

    赵胤:“尚在新婚,你便操心起病人来。”

    时雍:“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个闲不住的人。”

    说着话,她的双手已经缠在了赵胤的胳膊上,轻轻摇了摇,“好不好嘛,侯爷。”

    赵胤目光深邃,审视着她略略一想,说道:“让娴衣陪你。”

    娴衣?

    若是他派白执和朱九跟着,时雍还能借口男女之防,想办法支开他们。

    可娴衣……怎么支?

    时雍面色复杂地看着他,当着宋长贵和王氏的面,也不好找理由反驳,只得满口应下。

    恰在这时,予安来报,说良医堂的伙计来找郡主,说有急事。

    王氏不满地道:“郡主今儿回门,什么急事就非得找她不可?不能让人好好成婚了么……”

    “娘!”时雍知晓王氏是顺着赵胤在说话,阻止了她,赶紧传了伙计进来问话。

    伙计头都不敢抬起,吭吭哧哧地道:“沈家夫妇的病症,眼看有所好转,突而又加速了,还,还…有,他家的儿媳和小孙子,也突感不适,前日送到了良医堂来。郡主大婚,掌柜的没敢来说,按老法子治着,哪料,今儿突然就不行了,掌柜也没有别的法子,只得来求助郡主……”

    时雍听了原委,一颗心突然沉了下来。

    “明白了。你先回去告诉国栋,说我马上就来。”

    “是,有劳郡主。”伙计松了口气,行过礼匆匆离去了。

    时雍侧目望向赵胤,“侯爷都听见了吧?”

    赵胤:“嗯。”

    两人四目相对,交换着眼神。

    时雍道:“此病来势汹汹,恐有传染之嫌,我怕是疫症。侯爷,大局为重。”

    大局为重的意思是,让他暂时放下对她的仇恨和不满,先把这个事情解决了,再来说他二人的恩怨。

    时雍知道赵胤听得懂,没有想到,他听完便干脆利落的拒绝了。

    “既是疫症,更不可让郡主涉险。”

    说罢,他扭头,“谢放。”

    谢放上前,拱手道:“属下在。”

    赵胤道:“让褚道子去良医堂走一趟,就说是本座的命令。”

    谢放抬头瞧了瞧时雍,“是。”

    看着谢放走出去,时雍沉下脸来,“侯爷!”

    听她变了声音,隐隐有些愤怒,赵胤面不改色地道:“褚道子是你师父,他的医术,你当可放心。治病而已,谁去也是一样。乖,别闹了,省得岳父岳母担心。”

    时雍瞬间凝滞。

    赵胤嘴上说是省得他们担心。

    潜台词却是提醒她,不要让宋家夫妇看出他们夫妻不和,多生事端。

    在这个问题上,时雍的想法与他是一样的。

    瞥一眼面露探究的王氏,时雍深深吸一口气,突然委屈地捂住胸口,撒娇般嗔怪地道:“那我胃疼胃涨可如何是好?”

    “本座叫御医来瞧。”话音未落,赵胤已将她拉了过来,半搂入怀里,当着宋长贵和王氏的面,要替她揉抚,时雍脸颊一热,赶紧阻止他。

    却被赵胤将手拿开,捏在掌心里,挠痒似的捏了捏。

    “岳父岳母,郡主身子不适,我们便告辞了。”

    宋家夫妇满脸担心,叮嘱他们要让大夫好好地瞧。

    赵胤温和地笑着点头,然后当着他们将时雍打横一抱,告辞出来。

    王氏不放心,一路送到车边,“慢些,慢些走啊,有什么事儿,差人捎个信来,想吃什么,娘给你送来。”

    时雍僵硬地笑着,挥手,“会的会的,你们快回去吧,别送了。”

    众人依依不舍。

    明明隔得也不远,却像要久别似的。

    赵胤面色从容温和,十分客气,直到大黑上车,拉下帘帷,马车徐徐远去,他才沉下脸,淡淡剜向不停回望的时雍。

    “胃还胀吗?”

    时雍也不吭声,就坐在软垫上冷冷地瞅着他。

    好半晌,勾唇一笑,不客气地数落,“不装了?你们男人真不是东西,人前一套,人后一套,床上一套,床下一套。满心满眼就只有那点事儿。要的时候是宝贝乖乖,不要的时候,人家有病都不管……”

    她声音不小,随行的丫头侍卫全都听见了。

    众人替主子尴尬,又觉得时雍胆大,脸颊火辣辣的。

    马车里,赵胤却面不改色,突然倾身下来,抬起时雍的下巴,瞧了瞧,一把将她拉入怀里。

    “有什么病,回府,爷慢慢给你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