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江山无策〕〔绝色丹药师:邪王〕〔王妃投湖云月若和〕〔王妃她又给人算卦〕〔首辅娇妻有空间〕〔大周不良人〕〔清穿十四爷家的娇〕〔木叶:宇智波家的〕〔清穿之扑到四爷怀〕〔双城之战:从法师〕〔斗罗:武魂殿万岁〕〔黑篮之灰色花开〕〔轮回世界:傅青海〕〔人生副本游戏〕〔我真是佞臣啊〕〔这个体质便宜卖〕〔霍格沃茨的考古学〕〔斗破之缘起青山镇〕〔洪荒之大巫师〕〔我世袭狱卒,开局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748章 药石无用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就这片刻功夫,谢放已在书房里焦灼的走来走去。

    在时雍的印象里,他是个沉稳老练,不会轻易流露情绪的人,这着急的模样实在少见。

    书房门口,时雍和赵胤不约而同的顿了顿,放慢脚步。

    “爷--”谢放扭头,看到时雍也跟在赵胤后面,略微意外,但既然爷带她来了,自然就不用再避讳。

    谢放将二位主子迎进来,示意朱九在门外看着,这才合上房门,神情严肃地道:“褚老让属下赶紧回府禀报侯爷,此症,恐是时疫……褚老说,此疫病症复杂,反复难治,若不采用一些手段,怕会继续蔓延。”

    时疫,便是瘟疫,致死率很高。

    在没有现代医学的古代,时人谈疫色变。

    谢放所言的“采用一些手段”,便是指的时下阻止时疫蔓延最有用的办法,官府强制性区域隔离。

    褚道子医术了得,这么严重的话他不会乱说。

    自从投靠赵胤,他随同回京以后,这是第一次接受任务,想必会更为慎重。

    赵胤与时雍对视一眼,很快做出反应。

    一面差人去御药局找太医院吏目前往核查,一面派兵将沈氏茶行和良医堂所在区域封锁戒严,准进不准出。

    然后,他吩咐谢放备马。

    “本座要入宫。”

    京师发生瘟疫,不论是否蔓延,势必要尽快禀报朝廷,让皇帝知晓示下,同时,知会宫中采取措施。

    时疫猛如火,速度自然越快越好。

    看他转身便走,时雍紧跟两步。

    “侯爷,沈氏夫妇最初就是由我诊治的,我要亲自去看看。”

    赵胤停下脚步,回头看来。

    时雍眉心蹙得紧紧,“不论你怎么看我,怎么想我,时疫当头,再没有人比我更适合担当此责。你我搁置恩怨,共同御敌。可好?”

    赵胤面部表情很是复杂,犹豫的须臾间,目光锐利得几乎要在时雍的脸上看出个大窟窿来。

    最终,他点了点头。

    “娴衣跟着你。有何要求,尽管提出,本座一应满足。”

    时雍勾了勾唇,“你我夫妻一体,我不会跟侯爷客气的。”

    赵胤目光微微一暗,到底没有再多说什么,快马加鞭地入宫去了,而时雍没有那么着急出发,返回赵胤的书房里,就着笔墨画出一个口罩的形状,再详细将结构讲解给娴衣,吩咐她去城里的几个制衣铺,按她的要求,批量赶制出简易的口罩。

    当然,暂时先记在侯府的账上,待回头再来计算。

    这种口罩当然比不得后世的医用口罩,但是有胜于无。尤其他们这些医者,每日与病患打交道,最易染病。

    时雍有一种预感,这瘟疫不会只传染上沈家几口,只不过病程发展较慢,一般人家舍不得到良医堂来抓药问诊,随便吃点赤脚大夫的药,或者干脆硬杠罢了。

    更让她觉得恐慌的是,当日在良医堂,她为沈家夫妇诊病时,因为二人的病况与当初米市街米家极为相似,让她误认为与当初吕家一样,后来几天没有再听到良医堂有消息,还以为二人已然痊愈,恰好忙着大婚,接着又发生了燕穆的事情,她就没将此事放在心上。

    虽然,她当时也叮嘱了孙国栋做好防护和隔离,不可让沈家夫妇的家属接触到病人。但是,这么多天过去了,以时下的防护措施,有效率能有多少?

    再有这疫情来势汹汹,刚好发生在她和赵胤的大婚之时,他们婚礼那天,大街小巷观礼之人不知凡几,宋家、侯府的宾客也是人满为患,王侯公爵,文武百官倾巢出动,就连宫里的皇帝太子都出席了婚礼--

    时雍后背隐隐发凉。

    若是人群里混入了感染者,后果不堪设想。

    这就像一个预谋。

    不仅仅是针对她和赵胤来的,而是针对大晏朝廷,甚至,是大晏整个国家。

    病毒的浸透有时候比兵马侵犯更为隐秘可怕,更是让人防不胜防。

    若当真是人为,其心可诛!

    时雍想到了天神殿那个邪君,以及他那些恐怖的毒药培养皿,还有那些至今还封存在锦衣卫衙门里的毒药瓶,头皮都麻了起来。

    赵胤不许她单独外出,在等娴衣的时候,时雍手写了三封书信,分别差人传给公主府、鼓楼宋家、和天寿山皇陵的甲一。

    时疫的事情,官府尚未宣布,无乩馆也是人多嘴杂,时雍不敢抢在赵胤之前四处乱说,引来人心惶惶,酿出大祸。但是在三封家信里,她为了让他们重视,特地注明“恐有时疫”四个字。

    然后,细致地叮嘱陈岚不外出,不见客,贴身丫头小蛮四人,但凡取食要净手,与人保持距离。而给宋家的信里,她又另外叮嘱王氏立马关张店铺,暂时不要与外人接触,对于在衙门里当差的宋长贵,时雍更是直接,让他这些日子先住在衙门的居所,不要回家。

    事无巨细,她一一交代。

    不过,给甲一的信,就简单了许多。甲一那样的老油子,这些必要的叮嘱都不必要。时雍之所以在给宋家和公主府后,又顺带写一封书信给他,完全是礼节性的。

    时雍刚刚差人将信送出去,娴衣就已经回来了,还拿了一匹时雍要的粗棉布。

    这是时雍能想到的过滤介质最好的布料了,她二话不说指挥娴衣裁成小块,再简单地剪出两个可以悬挂在耳朵上的布条,然后用烧酒喷洒表面,待稍稍透干,带着上了马车,直奔良医堂。

    马车进入水洗巷,街口已经有官兵严阵以待地戒严。道路限制通行,时雍头戴帷帽,面有布罩,官兵本不肯放行,后来还是她出示了赵胤的令牌,又自报家门,这才来了个头目,放了马车进去了。

    往常热闹的街道,此时冷冷清清。

    许是嗅到了风声,一看到官兵到来,胆小怕事的人家便已关门封户,但也有不怕事的人,探头探脑出来打听情况,然后被官兵吼回去。

    良医堂里散发着浓浓的药水味。

    孙国栋告诉时雍,药堂每日按她说的方子喷洒药剂消毒,尚无大碍。但是,这些天,先后有三个伙计有低热头痛,面颈潮红的症候,开始以为是深秋换季,偶感风寒,便自行吃了些汤药丸子,方才褚道子一来,便将三人单独隔离在了杂物房里。

    而最早发病的沈氏夫妇,昏迷不醒,药石无用,俨然已是等着落气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偷香(杨羽)〕〔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