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霍司爵温翔翔〕〔八荒剑神〕〔初一阳光〕〔我林平之!开局送〕〔青蛇之法海佛缘〕〔横推星际从虫群开〕〔在第四天灾中幸存〕〔巫师能采集〕〔海贼世界里的格斗〕〔穿越四合院里做倒〕〔跨界修真者〕〔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诸天纵横,从武林〕〔九灵器神之天魂师〕〔暴力丹尊〕〔与温柔女友的治愈〕〔我来自惩罚世界〕〔踏枝〕〔武逆焚天〕〔炼狱艺术家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750章 大疫纪要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深秋天凉,大地乌沉沉一片。

    既无风雨也无晴,压抑。

    赵胤是隔着一道帘子,一丈开外的距离与魏骁龙见面的。

    看着雪白的垂帘,魏骁龙堂堂七尺儿郎,说到营中疫情眼圈泛红,几近落泪。全是出生入死的兄弟,眼睁睁看着他们倒下,无能为力的感觉,十分磨人。

    “若是敌人来犯,末将有长矛大刀,大可拼死一战,可这他娘的算什么事。大都督,眼下当如何是好……”

    赵胤没有马上回答他,一只手紧紧攥着椅子扶手,沉思了片刻,说道:

    “循旧例,染疫者先行隔押,派医官看护,不可与之相近。”

    魏骁龙喉头发紧,“就没有别的法子了吗?”

    赵胤道:“太医院正在问病研方,但有法子,便会传达军中,魏将军请稍安勿躁。”

    “稍安勿躁,稍安勿躁!大都督让末将如何能安下心来?”

    魏骁龙语气里几乎都是喷着火的,心中焦急可想而知,但赵胤的声音仍是平静模样,“魏将军。大疫当前,主帅若不能平心静气,军中岂不大乱?一旦激起兵变,猛于疫情。”

    “大都督……”魏骁龙又是一阵哽咽。

    赵胤闭眼,“骁龙,国运艰难,你我兄弟当携手共渡难关。当务之急,稳定军心,是重中之重。”

    魏骁龙鼻子微微一酸,突然抱拳,“末将领命!”

    在魏骁龙返回大营的时候,赵胤赠送了他两匹粗棉布,便将时雍做出来给府中丫头的“口罩”拿出几个,让他们依样画葫芦,自行裁剪使用。

    这都是时雍离府前的交代。

    两匹粗棉布,对神机营自是不够,魏骁龙离去前,又自行去布店买了几匹,用马儿驼了出城。

    ……

    一个又一个消息传入锦衣卫衙门。

    禀报疫情、求助、要物资,要医官,络绎不绝。

    而此刻的京师,已然是被愁云惨雾笼罩,整个大晏朝廷对突如其来的疫情都有些措手不及。

    在整个人类历史长河中,大疫次数并不少见,而每次出现都是死伤者极众。故而,瘟疫与战争并例为灾难之最。

    在赵胤的面前,是今日他从宫中带回的一本大疫纪要。

    跨越两千多年历史,每次大疫,在纪要里只剩下寥寥几笔,却是人类传承之痛。

    “天奉三年,丙子,二月大疫,士卒死于疾疫者十有六七。”

    “地皇三年,壬午,大疾疫,死者且半。

    “建武十四年,戊戌,会稽因大疫而死者万数。”

    “延熹五年,壬寅,军中大疫,死者十有三四。”

    “建宁二年,己酉年,疫气流行,死者极众。”

    “建安元年,丙子年,南阳自此连年疾疫,不到十年之间,张仲景宗族两百余口,死者竟达三分之二,摘自《伤寒杂病论·序》。”

    “黄初四年,癸卯年,三月,宛许大疫,死者万数。”

    “咸宁元年,乙未年,十一月,大疫,京都死者十万人。

    “太元元年,丙子年,冬,大疫,延至明年五月,多绝户者。”

    “嘉定二年,己巳年,夏,都民疫,死去甚众,淮民流江南者,饥与暑并,多疫死。”

    “……”

    大疫死亡人数,大多以“死者不可计数”一概而过,“灭门,绝户”的描述更是比比皆有。

    而自大晏朝以来,有史记载的疫情有两次。

    一次是洪泰元年,战事连年,就一句话“曲阳大疫,二月至十月,人牛多毙,疫死无数。”

    另一次是建章二年,仍是发生在战事,当时还是晋王的永禄帝领兵南下靖难,遇大疫。纪要里,也只有一句话,“武邑瘟疫,晋军有染,疫死者五千余人,流民数万。”

    这算是近代有清晰记录的疫情了。

    赵胤翻阅旧典,找到的最重要也最有用的一份档案,便是在建章二年的这次疫情里,由永禄爷亲自抄录的《晋军战时医疗保障应急预案》,在这份档案里,有对疫病的防治相关,但由于当年的武邑疫情并没有扩大,又发生在战争年代,许多资料已是不齐。

    可惜。

    赵胤揉着额头,颅中隐隐作痛。

    ……

    良医堂。

    时雍、褚道子、孙国栋,还有从太医院赶来的两个吏目和太医,在商议了两个时辰后,共议了应急的药方,含喷洒消毒和内服之用。

    就在汤药出锅前的一个小时,最先发病的沈家夫妇便与世长辞。

    同在良医堂的沈家儿媳钱氏抱着孩子哭得声嘶力竭,但没被允许去送公婆最后一程,也没有人告诉她,她正在京畿大营服役的丈夫,也已染疫,被隔离至军中。老夫妇俩的尸身用他们之前使用的棉被裹了,由官兵抬到了城外的一处坟地,就地掩埋。

    下葬时,沈家亲眷也没有一人出现。

    为了将来亲眷认领尸骨,官府在旁边竖上一块木牌了事。

    此事按下不表,只说时雍,等药方审定,并带着娴衣告辞离去。

    “师父,这里有劳你。注意休息。”

    褚道子看着她,点点头,欲言又止,“公主府上,可有医官关照?”

    时雍知道她担心陈岚,勉强笑了一下,“没有。不过,还有比我娘更好的医官吗?”

    褚道子道:“那不同。医者未必都能自医,更何况,此乃时疫……”

    时雍道:“我已去信,叫我娘好生防备,不可外出。她晓得个中厉害,倒是师父你……”

    褚道子摆摆手,说得平静。

    “我有什么紧要的?孤家寡人,一辈子醉心医理,便是由此染病至死,也是死得其所,并无遗憾。”

    “师父!”

    时雍不赞同他这么说自己,但是想想,身为大夫,治病救人而死,其实也是最高荣誉,她同褚道子又何尝不是一样?

    “好。你我师徒共渡难关。”

    褚道子嗯声,“去吧,仔细点。”

    “明白。”

    看时雍掉头就要走,孙国栋眉头都揪到了一处,良医堂今儿又收治了几个病患,看到这么多染疫之人,他焦虑得头发都白了许多,脑子里无时无刻不是写着“完了”两个字,甚至觉得若是祖父再熬上一年,这次疫情说不定就有办法了。

    而时雍,就是他此刻的救命稻草。

    “师姑……”

    孙国栋跟在她的后面,“你要去哪里?何时再来?”

    时雍看他一眼,急急上车,“我还有事。”

    孙国栋苦着脸道:“这些人,师姑就不救了么?”

    时雍脚步微微一顿,“这里有你们,我要去做的事,是为了救更多的人。”

    孙国栋不是很理解她的意思,时雍也没有时间跟他解释。

    这个点儿,已是夜深人静了,离发现疫情过去了几个时辰,时间就是生命,她耽搁不得。

    回到无乩馆,在门房一问,赵胤尚未回府,时雍立马和娴衣调转马头,直奔锦衣卫衙门。

    在门口,她就被挡了驾。

    守卫告诉他,大都督正与几位大人商议要事,大疫当前,锦衣卫不许任何人进入。

    娴衣问:“夫人也不能进吗?”

    今儿出门的时候,时雍为了方便,穿着男装束带,脸又戴了个面罩,守卫经娴衣提醒,这才认出她来。

    可惜,他仍是想也不想地拒绝了。

    “大都督说,天王老子也不行。”

    娴衣:“你这人怎么不讲理,你不去通传怎知大都督不肯见……”

    时雍猛地挡住她的手臂,看着那个守卫。

    “我们在这等。不进去,烦请知会大都督,就说我有十万火急的事情。他会见我的,去吧。”

    防疫要求,一视同仁,时雍没有异议,但是她要做的事情,如果没有赵胤的许可,或说是协助,根本就成不了事。她必须见到赵胤。

    而且,这事越快越好。

    守卫踌躇着看她,似乎不肯。

    恰在这时,一个人从里面走出来。

    “盛大人。”

    时雍看到是盛章,松了口气,拔高嗓子道:“能不能请你帮我告诉赵胤,我要见他。立刻,马上。”

    她内心太着急了,脑子里全是防疫的事情,根本就没有什么尊卑和礼数的想法。

    不管是盛章,还是守卫,听到她几乎直白的称呼和表述,都愣了愣。

    但盛章与她熟识许多,迟疑一下,示意守卫开门,将时雍和娴衣迎到衙门的一个小偏厅里,倒好热茶奉上,“郡主稍候,大都督正与张院判等人拟定大疫章程,结束便会来见你。”

    一听这个,时雍更急了,屁股就像长了疖子似的,根本坐不住。

    “你告诉他,我有章程,现成的,科学的……相信我。”

    什么是科学,盛章不懂,可是她看出来了时雍眼里的急切。

    这个郡主是有本事的,盛章明白,看她说得紧张,他没再犹豫,点点头,出去了。

    不到片刻,再次传来脚步声。

    这次来的人,除了盛章,还有赵胤和张院判,以及时雍完全不认识的几个官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