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首辅娇妻有空间〕〔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神医娘亲她是团宠〕〔西班牙日不落〕〔重生从电商开始〕〔乱战异世之召唤群〕〔我在帝国当劳模〕〔为她折腰〕〔都市之最强仙医〕〔重生之巨变〕〔叔他宠妻上瘾〕〔唐奇谭〕〔我的人生可以无限〕〔江山无策〕〔大炼师〕〔以契为证〕〔网游:这个剑士有〕〔在病娇大佬怀里翻〕〔重生七零长姐为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751章 还可治我(二合一)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这群人,就是目前光启帝示下,指挥疫情的核心官员了。

    时雍看他们每人戴了个口罩,微微意外,再与赵胤对视一眼,心里就明白了这口罩的由来。

    “侯爷……”

    时雍刚要行礼,就被赵胤阻止。

    “大疫当前,虚礼免了。你说你有现成的章程?”

    众人的眼睛都盯住时雍,目光充满了希冀。

    在古代的医疗条件下,每逢瘟疫,对朝廷,对百姓都是灭顶之灾,更是病毒对人类的降维打击,时雍看着眼前这些人目光里的焦灼,知道他们为了阻止疫情,已然殚精竭虑。

    可是,哪怕是拥有了现代医学的后世,应对疫情也是艰难万分,这不是他们几个努力就有用的。

    “是,我有一套完善合用的防疫措施。侯爷,请差人来,笔墨记录。”

    对赵胤和这些官员来说,防疫章程也是借鉴历史上使用的措施,再进行一些完善。而时雍要说的章程,方向是一致的。

    唯有不同,是她有着后世总结而来的数千年经验,又是经历过后世疫情而来的医者,会比他们想的更细致,更有条理,更高效。

    不过,古今条件不同,防疫方法不可生搬硬套,直接拿来是无法直接使用的。后世拥有的医疗条件,这里没有。但综合考量,此时的大晏朝也有一个优点——在锦衣卫多年的“铁拳”制服下,朝廷的行政制约力度,比后世更强、更有力。民怕官,惧官,官府说一不二。

    而事实上,在没有特效药物治疗疫症的情况下,物理防疫其实才是最有效的防治办法。

    在来锦衣卫衙门的路上,时雍已然再三思量过,哪些办法可以用,哪些恶习必须屏弃。因此,众人问来,她心头有数,条件极为清晰。

    “第一,隔离制度。这一点,侯爷和各位大人反应十分迅速,我代表京师百姓感谢你们。但是,尚有不足。隔离的目的,是为阻碍疫情蔓延,就是说把疫症圈起来。因此,除了隔离病人和戒严染病区域以外,对接触过病人的这一部分高危易发人群,也要实施隔离观察。”

    “二、迅速建立疫医馆。趁疫情尚未大暴发,可先行征用空宅或是寺庙等场所,哪怕简陋搭建的窝棚都行,一定要有单独的、专用的、以治疗疫症为主的医馆,与民居和别的医馆分开。”

    “三、建立临时的防疫站或是熏蒸站,对京城全面消杀。同时,清理‘路侧’(公厕)、阴沟等易藏污纳垢之处。疫症乃是外邪入侵所致,邪之即除,疫将何存?”

    “四、招募志愿者。这些人可以在京城各坊间协助官府管治疫区民众,为隔离的病人或民众派发饮食和药物,听候朝廷差谴,直达民情……”

    听到这里,一个官员突然皱眉,打了个岔。

    “郡主前三点,下官尚能领会,只是这个……什么招募志愿者,下官以为大可不必。一是另行招募志愿者,又须花费大笔银钱,以付工食,于朝廷而言,是一笔不小的负担。二是朝廷不缺士兵,这些事情,大可交由朝廷官兵来做,能省则省吧。”

    “大人此言差矣。”

    时雍微微一笑,看着他认真探讨的样子,并非诚心为难她,也就更为仔细地向他们讲解为何要“招募志愿者”了。

    “所谓志愿者,意在志愿二字,由诚心为国为民效力的年轻体壮者担任。朝廷倒也不用支付他们工食,想来也会有人愿意。那为何又不能由朝廷的士兵担任呢?我考虑的主要有两点因素。

    一是,志愿者出自民众,一般从本坊中选取,熟识本坊地形、人员,上报朝廷,下达居民,便于行事。二是,我们要招募的志愿者,不是目不识丁的人,而是要通晓算术初通文墨的文人。他们还肩负着一个责任,统计、记录,或如实汇报。据我了解,军中将士,大多目不识丁不会算术,只怕办起事来会事倍功半。更何况,军队是国之重器,国之保障,疫情一旦发展下去,保不准会有外敌侵犯,‘趁你病,要你命’,保障士兵健康,不与疫区接触,更为妥当。”

    时雍说得头头是道。

    众人视线齐齐落在她脸上。

    虽说明光郡主素有才名,但这几位大人尚是首次与她接触,闻之,不由大为震惊。

    唯有赵胤,最为淡然。

    “继续。”

    时雍看了赵胤一眼,声音清朗的说道。

    “五、编写防疫手册。号召民众,与人言,一丈远,与人聚,要取消。开窗通风,居所消杀。勤洗手,不外出,不聚集,不传谣。手册印刷好后,除了派发京师,还可向各府、州、县推广,防患于未然,有备无患。”

    “六、建立战时防疫总指挥部,任用各级防疫官员,专款专用。由上至下,层层把控,保障民众的衣、食、住行,也便于追责。这些细则,侯爷会比我更懂得怎么安排,我就不班门弄斧了。”

    “七、由太医院挂帅,将各医馆、医士、郎中、大夫,统一调配管理,研制对症之药,建立医疗保障体系,统计数据并备档以便查阅。”

    “八、减摊派免赋税。要调动全民抗疫的热情与决心,必须许民以利,体恤民情,要心怀恻隐之心,不能简单粗暴的一封了之,陷民众于水深火热。”

    “九,抓典型。防疫做得好的提拔任用,那些尸位素餐,吃粮不管事的家伙,该罢免的罢免,该降罪的降罪,决不可手软。这个时候,团结百姓的是首要任务,要让百姓看到朝廷的抗疫决心。民心齐,把山移,防疫不仅仅是官府的事,更是百姓的事,若是不能得到百姓的的充分理解和支持,这场战,必输无疑。”

    接下去的时间,时雍一口气,将整个防疫体系一层层剥开,上至朝廷,下至百姓,大到官员的任用和防疫的指挥,小到民众的消杀,饮食,口罩的使用……方方面面的管理和调配,盖含药品的取用等各个方面的细化方案。各行各责,无一疏漏之处,结构齐整,体系完善。而这些事情,有一些是赵胤与官员们方才已经商议到的地方,有一些是新鲜的点子,虽是时雍的“拿来主义”,但是对目前的大晏朝廷来说,无异于一剂良方。

    在场的官员,全是站在大晏朝廷金字塔上方的人物,并非庸碌之辈,他们都是有见识和学识的人,时雍的话也说得通俗易懂,并不会很难理解。

    待她说完,负责记录整理的书吏,将手稿呈上,一一览阅。

    然后,频频点头。

    时雍见他们尚在商讨和议论,心急如焚。

    但她也知道,这份防疫章程草案,动的是朝廷根本,花的是巨额银钱,即使她说得头头是道,在他们看来,终归只是纸上谈兵的女子臆想,绝不可能轻易拍板定下。

    一念至此,时雍又掉头,看着赵胤,

    “恕我直言,这次疫情不仅仅是疫症,更是考校大晏朝廷执行力和公信力的时候。试想一下,若是面对这样一场有预谋的疫情,都没能动摇大晏半分,外敌岂敢再心存妄想?”

    赵胤微微眯眼。

    他很清楚这场疫情来得诡异。

    不是战争,却胜过战争。

    只是,时雍能想到这么多,确实让他刮目相看。更紧要的是,这些章程规则,对疫情的防治不再是一味的镇丨压和围堵,将人圈禁起来任其自生自灭,更多的是变堵为疏,想百姓之所想,急百姓之所急,与民为本,实在是仁政之举。

    官员们整肃面色,小声商议。

    赵胤静默片刻,端起热茶喝了一口,又慢慢阖上茶壶,轻描淡写地道。

    “以上章程,本座准了。”

    此言落地有声,却震得众人当即错愕。

    “大都督……”

    赵胤嗯声,目光不冷不热地扫向眼前的一众官员。

    “诸位同僚,事不宜迟,可将防疫章程商议细化,照此办理。”

    众人面面相觑。

    看看时雍,再看看赵胤。

    “大都督,下官以为此事不可着急,此章程要调派各部,动用银钱不可计数,涉及礼部、兵部、顺天府、五城兵马司,京畿大营、锦衣卫、东厂等各要害之所……还有待商榷。”

    “是啊,大都督,朝廷拨付如此之巨的人力、财物,不是易事。再有章程一旦派发,定会引来民众恐慌。届时,人心不稳,势必流言四起,动摇国本……”

    众人频频点头。

    “不若待你我再商议定策,重新抄录后,呈送宫中,由陛下决断。”

    “大都督,张大人所言,下官深以为然。大疫当前,事关万千民众生死,你我食君之禄,不可轻言决断……”

    时雍心里一凉。

    果然,还是官僚那一套。谁都不敢承担责任,凡事都要等到皇帝来拍板,可皇帝只有一个人,哪能事事都懂?如果什么都要皇帝来决断,要下级官员何用?照旨办差,混吃等死么?

    她心里着急,脸上便有情绪。

    赵胤看来一眼,掌心不轻不重地拍了拍桌几。

    “本座见日面圣,与陛下详谈一个时辰有余,出宫时,本座已下令封锁禁宫。”

    众人看着他,脸上纷纷变色。

    “那政令如何通达?”

    赵胤面无表情,说道:“当此时疫横行之际,陛下当坐镇宫中,不再与外臣接触。出宫时,陛下旨谕本座:疫情瞬息万变,不必事事请旨,一应决策,可由本座独断专行。”

    这……

    光启帝对赵胤的信任,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众人都看在眼里。若不然,也不能让他掌这么多年五军和锦衣卫事。可是,凡事都由他一人独断,那还要皇帝做什么?

    众人互相看看,畏首畏尾,却不言语。

    赵胤冷哼,淡淡冷冷道:“从即日起,将锦衣卫衙门改用战时防疫总指挥所,由本座出任总指挥,各级防疫官员,向本座汇报。一应责任,由本座承担。”

    众人闻言,迟疑一下,纷纷参拜。

    “谨遵大都督令。”

    有人承担责任,有人出头指挥,事情就好办多了。

    赵胤又向众人和麾下锦衣卫各级将校传达了命令,这个由时雍拟定的战时防疫系统便开始运转起来。

    看着赵胤忙碌,时雍微微怔忡。

    待厅中人员散尽,她亲自奉上一盏茶。

    “侯爷辛苦。”

    对她莫名的殷勤,赵胤似是不习惯,抬头看来。

    “还有什么请求?一并说完。”

    这是以为她有求于他,才上前奉茶的?

    哼!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时雍眉头微耸,“刘大人说得不错,兹事体大,侯爷承了口,就要担责。一场疫情下来,说不得要死多少人……侯爷如今一口应下,就不怕我骗你么?为什么这次,你……这么容易就相信了我说的话?”

    赵胤眉头微皱,眼波清冷,“我不是信你。是自我判断,合用则用。”

    “是么?”

    “嗯。”赵胤想到了之前翻阅的《晋军战时医疗保障应急预案》,有很多法子与说法,与时雍雷同,只不过,时雍本人在此,而不是一个冰冷的手册,她说得更为细致、也更为详尽罢了。

    时雍沉默片刻,又低低笑了起来。

    “那侯爷扛下这口锅,也是大责。一旦抗疫不力,你如何向皇帝向朝廷向百姓交代?一颗头都不够杀的。”

    “为国为民,生死何惧?”

    赵胤突然站起来,伸手就去牵她。

    “一颗头若不够杀,吾妻尚有一颗,拿去便是。”

    时雍哭笑不得,手背到身后,一连退了几步。

    “杀我的头,侯爷你慷什么慨?”

    赵胤不满看她,“你躲什么?过来。”

    时雍看他又要朝自己走近,连忙推手制止,“诶不许动。三尺距离,防疫守则……”

    “……”

    赵胤定住。

    看看她,又慢慢后退一步。

    时雍看了看,恰有三尺距离左右,不由发笑。

    “侯爷想说什么,直言便可。”

    赵胤道:“如此详细的防疫之策,皆出自你一人?”

    这是对她的能力有疑惑么?

    时雍失笑。

    这个功劳她还真的不敢大言不惭地揽下来。

    “不是。”她回答。

    赵胤道:“那是出自何人之口?”

    时雍想了一下,说道:“数千年智慧结晶,来自数代华夏子孙。”

    赵胤面色微微一沉,“又在胡言乱语。难不成你活了数千年不成?”

    时雍莞尔,“是呀,我就是活了数千年的妖精。侯爷有这个工夫审问我,不如看看防疫章程都落实了没有。”

    一句话,把赵胤噎住。

    时雍轻笑,朝他拱手,“那侯爷去忙,我就不打扰了。告辞。”

    赵胤道:“你要去哪里?”

    时雍道:“我在制衣铺定制了一批口罩,去验一验货。”

    原来那叫口罩?名字取得十分贴切。

    赵胤点点头,但是却没有放时雍离去。

    “防疫物资,一应由工部督办,无须你亲自出面。”

    时雍微愕,“那我……”

    “留下来。”赵胤平静地看着她,“有智慧者,不必亲劳。即日起,本座任命你为战时防疫指挥部的……”

    时雍心里一窒,微笑道:“侯爷要许我一个什么官职么?”

    这个时代可没有女子为官的道理,若是赵胤敢开这个先河,她更是要高看他几分了。

    岂料,赵胤迟疑一下,忽而沉声。

    “协理指挥。”

    协理指挥?

    这是个什么官职?

    时雍抿唇不语,狐疑地看着他。

    赵胤道:“协助本座,专司防疫药物调配,使用。”

    哼!时雍差点笑起来,“你不如说研发。说到底,我这个协理指挥,不还是个大夫呗。”

    赵胤眉梢微扬,“大有不同。”

    “有何不同。”

    “大夫只能治病。”

    “我呢?”时雍挑高眉梢,挑衅地看他。

    赵胤迟疑片刻,“你还可治我。”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