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苟在木叶的警备队〕〔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重生都市仙帝〕〔回到2002当医生〕〔轮回世界:傅青海〕〔重生影后她又逆袭〕〔阿兹特克的永生者〕〔末世氪金进化神宠〕〔离柯南远一点〕〔殿下别这样〕〔都市医武战神〕〔退亲后,我嫁给了〕〔王的女人谁敢动〕〔电竞大神暗恋我〕〔无敌败家子系统〕〔重生九零小辣椒〕〔暖婚100天〕〔九天苍穹变〕〔全民入侵异界开局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756章 剑走偏峰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季秋时节,山下夜露深重,凉风将时雍帷帽的轻纱吹得晃动不止,娴衣的双眼也止不住地随了那波动瞄向时雍,想从她脸上探个究竟。

    奈何,自打离开霄云镇开始,她便是默不作声模样,比任何时候都要严肃,娴衣从未见过她这般模样,内心有些忐忑。而朱九和白执则是远远跟在后面,不着锦衣卫服饰,看上去与朝廷派来运送物资和病员的官差没什么区别,娴衣也没法与他们沟通。

    禅院里搭着简易的棚屋,里面便是集中隔离治疗的病人。已是晌午时分,蒙着面巾的沙弥们正用木桶担着斋饭给隔离点的人送去。大疫当前,庆寿寺的和尚们承担了许多繁重的活计,从这一点上,觉远这个和尚是当得起“慈悲”二字的。

    只是,整个寺院太过压抑,空气里仿佛都漂浮着绝望的气息。安置病人的棚屋和禅房里,时不时传来痛苦的呻吟和喊叫,或是病人的骂咧与哀求,听来极是瘆人。一线治疗点的炼狱景况,全在那声声的吼叫里惨烈的呈现了出来。

    任谁听了,心上都不免发毛。

    小沙弥越走越快。

    娴衣的手心也攥了起来。

    时雍眉头微拧着,突然问道:“觉远大师在何处?”

    小沙弥道:“在后院的禅房。郡主见谅,近日鄙寺收治的疫症病人极多,为免交叉染症,寺中僧侣连带方丈都搬到了后面禅院,劳烦你要多走一会子……”

    庆寿寺占地面积极大,从寺门走到最后面的方丈禅房,要好一会儿功夫。

    觉远等在门外,看到一个窈窕的身影远远走过来,他便双手合十,唱了个佛号,满脸带着温和的笑意,慢迎上去。

    “不知郡主光临鄙寺,老衲有失远迎。还望郡主见谅……”

    时雍恭敬地还礼,“大师客气。小女子此番贸然前来,是有事相求。叨扰了。”

    觉远见她单刀直入,根本就不绕弯子,心里凛然一凉。

    外面谣言四起,他本以为这位姑奶奶是来找他麻烦的。

    这么客气的“相求”,倒让觉远略略有些意外。

    他连忙让到一旁,抬手相邀,“郡主,请。”

    时雍哪敢走在老和尚的前面,她做了个同样的手势,“大师先请。”

    她是郡主,身份尊贵,但觉远是长辈,又是庆寿寺的主人,自认也担得起她的客气,也不再与她虚礼,连忙将人迎入禅房,奉上热茶,屏退了闲杂人等,这才道:

    “郡主何事指教?直说无妨。”

    时雍不碰茶盏,坐相端正,隔着一个粗布口罩,表情被掩盖得很好,听声音却有几分悠然之意。

    “大师别来无恙?”

    觉远看着她乌黑的双眼,那种脊背发寒的不适感爬了脊背。

    前一个给他这种感觉的人,还是赵胤。

    说来说去,这姑奶奶还是来找他算账的。

    觉远叹息一声,“阿弥陀佛!托郡主的福,老衲尚能饭食。”

    时雍笑道:“不错。看大师精神头儿确是很好的。可是,你的救命恩人我,却是不太好。”

    一句“救命恩人”让觉远的耳根突然有点发热。

    上次闭关,他差点丢掉性命,确实亏了时雍妙手回春,说是救命恩人倒也不为过。只是觉远年岁长她不少,这么些年,坐稳僧录司禅教,又是京师第一大寺的主持,地位和名声都大了,便很少有对人低小的时候了,而时雍这个说法,偏偏就带给了他这种感觉,让他一时有些尴尬。

    但他出家修行数十载,这点胸怀还是有的。

    “承蒙郡主搭救,老衲铭感于心,不敢一日或忘。”

    时雍唇角微抿,低笑声便从口罩溢了出来,“那若得机会,大师可愿报答一二?”

    世人都说“施恩莫望报”,像时雍这种找上门来要人报答的,还真是难找。觉远又有一番自我折磨的纠结,然后才叹息着道:

    “近来谣言四起,老衲亦有耳闻,实在是为难郡主和大都督了……尤其,此番驱除疫症,郡主与大都督尽心尽力,着实不该受此非议。奈何,老衲人微言轻,便是想为郡主说话,也是难以叫人相信……”

    这话觉远倒不是说谎。

    虽然他一直是道常大和尚的坚定拥护者,对师父的批命深信不疑,但觉远是个心地慈善的人,时雍和赵胤的为人,他都看在眼里,听有人用恶毒的言语辱骂他们,觉远是受不得的。

    山外之事,他管不得,但山中寺内,是绝对不可妄言的,便是有些山下的人蜂拥到庆寿寺,要觉远主持公道,或是要他发话“捉妖除魔”,他也总是善言相劝,让人宽和。

    只不过,收效甚微罢了。说得多了,还有人说他是个假和尚,受了赵胤的好处,连带着他都编排上了。

    “大师有心了。”时雍诚心谢过,凉凉一笑,“世人皆是如此,好的未必肯信,坏的却一定会信。就像羊群里的羊,跟风盲从而已,谁又能说得动一心传谣的人?”

    觉远唉声叹气,“郡主所言极是。眼下,要扭转看法实在艰难,老衲以为,快些控制住疫症蔓延,让京师恢复原貌,百姓安居乐业,谣言也就不攻自破了。”

    时雍笑着朝他看去,反问道:“大师也认为是谣言吗?这么说,你并不赞同那灾星临世,妖孽重生的说法了?”

    “这……”

    觉远眉头微动,抬起眼皮看着她,温和的眸子突生几分寒意,踌躇半晌才语意不详地道:“既是谣言,真假相杂也是有的。”

    稍稍停顿,觉远看她眼睛呤着笑意,皱了皱眉,突地一叹,手上佛珠不停地转动,“当日郡主与大都督大婚,老衲也盼二位良缘似锦,婚道坦途,岂料……尚在婚期就生出这等大疫,也着实令老衲忧心,此乃天道之祸啊。”

    他满脸正色,大抵害怕伤害时雍,语气极是委婉。

    时雍听完,笑了起来。

    “大师这样想,那就最好了。”

    觉远一怔。

    这叫什么话?

    他不解地看着时雍,时雍却垂下眼帘,慢条斯理地把玩着几上茶盏,微微一笑。

    “大师怎么想,就怎么说。既然解释无用,你不如就顺水推舟,告诉世人:顺天府突发大疫正是天道惩罚,霄南镇观音显灵更是上天警示……若不除去我这个妖孽,必将天下大乱,有亡国之忧。”

    时雍说得自在而缓慢,觉远却是一动不动地看着她,怔愕当场。

    她说的话与赵胤来信里的主旨一模一样,唯一的差别是赵胤说要除去他这个灾星,而时雍要除去的是她自己这个妖孽。

    这二人到底是商议过的,还是没有商议?

    一个两个都是这样古怪的要求,给老和尚整不会了。

    “恕老衲愚笨,郡主此言,老衲实在有些听不懂……”

    时雍一笑。

    “置之死地而后生,如此而已。”

    看觉远怔怔不语,时雍淡淡补充。

    “疫情会结束,大晏也亡不了国。当然,想要除去我这个妖孽,也得要点本事。与其年年岁岁让人诟病,不如趁此机会破除这个要命的魔咒……不然,不论什么时候来个天灾人祸,或是谁家有个头痛脑热小儿哭闹的事情,都怪到我们的头上,我们背得起那么大的黑锅么,这辈子还有没有安生日子过了?”

    “这……”觉远脸色变幻不停,“老衲仍是不明白。这样如何能破除?”

    时雍看着他困惑的表情,眉梢一扬,轻轻笑道:“这个大师就不用管了。总之,我有我的办法。你只须帮我就好。”

    对觉远来说,这个很难理解,但说来其实很简单--按现代说法,就是反向营销、反向施压。谣言传得有鼻子有眼,观音菩萨都出来显灵了,不论他们解释什么,都很难再取信于人。那不如由觉远一锤定音,将人们的仇恨值拉到最满,这样才能在事件反转时,达到极致的效果,人们才会对冤枉他们一事,给予更多的愧疚和同情,她和赵胤也才能彻底洗脱“灾星和妖孽”的污名。

    这叫剑走偏峰。

    至于如何来反转,时雍心中已有章程。

    “大师,你帮我这次,便当是……报恩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