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靖尧〕〔女神的上门贵婿〕〔史上最强太子楚墨〕〔重生万亿时代〕〔召唤圣人〕〔从士兵突击开始的〕〔篮坛神话:超级后〕〔知否从袁家庶子开〕〔元宇宙之系统程序〕〔荒野求生之我的运〕〔出笼记〕〔医锦还香〕〔人道大圣〕〔反派女帝成了我的〕〔武者长生道〕〔重生成前任叔叔的〕〔聊斋路长生志〕〔极品狂少〕〔重回1991〕〔独占金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758章 第二具尸体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霄南镇。

    沿山脚静静流淌的小河边,围满了看热闹的人。

    一具湿透的尸体躺在河边的荒草地上,人群对着尸体指指点点,两个死者父母模样的夫妇,跪坐在地上,抱着尸体哭啼不止。

    “我的阿旺是那样乖的孩儿呐……要不是你们这些人,他怎会突然横遭噩劫,都是被你们逼的,都是你们……”

    妇人泪眼婆娑间,指向的人正是宋长贵。

    而围观的人群,看法却不一致。

    “那阿旺打小手脚就不干净……哪是什么好东西?”

    “死得这么惨。难不成又是天罚?”

    “观音显灵护着咱们霄南镇呢,哪里来霄小行凶?依我看,就是阿旺往常伤天害理的事情干得太多,这才死于非命的……”

    众人说得小声,也不怕当面道人长短。

    可见,这个阿旺在镇上真的没少干坏事。

    但再坏的孩子在父母眼中,都是乖乖好大儿,阿旺的父母和亲眷听了这话哭得更为厉害了几分,又是跪地、又是磕头,悲痛欲绝。

    “天老爷,你睁开眼睛看看吧……看看他们是怎么逼死我儿的。”

    “观音菩萨是正神。正神哪里会伤害无辜?阿旺娘说的有道理。要不是这些官爷到处追查严武师的事,阿旺也不会吓得投河……”

    众人七嘴八舌。

    被围在中间的宋长贵都快急疯了。

    时疫当前,官府三令五申不可聚集,要做好防护,可这些人根本不当回事,听说河边淹死了人,一个个跑过来凑热闹,将地方围得水泄不通,严重影响他验尸也就算了,偏生死者家眷将他们恨之入骨,不仅不肯让他验尸,还一口咬定是他们查案逼死了阿旺……

    时雍还没有走近,就听到了人群的议论声。

    第二具尸体是淹死的?

    时雍皱了皱眉,看着河边围满的人群,侧目看向随同的官差。

    “这么多人在这儿?”

    这位官差名叫何用,是从顺天府调派过来,在霄南镇维持安定并协助抗疫的,以前在京师与宋长贵打过交道,算是相熟。因此,宋长贵脱不开身,这才请了他去庆寿寺帮忙传信。

    何用听时雍声音骤冷,隐隐有责备之意,连忙低下头,无奈又小心地说:“不瞒郡主,我们人手吃紧,这霄南镇穷乡僻壤尽出刁民,日日与官府作对,实是令人头痛得很……”

    “我理解。”

    出京办差的人,大都是冒着风险的打工人,有人脉的不会干这种辛苦还不讨好的活儿,时雍能体谅他们的不容易,但是看着霄南镇目前的状况,实在忧心。

    “只是,再这么放纵下去,这霄南镇有多少人染疫死亡暂且不说,你们这桩差事搞砸了,怕是回去没法向上官交代……”

    何用脸色微白,“属下明白,这就去带人过来,驱散人群。还望郡主……回京多美言几句。”

    时雍淡淡看他一眼,轻轻嗯声,“别叫我郡主。”

    不待话音落下,她便带着娴衣走了过去。

    她二人步行至此,着装寻常,又戴着帷帽口罩,看上去就像瞧热闹的人,没有引起人群的注意,只是宋长贵发现了她们,朝时雍招了招手。

    时雍挤进去,站到宋长贵的身边。

    “怎么回事?”

    人群这才发现他们是一起的,也是朝廷的人,于是,阿旺家人哭得更伤心更大声了。

    宋长贵叹息一声,凑近时雍,同她耳语。

    “这事儿说来话长……”

    时雍看着他,“你简要说。”

    宋长贵皱了皱眉,“我和宋辞追查严武师的死因,查到了这个叫阿旺的人身上……”

    在严武师下葬以后,宋长贵特地留下来,点了香烛烧了纸钱,又包了一份帛金给严家父母,当即便得到了严家父母的好感。

    严家是开客栈的,受严武师的死亡影响,店里一个客人都没有,既无人敢住,也无人敢与这“受到天罚”的人家来往。宋长贵索性带着宋辞住在了他们家的客栈。

    店中冷静。

    深受人情凉薄之痛的严家父母好生款待了宋长贵,宋长贵再向他们打听情况,就容易了许多。

    从他们嘴里,宋长贵发现了一件异事。

    严武师自打去京师的戏班上工,经年累月的很少归家,尽管霄南镇离京师也就两三个时辰的来去,他一年到头却最多回来两三次,节气上也从来不回,说是过节的时候戏班生意好,他要留下来多赚些银子娶媳妇儿。

    可是,最近几个月,严武师突然回来得勤快,有时候一住就是三五天,严家父母问他为什么,也不肯说。只有一日,严武师突然管父母要大笔银子,说是看中一个女子,需要银钱。

    严家父母自家开着小店,霄南镇的山上又有一座名刹宝寺,不愁客源,他们手头也算宽裕,但是严武师要的银钱太大了,夫妻二人自然要追问,姑娘是何方人士,姓甚名谁,家世如何等俗事的问题。然而,不论他们如何打听,严武师都三缄其口,最后问得烦了,他同父母发了脾气,说自己这些年没少往家里拿钱。最后,他摔门离去,叫镇上好多人听去。

    宋长贵从仵作做到推官,破案自是一把好手,一听就警觉起来。

    他顺藤摸瓜,虽然没有得到严武师嘴里那个“姑娘”的消息,却无意打听到一件小事——霄南镇铁匠家的儿子,也就是河边死去的徐阿旺。他在严武师死前的头两天傍晚,曾经鬼鬼祟祟地来客栈,探头探脑地打望,被阿旺瞧见,两人发生了推攘。

    当时在灶房里做饭的严家小妹听到,他们争吵间都发狠说要弄死对方,言词里还提到一个姑娘。

    这个“姑娘”是关键人物。

    宋长贵当机立断,向霄南镇巡检的司吏要了两个人,暗查阿旺。

    岂料,他刚开始行动,阿旺的父母就来报案,说阿旺丢了。

    后来有人在河岸寻到一具尸体,阿旺父母从身上衣物辨认出正是他们的儿子。宋长贵再次向阿旺的父母询问案情,并说出了自己的疑点。

    这下坏了,阿旺父母不仅不像严家父母一样配合查案,更不在乎杀死儿子的凶手是谁,反倒一口咬定是他们逼死了阿旺,哭闹不休地要求赔偿。

    时雍是了解宋长贵为人的。

    有本事,有经验,什么都好,就是性子太软弱,很容易被人欺上头。

    他刚说完,时雍便看到那个身上又湿又脏的妇人,爬过来就抱住宋长贵的大腿,开始了哭诉。

    “你做什么?松手!”

    时雍没宋长贵那么好的脾气。

    尤其疫症当前,她看到任何的身体接触都会产生下意识的反应。

    “朝廷章程没有看吗?与人言,隔三尺。退后!”

    大抵是她声音太冷,整个人显得太过凶狠,妇人竟是短暂的停止了哭泣,抬头来看着她,隔了片刻,才慢慢地收回手,趴在地上号啕大哭起来。

    “官府逼死孩子了,谁来为我们做主啊……”

    时雍冷笑,“我来为你们做主。”

    她说着,拨开想要阻止的宋长贵,走到尸体的跟前。

    “让开,别影响我断案。”

    出门在外,软的是被欺的,硬的怕更硬的,时雍当年行走江湖,太明白这个道理了。她寸步不让的逼上去,阿旺家人看她修长端方的一个少年郎,潇洒俊气,气度非凡,尤其手上那柄宝剑,在铁匠眼里那便是求而不得的珍品,一看便知是好东西。

    他们当即便软了声音。

    “你是谁?难不成,比那两位大人的官还要大吗?”

    “那是自然。”时雍浅浅一笑,“我是观音菩萨派来的。”

    什么?

    宋长贵以为自己听岔了。

    而那一堆围观的人,包括死者父母——那对铁匠夫妇齐刷刷怔住。

    稍顷,才有人质疑起来。

    “小郎君,菩萨可亵渎不得,胡说八道是要造口孽的呀。”

    时雍双眼望过去,眼底淡然无波。

    “谁说我胡说八道了?我乃观音菩萨座下灵童……下凡历劫而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无限辉煌图卷〕〔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偷香(杨羽)〕〔猎谍〕〔玉如墨谢怀瑾彭今〕〔前妻乖巧人设崩了〕〔超神学院:开局穿〕〔阴门诡录〕〔星陨之最强系统〕〔龙宸〕〔非诚勿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