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南非当警察〕〔我的器官是妖怪〕〔我修道靠瞎练〕〔逆命相师〕〔李川〕〔道友你剧本真好看〕〔王婿叶凡〕〔末日孢子2〕〔在忍界当首富的日〕〔人在四合院,开局〕〔我不是械王〕〔大宋皇家发行商〕〔全球灾厄之从末日〕〔费伦大陆的棋法师〕〔救世主降临〕〔我真没想结婚啊〕〔昭周〕〔错嫁成婚:总裁的〕〔苟在木叶的警备队〕〔重生都市仙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762章 造下的孽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时雍和吕雪凝在山坳上谈了约莫一刻钟左右,山风轻柔,旷野寂静,女子的声音低哑缓慢,时而带着惊悚和紧张,身子绷得紧紧的,便是时雍紧紧搂住她,也无法控制那仿佛来自心灵深处的颤抖。

    于普通人而言,世道兴衰都不足大,只有切身体验的辛酸苦辣才是真切的滋味儿。吕雪凝离开京师避世霄南山,从最初与母亲在此修葺房屋,开垦田地,种菜种树的怡然,到置身于森冷恐怖的黑暗困境,过着见不得光的囚徒生活,短短几个月的时间,

    身在其中的她,受尽悲苦……

    时雍看得也是心酸。

    这么一个有才有貌的姑娘沦落至此,实是可悲。

    “雪凝,我来问你几个问题,好吗?”

    在吕雪凝的诉说中,有许多是琐碎的心境和苦情,是需要更多的时间去消化的悲伤情绪,而时雍却要先解决眼下的事情,不能被她带着跑。

    见吕雪凝含着泪点头,时雍又为她拭了拭泪水。

    “你说你不明白胁迫你们那群人的身份,那你可曾见过他们的脸?或是有什么特点?平常他们有没有聊些什么?”

    吕雪凝眼皮垂下,表情有些不自在。

    “脸是见过的,却是不相识。平常他们说话都会背着我和我娘……”

    说到这里,她顿了顿,又道:“我听那些下属叫那个人,叫执事大人。”

    执事大人?

    时雍心里微沉。

    她看着吕雪凝问道:“你可知,严武师是谁杀的?”

    吕雪凝头垂得更低了些,“阿旺。”

    时雍道:“是那个执事大人的命令?”

    吕雪凝点头,又摇摇头。

    “他们没有命令阿旺,只是利用了阿旺。”

    “你再说得明白一些?”

    吕雪凝蹙眉,又沉默片刻,突然闭了闭眼,低低地道:“都是我,都是我造下的孽。若是那日我不去见他……或许他不会丢了性命,都是我不好……”

    时雍微怔。

    接下来,她又从与严武师父母完全不一样的角度听到了他的故事。

    在京师的时候,吕雪凝小产堕胎,曾在乌家班住过一段日子,与乌婵很是熟悉。后来为了报恩,她又常常带着母亲去乌家班听戏。这个严武师,便是她那个时候认识的。只是,二人当初不曾说过话而已。

    那一日,吕雪凝受执事大人指派去霄南镇见阿旺,无意间叫严武师撞见了。他还记得这个饱受非议的漂亮姑娘,见她出现在自己的家乡,严武师极是诧异地上前同她打招呼。

    吕雪凝不敢相认,匆匆离去。

    可是,回到山上后,看到母亲所受苦楚,她几番辗转,心思又开始活络起来。那些日子,不论她去哪里,“执事大人”都会派人跟着她,监视她,不让她有机会报官或是背叛,霄南镇离京师这么远,吕雪凝也没个熟悉的人可以传递消息,与严武师的遇见,启发了她的心思。

    隔日,她借口掉了东西,下山去找严武师,偷偷塞了纸条给他。

    为了避免连累他,吕雪凝在纸条上,只说思念京师的情郎周明生,若是严武师回京遇到周明生,万请传个口信,就说雪凝时常想念他。

    周明生是顺天府捕快,常在那一带行走,严武师自是认识他。

    原本吕雪凝的想法是严武师将纸条传到顺天府,周明生知道了她的下落,再看纸条,定会知道事有蹊跷。他那么想去锦衣卫,又崇拜大都督,自己肯定不会贸然行动,必将此事禀报给大都督。

    有大都督出马,她与母亲就有机会脱离苦海。

    哪曾想,这个严武师是个耿直的性子……

    吕雪凝莫名其妙找上门来,问他昨天有没有捡到她的玉佩,又借着心急跌倒的机会往他的手里塞了纸条,严武师当即就发现不对。

    等吕雪凝一走,他偷偷跟在后面,发现了尾随吕雪凝的阿旺。

    这个阿旺在霄南镇名声不好,严武师以为吕雪凝是受了阿旺的威胁这才借机向周明生求救……

    身为男人,他觉得自己就可以帮到吕雪凝。

    他偷摸着上前,打晕了阿旺,就要带走吕雪凝,带她去见官。

    吕雪凝有苦难言。

    除掉一个阿旺有什么用?

    阿旺只是个傀儡罢了。

    她的身边还有别的人跟着,她的母亲还在他们手中,她不仅不敢跟严武师走,连真相都不能说,只能半真半假地告诉他,自己已是残花败柳之身,不堪见人,只想找个没人的所在苟活余生,不想再受到打扰,然后哭泣着催促他快点离开。

    哪料严武师信以为真,也不知怎么想的,竟生怜香惜玉之心,说她既然到了霄南山,便是缘分,他要娶吕雪凝,还答应照顾她余生。

    尔后,便有了他三番五次回到霄山的怪异之举,向父母要钱也是这个期间发生的事情。

    而吕雪凝这边,不出所料,她与严武师的拉扯果然叫执事大人知道了。

    出乎她意料的是,执事不仅没有生气,反倒说她干得好,便指使她频频与严武师接触。

    此举惹怒了阿旺。

    这个执事大人的存在,在阿旺眼里,是吕雪凝的父亲,他们与吕雪凝同住山中,一直以“来自外乡的逃难一家人”对外,他们也是这般借着吕雪凝母女来掩盖身份的。阿旺不知究竟,找上门去讨个说法,问他们是不是要一女二嫁。

    接下来,便有了霄南镇观音显灵时的一幕。

    阿旺在他们的教唆下,杀害了严武师,便将尸体摆放到牌坊底下,制造观音显灵,“不孝而死”的假相,借此让霄南镇的百姓对观音显灵一事,深信不疑,从而传播谣言,破坏朝廷抗疫章程,使疫情不断扩散……

    吕雪凝道:“原本阿旺才是他们选中的,要献祭给菩萨的人,这才让我与之相交。若不是严武师的出现,牌坊下惨死的人,就是阿旺。是我,害了严武师。”

    说到严武师的惨死,吕雪凝泣不成声。

    时雍问:“为何弃阿旺,而选严武师?”

    吕雪凝摇了摇头。

    “我亦不知。他们有什么目的,是不会告诉我的。我猜测,是阿旺对他们还有用处。他们本就是见不得光的人,行事多有不便,当初让我吊住阿旺,便是帮他们办一些,他们办不了的事……”

    阿旺是霄南镇本地人,做事说话自然会方便许多。

    比如:传谣,煽风点火?

    若是他们这些陌生人出来说话,乡亲邻里未必肯听,但是经由阿旺的嘴传播出来,就不同了。

    时雍点了点头,又问:“那为何,又突然要杀掉阿旺?”

    吕雪凝道:“许是得知宋大人来了霄南镇,他们怕查到阿旺的头上,杀人灭口。再有,菩萨显灵只死一个不孝父母的严武师显是不够,再杀一个偷摸爬窃早就坏了名声的阿旺,岂不更好……”

    时雍冷笑,“倒有一把好算盘。”

    吕雪凝的表情突然激动了起来。

    “他们让我杀阿旺,是要让我手上染血,这样就触犯了朝廷律法,让我成为他们一样的人,更好掌控我……但是,我听到他们说宋大人来了,我心里头想的却是,机会终于来了……”

    时雍握紧她的手,“你是个勇敢的女子。但是,我为阿旺验过尸,他是溺水而亡,并非斧戗而死,这是怎么回事?”

    吕雪凝抬眼看她一下,语气带着颤意,“阿旺是我亲自下的蒙汗药,又是我亲手推下河的,他们堵了他的嘴,身上绑了大石头,等他溺死后,才又拖上来,除去口布和绳子,佯装畏罪自杀的模样……”

    时雍问:“那你是如何砍掉他脑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