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书生有种〕〔千字生死令〕〔开局获得不死天功〕〔重生之锦绣皇子妃〕〔斗罗之醉红尘〕〔小祖宗她又恃宠而〕〔猎魔我是专业的〕〔女神老婆爱上我〕〔第一兵王于枫杨黎〕〔我真的不想当全能〕〔桃源绝世医神〕〔召唤圣人〕〔我的恋爱日常太反〕〔三国:我帮刘备种〕〔重生之极品鉴宝师〕〔重生成前任叔叔的〕〔古武医婿〕〔我有五个大佬师傅〕〔楚后〕〔天国侍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763章 智擒宠淞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吕雪凝看着她,恍惚一笑。

    “得亏我以前与你相交,无意中听你说到,溺死的人,嘴里会有浮沫和泥沙……可是阿旺是被堵了嘴沉河的,他嘴里不就没有这个了吗?我当时没有告诉他们这一点,待回到山上,这才谎称突然想起,怕精明的宋大人会有察觉,于是,自告奋勇地带着斧头回来处理尸体。我想着,可以借机留下线索……”

    时雍一笑,“你很聪明。”

    吕雪凝摇摇头,“不,我还是想得不够周全。他们怎会放我一个人回来呢?他们派了个人,一路跟着我。”

    时雍道:“可你还是成功摆脱了他。”

    吕雪凝苦笑,“这是运气。大抵是老天垂怜,回来的时候,我们碰到了朝廷的人……”顿了顿,她又指向丁五,“就是他们几个。”

    丁五诧异,“你怎知我们是朝廷的人?”

    吕雪凝说道:“跟着我那个人说的。”

    丁五和时雍对了个眼神,没有说话。

    时雍道:“接下来呢?”

    吕雪凝道:“那人似乎很怕,说情况紧急,必须马上返回山上告诉执事大人。我便让他先回去报信,我去处理尸首……这些日子,我一直很听话,从未违抗过执事的命令,又已经杀过人了,成了他们的同伙,我娘又在他们手上,他大抵料我不敢怎样,便相信了我,独自离去……”

    “我悄悄返回河边,阿旺的尸身尚未被人发现,我慌不迭地砍下他的头,装入铁盒里带走……我在林间丢弃斧头,路上留下血手印,便是想引宋大人和朝廷的人找来……”

    说到这里,她哽咽一下,突然紧紧抱住时雍。

    “我没有想到,阿拾,你也来了。”

    时雍救过她一次,在吕雪凝眼里,时雍不仅是姐妹,还是恩人,是一个无所不能的人。

    “这些日子,我日盼夜盼,就盼着这一天。但是……阿拾,他们很凶残,很厉害,你们要小心……”

    这些日子被欺压怕了,时雍发现吕雪凝在说到那个人的时候,眼睛里都是恐惧。

    “那个人说,他们是上苍派来的,是这个封建时代的终结者,他们要推翻这个邪恶和腐朽的旧世界。还说,他们要在这一块开满了罪恶之花的土地上,建立一个崭新的时代……”

    说到这里,吕雪凝的目光里闪了闪,声音低了几分。

    “他还说,在新时代里,像我这样的女子,再也不会因为身子不干净,失了贞节就被人唾弃……女子还可以向男子一样进学,科举,做官……”

    不得不说,这番话对身受重创的吕雪凝来说,是有诱惑力的,时雍能明显感觉到,当她说出这几句话时,声音里充满的渴望和怀疑。

    “阿拾,你说,真的会有这样的时代吗?”

    “会。”

    在万般理由,时雍也不忍打击一个女子的憧憬。

    但她心里很清醒,要跨越历史的鸿沟不是一蹶而就的。这个时代方方面面的条件都达不到邪君所宣称的“新时代”到来的条件。大同之世,当初的懿初皇后做不到,曾经认为可以靠穿越女的力量和自己的努力而改变时代最后却死无葬身之地的时雍也做不到。

    寸积铢累,顽疾难治。在历史的长河上,他们这点金手指最多能扑腾出几朵浪花,却改变不河水的流向。

    她们不行,那邪君就可以吗?

    这么狠毒、这么阴损的招儿都用出来了,也不过如此。

    时雍轻揽吕雪凝。

    “但是雪凝,我们还需等待。时代的改变,靠的是自己,靠的是我们每一个人的努力创造。教育的革新,科技的进步,社会的转变,都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更不是杀戮、鲜血、战争、瘟疫可以完成替换的……”

    吕雪凝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阿拾,你懂得好多,有些话,我都听不懂。”

    时雍莞尔,眨了眨眼,“我的事,想必你也听说了。实不相瞒,我这个女魔头,也是肩负着上苍赋予的使命而来的,我的到来,就是为了推毁这个令人发指的邪恶组织,把他们彻底扫入时代的垃圾堆,并把我们的时代,建设得更加美好……”

    吕雪凝眼里亮起了光,“真的?”

    “你相信我,就勇敢一点。”

    时雍怕她经了这事,更会想不开,轻抚她的后背宽慰了几句,这才转头问丁五。

    “丁五哥,你能给丙六哥他们传信吗?”

    丁五迟疑一下,点头,“简单的可以。”

    “告诉他们,准备行动。”

    时雍说罢,慢慢站起来,一把拔出长剑,挑起那颗带血的人头,丢回铁盒子里,回头看吕雪凝。

    “你原本想怎么处理这颗头?”

    吕雪凝看着她长身挑剑的飒然模样,有点紧张地咽了咽唾沫。

    “我怕他们发现我故意留下印痕,而你们又没能跟上来,准备先把头埋起来,回去谎称没能完成任务,然后再想法子下山,再引一次……”

    时雍点点头,将那块布盖在人头上面。

    “现在你可以带回去了。”

    吕雪凝怔忡。

    ……

    咕……咕……

    咕咕咕……

    鸟叫声在山林响起。

    一声,两声,三声……

    很快,山林里又恢复了寂静。

    时雍带着吕雪凝,拎着那个装着人头的铁盒子,慢慢下到山谷,穿过绿油油的茶地,朝竹林里的几间木屋走过去。

    丙六等人全神贯注地注视着她们,借由山林的掩护,慢慢靠近。

    “娘……”

    吕雪凝提了提裙角走在前面。

    “我回来了。”

    里面静悄悄的。

    好一会儿没有声音。

    吕雪凝紧张地咽了一下唾沫。

    “爹,娘,我回来了……”

    为了掩藏身份,这些日子,那个男人一直逼吕雪凝这么称呼他。吕雪凝平常叫得拗口,这一声倒顺溜。

    屋里顿时传来一道冷哼。

    “带回来的是谁?”

    时雍是大大方方跟着她来的,就没想过隐藏。

    闻言,他道:“小子入山迷了路,又累又饿,巧遇这位公子,便想来讨一口饭吃……”

    吕雪凝道:“是啊,爹……我,我看他带着宝剑,想是江湖侠士,是个好人……孤身一人在外,也怪可怜的。”

    这么说的原因,便是故意暗示屋中人,她是被胁迫的,不得不带回来这个人。

    甚至有可能是追查他们的人。

    而且,她并没有背叛。

    果然,屋里传来一声怪笑。

    “那就请进来吧。”

    紧闭的房门突然开启,几个人影从中急掠而出,带出一阵山风,将时雍包围。

    他们手握钢刀,虎视眈眈,吓得吕雪凝尖叫一声,将铁盒丢弃在地,退后几步,抱头跑到一边,一副瑟瑟发抖的样子。

    洞开的屋子里还端坐着一个人。

    阴恻恻的,冷气森森。

    他看见了滚落在地的人头,冷笑着慢慢走到门口,看向拔剑防备的时雍。

    “明光郡主,别来无恙?”

    时雍听着这熟悉的声音,再看他的脸,皱眉确认了片刻,脊背突然爬满冷汗。

    “是你?”

    一阵山风吹来,带着那人怪异而沙哑的笑。

    “没有想到吧?我没有死。”

    这个男人是庞淞。

    楚王赵焕举事那日,在霄南山纵火逃脱的庞淞。

    时雍知道他没有死,却没有想到他居然又潜回了霄南山……

    这么说来,婧衣利用慧光偷《血经》,大闹庆寿寺藏经阁这些事,全都与他有关了。

    庞淞道:“我在霄南山终日念叨郡主,没有想到,郡主竟会自己送上门来。哈哈哈哈哈!”

    时雍咬了咬牙槽,猛地转身,长剑在空中划出一道凌厉的冷光,将面前的两个壮汉逼退两步,摆出搏斗的架势,冷笑一声,“你果然是邪君的人。好,算我失策,今儿羊入虎口。有什么本事使出来吧,看你能不能抓住姑奶奶?”

    庞淞大笑,又往外走了几步,已经出了屋子,整个人已经完全暴露在了天光之下。

    “郡主说错了,我不是邪君的人。邪君才是我的人。”

    “呵!”

    时雍厉喝一声,大声朗笑。

    “看来你是个大人物,不枉我费心布局一场。”

    她话音未落,屋子里突然传来一声女子的尖叫,紧接着,丁五、丙六、丙七、朱九等人如同鬼魅般从四面八方疾扑而来,身影晃动间,快得几乎看不清脸,打了庞淞等人一个措手不及。

    兵戈落地,铮铮有声。

    杀的杀,伤的伤,俘的俘。

    一群人没怎么抵抗,很快就被十天干制服。

    庞淞有一身好武艺,怀里还有保命的剧毒之物。可是,他方才见时雍孤身一人,有些掉以轻心了,根本就来不及使唤,而十天干和朱九等人速度也着实太快,快得都没有给他机会,猝不及防之下,一个回合不到,就被人缴了械,踢跪在泥地上,反剪了双手,动弹不得。

    与此同时,娴衣从他背后的木门里,扶住脚步不稳的吕夫人,朝时雍点了点头。

    “郡主,婢子幸不辱命。”

    “做得好。兵不刃血!”

    时雍长剑一挽,扛在肩膀,勾住嘴角邪邪浅笑,一副跩跩的模样盯住庞淞。

    “接下来,就要劳烦长史大人说说,是如何念叨本郡主的了?”

    庞淞整个人都是震惊的。

    好一会儿,他才回过神来,发现自己被这个小娘们儿给耍了。

    庞淞绰号“神算子”,一辈子都在算计别人,不曾想,今儿在阴沟里翻了船,这么轻易就被时雍拿住。没有搏斗,没有反抗,没有机会逃跑,连他准备好的那些防身之物都没有来得及使用,就这么彻彻底底地败在一个女人的手里。

    不可思议。

    这一切,荒唐得如同儿戏!

    他怔愣了许久,都没有说话。

    直到后背被朱九一脚踢来,疼痛提醒了他,这才冷静下来,不得不接受现实。

    “咳咳……咳咳咳!”

    庞淞痛得一连咳嗽了好几下,深吸一口气,慢慢悠悠地昂起头,双眼恶毒地盯着时雍,凉凉地发笑。

    “郡主好手段,此番倒是把我迷惑住了。我认栽!”

    “好说。”时雍冷冷淡淡,“雕虫小计而已。对付小人可以,稍稍有点能耐的人,就不够看了。说到底,还是长史大人太过愚蠢。”

    拿了人,还损他。

    杀人诛心也不过如此。

    庞淞冷笑,“郡主好一张利嘴。然而,你似乎太过低估我,而高估你自己。你以为拿了我,就能力挽狂澜,拯救大晏这危机四伏的局面?痴心妄想!”

    “是吗?”时雍撇了撇嘴,走近他的身子,往他怀里一摸。

    果然,几个稀奇古怪的瓶瓶罐罐被她掏了出来。

    她抬在掌心,眯起眼一个个端详着,似笑非笑地扭头。

    “不知道这些个好东西,够不够让长史大人张嘴说实话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大佬穿进虐文后〕〔顶级财阀〕〔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废土求生我有戴森〕〔从香江开始〕〔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富贵妾〕〔小农女的生活系统〕〔娇美娘子种田忙〕〔龙宸〕〔大唐之神级败家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