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首辅娇妻有空间〕〔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神医娘亲她是团宠〕〔西班牙日不落〕〔重生从电商开始〕〔乱战异世之召唤群〕〔我在帝国当劳模〕〔为她折腰〕〔都市之最强仙医〕〔重生之巨变〕〔叔他宠妻上瘾〕〔唐奇谭〕〔我的人生可以无限〕〔江山无策〕〔大炼师〕〔以契为证〕〔网游:这个剑士有〕〔在病娇大佬怀里翻〕〔重生七零长姐为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766章 秘密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寺中清寒,日子过得极慢。

    一转眼,便到了九月底,天气变凉了,尤其在山中,一早一晚更是寒冷。

    京师捎来了冬衣,也传来了陈岚、王氏和宋长贵等人的信件和问候。

    陈岚话不多,也不问时雍要在庆寿寺里做什么,只道:“近来时疫多发,你在山中清修也好。记得多添衣,加餐饭,不用记挂着娘,京中一切安好。”

    宋长贵也是话语寥寥,对阿拾将他带到霄南镇,错失老娘被顺天府衙审查入狱的事情,一字未提,多是叮嘱她照顾身体,防备时疫,反而是王氏让宋鸿代笔写了好几页纸,絮絮叨叨。

    王氏的话里,除了叮嘱时雍小心疫症,大多是家长里短。从她们认识的人里,谁谁被感染了时疫,谁谁不幸过世,这些日子她和宋香宋鸿都没有出门,困在家中,但不愁水米,女婿每日会派人护卫,送米粮饮食等物,很是令人安心。再又提及刘清池托人送东西来家,被她扔了出去,惹得宋香大哭与她闹别扭,事无巨细……

    信里,王氏没有提及宋老太入狱,显然是不知情。

    而且从信里语气判断,王氏的消息来源显然不如通宁公主。信是她托锦衣卫转交的,根本就不知时雍如今在庆寿寺,仍以为她同赵胤在一起,为了疫症四处走动。

    长辈总是嘘寒问暖。

    男人么,她离开这么久了半个字都没有,连口信都没有托人传来一个,问都不问她在做什么。

    时雍觉得,赵胤大概当她已经死了吧?

    念及此,时雍挑了挑眉梢,将三封信的内容,翻来覆去看了几遍,这才慢条斯理地压在案头,重新拿起了她写了一半的纸张,托袖抬笔。

    庆寿寺的钟声,穿过庙宇传来,浑厚,绵长,梵声悠悠入耳,时雍整个人宁静得如同老僧,没有嘈杂,没有浮躁,心里半分波澜都没有。

    选择在庆寿寺里做这件事情,她很满意。

    这些天里,时雍闭门不出,究竟把自己关在屋里做什么,旁人无从知晓,只能看到每日里侍从们将源源不断的东西往郡主屋子里送,全用箱子装着,时不时传出“乒乒乓乓”的声音,像是金银铁器,又像是瓶瓶罐罐,不知里面到底装了什么,可没有人敢去打听,甚至都不敢靠近。

    因为时雍身边的那些侍卫看上去都好凶。

    觉远身边的小沙弥个个都绕着走,私底下询问师尊,郡主不会要在庙里做尼姑吧,那庆寿寺不是要划出一半做尼姑庵了?

    觉远近来修行倒退,隐隐有气血不稳之象,吃了好几副汤药未见好,索性便托口“病重”,除了寺中医士,不再面见客人,暗地里却是吩咐武僧守好寺庙,不让人借机闹事。

    不过,

    时雍对外面发生的事情,却是无所不知。

    有娴衣伴在身边,远比春秀子柔这两个娇弱的小姑娘以及塔那恩和这两个异邦丫头更为贴心,用起来自然也更为方便。

    娴衣到底是赵胤府上调教出来的婢女,有分寸,有本事,主子一个眼神,她便能照顾到情绪,知道该做什么。她每日里会将时雍想要知道的事情一字不漏地禀报上来,也因为了朱九的关系,更方便上传下达时雍的命令。

    时雍这阵子简直快要爱上她了。

    累的时候,伸个懒腰,就有人捏肩捶背。

    想要做什么,只要吩咐一声,或是一个眼神,娴衣就能办得妥妥当当。

    她甚至有些懊恼,这居然不是她的丫头,而是赵胤的人。

    狗大驴凭什么拥有这么好的婢女?

    “娴衣啊,帮我备点热水。”

    时雍闭着眼睛伸了个懒腰,刚要从椅子上站起来,就被娴衣按了下去。

    “郡主别动,婢子先给你松松筋骨。”

    每天忙活下来,时雍最愉快的就是这个时候了,她也不见外,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好,胳膊搭在扶手上,双手轻阖,懒洋洋地道:

    “往后你就跟着我好不好,别回无乩馆了。”

    她半是玩笑半认真,娴衣听了,却好一阵儿没有出声,直到时雍快要睡着了,才听她低低道:“婢子是可以,就怕朱九不肯。”

    嚯!?

    时雍的瞌睡秒醒。

    她睁开眼,瞄了娴衣一下,笑盈盈地道。

    “那等我们回了京,我就把你许给他好了,看你迫不及待的小样儿……”

    “哪里有?”娴衣当即臊了个大红脸,羞涩地垂下眼皮,“婢子自是愿意陪着郡主,只是答应了朱九,又不好悔婚嘛。毕竟当初他救了婢子一命呢。”

    时雍暗自偷笑。

    小妮子就是会找理由。

    时雍笑着瞄她,“九哥这人可以的,对你那是一心一意。尤其这些日子,帮我们做了不少事,毫无怨言。”

    娴衣道:“为郡主办差本就应当。”

    时雍抿笑,“那可不能这么说,九哥是侯爷的人,本就不必听命于我。”

    娴衣低头看着她光洁的额头,迟疑一下,“婢子有句话,不知当说不当说。”

    时雍抬头,“说呀,你跟我客气什么。”

    娴衣想了想,说道:“婢子不知郡主与侯爷有何恩怨,但这些日子,郡主对侯爷的事,不闻不问,着实让婢子心里发慌……郡主与侯爷既成夫妻,有什么解不开的隔夜仇呢?婢子不会说话,但郡主是个通达的人,想必明白婢子想说的是什么……”

    时雍沉默。

    娴衣垂下眼皮,又劝道:“婢子知道郡主是个骄傲的人,也不肯对男子小意奉承,可侯爷毕竟是侯爷,是男子,也是主子……婢子跟在侯爷身边这么多年,从未见他待谁像待郡主这么好过……”

    时雍眼帘微垂,幽幽地笑问:“你看他待我……是真心好的吗?”

    娴衣道:“自然是真心的好。婢子虽是旁观之人,但可用项上人头担保……”

    “别!”时雍连忙阻止她,飞起一个俏眼,似笑非笑,“别说这种话,庆寿寺里菩萨多,万一你那主子不争气,岂不连累了你?你说他待我好,你看都这么久了,他可有问过我死活么?”

    娴衣张了张嘴,刚想说什么,突然听得外面传来一声轻咳。

    “郡主,属下有急事禀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