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虎夫〕〔罪妻求放过〕〔都市神君秦臻萧泓〕〔大明风流〕〔妈咪你马甲掉了〕〔带着机床回晚清〕〔盖世神医〕〔妖孽修真弃少〕〔都市之仙帝归来〕〔我寄人间〕〔我居然是这种身世〕〔不败军王〕〔沈七夜林初雪〕〔将军好凶猛〕〔重生之绝世神龙〕〔星际之最强指挥官〕〔开局一品侯爷〕〔道诡异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774章 在他心里不是女魔头就好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时雍站着不动。

    眼前的男人好整以暇,一动不动地看着她,那不温不火的目光,如一个坐在高高的穹顶之上俯视众生的仙者,风姿俊美,清冷安静,却给人无形的压力。

    僵持片刻,时雍稳住心神,气咻咻走过去,重重坐在他的腿上。

    “侯爷,我求你,帮帮我。”

    赵胤淡淡道:“温柔。”

    时雍顺手揽住他的脖子,阴恻恻地一声冷笑,放软嗓音:“我求你……”

    赵胤瞥她:“小意。”

    时雍深吸气,忍住几欲炸裂的怒火,微笑眨眼,身子更软了几分,偎着他。

    “我求求你了,爷……”

    赵胤皱眉:“太假。”

    时雍暗自咬牙,又是一笑:“算我求你了,善良正义的青天大猴爷!”

    赵胤哼声:“你在辱骂本座?”

    时雍猛地站起来,双手撑在他的肩膀:“我去你大爷的,爱帮不帮,反正我都说了,我炼好的药都会交给你,到时候人家找你的麻烦,你也别来求我……”

    赵胤面不改色,好像根本就不在乎她的要挟,淡淡地道:“如此蛮横的女子,本座是管不了的。”

    时雍一声卧槽在心头,瞪着他,“你到底要如何?”

    赵胤漫不经心地将她拉回来,继续坐到腿上,双臂圈住她的腰,定定看她半晌,慢声道:“事到如今,你仍然不知错在何处?”

    时雍皱了皱眉:“什么意思?”

    赵胤道:“分明是救济世人,却落得这般下场。时雍,你仍不懂反省吗?”

    时雍默然看着他,明白他指的是什么意思,却不明白他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来给她上课,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她就是这样的人。虽然大多数时候知道“吃力未必能讨好”,但还是忍不住会去做。

    “我就是这般耿直性子,侯爷若是不喜,休妻再娶便是。”

    “唉!”

    赵胤低低叹息,手指轻轻拂过她帷帽的轻纱,将它拨弄到一边,又低头在时雍的额角轻轻一吻。

    “本想让你长一长教训,不曾想——”

    他拖了拖嗓音,无奈摇头。

    “受教训的竟是本座。”

    这时禅院外面已是围满了民众,纷纷要求见大都督,要求见明光郡主,喊的,哭的,求的,嘈杂不堪,有些甚至歇斯底里。

    疫症持续这么久,有了灵药出现,人们的心情可想而知。

    时雍此刻坐在赵胤的腿上,心情已然平静下来,也不再像方才那么焦灼了。

    “侯爷就别挣扎了,如今你我就是一条船上的蚂蚱,跑不了你,也跑不了我。依我看,咱俩就别说谁求谁了,先把眼前的事情处理好再说吧。”

    赵胤打量她神情,忽而转头。

    “谢放。”

    “属下在。”谢放悄然无声地站立着,闻言才从旁侧走过来。

    赵胤慢声道:“传令下去,凡有不按防疫章程,围堵庆寿寺禅院者,依律法办。着锦衣卫指挥佥事易骁通督办此事,重兵护守,若有人不为所动,妨碍明光郡主炼制灵药,阻止朝廷防疫大事,给了歹人可乘之机,那便不用法办了,当场格杀。”

    他说得轻描淡写,听在时雍耳朵里,却字字如刃,仿佛在敲打骨头,尖利又冷漠。

    “侯爷,人皆有私,倒也不必这么狠……”

    赵胤冷冷侧目,将时雍剩下的话剜了回去。

    谢放看了时雍一眼,低头拱手,“属下立即去办。”

    门开了,嘈杂声放大了数倍传进来。

    显然,久未得到回应的人群,比方才更为激动了几分,几欲翻天。

    时雍慢慢放下想要说服赵胤的手,叹息一声,坐到到他的腿上,手指无意在他肩膀上掸了掸。

    “你也太凶了。”

    赵胤淡淡看她,“我带的是兵。”

    时雍抬了抬眉梢,懒洋洋“哦”一声。

    赵胤道:“你说,兵者,是什么?”

    时雍顺嘴道:“兵者,诡道也?”

    赵胤一怔,又被她气笑了,“你倒也知道兵者诡道,可你是该诡时不诡,不该诡时,比谁都诡。”

    时雍斜眼看他,“我可以当成夸奖吗?”

    赵胤道:“我没夸你。”

    太直白了,不给人留面子。

    时雍没有说一句话,在赵胤严厉而冷冽的目光注视下,她觉得自己仿佛是他的一个晚辈,或是学生。

    忽然间,房里便多了一种逼人的压力。

    来自赵胤的压力。

    时雍不作声,仍是乖乖地坐在他的腿上,抱着他的胳膊,缩得像个被扒了毛的小鹌鹑,脑袋搭他胸前,露出一截白皙的脖子。

    赵胤看她片刻,视线无端柔软了几分,手慢慢抬起,落在她的头上,揉了揉。

    “童儿,观音菩萨没有教过你,单有善心是不够的?”

    这声童儿叫得时雍猝不及防,赵胤的气息掠过耳朵,热热的,暖暖的,听上去像是批评教育,又有些说不出的庞溺和暧昧。

    “兵者,凶器也,止殇、止闹、止杀、止一切不平事。”

    时雍抬起头,默默地审视这个男人。

    “你是对的。”

    道理她全都懂,

    只是无法做到知行合一罢了。

    时雍突然幽幽叹口气,低头把玩着赵胤的袍袖,说得缓慢又无奈:“可这世间,又哪来那么完美的人呢?老天赏了我这么多本事,总得给我留一些缺点不是?否则,让常人怎么活,侯爷你的能耐,又哪里去发挥?我这是给你留活路呢。也不感谢我!”

    赵胤视线一凝。

    仿佛被时雍噎住,

    许久没有开口说话。

    一张冷峻的面孔,在夜灯里渐渐模糊。

    ……

    夜渐渐深了。

    外间的喧嚣声没过多久,便趋于平静。

    时雍以为,百姓被这么严厉要求,定会心生不满,没有想到,等她从赵胤房里出去的时候,庆寿寺早已安静下来,不仅寺外的人,便是连寺中僧侣也比之前更为小心谨慎,面罩戴得规规矩矩,走路无声无息……

    当时雍再去医棚巡查的时候,那些病患见到她,如老鼠见到猫似的,再不敢提灵药之事。

    以兵止闹,效果显著。

    按朱九的说法是“没有灵药不会马上死。惹恼了大都督却天王老子也救不了。换了你,如何选择?”

    时雍觉得很有道理,可她扪心自问,自己并不是那种不问青红皂白的圣母心,那么问题来了,大都督是如何看出来她“善良可欺”的呢?

    也不知为何,想到在赵胤心里,她居然是一个“善良到可任由欺负的人”时,时雍竟莫名松快了几分。

    至少,不是女魔头了,善良就善良吧。

    ……

    ……

    天明时分,一骑快马飞奔入京,向光启帝报信。

    在庆寿寺通往京师的官道上,一行车马在晨起的霞光中徐徐而行,马蹄声里,金灿灿的光线斜斜洒下,将黑漆的马车浸染得富丽堂皇,一条赤红的云彩如飘带般浮在天际,天空剥去黑暗,高远而明亮。

    道路两侧,人们烧寒衣祭祖和磕拜观音菩萨的纸钱和祭品,尚有残留,风一吹,纸钱如黑蝴蝶一般飞入半空……

    时雍眯眼望着天空美丽的祥云,笑叹一声。

    “寺中一日,人世百年。我怎么感觉再出山,如同换了人间一般?”

    赵胤没有回答她的话。

    睨她片刻,只道:“临行前,觉远找你说甚么?”

    时雍斜斜看他,唇角微微扬了起来。

    “说来,这觉远大师可能是全寺最清醒的一个人了。果然是做什么的人就不信什么,这老和尚装神弄鬼糊弄人习惯了,根本就不信观音显灵,直接问我,是如何做到的?”

    她笑得自在,赵胤眉头却蹙了起来。

    “你那一套,哪里学来的?”

    时雍扬眉:“哪一套?”

    赵胤道:“观音显灵。”

    时雍:“这个嘛,要给学费,我才会告诉你了。”

    赵胤轻哼一声,“本座想知道什么,谁人瞒得住?”

    毕竟帮时雍做事的全是他的人。时雍一想,确实是这么回事,便懒洋洋伸了伸腰,把全套把戏都告诉他了。

    “化妆、道具,场地选择,这些都很重要,当然,最重要的是如何让人飞起来。我们称这个叫做吊威亚……”

    “威亚?”赵胤皱起眉头,满脸不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