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色丹药师:邪王〕〔王妃投湖云月若和〕〔仙魔三国大玩家〕〔一万种清除玩家的〕〔快穿女配专治各种〕〔史上最强师尊〕〔一辆房车,套路井〕〔摄政王的末世小农〕〔签到黑科技房车和〕〔木叶村的五代目被〕〔全能大佬又上头条〕〔美女总裁的贴身保〕〔武圣天下〕〔大昏君〕〔从民国开始的诸天〕〔开局一个系统,扮〕〔红唐〕〔快穿之男主又被虐〕〔快穿之女配求生实〕〔女配她不当踏脚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777章 大都督的上策阿拾的下策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出自花厅,几个人沉默片刻。

    陈萧突然抬头,看着时雍和赵胤,无奈一叹。

    “让二位见笑了,我爹就是这样子,说什么都不肯听,我只能出此下策。”

    说乌婵是因为他纳妾才负气离府这样的谎言,也就能骗骗陈宗昶,至于时雍和赵胤么,他心知是骗不了的,索性就直白相告。

    “这次婵儿染病,幸得二位相助。今日之恩,惟杨来日自当奉还……”

    “不必。”赵胤突然接过话,目光淡淡扫过去,轻描淡写地道:“该还的,你夫人已经替你还了。”

    夫人替他还了?

    时雍心里咯噔一下,有点慌。

    坏了。

    这男人连她的玉令哪里来的,都一清二楚了。

    他可千万不要当着陈萧的面儿,说出是乌婵偷的玉令。

    人家两口子没有说清楚的话,若是从赵胤之口说出来,惹得人家闹矛盾可怎生是好?

    闻言,陈萧脸上果然露出一抹惊讶。

    “婵儿替我还了什么?大都督可否明言。”

    时雍不知道陈萧是真不知道,还是故意装傻,也没有勇气再听下去——那等于,她转头卖了乌婵一样。

    “侯爷……”时雍不待赵胤说话,突然双手抱着他的胳膊,弯下了腰去,“我肚子痛。”

    赵胤和陈萧的对话果然被打断。

    “怎么了?”赵胤伸手揽住她的腰,目光微暗,“可是吃坏了什么东西?”

    陈萧一听这话,脸色都变了。

    在他定国公府吃坏了东西,那还了得?

    “郡主,不如进屋坐下,叫大夫来看看?”

    时雍从赵胤的肩窝里抬起头,略带羞涩地道:“不劳烦少将军了,我自己就是大夫……回去歇歇就好。”说着,她侧过脸去,踮起脚凑到赵胤的耳边,同他咬耳朵。

    “人家那个可能要来了,侯爷,我们快些走吧,不然要在这里丢人了。”

    赵胤侧目望她一眼,目光幽深,“好。”

    夫妻二人向陈萧辞职,上了马车,匆匆赶回无乩馆。

    ……

    娴衣是提前回来的,早已烧好热水,给二人沐浴更衣。

    赵胤拿着时雍给的药单,看了片刻把谢放叫来,吩咐下去,全城搜罗药材,而时雍则是美美地沐浴去了。

    无论如何,有了对症药,乌婵也没有生命危险。灾星和妖孽之说,也算有一个短暂的结果。想想自己在庆寿寺“大展雄风”,再想想此刻得到消息的邪君是个什么狗模样,时雍无端觉得舒坦。

    娴衣在她身边伺候,见状轻笑。

    “郡主为何这么开心?”

    时雍探出雾气腾腾的小脸,“好好洗个澡,打起精神来,再慢慢跟那王八蛋斗上一斗。看看是他厉害呢,还是老娘厉害。”

    她指的是邪君,可刚刚进门的赵胤并不这么想。

    雾气腾腾,时雍缩在水里,没有发现背后的娴衣短暂变色的表情,更没有看到娴衣退了下去,拿起瓜瓢的变成了一只修长的大手。

    “舒服!”

    时雍闭着眼睛躺在浴桶上,双臂懒洋洋地搁在桶沿,轻声细气地叹道。

    “烫点也没关系,我就想烫一烫,杀毒,驱邪!”

    又一瓢热水淋了下来,激得时雍一个哆嗦。

    “爽!”

    她整个人由里到外,连骨头仿佛都被水温弄得熨帖了,说话也软绵绵的,很是娇俏,加上又以为背后是娴衣,说话更是自在,随意地唠着家常。

    “娴衣啊,你看这疫症一时半会也结束不了,不如……咱就不等了,等这几天缓过来,我们就把你和九哥的婚事办了吧。”

    没有听到声音,她也不在意。

    嗐,娴衣害羞呢。

    时雍又笑了起来,“眼看就要入冬了,大冬天的,你和九哥孤床寡被的睡着也不是个事儿……你放心,就算你家那个冷面冷心的主子爷管你们,我也得管到底。不能再眼睁睁看着你们独自过冬了……”

    娴衣还是没有说话。

    时雍笑了声,指了指自己的肩膀,“再添点水,我说姐姐,你愣着干什么?害羞啊?”

    水来了,暖暖地倾倒入浴桶,时雍展开手指,舒舒服服地叹气。

    “等疫症好转,把你的事办了,我也该去办我的事了……”

    “你有什么事?”一道低浅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吓得时雍低叫一声,差点从浴桶里站起。

    好在,她知道自己浑身不着寸缕,是个何等羞人的模样,不仅没敢站起来,还往浴桶里缩了缩,换了个方向坐下,又顺势掬了一捧水洒向男人。

    “你干什么呀。人家在沐浴……”

    赵胤面无表情地站在她面前,隔着一层薄薄的热雾,他冷峻的面孔仿佛添了几分凉薄,幽暗的眼更为深邃与了冷冽。

    “夫人操心别人孤床寡被,冬日凉寒,却不想为夫也会?”

    时雍淡定地道:“你不是有我陪么?”

    赵胤一言不发地逼近两步,身子前倾下来,定定看着她的眼睛,“是吗?你会一直陪着本座?”

    时雍被他瞧得莫名心虚,眼风微动,“我就算想走,侯爷也不会给我机会不是么?你有人质在手,我有什么?还不得凡事都听你的么?反正你吃定我了。”

    赵胤沉默,只是那般看她。

    时雍觉得在沐浴房里,两个人这样对视属实有些尴尬。

    “侯爷不是有事要忙吗?药材有没有找到?”

    “哪有那么快?”赵胤轻轻掬水,洒在她的头上,又慢慢捋起她一缕长发,任其在水中飘荡,卷出一层层的水波,而他的声音,比那水波还要轻柔。

    “要我为你搓背吗?”

    时雍心里一紧,“不用麻烦。”

    “那我给你洗头。”

    赵胤的语气平静得听不出半点情绪,以至于时雍根本搞不懂他是真心实话这么想,还是在故意刺她——就像这些天来的无数次嘲弄那样,将他对她的不满和怨恨悉数化在言语中。

    “唉!”时雍叹息,“赵胤,你觉得我们这样有意思吗?”

    “有。”赵胤抬了抬眼,透过她白皙的小脸,审视她的表情,仿佛要把她看穿,“一辈子还长,有的是意思。”

    时雍抿嘴,坦然看着他,“既然你已经查到玉令是乌婵从陈萧那里偷来给我的,那么就该知道,我不好直接把玉令交给你,是有原因的,毕竟那样我解释不清,会连累许多人……”

    “撒谎。”

    “……”

    “你不给我,只因不信我。”

    “当然,有一部分这方面的原因,毕竟我……死在诏狱。”时雍抬头看他,平心静气地道:“还是死在这个玉令的主人手上。我很难说服自己,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更何况,燕穆还在银台书局查到你亲手写的诛杀令和十天干印鉴。”

    赵胤冷笑,眯了眯眼,“还有呢?在你心里,还藏有本座多少罪状?”

    时雍看他严肃追问的模样,突然想笑。

    她没有想到,发生误会这么久以来,首次与赵胤心平气和地讨论此事,居然是在这么一个特殊的地方……

    “侯爷是不是觉得女人不穿衣服的时候,说话更为老实一些?”

    赵胤看着她,目光热了热,“你不想说这个,我们做点别的也可以。”

    时雍无语,看着他,叹一口气,“这不公平。我身无寸缕,侯爷衣冠楚楚……”

    她本来是想说,可不可以容自己洗好,穿好衣服再与他好好谈。哪料,赵胤不知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径直褪去外袍,松缓腰带。

    “夫人邀我共浴,莫敢不从。”

    时雍:“???”

    她怎么就邀他共浴了?

    这大尾巴狼睁眼说瞎话的本事也来越厉害了。

    然而,不给她反抗的机会,赵胤已经快速地清洁自己,跨入了浴桶。

    这个浴桶算是比较大,时雍一个人躺着觉得很是舒服,可是再加一个人就有些拥挤了,尤其这特么还是一个身强体壮的男人,几乎马上就占据了大半壁江山,将她挤入了一个小小的角落,还夸张地霸占过来,将她满满地束在怀里。

    “可以说了。”

    时雍双脸快要臊死,呼吸都紧了,要她脑子如何转,如何跟他说得清楚。

    “这里说,合适么?。”

    赵胤眼帘微垂,沾了些水,睫毛看上去又长又翘,很是迷人,声音也低浅下来,说不出的好听。

    “有何不可?你我夫妻,如此方能坦诚。”

    这也……确实够坦诚的。

    面对这双深渊般会吃人的眼睛,时雍恨不得挖个地洞钻下去——可是又怕地洞挖开,水没了,更要赤果相见。

    “好!”

    时雍深吸一口气,眼对眼看着赵胤。

    “那你我今日,索性就把话说清楚好了。然后,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就地解决。从此以后,一笔勾销。无论有什么仇恨恩怨,都不许带出这个浴桶!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