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霍司爵温翔翔〕〔武逆焚天〕〔八荒剑神〕〔斗罗之重炮掌控者〕〔斗罗之活到大结局〕〔我真没有喷人啊〕〔穿梭诸天之祖星升〕〔我在修仙大陆开工〕〔正人君子姜太虚〕〔文娱:开局先扔四〕〔请叫我顶流巨星〕〔木叶之开局量子之〕〔我燃灯也是有追求〕〔年代文女配不干了〕〔我,演技炸裂〕〔至尊小神医〕〔长夜余火〕〔大唐:开局震惊李〕〔穿越三国:这个阿〕〔我的人生满屏弹幕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788章 救回来的冤家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说到这里,时雍微微偏头,想了想又是一笑。

    “你如果确实想报答我,就赶紧把你们从漠北带回来的药材,送到公主府去。疫症横行,那都是救命的东西,耽误不得。”

    祁林慢慢地直起腰来,看了看时雍,又看了看宋慕漓。

    宋慕漓拱手道:“郡主,督主有吩咐,不得他的命令,不可乱动那些药材。”

    “什么?”时雍冷下脸,“侍卫长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药材归你东厂运送回京,这是任务,不代表东西就是属你们所有。这是长公主的命令,是朝廷的防疫大事紧要,还是你家厂督的命令紧要。”

    宋慕漓垂下头,没有开口。

    看那模样,分明就是只听白马扶舟的命令。

    哼!

    时雍冷笑一声,“看来今儿我是白救了这个人。早知如此,我干脆让他死了,厂督救人来做,不知你们又听谁的吩咐?”

    宋慕漓道:“郡主,属下不敢抗命,只是督主吩咐……”

    时雍道:“督主督主。你们是要等陛下下旨不成?”

    宋慕漓吓了一跳,“属下绝无此意。”

    他目光扫向病床上的白马扶舟,踌躇一下,“不如等督主醒来,再作决定?”

    时雍还要再说什么,被褚道子一个目光打断。

    “擦汗。”

    时雍看了看他黑罩袍下毫无汗意的脸,抖出自己绢子,伸手过去为他擦了擦,却见褚道子沉下眼,“给他。”

    嗯?

    时雍一怔。

    这才注意到病床上的白马扶舟额头已然布满了一层细汗,顺着鬓角往下淌,眼皮在微微的颤动,牙齿紧咬,一副忍痛到了极点的模样。

    “他醒了。”

    褚道子嗯一声,“布条。”

    “是。”

    时雍从药箱里拿出纱布卷起来,撬开白马扶舟的嘴塞了进去,不冷不热地道:“痛就咬住。”

    白马扶舟眼皮再次飞快地眨,嘴皮张合仿佛想说什么,但是被布条一堵,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

    “我知道你很痛。”时雍放低了声音,“忍一忍,总会过去。”

    没有麻醉药处理外伤,对大夫是考验,对病人更是如同炼狱般的煎熬。有多少人都是生生痛死的,时雍好不容易帮他捡回一条命,自然不想眼睁睁看着这个人死在眼前。

    “想想别的,转移一下注意力。”

    她低头,又用绢子在白马扶舟的额头上轻拭几下。

    “我相信厂督有这个魄力。这点痛算什么,是不是?”

    若是平常这么说,如同嘲讽,白马扶舟肯定是要怼回来的。

    但此刻的他,生不如死,没有力气,只是那只垂在身侧的手,微微颤抖着,朝时雍的方向挪了过来。

    仿佛用尽全力。

    时雍落在床头的指头被他碰了一下,看一眼,自然而然地握住他。

    “没事,很快就好。”

    掌心里的手指,动了动,十分服帖地安静下来。

    时雍看着褚道子处理伤口,稍顿一下,又轻轻一哼。

    “这一剑也真会选地方。”

    不偏不倚,正是时雍当初在天神殿捅入白马扶舟身上的那一道伤口。

    旧的伤口结的疤还清晰可见,尚在恢复期,又在原位再添新伤,如此一来,伤口愈合更慢、更难,也更容易引起愈合不良。

    “到底是怎么弄的?”

    时雍看白马扶舟呼吸浓重,又俯下身为他拭了拭汗,然后紧紧握住他的手。

    “我看你也不像会自尽的人……”

    她知道白马扶舟说不出话来,只是为了转移他的注意力,帮他成功度过这个艰难的过程罢了。不成想,她这一问,白马扶舟的呼吸明显一紧,表情也似有变化,就连眼皮的眨动都比方才更快。

    “怎么样?很难受是不是?你忍住。”

    时雍回头看孙国栋。

    “糖水。”

    加了汤药的温糖水是早就准备好的,时雍扯开白马扶舟嘴里的纱布,准备喂他喝下一些,补充下能量,哪料,纱布一离嘴,就听到白马扶舟深吸一口气,“啊”的一声大叫。

    时雍手一哆嗦,差点又给他塞回去。

    服下糖水,时雍顺便在他嘴里喂下两粒药丸,刚要再拿纱布,就见白马扶舟睁开眼,直勾勾地看着她。

    “不用——”

    时雍眯眼,“你确定?”

    “嗯。”

    白马扶舟目光越过她,突然看向祁林和宋慕漓。

    “你们……快去,将药材运去公主府。”

    宋慕漓和祁林对视一眼,低下头,“是。”

    ……

    时雍心里那口气一下子松开。

    事情这么顺手,她心情也好了许多。

    “原来你刚才都听到了啊?”

    白马扶舟嗯一声,眼皮微颤,望向褚道子处理伤口的手,又缓缓闭上眼睛,手指紧紧握起……

    时雍手上一紧,这才发现仍然握住他的手。

    “很快结束了,你再忍忍。”

    她说着话,顺便抽手,想从他掌心收回来,可白马扶舟明明受着伤,手上力道却很足,根本就没有放开她的意思。

    时雍再次用力。

    白马扶舟轻轻嘶一声,睁眼,两束利芒对上她清亮的瞳仁。

    “我是病人。”

    这真是一个亲手救回来的冤家!

    时雍本不是拘泥于小节的人,看他痛成这样子,索性由他去了。毕竟在后世的手术台上,医生握住病人的手鼓励,就是一桩稀松平常的事。

    她的反应,似乎取悦了白马扶舟。

    他神情渐渐开,紧抿的唇角,甚至勾出一丝若有似无的笑。

    ……

    接下去,没有持续太长时间,这一台发生在古代的手术就算完成了,时雍佩服地看着褚道子,觉得他当真是外科圣手,就算去到后世,想必也不落于人后的。

    “师父,厉害。”

    褚道子一言不发地转身,在水盘里慢慢洗手。

    水盘里的净水,被他手上的鲜血染红。

    那颜色触目惊心,令人头皮发麻。

    褚道子却浑不在意地转头,突然看着白马扶舟。

    “这人同厂督有深仇大恨吧?”

    白马扶舟双眼微微稀开一丝缝,看着他,没有说话。

    时雍左右看看,“师父为何这么说?”

    褚道子低低一道冷哼。

    “这不是一刀,是数十刀,无数刀……”

    时雍侧头看了看白马扶舟,“是,我也觉得奇怪。”

    她不仅是医生,还是一名法医,对伤口痕迹的了解尤胜于褚道子,虽然方才她只是匆匆为白马扶舟止血清洗,没有褚道子用时那么长,看得那么仔细深入,但她也是发现了这个诡异之处。

    那伤口不是一刀灌入身体的。

    而是徐徐的,缓慢的,一次又一次……

    仿佛在用长剑搅动伤口一般。

    这十分令人费解。

    若是有贼人对东厂厂督做这个事,侍卫不可能不查。

    因此,她才会奚落白马扶舟是“畏罪自尽”。

    “没有。”

    白马扶舟淡淡说了两个字,双眼再次阖起,明显不愿回答他师徒二人的困惑。

    褚道子扫他一眼,对时雍道:“我去开方子,随后便去公主府。他这伤要将养些日子,非一时之功。这里,就交给你了。”

    这会儿制药设备恐怕已经到了公主府,陈岚一人怕是忙不过来,褚道子去帮陈岚,再好不过,时雍也愿意他们多多接触,让陈岚不再那么孤独。

    “那师父快去。”

    说着,她回头看一眼白马扶舟。

    “厂督大人不肯说的事情,问也无用。”

    褚道子点点头,显然对这些事情兴趣不大,扭头开外敷内服的药方去了。

    ……

    白马扶舟的伤在腰腹部,敷药的事情是孙国栋做的,但时雍并未避讳,一直站在旁边,直到孙国栋在敷料上又裹上厚厚的一层纱布,再喂白马扶舟服下汤药,她这才拉了张凳子坐下来,为白马扶舟把脉。

    “多谢。”

    冷不丁听到这话,时雍愣了一下,抬头。

    “不必。你为大晏运回银霜天果和紫阳冥花,本是大功一件,我救你应当应分。”

    白马扶舟沉默片刻。

    “若是我没有药材呢?你便不救了?”

    时雍笑道:“那也会救,只是,心情不同。”

    看着她脸上盈盈笑意,白马扶舟许久没有开口,直到宋慕离匆匆进来,大惊失色地禀报。

    “督主,药材,药材不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