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谋妻〕〔三伏〕〔媚色无双〕〔折月亮〕〔请错祖师爷之后〕〔殿下〕〔天策神尊〕〔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夜的命名术〕〔玄浑道章〕〔贞观憨婿〕〔狩猎好莱坞〕〔仙丹给你毒药归我〕〔重生1992〕〔从唐人街开始崛起〕〔斗罗之日月光华〕〔超神:我的人生模〕〔开局签到天罡地煞〕〔家族修仙,我家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789章 诏狱的审讯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药材的失踪比白马扶舟被“刺杀”一样不可思议。

    从漠北运回来,药材就放在东厂的仓库里。厚重的铁门关得严严实实,铁将军把门,大锁完好无损,且不说厂部有无数侍卫,便是仓库门口也不缺看守。就在这样一个守卫森严的东厂里,督主遭到刺杀差点毙命,药材被盗无影无踪,奇不奇怪?

    没有人受伤。

    甚至没有人察觉东西被盗。

    几辆满载货物的马车上,裹着厚厚的围子,如今依旧好端端地覆盖在上面,没有半点破损和狼藉。只是里头的药材不翼而飞,取而代之的是干草和落叶,将马车垒得结结实实,与他们装车的时候没有什么区别,单从外观,瞧不出来。

    “呵!”

    时雍没有去东厂,听宋慕漓说了情况,便是一声冷笑。

    “很显然,药材没进东厂前,就已经被人掉了包。”

    “这可如何是好?如何是好呀。”孙国栋行医之人,听说这么珍贵的几车药材没有了,心肝都疼痛起来,满脸焦灼。

    时雍看向白马扶舟,“厂督大人如此精明之人,运送的东西被人掉了包,你就半点未察?”

    白马扶舟虚弱地掀了掀眼皮,说话都费力,轻轻摇头。

    “不曾。”

    时雍不客气地呛他,“那你就是失职。”

    白马扶舟突然抬起手,捂在受伤的腰腹处,两道俊眉紧紧蹙了起来,好似忍耐着万般的痛楚,声音亦是气若游丝。

    “慕漓,扶本督起来……”

    宋慕漓惊讶地抬头,“督主?”

    白马扶舟轻嘶一声,“本督要亲自去把,药材,找,找回来。”

    时雍冷笑,“厂督大人还是好好躺着,把身子养好,想想怎么跟朝廷交代吧。”

    一个连直起身子都难的人,让他去追查药材,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而白马扶舟忍痛要起的举动,在时雍看来,无异于作秀。

    “我看厂督一时半会也死不了,那便失陪了。”

    时雍不冷不热地说完,瞥他一眼,回头吩咐孙国栋按褚道子的方子来为白马扶舟煎茶护理,然后径直离去。

    “站住……”

    白马扶舟伸出手想要阻止她。

    奈何,他伤情严重,别说阻止时雍了,连自己的身子都稳不住。

    时雍没有回头,撩开帘子去得远了,而白马扶舟一个收势不住就从床上滚落下来,痛得他英俊的面孔狰狞一团,盯着时雍离开的方向,嘴唇都咬得被他扭曲起来。他赶紧捂住伤口,感觉到鲜血溢出……

    “督主!”

    “督主!”

    “哎呀,厂督大人可莫要再动!”

    时雍听到了内室的声音,但他脚步没有半分停留,走得风一般快。

    对此,娴衣很是满意,脸上的表情都好了许多。

    她私心里自然是向着她家主子爷的,虽然知道时雍对白马扶舟没有私情,可谁知道那个厂督存了什么心思?娴衣但凡想到白马扶舟那双自带深情的狐媚子眼睛,就有些怕。

    长得那样俊美,属实怪勾人的。

    万一郡主被勾走了怎么办?

    “娴衣!”

    时雍转头那一眼,目光极为锐利。

    正在走神的娴衣吓了吓。

    “郡主,婢子在。”

    时雍抿了抿唇,“侯爷有没有说要去哪里?”

    娴衣观察着时雍的表情,想了想,“会去锦衣卫衙门吧?婢子猜的。”

    先头来东厂前,时雍对赵胤那叫一个爱搭不理,搞得娴衣都以为她要跟自家主子决裂了,后来又有白马扶舟那个妖孽在中间祸害,搞得娴衣心里七上八下的,眼下一看时雍有事就想到赵胤,不由老怀欣慰。

    主子虽是待人冷漠了些,好在有本事。

    这不,郡主想利用人的时候,第一个就想到他。

    娴衣为自家主子高兴,时态又极是紧急,她来不及多想,左右看了看,突然吹了个哨音。

    “出来吧。”

    时雍愣了愣。

    不消片刻,就见朱九和白执怪不好意思地出现在面前。

    “郡主不让我们跟,但我们不放心……”

    时雍挑挑眉,看着朱九,“你是不放心我吗?”

    朱九嘿嘿一声,双眼情不自禁地瞄娴衣。

    而娴衣瞪他一眼,装着看不见他,只是拆台。

    “这人惯会讨功劳。分明就是爷担心夫人的安危,派你俩偷偷护卫,怎么就成你不放心了?”

    时雍看他两个眉来眼去的模样,不由失笑。

    “人家九哥说的人,根本就不是我。我有自知之明,白执,走吧,带我去见侯爷。”

    白执比朱九稳重一些,拱手低头,毕恭毕敬,“是。”

    两人走在前头,朱九故意落在后头,往娴衣身边挤,奈何娴衣害臊,紧跟两步便追上时雍,与她一同钻入了马车。

    时雍道:“怎么了,有鬼在追?”

    娴衣红了脸蛋,眼微微垂下,“朱九这个人油嘴滑舌的,很是不老实。”

    时雍笑着看她一眼,没有吭声。

    她这会儿没有心情调侃,满心想的就是那几车药材。

    这个节骨眼上,那不是药材,是命,是无数人的性命。

    价值连城,千金难换啊。

    ……

    诏狱。

    昏暗的火光映照着厚重的墙壁,潮湿的牢舍狭窄而森冷,一阵风吹来,空气里仿佛都夹带着刺鼻的血腥味儿。

    一个蓬头垢面的男人被挂在木刑架上,双臂张开,铁链缠绕,头发遮盖了他的脸,赤丨裸的上身,一条条鞭痕刺目惊心,还有一块块被烧得焦黑几乎不成模样的肌肤,鲜血一滴滴滑下来,落在看不出颜色的地面。

    刑架上的人,此刻分明不像人,而像是屠宰场里的牲口。

    火盆里的炭火噼啪作响。

    燃烧过的烙铁,发出“嗞滋”的声音,在寂静的空间里很是瘆人。

    “痛吗?”

    一道平静得几无波澜的声音,打破了寂静。挺拔高颀的男人慢慢伸出胳膊,握住烙铁的一端,修长的指上是洁白的手套,而烙铁的另一端则是火红的颜色。

    刑架上的那人慢慢抬头,两股战战地看着他,声音都颤抖了起来。

    “赵,赵胤。你弄死了我,什么都,都得不到。”

    “死不了。”赵胤动作缓慢而优雅,一袭飞鱼服衬着冷峻的脸庞,锐利的眼深同古井,浑身上下仿若笼罩了一层死亡的阴影,令人不敢直视。

    “庞淞,本座有的是耐心。”

    烙铁在炭火里辗转,那嚓嚓的声音如同魔咒,煎熬着人的意识。

    庞淞脑子嗡嗡地作响,在剧烈的疼痛和恐怖的阴影笼罩下,那根弦仿佛随时都会断裂。

    “那就……就比比,看谁更有耐心。”

    庞淞颤抖地发着狠,整张脸扭曲得如同魔鬼。

    “说与不说,都是个死,我,我怕什么……”

    赵胤一言不发,看他片刻,突然摆头。

    两个锦衣卫二话不说就走上前去,一人一边抓住庞淞的胳膊,那刑具也是制得极好,一个开合,便听得嚓嚓两道脆响,分明是骨头错位的声音。

    “啊!”

    庞淞大声嘶叫,痛得双眼发黑,恨不能死过去。

    “赵胤!你杀了我吧。有种你就杀了我。”

    “赵胤你不得好死,你会不得好死的。”

    赵胤没有说话,突然丢下烙铁,从兵器架上抽出一把薄薄的匕首,放到炭火上烤了烤,仿佛消毒一般,来回反复,直到匕首上冒出了黑烟,他才慢慢拿起审视片刻,朝庞淞走过去。

    “刀上有毒。”

    赵胤面色依旧平淡,就像在说天气很好一样。

    “你那里得来,痒毒。”

    他示意左右把软下去的庞淞架起来,重新用铁链锁在刑架上。

    “油灯。”

    谢放在侧,闻言取下墙上悬挂的油灯走过来。

    “照近一些。”赵胤淡淡地说。

    “是。”谢放应着,又将油灯往前举了举,几乎要烧到庞淞的身上了,这才停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