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逆焚天〕〔费伦的刀客〕〔人道大圣〕〔一剑倾国〕〔大明第一臣〕〔八荒剑神〕〔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收藏家的身份被〕〔明末之藩王崛起〕〔校花跳楼死亡后我〕〔神医嫡女飒爆了〕〔红楼贾府〕〔修法至尊〕〔满级大佬替嫁以后〕〔宋女史为何如此〕〔和大明星老婆从绯〕〔丧尸绝城〕〔穿入诸天万界〕〔重生过去的逍遥人〕〔重生我真没想当暖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791章 吃饱点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赵胤撑在椅子上的手往下滑出两寸,盯着时雍狡黠带笑的眼,回答得漫不经心。

    “兴许是。”

    “这样啊?”时雍故意沉吟,皱眉道:“可知是什么病?”

    赵胤神情不变,“不知。”

    “那我就得好好给侯爷问问诊了。”

    时雍眉梢微抬,说得云淡风轻,可那张正经的表情下分明藏着一抹调侃和促狭,“来,爷坐这里,坐好我为你把脉——”

    她说着就要站起来,将椅子让给赵胤。

    然而,赵胤却不容她动弹,一把将人薅回去,掌心在她额头一摁。

    “坐好!老实说话。”

    “……”时雍不满地反诘,“我是侯爷的犯人么?这里又不是诏狱。侯爷是以指挥使的身份在审我,还是以丈夫的身份在问我?若是前者,你还是捉了我去吧,若是后者,那侯爷态度不对。”

    “你这女子!”

    赵胤声音无端低哑,仔细听带了些情绪。

    “我惯得你毛病。”

    “侯爷这么凶,惯谁啊惯?该是我惯着你才对吧?想对我发脾气就发脾气……”

    时雍忽略掉他几近龟裂的表情,直起身来拉起他的手握在自己的掌心,十指交缠,仿佛细心体会了片刻,又笑盈盈地道:

    “说来确是侯爷的手暖和,别人哪里比得?这个天儿握在手心里头,比抱火炉子还要舒服几分。”

    时雍不害臊地夸着赵胤,将那股子后世带来的八面玲珑的性子发挥到了极点,仿佛丝毫不记得刚才是如何对赵胤破口大骂的,一副妾意郎情的样子,扣住他的手,人也靠近偎入他的怀里,真诚,委婉,声色清越。

    “爷,我现在排队可不可以?”她仰起天,乖顺的模样,“我想把你下辈子预定了,这么暖和的手,我不想他落到别人手上。”

    至此,赵胤已彻底被她搞晕了。

    哭笑不得。

    “你这嘴,可真是利索。你以为这么说,爷就饶过你了?”

    “才不。爷可别饶了我。”时雍说得娇软甜腻,一声声像黄鹂出谷般,满带笑意,“最好永远都别饶我,这辈子,下辈子,生生世世都饶不了我那才好呢。”

    语言的博大精深,在时雍嘴里得到了明显的体现。

    明明一句不相饶的狠话,愣是被她说得柔情百结,如诉衷肠。

    说罢,她嘴唇微微往上扬起,双眼噙笑看着赵胤,光芒忽闪,无异于催魂的毒药——

    赵胤从没见过像时雍这般不讲道理、不管逻辑、遇事就东拉西扯却可以拐带他的神经,拽着他的思想顺着她走的女人。

    时下男子大多守旧,对女子要求严苛,像时雍那般当街当众对白马扶舟亲近的良家女子,全京城除了她大概就没有第二个。

    她倾心全力救治白马扶舟,没有私心,赵胤也知道她没有,可男人有时候就是过不得心里那道坎儿。只如今,被时雍三言两语勾着,赵胤再大的火气,再多的不满都吐不出来。

    气恨无从消弭。

    他等待片刻,不见时雍还有别的解释,突然低头,手臂顺势一紧将人揽近,吻便落在了时雍的嘴上。

    时雍想说的话还在喉头。

    冷不丁见他亲上来,心里微微一窒。

    忘了闭眼。

    或说,她喜欢睁着眼睛看吻她时候的赵胤,不那么沉浸专注都无所谓,只要他沉浸,他专注就行,她只须这般欣赏他英俊的脸,低垂的眸,轻颤的睫毛,高挺的鼻梁……感受他近在咫尺的呼吸,就足够。

    时雍看得专注,双眼一眨不眨。

    甚至遗憾。

    若是有什么设备能将他这模样拍下来,每天看个百八十遍的该有多好。

    “闭眼,”男人带着情丨欲的声音有淡淡的沙哑,掌心却摁在她的后脑勺,似乎对她盯着自己看的举动有些不满,那棱角分明的眉也微微皱了起来。薄怒,更添威严与性感。

    时雍心里砰的一声。

    帅死她了。

    “不要。”她条件反射地回应,脸儿上还有被他激起的兴奋的红润,“我男人这么好看,我得看仔细些,刻在脑子里。”

    唔!

    赵胤更为滚烫的吻落下来。

    小女人这话,取悦了他。

    没有男人不喜欢自己的女人崇拜和喜欢自己,赵胤也不例外。他轻阖眼皮,吻得比方才更用力,但眼睛却不再紧闭,而是仔细地睨着面前的女子。眼神凝视,彼此的脸,呼吸,清晰地灼入肌肤……

    时雍只觉脊背微麻,那种痒酥酥的感官在他的吻里,渐渐爬上四肢百骸。

    “爷……”

    “嗯。”

    “这里,不合适。还有……”

    不仅不合适,他们还有更重要的事。

    时雍在心脏猛烈的跳动里,并没有完全忘记自己的要事。深吸一口气,突然勒紧他的脖子,闭上眼睛,急切地回应着他,然后含糊地说。

    “药材……药材……”

    赵胤眉头皱了皱,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揽住她的腰,结束了这个吻,将下巴搁在她的头顶,待到呼吸渐渐平复,这才一叹。

    “爷还没有用膳。”

    时雍抬头,脸颊酡红一片。

    “那药材怎么办?这批药材不能丢的呀。”

    赵胤微微眯起眼睛,“你陪爷吃个饭,或许爷会想办法帮你。”

    他的话令时雍很是不解,“这不是帮我,是帮大晏。赵胤,你不是一心尽忠报国,凡事皆为大晏着想么?你明知道,疫症关系着千千万万百姓的性命,这是社稷之根本呀?”

    赵胤点头,“此一时,彼一时。”

    “何意?”时雍吃惊,目光浮上困惑,“你不要告诉我,你变了?”

    说到这里,她心里微微一凛,抬手在他眼前一晃。

    “你不会被邪君洗脑了吧?”

    赵胤一把抓住她的手,“饿了没有?走,尝尝锦衣卫的饭菜。”

    时雍被动地由他拉着手出了房间,穿过大厅,侧目看着赵胤好看的脸庞,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嘴里仍是说不出好话。

    “赵胤,你要是敢骗我什么,我饶不了你的啊。”

    “嗯。”男人大手紧了紧,揽住她的肩膀,“想吃什么?锦衣卫大灶也有好厨子。”

    “……”

    时雍无语地看着他。

    “赵胤……”

    她欲言又止。

    赵胤低头看她,“有什么话,等爷吃饱再说。”

    吃饭是头等大事——这不是她的人设么?何时被这人抢去了?

    今天的赵胤有些看不懂,时雍被他半圈在怀里,脑子里一片浆糊。

    锦衣卫的膳食确实算得上丰盛,至少比时雍瞧过的顺天府衙门好了许多。而且,赵胤的膳食分明是厨子另做的私食,端到小间里,有菜有汤有甜点,还有一盘桂花丸子,清爽适口,恰是时雍的爱好。

    “吃。”赵胤慢条斯理为她盛汤。

    两人做夫妻这些日子,不是这个在忙,就是那个有事,真正像如今这般坐在一张桌子上共进膳食,反而很少。

    难得的相处时刻,环境也清幽雅静,但时雍看着饭菜却有些叹息。

    “唉,我不饿,也没心思吃饭。”

    想到几车药材没有了,她哪里还吃得下去?

    可是赵胤明显没有受到影响,瞥一眼时雍神思不属的模样,声音略略沉下,“瘦得就剩一把骨头了,再不吃饭,我看你当真要成仙。”

    时雍蹙眉看他,“……”

    赵胤往她碟子里添了菜。

    “用膳吧,仙童。”

    仙童这词,就是纯粹地打趣她的。时雍怀疑赵胤的脑子被什么东西挖走了。

    都这个时候了,还有心情开玩笑?

    “看来侯爷是当真不担忧药材的事。”

    “吃都闭上嘴?”赵胤不满地伸筷子喂她。

    时雍将食物轻轻叼入嘴里,双眼动都不动地看着他。

    赵胤并不在意,自顾自细嚼慢咽,吃得很是斯文优雅。

    “东厂操心的事,锦衣卫向来不插手。”

    “疫症不是东厂的事。”

    “药材是。”赵胤斜目,“阿拾很为白马扶舟操心?”

    “我只操心疫症。”时雍回答。

    “那就多吃点。”赵胤说得轻描淡写,“吃饱了,才有力气治病救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