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星界使徒〕〔惊!清贫校草是孩〕〔东方梦工厂〕〔大明第一臣〕〔诡异入侵〕〔扮乖〕〔不让江山〕〔人在美漫,开局祖〕〔全能小神医〕〔开局召唤100个小鲁〕〔女总裁的超凡神医〕〔模拟修仙:我能固〕〔斗罗之绝世冰神〕〔无双皇子,开局被〕〔斗罗之武魂是蓝银〕〔大秦:无双皇子,〕〔全球高武开局签到〕〔巅峰小医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793章 金屋藏娇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赵胤许久没有回答。

    时雍看着他,眼前仿若有一团乱麻。

    剪不断,理还乱。

    “侯爷,如果单凭监守自盗这一点,就断定白马扶舟是邪君,恐怕还是草率了些。”

    “不错。”赵胤皱了皱眉头,看了看被药材塞得满满的仓库,索性牵了时雍的手走过去,坐在小仓库唯一的木椅上,然后把时雍抱到腿上坐好,双臂轻轻环住,盯着她的眼睛,徐徐开口。

    “阿拾的困惑,也是我如今没动白马扶舟的原因。天神殿那次,本座属实信任于他。可近来发生的种种,以及白马扶舟的所作所为,又不免让人心生疑惑。若他不是邪君,谁是邪君?若他不是邪君,调换药材是为何故?”

    若他不是邪君,谁是邪君?

    这个问题时雍也曾在心底问过自己千次万次……

    没有答案。

    自从天神殿白马扶舟差点丢了小命,又被指证和怀疑是邪君,再到清虚馆大火,魏州抛下“清虚道长就是邪君”这个真假难辨的结果死去后,邪君就再未现身。

    他不在江湖,

    江湖却处处有他的传说。

    时雍的第六感告诉她,邪君从未离开,一直就在身边,就像一双隐在暗处的眼睛,盯着他们,时不时出来膈应一下她和赵胤。但这么久以来,妖蛾子做得不少,杀伤力却明显不足。

    甚至,远远不如青山镇,天神殿那会儿闹腾得厉害……

    在时雍看来,就有点雷声大雨点小的感觉。

    是有所忌惮,还是后劲不足?

    时雍隐隐不安,在赵胤的腿上动了动。

    “侯爷的怀疑十分合理。不瞒你说,这厮有时,确实古怪得很。”

    她将白马扶舟回京找她的种种疑点说了说,

    见赵胤表情明显不悦,赶紧别开头。

    “不过话又说回来,不论白马扶舟是不是邪君,都不影响他的为人。诡谲、阴狠,做事又谨慎。东厂也是个十分严密的组织,防外人防得滴水不漏……这么一想,白马扶舟既然胆敢调换药材,难道就不懂得掩人耳目?明知道侯爷会盯着他,怎会这么容易让你察觉?”

    东厂里有锦衣卫的暗桩。

    这一点,时雍知道。

    但是,白马扶舟是一个何其精明的人?帮他做这件事的人,肯定是他心腹中的心腹,死都不会出卖他的人。按道理来讲,赵胤很难轻易抓到他的把柄。

    赵胤平静地看着他。

    审视良久,倏地一哼。

    “阿拾是在夸他?”

    “哪有?我明明是在损他,狡猾多端。哪像侯爷这般光明磊落,黑吃黑都吃得这么帅……咦,侯爷是在拈酸吃醋么?”

    “哼!”赵胤剜她,语气淡淡道:“这便是我从宗人府带走阮娇娇的理由。”

    听到阮娇娇这个名字,时雍心里也不舒坦。

    大抵与赵胤听到赵焕和白马扶舟差不多。

    她眉眼淡淡地看了看赵胤,突然哼声,若有所悟地问:“听侯爷这意思,阮娇娇是被你……策反了?如今是你的人,在替你办事?”

    赵胤道:“这么说,却也不错。”

    “怎么可能?”时雍声音尖了些,“这个女人又贪又狠,除非你许给她天大的好处。不然,她怎会倒戈?赵胤,你到底许了她什么?”

    时雍有点气,还有点说不出的难受,身子僵硬无比,两条纤眉都皱了起来。

    “难不成,阮娇娇被你男色所迷,心甘情愿为你冒险,得罪邪君?”

    赵胤是听得有些好笑,打量着她的眉眼。

    “阿拾是在拈酸吃醋?”

    时雍刚刚问过的话,从他嘴里听到,不由啐了一声。

    “我大度得很,你有种就把那千媚百娇的阮娘子弄回府上,弄到你的院子里,你的床上去,你看我会不会眨一下眼。”

    赵胤侧头看她。

    分明气恼得不行,偏偏要说得这么轻松。

    赵胤清了一下嗓子,坐得更为端正了一些,脊背抵在椅子上,将时雍的身下换个方向,正对自己跨坐过来,确认她没法再乱跑乱动了,这才淡淡相问。

    “阿拾此言当真?”

    时雍心下微跳,不冷不热地哼声。

    “当然。”

    “说话算数?”赵胤低下头,那张冷峻绝艳的面孔越发逼近,仿佛要在时雍的身上灼出一个大洞来。

    赵胤有一双极为漂亮的眼睛,严肃时疏离冷漠,令人不敢靠近,专注看人时又像一个无底的漩涡,仿佛能吸走人的灵魂,看透藏在内心深处那些隐密的角落,令人无从逃避……

    “不算数。”时雍恨恨瞪她一眼,说得咬牙切齿,“你敢带别的女人上床,我就敢剪了你,让你去当太监。”

    她嘴上说得狠,身子也跟着乱动,冷不丁蹿起来,脑袋差点撞在赵胤背后垒好的药材柜上。

    幸好赵胤眼明手快,用手护住她的额头。

    “嘶……”

    撞到他了?

    听到赵胤呼痛,时雍立马老实了。

    把他的手拿下来一看,见完好无损,根本就没有撞到,得知他又在哄骗自己,生气地丢开他的手。

    “阮娇娇现在何处?你该不会是置了个别院来安置她吧?”

    赵胤皱了皱眉,看着时雍的冷脸,迟疑片刻。

    “还真是。”

    时雍不敢相信地看着他,“好你个赵胤,你竟然……竟然背着我金屋藏娇?”

    想到阮娇娇那张脸,时雍就气血翻滚,明知道事情不是她想的那样,但还是忍不住心里发酸,不想听赵胤解释,在他怀里又捶又打。

    赵胤生生忍着,看她生气的模样,眼底满带笑意。直到时雍打得累了,喘着气停下来,这才握住她的手。

    “闹够了?”

    “没有。”

    时雍赌气地怼他,皮笑肉不肉,“还有一哭二闹三上吊没使出来呢。要不要都尝试一下?”

    赵胤哭笑不得地看着她,叹口气。

    “不闹了,听我说。”

    ……

    ……

    公主府的药房如火如荼地干了起来。炼药,制药,派发到疫症治疗点,供病患试用。但是对外只称是从宫中和民间购买而来的药材,至于长公主让白马扶舟从漠北运抵的那一批银霜天果和紫阳冥花,还是被划入了“失窃”的范围。

    而东厂,仍在锲而不舍地追查。

    当然,这么大的事情,是隐瞒不了的。

    重伤未愈的白马扶舟在病榻上亲自写下“请罪书”,递入宫中,请求光启帝降罪,治他运送不利的大罪,同时,又传书漠北,向宝音悔过,言词恳切,并表示一定会把偷盗药材的人绳之于法。

    长公主身在漠北,鸿雁难达。

    但久居宫的光启帝,倒是丝毫没有怪罪,只说大疫当前,爱卿千里迢迢运送药材,又被贼人所伤,不仅没有过,还有功。皇帝赐下金银若干,很是宽慰了白马扶舟一番,此举让人大为震惊。

    与此同时,京中有流言传出。

    赵胤重权在握,持功而骄,牢牢把持着太子赵云圳,妄自尊大,私底下早与光启帝不合。而这才是光启帝不敢在这个节骨眼上动白马扶舟的原因。

    至少,有东厂一日,就能牵制赵胤一日。若是白马扶舟倒台,赵胤将再无人掣肘,那岂不是无所畏惧?野心一旦膨胀,扯起大旗造丨反都有可能。

    毕竟一笔写不出两个“赵”字来,赵胤有皇室血脉,赵家人又都是天生反骨,有造丨反的传统。难保不会有异心。

    流言蜚语传遍京师,言之凿凿。

    隐藏在这些政事的背后,尚有一些香艳的流言八卦在推波助澜。

    这得从赵胤将阮娇娇从宗人府带走开始说起。

    京中无人不知,倚红楼的阮娇娇艳名远播,长得与时雍肖似,这才得幸于楚王,长宠不衰。没有人知道阮娇娇在宗人府被赵焕所弃,让一个丫头给欺到了头上,只是有“知情人”传出消息,说赵胤趁着楚王倒台的当口,将阮娇娇从宗人府弄了出来,另外置了一个别院安置。

    阮娇娇,阮娇娇……

    果然是金屋藏娇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