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逆焚天〕〔八荒剑神〕〔霍司爵温翔翔〕〔我在海贼世界填东〕〔镇妖博物馆〕〔我在大唐卖烧烤罗〕〔北渊仙族〕〔直播:长得太凶,〕〔MC的异域领主生涯〕〔进击的城市〕〔逆袭1988〕〔木叶中的体术专家〕〔我在七零当恶媳〕〔秘战无声〕〔这个前锋不正经〕〔我在春秋做贵族〕〔霸婿崛起(林知命〕〔生活系美剧〕〔代管女兵,全成世〕〔重开做房东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794章 大都督的红颜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一个个故事传得神乎其神。

    有人说赵胤以前不娶妻不纳妾,皆因迷恋女魔头时雍,奈何那会的时雍爱慕楚王,已有入幕之宾,赵胤只能暂时忍痛割爱,隐忍不发,多年来徐徐图之,搜集楚王罪状,直到天寿山一战将楚王一举扳倒,这才得偿所愿,将美人儿占为己有。

    冲冠一怒为红颜,不外如是。

    只可惜,本是一段佳话,奈何赵胤在楚王倒台前,已许婚顺天府推官之女宋阿拾,而宋阿拾当初自称是时雍的灵魂重生,大抵便是为了讨赵胤欢心,故意为之。

    “此事说来也巧,一个有时雍的魂,一个有时雍的身。”

    “一个是金屋藏娇,一个是冲冠红颜……”

    “且看大都督要如何抉择?哈哈哈哈!”

    “你我只管看戏便是。”

    茶肆里,一个老秀才说得口沫横飞,听得人也是津津有味,时不时发表一下意见,大有要为大都督操碎心的架势。

    “大都督既然娶了宋阿拾,喜欢的自然是她。自古正妻为重,外室就是外室,想那阮娇娇一界青楼女子,再是生得美艳,也上不得台面。不然为何会安置在别院,侯府都不让进?”

    “不不不,兄台此言差矣!正妻是不得不娶,阮娇娇却是打心眼里欢喜……安置在外,那才叫人间天堂,即不会叫正妻欺压一头,又可独享美人恩宠,岂不快哉?”

    时雍万万没有想到一群男人也会这么八卦。

    她坐在门边的竹凳上,穿一身男装,戴了个黑色大帽,配个黑色面罩将小脸遮得严严实实,眼神里却散发出一抹漫不经心。

    “嗤,简直是一派胡言!”

    几个正在讨论的男人,听到她讽刺的声音,齐齐看了过来。

    “这位小哥,你可是对爷几个的话,有异议?来来来,畅所欲言,你也说说你的看法。”

    “哈哈,看他这岁数,毛都没长齐呢,知道什么朝廷大事?”

    “小二,续水!”

    茶肆里忙碌一片,喧闹阵阵。

    时雍懒洋洋地将两条腿从木杌子上放下来,拍了拍袖口上沾的灰,取出一块碎银放在桌子上。临走,瞥了那几个家伙一眼,笑容玩世不恭。

    “小人物才会做抉择,大都督么,自然是两个都喜欢,两个都要。”

    “……”

    走出茶肆,大街上人来人往。

    时雍左顾右看,有些感慨。

    有了银霜天果和紫阳冥花的加持,治疗疫症的药丸一炉炉地炼出来。为了感谢霄南镇的“观音菩萨”,陈岚索性为这味药取名为“观音灵丹”。

    药物对了症,疫症很快便得到了控制。在朝廷的统一调度下,轻症仍是喝时雍、褚道子、陈岚同太医们共同研制的汤药,重症患者才有机会使用“观音灵丹”。当然,无论什么时代,达官贵人们总是能优先享受到特殊照顾。比如楚王赵焕,身处宗人府,却早早就有人送了药去。

    时疫得到控制,京师城渐渐恢复了从前的繁荣。

    大街小巷,张灯结彩,人们放炮驱邪,吆喝买卖,热闹非凡。

    “都是吃饱了撑的呀。”

    吃饱了,又闲下来,不传流言不说是非,又干什么呢?

    时雍回到无乩馆,赵胤正坐在花厅中等她。

    茶香扑面,很是悠闲的模样。

    “侯爷今儿回来得这么早?衙门里没事么?”

    时雍说得缓慢,语气不冷不热,脸上瞧不出什么情绪,说完也不待赵胤回应,转了身便要去后院。

    “阿拾,”赵胤双眼幽幽眯起,看着她身上的衣着,又在她回头时,审视一般盯住她的眼睛。

    “你是不是在外面听了什么风言风语?”

    时雍唔一声,点点头,“侯爷也知道了?”

    赵胤表情微凝,语气颇有些低沉,似乎很怕时雍生气似的,说得温和无比。

    “阮娇娇那些谣言,不是我让人散布出去的。”

    时雍点头,一本正经:“我知道的呀。”

    赵胤皱起眉头,“阿拾信我?”

    “当然。”时雍再次严肃地点头,还没等赵胤高兴,就听她莞尔一笑:“因为谣言是我散布出去的。”

    有那么一会儿,赵胤没有说话,只是双眼情绪不明地看着她,锐利的视线仿佛要把她洞穿,看透。时雍猜,他可能从来没见过这么疯的女人。被她吓到了?

    轻轻一笑,时雍捋头发。

    “为何这样看我?”

    赵胤问:“你为何这么做?”

    他神情冷峻,眼里仿佛带了刀子。

    时雍抿嘴,与他对视片刻,随即一笑。

    “帮侯爷。俗话说演戏演全套,装叉装到底……”

    “本座没有听过这句俗话。”

    时雍愣了愣,又笑说:“侯爷不是怕邪君怀疑你的用心么?如此一来,他再就不会怀疑了。如果他有心,应该能查到阮娇娇的事情,全因我的不满和抱怨,这才传出去的……”

    赵胤平静地看着她。

    “你可真替本座着想——”

    怎么有点咬牙切齿地味儿?

    时雍扬眉,“不好吗?”

    赵胤被她一噎,沉默着说不出话。

    时雍淡淡道:“侯爷都敢对外散布消息,说自己狂妄尊大,不敬皇帝,天生反骨了,想来也不怕坏了名声。但对于阮娇娇这事,你仍然做得太保守。我知道,你怕我生气,对阮娇娇有所保留。可是,侯爷有没有想过,一个错漏,就有可能满盘皆输。邪君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人。咱们不做得像一点,自己都骗不了,还想骗人?还有——”

    停顿片刻,她自嘲地笑。

    “当然,我这么做也有私心。”

    时雍盯着赵胤俊朗的五官,勾起唇角。

    “我想将阮娇娇从背后推到人前。”

    赵胤皱起了眉头,却没有出声。

    时雍知道他在想什么,平静地笑道:“尽管侯爷说阮娇娇弃暗投明,为你所用。但男人看女人同女人看女人,观感是完全不同的。阮娇娇有没有坏到骨子里我不评价,但她这么快就转头侯爷的怀抱,无外乎三点理由。”

    赵胤终是开口,“哪三点?”

    时雍瞄他,笑得清冷。

    “第一,当初她到侯爷来找侯爷告状的时候,兴许已被侯爷气度所折服。侯爷可能不知道,你越是忠诚于我,对他保持距离,她越是想征服你,喜欢你,靠近你呢……我以前学了个词,叫雌竞。用在这里,最恰当不过。”

    赵胤的表情又凉了下来。

    时雍不管他,继续笑着说道:

    “第二、审时度势。赵焕这犊子已经完了,宗人府再是好吃好喝,却不得自由,不出意外,这辈子他都得在里头养老。阮娇娇出自青楼,再是现实不过,她懂得女人只有依附于最强的男人,才能在这个以男人为天的世道,活成人上人的模样。侯爷,恰是她能抓住的唯一一根浮木。”

    赵胤:“说得好。”

    时雍淡淡看他,“侯爷带她出宗人府,不是已然清楚这一点么?”

    说罢,不给赵胤辩解的机会,她又接上。

    “第三,看人秀恩爱,牢中日月长。就算阮娇娇有情有义,对赵焕有万丈深情,也在赵焕宠爱秋莲,三番两次羞辱她的情况下磨没了。阮娇娇就是一只夜莺,她要站在最高的枝头,打脸赵焕,将宗人府受的耻辱还回去。可惜,赵焕贵为亲王,哪怕轮为了阶下囚,那也是最尊贵的阶下囚,旁人动他不得。”

    头一歪,时雍满眼是笑的看着赵胤。

    “侯爷恰好能满足她所有的幻想,你说她投不投靠你,臣不臣服你呢?”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

    条条都是道理。

    赵胤看她神色平静,好似真的不以为然,表情终是慢慢松缓下来。他起身,走到时雍的面前,执起她的手,又去摸她的头。

    “我陪你回房。”

    时雍下意识抽手,避开他,“不必。”

    赵胤见她避之为恐不及的样子,心里莫名刺了一下。

    “阿拾当真不往心里去?不生气?”

    “气的,怎么不气?”时雍说得认真,看他片刻,又忽地抬手抱在身前,一副与他保持距离的模样。

    “这不是为了破案捉贼么?你我两个最近就冷淡一些,别成天往一处粘糊,让人瞧出破绽来。”

    赵胤看她说得十分洒脱,

    心里却不是滋味。

    说什么为了破案抓人,可往细了想,分明就还为了阮娇娇的事,在同他置气呢。

    “阿拾,带阮娇娇出宗人府,本是我父亲的权宜之计……”

    “你说过很多次了,我信你。”时雍抿抿唇,说得潇洒,顺便打了个呵欠,“相信阮娇娇定能助你早日破案,我有点困,去睡了。”

    “阿拾——”

    赵胤拉住她的手腕,不肯放。

    时雍回头,看向他冷冷的眉眼和手背捏出的青筋,又笑着解开他。

    “高冷、高冷一点。现在你我两个还是互相看不惯彼此的阶段呢。”

    “……”

    时雍笑意盈盈,听上去就像说得反话一样。

    “坚持!这样才会让人觉得有机会……乘虚而入。”

    “我不愿如此——”赵胤眉头微微一皱,“这非我本意。”

    “五十步和一百步没有区别。你已经迈出了五十步,我再往前推你几步,助你早日马到功成,不好吗?”时雍负手而立,挺胸抬头往后退了几步,淡淡地扫着赵胤,似笑非笑。

    “既然要用阮娇娇,那何不做得完美一点?”

    一边说,她一边又往后退。

    “去吧!没事你也得去瞧瞧她。你这模样,哪里像置有外室的男人?新婚前尚且不顾新娘子,与外室如胶似漆,如今有大把机会,却是不去了?岂不令人生疑。”

    她每一个字都说得云淡风轻,赵胤很难从她的话里听出真正的心意,只觉得一股火苗从脊背蹿起,越燃越旺,灼得他十分难受。

    他不喜与阿拾生分。

    一天不行。

    一个时辰也不行。

    哪怕是假的,同样不行。

    “阿拾,我们不必如此……”赵胤道:“白马扶舟重伤在身,最近邪君也很是安静。眼看朝廷炼药,时疫好转,对方也少有动作。还不足以说明什么吗?”

    “那又如何?我们仍然缺少证据。”

    时雍说到这里,冷不丁又是一笑,“都说不要考验人性,更不要考验男人的情感。既然事情已经逼到了面前,又是你父亲设下的巧计,那我们不妨将计就计,考验一下彼此,也未尝不可?”

    声音未落,她已转了身。

    赵胤身形未动,站在原地许久。

    ……

    “她很懂事。”

    不知何时,甲一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打破了寂静。

    赵胤没有回头,唇边只溢出一丝冷笑。

    “你看不出来吗?她在生气。”

    甲一答道:“看不出来。我只看出,她比你冷静,更明白当下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

    赵胤猛地回头盯住他,“没有阮娇娇,我赵胤就破不了案,捉不住邪君了么?”

    “当然可以。”甲一缓缓走近,“你可以破案,可以捉住邪君,只是付出的代价会更大。而这些代价,有可能是你不愿意付出的。”

    “哼!”赵胤冷笑。

    甲一知道他不相信,但脸上仍然没有流露出过多的表情,一如既往平静叙述,“比如,阿拾的命。”

    赵胤扭头,冷冷剜他一眼。

    “你想做什么?”

    “不是我。是他。”甲一眉头一皱,又看了看赵胤眼睛里的挣扎,说道:“薄情未必不深情。兵不刃血,才是最好的解决之道。既然有捷径可走,何必把心爱之人置于敌人的刀口?阿胤,我见过太多的生离死别,不愿你和阿拾再步后尘……”

    赵胤沉默。

    甲一叹息一声,突然笑了。

    “无非别人传了几句流言,又不曾要你做什么,更没人逼你去亲近阮娇娇。你就一副被推入火炕的模样。”

    他说着摆了摆手,不知想到什么,低低说了一句。

    “……情种……倒是真像。”

    “你说什么?”赵胤突然问:“像谁?”

    甲一愣住,随即笑道:“你是我儿,自然是像我。”

    “哼!”赵胤丝毫情面不给,“你一辈子无情无义,可不是什么情种。”

    甲一一时语迟。

    在赵胤烁烁的目光下,他忽而皱眉,换了话题。

    “对了今儿刚得了个消息。你听说了吗?东厂查药材查到庆寿寺去了。”

    赵胤目光微微眯起,不冷不热地问:“是吗?”

    甲一嗯声,“说也奇怪。东厂好端端的查药材,为何会与庆寿寺发生瓜葛……”

    “那你好好想想。”

    “该不会是白马扶舟想借此……”

    不待甲一问完,赵胤已然大步离去。

    “诶?”

    甲一看着赵胤挺拔高大的背影。

    无声一叹。

    “先帝啊,这是做的什么孽!”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