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南非当警察〕〔我的器官是妖怪〕〔我修道靠瞎练〕〔逆命相师〕〔李川〕〔道友你剧本真好看〕〔王婿叶凡〕〔末日孢子2〕〔在忍界当首富的日〕〔人在四合院,开局〕〔我不是械王〕〔大宋皇家发行商〕〔全球灾厄之从末日〕〔费伦大陆的棋法师〕〔救世主降临〕〔我真没想结婚啊〕〔昭周〕〔错嫁成婚:总裁的〕〔苟在木叶的警备队〕〔重生都市仙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795章 项上人头太重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今夜诏狱的风有些冷,半夜里又下了雨,庞淞的日子不好过。

    惨叫声持续了许久,又停下。再起时,比初起时更为尖锐刺耳,凄厉地划破诏狱的上空。

    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大都督今日情绪不好。

    锦衣卫噤若寒蝉,倒霉的人,仍然是庞淞。

    牢头顶着风雨装了几筐盐进去,换出来的全是染血的碎布。

    他哀声叹气,心疼盐。

    至于那个从刑房里拖出来的那个血肉模糊的人,牢头没有怎么注意。在诏狱里,这样的事并不稀罕,耗费这么多盐巴却是一桩异事。

    天亮时,褚道子匆匆赶到了诏狱。

    他从阴山投靠赵胤,算是赵胤的人,自是打个招呼就会来。

    只是,褚道子没有想到是救庞淞。

    就眼前这么一个见肉不见皮的东西,赵胤可算是给他出了一道大难道。

    “褚先生,此处交给你了。”

    赵胤刚刚沐浴过,洗去了身上的血腥味儿,平静而冷漠,临走,又斜一眼血泊中瞪着双眼有出气无进气的庞淞。

    “这个人,死不得。务必救活。”

    淡淡的声音带着浓浓的杀气,饶是褚道子这种见多识广的人也有些头皮发麻。

    “是,侯爷。”

    ……

    天亮时,雨停了。

    一辆马车停在无乩馆门口,安安静静,车帷紧闭。

    赵胤只看一眼,眉头便是一皱。

    “谢放。”

    谢放低头走近,“爷。”

    赵胤似乎想吩咐什么,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下去,摆摆手,“进去吧。”

    那辆马车是寻常模样,却挂着没来得及去除的宫绦。

    来人是宗人府的管事王富贵,要接时雍去为赵焕看诊,说是荣王赵梣的意思。

    荣王是先帝同胞兄长,如今恰好担任宗人令,执掌宗人府,管理宗族事务,这人辈分高,思想守旧,比当今皇帝还要高上一辈,人人都得敬着他。

    管事的人说,“观音灵丹”送到宗人府,赵焕全给身怀有孕的秋莲服用了,自己硬扛着,如今已是病得狠了,如入膏肓。

    疫症的药物是由太医院负责分发的,楚王赵焕是个皇室贵胄,虽是阶下囚,太医院还是会先考虑他,但秋莲就不同了。一个下贱婢女,最初并没有人舍得把这么珍贵的药丸给她。

    “这位也真是愁人,缺药也不吭声,不打一声招呼。就偷偷墨下药丸喂给婢女,谁也不知情,只看他一日一日消瘦……唉!也不知该说他够刚硬爷们儿,还是该说他痴傻……”

    楚王在宗人府这些人眼里,确属异类。

    放着温香似玉的倾世美人阮娇娇不肯要,偏偏睡了那个粗使丫头秋莲,还成天在阮娇娇的面前宠着丫头,让阮娇娇为奴为婢来伺候秋莲。

    男子好色好新鲜,一时闲得无聊瞎折腾也可以理解,但疫症来了,赵焕明明病得那样严重,还把药丸让出来给丫头,就着实想人看不透了。

    时雍问:“药丸没了再送便是,堂堂王爷,还吃不吃药么?”

    管事的长吁短叹,不停地摇头。

    “不成了,撑到现在,王爷病得实在太重,昨夜更是几度昏厥,人事不省……太医说,王爷如今全靠一口气在吊着……”

    说到此,管事的看着时雍,脸上又露出一丝尴尬。

    “今晨醒了一次,说要见郡主,说只有郡主才能救得他性命,别的谁人说什么也不理,药也不肯服用了……小的怕出事,禀报了荣王殿下,这才赶紧套了车过来接郡主。”

    时雍哼声。

    “他需要我去救他,我就要去救吗……”

    话刚说到这里,门槛闪过一抹飞鱼服荡出的弧度,衣角摆动,时雍喉头一动,随即接上方才的话。

    “当然得去。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楚王殿下既然如此信我,我自然得去。娴衣,去!拿我药箱来……”

    娴衣看了刚刚进门的赵胤一眼,心里默默叹息。

    “是,郡主。”

    “站住!”赵胤负手而立,冷峻的视线划过时雍的脸,在娴衣满是期待的目光注视下,平静地说道:“再带些衣物。郡主可能要在宫中住些日子。”

    宗人府是个特殊的机构,皇子宫妃皇亲勋戚们犯事都由宗人府来处置,为了维护皇权的神秘和高贵,府邸就置于皇城旁边,同大内一道铁门相连,来去相当方便。

    但出宫问府也不远,为何要让时雍住在宫中?

    娴衣以为自己听岔了,站在那儿许久未动,错愕不已。

    朱九一直朝她使眼色都没有看见。

    直到时雍笑出声来,“快去。楚王殿下还等着我呢。眼看天冷了,多拿几件厚实的,我那件狐皮氅子要带上,还有我在脂宝阁买的香膏粉饼全都拿上……”

    娴衣脚下像生了根一般。

    “侯爷,为何要让郡主住在宫中?”

    时雍轻笑:“你还看不出来吗?咱们府上就快有新人了。”

    娴衣吓一跳,下意识望向朱九,企图从他的脸上得到答案。

    却听赵胤说道:“太子殿下捎了几次口信出来,让郡主入宫去瞧他。既然得了这个机会,便去陪他一阵吧。”

    这个理由还是说不服娴衣。

    但再次从赵胤口中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她不敢再多问,应一声,便低着头匆匆去了。

    疫症发生那会儿,时雍把身边几个丫头都打发去鼓楼宋家照顾王氏了。眼下疫症稍缓,禁令却未完全解除,她们不能随处走动,过不来无乩馆,因此,时雍身边只有一个娴衣可用。

    趁娴衣去收拾衣裳的工夫,时雍笑着问那个目瞪口呆的管事。

    “我可以带狗吗?”

    大黑就坐在时雍背后不远,看上去极是威风,模样还有点骇人。

    管事明显有点忌惮,“它不咬人吧?”

    时雍道:“只咬坏人。”

    管事尴尬地笑了一下,想了片刻,又点点头,“郡主自便,但宫中贵人多,劳烦郡主小心看管着,不然,小的一颗头可不够砍。”

    时雍点头称是,亲自返身回屋,拿了大黑的食盆和玩具,同自己的行李一并打包,一手拎一个走了出来,正眼都没有看赵胤。

    ……

    时雍前脚去了宗人府,赵胤后脚就骑马到了良医堂。

    孙国栋看到他出现,既紧张又奇怪,连忙拱手上前相迎。

    “大都督驾到,草民有失远迎……”

    赵胤朝他点点头,回个礼,“白马扶舟在何处?”

    被他幽幽生寒的眼风一扫,孙国栋脊背凉了凉,赶紧笑着将人带入内室。

    几个东厂侍卫站在门口,看到是赵胤,稍稍错愕,便要阻止。

    不料,里面却传来了白马扶舟的轻咳声。

    “你们是嫌项上人头太重了么?大都督也敢拦着。还不快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