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河洛仙侠传〕〔天策神尊〕〔李川〕〔东北保家仙〕〔大秦:密谋造反,〕〔最强剑帝〕〔从吃下大佛果实开〕〔耕耘贞观〕〔五个校花女神堵门〕〔重返84:从收破烂〕〔娇美娘子种田忙〕〔从民国开始的诸天〕〔洪荒:开局收徒十〕〔我真不是科技巨星〕〔蒸汽时代的卡牌召〕〔万维旅途〕〔花光白富美的小金〕〔拜师九叔,开局加〕〔斗罗之我举世无双〕〔都市逆天仙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802章 觉远的真相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光启帝翻看着《血经》,明明没有几页,他却看了许久。

    一页翻过,又倒回来再看两次,眉头皱得越来越紧。

    皇帝不说话,臣子们也不敢吭声。

    各有各的心思,目光看一会光启,再看一看赵胤,最后都纷纷落在了白马扶舟的脸上,期待他说出答案。

    此时的奉天殿,比任何时候都要寂静。

    大殿后,时雍也在等待结果。

    她呼吸略紧,一颗心仿佛被绳子拎了起来,悬在喉咙口,冷汗早已湿透了脊背。

    当初他们在庆寿寺追查《血经》时,觉远那老和尚说《血经》本是假的,赵胤便与他订下一计,传出消息去,说已然寻回真经,藏于寺中等着贼人再来……

    《血经》到底是真是假,有没有这回事,无人知情。

    但眼下的情况是,赵胤将计就计之后,又被白马扶舟“反将计就计”了?

    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脑子里谜团似雾,时雍眉头皱起,额际隐隐有了一层浮汗,赵云圳更是瘪紧了嘴巴,拉了拉她的袖子,再次重申。

    “阿胤叔不会的。”

    时雍眯起眸子,“嘘!快听——”

    大殿上,白马扶舟的声音朗朗清冽。

    “陛下,列位臣工,《血经》就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局,这本《血经》也不是出自道常法师之手,而是出自觉远的徒弟慧光……”

    他猛地扭头,看着正跪在地上发傻的慧光和尚。

    “赵胤指使觉远,他们这一伙人编造《血经》,由慧光和尚执笔,假借道常法师和先帝之口,炮制出一本秘密经书,为赵胤编出一个堂而皇之的皇族身世,说他是先帝永禄爷之子,是陛下的嫡亲兄弟……”

    冷哼一声,白马扶舟厉色盯住赵胤。

    “你冒认皇室身份,不为谋反,又是为何?”

    冒认皇室身份已是大罪一桩。

    就算没有谋反,也是要杀头的——

    众臣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毕竟赵胤已是权倾朝野,为何还要做出这等杀头的违逆之事来?

    除了当真想坐皇帝,再无别的解释了。

    光启帝还是没有说话,还在看那本《血经》。

    从头到尾,赵胤一直很安静。

    眼下被白马扶舟劈头盖脸质问,竟是淡淡一笑,眉色平和。

    “厂督等这一天,许久了吧?受累了。”

    白马扶舟道:“本督为了在陛下面前当众拆穿你的阴谋,查找你的罪证,确实不易。好在,等了许久,终是真相大白。赵胤,你还不认罪伏法吗?”

    赵胤道:“一派胡言。”

    他转身面对金銮宝座,看着翻动经书沉默不语的赵炔说道:“陛下明察。臣协助觉远大师破血经被盗一案是真。但这本所谓的《血经》,臣不曾见过,《血经》本就不存在,觉远大师早已告之于臣。”

    接下去,他把当日庆寿寺案发后的事情,告诉了光启。

    觉远接口道:“大都督所言不虚,望陛下明鉴。千错万错,都是贫僧一人的错。贫僧教徒无方,教出慧光这么一个蠢货,犯下淫戒,还被女子利用,耍得团团转……”

    说到这里,觉远的目光又冷冷望向了白马扶舟,“厂督为了栽脏大都督,可谓煞费苦心。收买大都督逐出府门的婢子,再来勾引贫僧那个不争气的徒弟,费尽苦心做了这么大的一个局……”

    白马扶舟冷笑:“证据确凿,你等竟然还想狡辩。陛下,应马上将东定侯赵胤和僧录司禅教觉远下狱严审,以正朝纲!”

    一席话,掷地有声。

    奉天殿上,突然安静下来。

    好一会,没有人说话。

    沉吟许久,光启帝慢慢合上手上的经书,沉声道:“来人!”

    “在。”禁卫军带刀入殿,纷纷行礼。

    光启帝考虑了许久,这才缓缓吐出一口气,盯着赵胤道:“东定侯赵胤,不思皇恩,揽权结党,盗取朝廷疫症药材,勾连庆寿寺方丈觉远,编写反书《血经》,意图混淆皇室血脉,其心可诛……即刻起,褫夺爵位,革职查办,押入大牢,着三法司九卿同审,由朕亲自督办。东定侯府众人、及庆寿寺僧众,一律拿问下狱,拘押待审。若有同犯或知情不报者,不论是谁,一同治罪!朕将严惩不怠,决不姑惜!”

    皇帝金口玉牙,一言即出,便成了板上钉钉的事实。

    赵云圳再也憋不住了,咬紧牙齿就要冲出殿去——

    时雍眼明手快,一把薅住他。

    “太子不可。”

    赵云圳回头看她,双眼已含了泪光,“你没有听到吗?我再不去救,阿胤叔就完了。谋逆是诛九族的大罪,不仅他要死,你也要。阿拾,你也会死的!”

    想到自己喜欢的人都要死,小小孩儿气得瑟瑟发抖,小拳头捏得咕咕作响。

    “你不能去。”时雍眼神坚定,死死拉住他,“你帮不了他,只会害了他。”

    “我不管。我是太子,你们不都说,这天底下,除了父皇,就数我最尊贵了吗?本宫想保个人都保不住,还做什么太子?今日父皇要是治阿胤叔的罪,那就让他把我一同治罪好了,这个太子不当也罢。或者,索性就说我是阿胤叔的同伙,想篡位的人是我……唔!”

    时雍紧紧捂住孩子的嘴巴,汗都快被他气出来了。

    “你给我闭嘴!”

    她目光炽烈,面露凶狠,几近咬牙切齿地瞪着赵云圳。

    “你是你父皇的儿子,不论你做什么,他都不会要你的命,会原谅你。可是赵胤不同!你这么冲动,当真是想害死他吗?”

    赵云圳说不出话,睁着一双泪光楚楚的大眼睛,身子渐渐软了下来,伏在时雍怀里默默地哭。

    时雍看他平静了许多,轻轻圈住他,拍了拍,一张脸格外冷静。

    “小丙,你送太子回东宫。”

    小丙看着他,脸色也暗沉沉的,“可是你呢?还有……阿胤哥怎么办?”

    时雍道:“我是他的妻子,自是要与他同甘共苦。”

    小丙喉头一哽,“那我也是……”

    他是十天干,也是赵胤的人,他也应当与赵胤在一起。

    然而,时雍不等他把话说出来,便一声冷呵。

    “你是东宫侍卫,保护太子才是首要。”

    不等声音落下,时雍将赵云圳推到小丙的怀里,严厉地看了孩子一眼。

    “力量是自己给自己的,权力也是。你只有足够强大那一天,才是真正的太子。不然,总会有人掣肘于你,哪怕你有一天做了皇帝,也是一样。”

    赵云圳扁着嘴巴,要哭不哭的模样。

    “阿拾,我错了。我不去大殿,我等下去跪求父皇,我是一定要救你和阿胤叔的。”

    时雍冷冷扫他一眼,不再说话,整理一下衣衫,挺直胸膛就想走出后殿……

    不料,却听到觉远一声暴喝。

    “且慢!”

    “陛下,贫僧有话要说——”

    此时的奉天殿,气氛已是低压到了极点。

    赵胤没有带兵入宫,除了两个侍卫在奉天殿外等候,他没有人,连武器都没有带,禁卫军想要拿他下狱,简直易于反掌。

    他没有动作,只是安静地站着,不申辩什么,只是看着光启帝,好像就等候禁军来抓他。

    觉远这一声咆哮,撕心裂肺,成功阻止了禁军的动作,也吸引了所有的目光。

    光启帝道:“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觉远情绪激动,枷锁上的铁链被他拉扯得铮铮作响,而他出口的声音,有一种说不出的伤感。

    “陛下!赵胤没有谋逆,更不曾混淆皇室血脉。因为他,就是真正的皇室血脉,先帝的亲生儿子,陛下您的亲弟弟呀!”

    一句话如同惊雷,炸得人耳朵嗡鸣。

    时雍也惊讶地停在了原地。

    只有赵胤,神情一如既往的淡然平静,甚至在觉远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眼底一丝波澜都没有,只是那双眼,在看向觉远,再看向白马扶舟的时候……

    安安静静,冷冰冰,如若深渊寒潭。

    让他们突然有一种古怪的错觉。

    ——就好像,他们被赵胤利用了。

    ——又仿佛赵胤才是等这一刻等了许久的人,就等着觉远亲口说出来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