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李川〕〔诸界第一因〕〔逆流1982〕〔叶辰萧初然〕〔一世狼王〕〔重生南非当警察〕〔诸天:开局对抗天〕〔神话三国:我的词〕〔务农师(疯了吧!〕〔妖孽小仙医陆言陈〕〔视死如归魏君子〕〔我在八零追糙汉〕〔友乾的空间戒〕〔她总在撩我〕〔时空穿越守则〕〔四合院之雨柱的重〕〔小阁老〕〔重生之一世枭龙〕〔重生孤女有系统〕〔阿拉德的不正经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803章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觉远一席话,可谓惊天动地。

    众人被惊得元神出窍,久久回不过神。

    有相当长一段时间,奉天殿上是没有任何声音的。

    时雍站在后殿,抿紧唇角,手指微微卷起,心跳得很快,站在她背后不远处的赵云圳和小丙,亦是僵硬地站立着。小丙一脸茫然,而赵云圳小脸震惊,死死咬着嘴唇,不敢让自己发出声音。

    出家人不打诳语,别人信不信觉远,时雍都信他。

    尽管她与这个老和尚向来不对付,并不防碍她对觉远的信任。

    庆寿寺的秘密,那个让庞淞、半山、邪君等人急欲窥探的皇朝秘密,就是指的这个吧?

    时雍很难断定白马扶舟引出《血经》是做什么打算,对未来的发展有些莫名的恐惧。

    不论赵胤身份是真是假,恐怕都将难逃一劫。光启帝岂能容得下一个手握重权的皇弟?

    此刻的奉天殿,如万丈寒潭。

    没有声音。

    一抹冷冰冰的冬日阳光从殿门射丨入,斜照在殿前,厚重地铺过门槛,却没有带来半分温暖。

    光启帝端坐龙椅,双手轻放在膝盖上,一身五爪金龙袍威仪十足,脸色却晦暗难明。

    “觉远。”

    他低低地说了两个字,就像在自言自语,没有下文。

    臣众肃立大殿中间,目光却若有似无地在光启帝和赵胤之间来回切换。

    “说说看。”光启帝终于再次开口,将几分冷淡的笑意掠过穿着整齐朝服,面无表情的赵胤身上,再问觉远。

    “因何有此一说?”

    皇帝的声音极是平静,平静得令人不安。

    一股暗流在大殿上徐徐流动。

    觉远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好半晌,那张满是皱纹的脸上,都是呆怔无神的模样。很显然,方才那句脱口而出的话,是他被逼到极点,为了救赵胤,或都说为了自救,不得不为之。

    然而,天家血脉、皇子身份,岂是那么轻巧的小事?

    赵胤的身世牵涉太广,真相一出,尚且不知会产生什么后果。而且,这个后果更不是此时的觉远能够掌控和预料。在皇帝咄咄逼人的目光下,觉远深感问题严重,有些后悔方才的冲动,好一会儿,竟然没能开得了口。

    哼!

    白马扶舟冷哼一声,带着令人脊背生寒的笑。

    “大师,这是要破罐子破摔了么?你是不是想告诉陛下,那本《血经》不是假的?上面所载内容,就是真相?”

    觉远闭了闭眼,重重一叹。

    “没错。陛下手上的《血经》是假的。但,血经上所载内容,大体属实。”

    白马扶舟冷笑,“大体属实?觉远,你是当陛下和列位臣工都是傻子不成?如此拙劣的谎言,本督都懒得拆穿你。”

    前有无乩馆婧衣与庆寿寺和尚慧光私通,后有赵胤劫盗东厂的药材,再有假《血经》出来混淆视听……

    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情拼凑到一起,让人想相信觉远的话都难。

    众臣频频点头。

    这些事发生得实在蹊跷,换了谁都不会轻易相信。

    但见龙椅上的皇帝没有吭声,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臣众又纷纷挺直腰,自动噤声当布景。

    白马扶舟怼完了觉远,抬高眸子略带笑意看向光启帝,不失时机地提醒。

    “陛下,这伙人串通一气,早已策划好今日一切,还望陛下不要受他们蒙蔽才好。先帝与先皇后只得两位皇子一位公主,这是世人皆知的事情。如今再跑出来一个先帝亲生的皇子,也不怕让人笑掉了大牙!”

    自古以来,皇家兄弟之间情份凉薄,如今的宗人府里还关着一位楚王殿下呢。

    因此,白马扶舟十分笃定,身居帝位的光启帝,不论任何时候,都不会愿意再多一位亲弟弟。

    真假并不重要,皇帝的心意最紧要。

    他给皇帝递出了梯子,只要皇帝顺着梯子下来,当场发难,治这些人的罪就行了。

    即便有什么疑惑,都是事后再查了。

    不曾想,听了他的话,沉默许久的光启帝突然抬了抬下巴,示意内侍将挂在龙椅前的纱帘取下来,然后端坐椅子上,面对面审视了赵胤良久,再次问觉远。

    “觉远。你说《血经》是假,那又如何证明你口中所言,就是真相?”

    大殿里一片寂静。

    白马扶舟眼眸微动,唇角紧抿。

    其他人也都意外,

    同时,也隐隐嗅到一股子不寻常的味儿。

    至少光启帝愿意听觉远说下去——

    这已经是一种态度。

    “阿弥陀佛!”觉远为人仁厚,却不傻,对上皇帝晦暗难明的一双冷眼,他稍稍松口气,不再像方才那般歇斯底里,脸上少了僵硬,又恢复成一代高僧的模样儿。

    “贫僧曾在先帝和师尊跟前发过重誓,此事不可对人言。可是今日,贫僧与大都督被指谋逆篡位,再不开口,便要蒙上这不白之冤了。”

    “贫僧活到这一把岁数,生死早已看淡。可是大都督——”觉远看了赵胤一眼,眼波里浮动起一抹浓郁的怅然,沉声而叹,“大都督若是出了什么事情,来日去到九泉,贫僧也无颜再见先帝和师尊。”

    “陛下,贫僧用数十年修为向满天神佛担保,今日所言,句句属实。贫僧也愿意将此事原原本本地禀报陛下,但……”觉远说到这里,环视臣公们,语气带了些无奈,“兹事体大,尚得诸位大人回避为要。”

    臣众的目光,齐刷刷地落在觉远的身上。

    不时再看看光启和赵胤,似乎想从二人的脸上看出点真假来……

    不知是非心理作祟,经觉远这么一说,臣公们竟然越看越觉得赵胤和光启帝长得有那么几分相像。

    只是光启帝年长赵胤许多,留了美须,头上又戴着冕旒,而赵胤年轻的脸孔尚无岁月痕迹,不仔细看,不会产生这等遐想罢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天家秘闻了吧?

    众臣可太想知道了,

    太想留下来旁听觉远嘴里的秘密了。

    奈何,事关皇室血脉,赵炔的想法与觉远不谋而合,准了觉远的请求,当场厉色地封了众臣的嘴,把人屏退下去。

    白马扶舟没有料到事情会这样发展。

    震惊不已。

    他腾地一下站起来,又因身子有伤支撑不住,跌坐回椅子上,一张俊脸微微涨红,双眼满是压抑的怒意。

    “陛下,不可听信这妖僧的谗言。这分明就是一个圈套……”

    “白马爱卿是说朕昏聩无能,竟不能明辨是非了么?”

    光启帝语气不重,目光却锐利异常。

    白马扶舟目光微冷,赶紧低头拱手,“微臣不敢。”

    光启帝扬起一侧唇角,语气缓和下来,轻缓地说道:“既是审理案情,自是要听完双方申辩,总不能只听信一家之言。白马爱卿方才的举证,证人、证物、朕已悉数明白。若白马爱卿再没有别的补充,接下去,朕听听他们要如何辩解,又有何妨?”

    给人治罪之前,听听别人的申辩,这是常理。

    光启帝这番话没有问题,可是,白马扶舟内心的不安越发扩大。

    “陛下……”

    他还想说什么,却见光启帝摆了摆手。

    “退下吧。”

    白马扶舟微微皱眉,低下头,“微臣领旨。”

    众臣鱼贯而出,白马扶舟也被人抬了下去,临走,他深深看了赵胤一眼,眼里噙着一抹寒气森森的笑,而赵胤只是平静地看着他,脸色都没有半分变化。

    为了维持这个案件的公正性,光启帝留下了荣王和诚国公这两个位高权重的皇亲国戚,以作明证。

    哐——哐——

    奉天殿厚重的大门合上。

    阳光被关在外面,大殿里再次安静下来。

    光启帝为荣王和诚国公赐了座,又毫不见外的令李明昌除去他头上沉重的冕旒,转动一下酸涩的脖子,瞥向觉远道:“这里没有外人,你可以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