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霍格沃兹开始旅〕〔武逆焚天〕〔请叫我顶流巨星〕〔八荒剑神〕〔霍司爵温翔翔〕〔仙王奶爸〕〔医妃捧上天〕〔九零福妻多财多亿〕〔奇异的魔法师〕〔碰瓷之王〕〔三国:我袁术不做〕〔秦草〕〔七个哥哥团宠我〕〔重回九零她只想致〕〔逍遥种植大户〕〔胜者为王陈东王楠〕〔这位道友也太强了〕〔红唐〕〔反派大佬在异界〕〔我的技能可以无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804章 胎梦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阿弥陀佛!”觉远喊了一道响亮的佛号,喉头哽咽着,声音又是悲恸又是激动,“这个秘密,贫僧藏在心里二十多年,当真是如鲠在喉——”

    说着说着,老和尚不知想到什么,竟泣不成声起来。

    “先帝啊,师尊啊!觉远有愧,有负你们所托呀……”

    光启帝看他如此,偏偏头,“为觉远大师除去重枷。”

    荣王眼皮跳了一下,和诚国公对视一眼。

    这皇帝的态度越发令人捉摸不透了。

    他们不敢吭声,几乎将赵胤从头看到脚,眼里满是审视。

    而赵胤面不改色,一身飞鱼服笔挺地肃立殿中,一动不动,浑身上下满是不容忽视的冷峻和贵气,就他这一身非凡气质,说是先帝的儿子,当真不会有半点辱没。

    觉远自从被东厂缉拿,已是受了许久的罪,身体重获自由,早已僵硬得酸痛不已,一时竟有些跪不直挺。

    “多谢陛下。”

    光启帝道:“你照实说便是。”

    “是,陛下。”

    觉远唉声叹气。

    “此事说来话长,还得从二十多年前,先帝来庆寿寺找先师秘谈说起。”

    谈及先帝,在座的心中不由翻江倒海。

    光启帝目光复杂地看了赵胤一眼。

    觉远道:“那天,师尊屏退了众人,只留下贫僧侍奉茶水。贫僧犹记得,先帝来时神情冷肃,颇有几分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模样,贫僧当时很是紧张,以为出了什么大事,但万万没有想到,竟是因为先皇后有孕……”

    懿初皇后有孕,皇帝一不找太医,二不找稳婆,而是到庆寿寺去找道常和尚,此事听来匪夷所思。

    可是,觉远只是一提,赵炔就明白了原委。

    在先帝永禄爷还是晋王爷的时候,道常法师便为他和懿初皇后测过命数。那时,道常法师说懿初皇后乃是“转世桃花,天生凤命”,是夹在天道轮回中的悖世之人,并非常理存在,若是生子,必将为天道不容。

    那时,道常法师留下了一道“儿生母死”的悖世谶言。

    直言告之,懿初皇后生女则无恙,若是生子,必遭横祸。

    起初永禄爷并不全然相信这些僧言僧语,直到他带兵破金川门的那个血月之夜,懿初皇后在金川门阵前产子,差点一命呜呼……

    事实上,在许多人的心里,那天的懿初皇后已经一命呜呼了。

    她昏迷了整整五年,如同死人。

    是永禄爷不肯放手,亦不肯认命,费尽心力凿冰棺储之,药材养之,护她尸首……按照道常事后的解法,是永禄爷的痴情感动天道,这才让懿初皇后的灵魂得以从异时空归来,又与他过了那么多年的幸福日子。

    但是这次的事件,对懿初皇后的身体损害尤重,不宜再生产。

    当年的道常法师,再三规劝二人放下情孽未果,相信了人定胜天,但眼看永禄爷只得赵炔一个儿子,实在不利于江山社稷,便一心一意劝皇帝广开后宫,最后,皇帝却来了个“六宫无妃”,甚至颁旨明意,“自皇后之下,不设妃嫔”,把个道常气得回了庆寿寺,许久不再进宫面圣。

    道常是有从龙之功的人,其功绩自不必说。

    先帝自然也知道他是为了大晏江山,为了他着想。

    永禄爷只有一个儿子的事情,不止道常,也是满朝文武的心结。他们三天两头会将延绵子嗣的事情拿到皇帝的案头,花样百出地劝谏皇帝广纳妃嫔,开枝散叶。

    尽管先帝从不在先皇后面前提及,先皇后又怎会不知?

    自从生育赵炔导致昏睡五年再醒来,先皇后多年来一直在调理身子,为免再出事端,避子的汤药一直都有服用。这一点,原本是夫妻二人的共识,可是眼看赵炔渐渐长大,偌大的大晏皇室,仍是只得这一个皇子,除了长姊宝音,连个兄弟都没有,懿初皇后也渐渐有些焦虑。

    一面是先帝要独自面对来自群臣的压力。

    一面是她自己内心的歉意。

    于是,当懿初皇后调养多年,自觉身子已然恢复得差不多了的时候,她偷偷停服了避子汤药,并未告诉先帝。

    先帝忙于朝政,一直未查她的变化。

    直到肚子渐渐隆起,腹中胎儿已五月有余,懿初皇后才告之先帝此事。

    孩子这么大了,要做掉已是不易。在这个时代,风险堪比生育。

    先帝又是心疼又是紧张,这才匆匆赶赴庆寿寺找道常法师化解此劫……

    道常仍是老生常谈:生女无碍,若是不幸生子,仍是悖世而为,与上次生下赵炔恐无两样,儿生必定会母死。

    而且,悖世之人,一而再再而三地逆天而为,老天可否再给他们一次机会?

    先帝不敢赌。

    “事过多年,贫僧至今仍记得先帝听完先师的话,那一副悲呛的神态……”

    这话,觉远是看着赵胤说的。

    好似是为了告诉他,不是先帝不肯要他,是确有迫不得已的苦衷。

    赵胤面无表情,但听得很认真。

    觉远叹息,“当时,依先师之言,先皇后应立即终止妊娠,无论如何不可要腹中胎儿临世。只要胎死腹中,便不算悖世。可是,先帝说,小皇子已然长全,会在母亲的肚子里动了,先皇后很是喜欢,开玩笑说不要他,小皇子便要在母亲肚子里打上一拳……”

    说到此处,觉远声音已是哽咽。

    “贫僧记得,先帝当时还讲了一个先皇后的胎梦。”

    赵炔接过话来,“什么胎梦?”

    听皇帝紧张的语气,好似全然相信的样子,觉远突然有些欣慰。

    看看这两兄弟的眉眼表情,竟有些感动。

    他们都成长得这样好,不负当年那么多人,为了他们能安安稳稳活下去所做出的牺牲和努力。

    觉远眸中浮上雾气,“先帝说,那日凌晨,天尚未亮,先皇后突然从梦中惊醒,满头大汗地哭着说,腹中的小皇子给她托梦了。一声声叫着娘亲,让娘亲救救他,说他不想死,他想活下去。先皇后还说,梦里的小皇子满头满身都是血污,模样极是狼狈,把当娘的惹哭了,然后,夫妻二人抱头痛哭……”

    赵炔哼声,撇头看了赵胤一眼。

    “求生欲极强。”

    赵胤眼波微荡,没有开口。

    整个过程,他都很安静。

    如置身事外一般,没有流露出半分情绪。

    觉远又是一声叹息:“先师听完,深受感动,一口一句孽缘的叹着,迫于无奈之下,为先帝献出一计。”

    众人没有开口,但心中隐隐已有猜测。

    觉远道:“先师那时想到的法子,便是狸猫换太子,将真正的小皇子换到别的人家去抚养。如此一来,小皇子和懿初皇后没有母子名分,便不会母子相冲相克。既可保母亲平安,又可以让小皇子得以存活……”

    赵炔闭了闭眼睛,哑声道:“此事,母后可知情?”

    觉远摇了摇头,叹息道:“先帝为免先皇后得知实情伤心伤身,此事是一定要瞒着她的。这等机密大事,当今世上,只有少数几个人知情,贫僧恰是其中一个。”

    觉远又是一顿,“至于先师为何要将此事全盘告诉贫僧,其实另有缘故……”

    赵炔问:“是何缘故?”

    觉远皱了皱眉,手捋胡须轻声道:“小皇子出生那天,先师再为其批命占卜,发现此子……”

    这老和尚突然闭上嘴巴,望着光启帝欲言又止。

    光启帝若有所思地看着他,“但说无妨。”

    觉远拱手,“贫僧若有不尊君上之言,还请陛下勿怪。眼下所说所作,只为还原当年真相,还请陛下明鉴。”

    光启帝:“嗯。”

    赵胤垂下了眼皮。

    觉远看了看他二人。

    “小皇子出生那日,天有异象,荧惑守心,星孛袭月,先师批他八字,此子乃真龙命数。来日恐会引发朝纲动乱,社稷不稳,与陛下兄弟反目……”

    他看了赵炔一眼,见皇帝没什么反应,又接着说道:“先师特地将此事托付给贫僧,便是担心有朝一日,兄弟阋于墙而至灾难不止,天下大乱,民不聊生……”

    稍提一口气,觉远突然低头,朝赵炔重重拜下。

    “今日,贫僧见陛下要将大都督下狱,想到先师所批的命数,只恐命理成真,一时情急,这才在众目睽睽下说出真相。如今想来,实在不该如此冲动,还请陛下治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