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八荒剑神〕〔无限坑人系统〕〔我的老婆是顶流天〕〔抗日之幽灵〕〔蚀骨情深之萌宝来〕〔桃源小神农〕〔他来时星河落满怀〕〔斗罗:武魂殿万岁〕〔精灵之我挖矿养你〕〔空间掌控者〕〔这个医生很稳健〕〔这明末强的离谱〕〔武逆焚天〕〔霍司爵温翔翔〕〔日式妖怪居酒屋〕〔特种兵之神级辅助〕〔重生80下乡肥妻要〕〔这个师尊无所不能〕〔回忌〕〔科技之锤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805章 红颜劫难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觉远屈膝跪地,双手支撑着地面,缓缓地朝赵炔叩首,保持着稽首的动作,许久都没有动弹。

    以觉远的身份和地位,以前在皇帝面前原也不必这么卑微,他做到这个恭顺的地步,证明心底有怕。帝王心思,难以猜度。

    庙堂顶峰之上,最不值得一提的就是手足情分。

    觉远不确定在自己说出方才那番话后,赵炔会怎么处理。

    江山、皇权,真龙只有一个。

    如何容得下再一个真龙之身的皇弟?

    想到这里,觉远又开始后悔。

    不该什么把事情说得那样的透彻,不该全然说出真话,多少给大都督留一层皮,免他引得帝王猜忌……

    要是光启因此生出杀心,岂非全是自己的罪过?

    岂料,头顶突然传来皇帝一声叹息。

    “觉远,朕信你所言。”

    光启帝沉思许久,那只放在膝盖上的手,慢条斯理地搓捏了片刻,皱着眉头说道:“但,单是朕信你没有用。今日大殿上的情况你都看到了。白马扶舟证据确凿,臣公们都看着,仅凭你一家之言,难以服众呀。”

    这话倒是不偏不倚,全然在理。

    白马扶舟已然占尽了先机,而觉远所说的那些话,全靠他一张嘴而已。

    光启帝可以说信任他,然则,旁人不一定信呐。

    “要堵住悠悠众口,须得有实证。”

    觉远想了一下,说道:“当初先帝将小皇子换到甲老板名下,却在为大都督和楚王取名时,暗藏了一些心机。赵焕,焕者,换也,意为赵家换来的孩子。赵胤,胤者,后代,后嗣也,意为赵家的后代,帝王子嗣。”

    光启帝低笑一声,摇头。

    他望着觉远,这个继承了道常衣钵,却没有继承到道常奸滑的老和尚,沉声一叹,索性点得更直白一些:“名字最多是一个佐证,朕想知道的是,除你以外,还有多少人知晓此事?可以出来为证。”

    觉远犹豫。

    光启帝抬眉,“长公主可知情?”

    觉远摇头,“除贫僧之外,还活在世上的人,只有一个了。”

    光启帝似有所语:“谁?”

    觉远道:“甲一。当年先帝为了给小皇子找个可以托付的人家,可谓煞费苦心。”

    一要考虑这个人值不值得信任。

    二要考虑抱养给了别人,他还能不能时时见到。

    三要考虑这个家庭能给这个孩子带来什么前途和命运。

    可以说,短短的几个月,先帝把小皇子的一生都考虑尽了。

    多番思虑后,甲一无疑是最合适的人选。

    甲一是小皇子的舅舅,无论何时都不会弱待了小皇子。且甲一掌锦衣卫事,可以常常宫中行走。最紧要的是,甲一是十天干之首,为先帝马首是瞻,令行禁止,口风又紧,没有私心,与朝臣少有结交,于皇族亲眷又有威信……

    赵炔即位,亏待谁,也不会亏待甲一这个舅舅兼皇亲。那么,小皇子的身份也算贵重,一生一世可保荣华富贵,有了甲一在身边,先帝将小皇子常常带在身边教导,也不会引人注意。

    苦心是苦心,然而,一听这话,赵炔的眉头却深深地皱了起来。

    “甲一知晓,那又有何用?”

    甲一是赵胤的父亲,有父子关系存在,他便是说得天花乱坠也没有人相信,无非当成父子一党罢了。

    “甲一做不得实证,还有旁人吗?”

    觉远摇头。

    光启帝问道:“那你可有证物?”

    “要证物何用?”接话的是赵胤。

    在光启帝与觉远谈话的时候,他始终不曾言语。

    这时,却淡淡露出一抹疲惫的笑容。

    “陛下。臣无须去证实什么,也不想做皇子。”

    光启帝眉心紧拧,扭头看他,表情倒不算意外。

    “眼下已不是你愿不愿意做皇子的问题,是你会不会被下狱,革职查办的问题。阿胤,这是一个非黑即白的独选题,没有任何商量余地。”

    如果无法证明他是皇子,那就是谋朝篡位的逆臣。

    没有选择。

    觉远迟疑一下,看着面容凝重的皇帝,又看了看赵胤年轻冷峻的面孔,在兄弟二人炽热的目光对视中,莫名产生了一种淡淡的辛酸。

    “陛下,先师圆寂前,曾预料到,有朝一日会有争执,因此,他倒是留下证物——”

    光启帝乃至诚国公和荣王,纷纷转脸看向觉远,目光里满是对他“有证物不早点说出来”的不满。

    “可是此物不是所取就取……”觉远眉头深锁,似乎有些难以启齿,“若要取出证物,必将损毁先师遗体。”

    道常的圆寂之处,是密封在庆寿寺后山的,多年来,曾有无数人去寻找过,终无所得。

    当然,觉远一定是知情人。

    “觉远大师,可否明言。”

    觉远察觉到众人的不解和不满,无奈一叹:“此事说来又有些话长,恐怕还得请陛下和诸位大人忍耐片刻,听贫僧仔细道来……”

    事过多年,很多事情相隔久远,又扑朔迷离。

    众人甚有兴趣:“无妨。”

    光启帝道:“大师不急,慢慢道来即可!”

    觉远看了看赵胤,又叹息一声。

    “实不相瞒。先师当年批完大都督八字,便大病一场,陷入了痛苦和自责中……”

    这次荣王抢答:“为何?”

    觉远道:“一山不容二虎,天下只得一主。这个孩子将为大晏带来灾难和兵燹,导致兄弟反目……那当如何是好?先师为此愁烦不已,数次上云台占卜国运。后来,终于让他窥得一二天机。”

    “天机?”

    “是。”觉远眼睛眯了眯,“导致江山不稳,社稷之祸的是小皇子的红颜劫!”

    “红颜劫?”又有一声抽气。

    觉远点点头。

    “先师窥得天机,一异世女子将与小皇子命数纠缠,相克相卜……是为红颜之劫,这女子是天机异数,也是导致灾祸的源头。”

    殿中突然安静。

    殿后的时雍一直听着,身子也僵硬了起来。

    又听觉远道:“宗牒上,楚王的生辰与大都督是同一天。实则,并非如此——”

    虽然先帝早已准备好狸猫换太子的人选,但妇人生产的时辰并不是那么好控制的。因此,赵焕真实的生辰大了赵胤整整一天。只不过,产下赵胤的先皇后大汗淋漓,身子虚弱不堪,只迷迷糊糊中看了亲儿子一眼,便晕厥过去,再醒来又哪里能认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