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斗罗:开局觉醒冰〕〔我还没上台,经纪〕〔重生之投资大亨〕〔海上风云〕〔李川〕〔绿茵大魔王〕〔春上锦绣娇〕〔神话之龙族崛起〕〔看个直播,我竟被〕〔万界邪尊〕〔光年之外的入侵〕〔海贼大孝子黑胡子〕〔僵尸,我又被九叔〕〔我,锦衣卫,镇守〕〔寒门嫡女有空间〕〔谍云重重〕〔LOL:这是个运气游〕〔护花神医〕〔吕布的游戏〕〔妖孽小神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807章 撵路狗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宫廷深深,无限幽怨。

    东宫太子寝殿,坐着三个人一条狗。

    屋子里十分安静,如同一个静止的画面。唯有大黑坐在地上,偶尔摇动的尾巴,稍有生气。

    “唉!”

    赵云圳一百零八次叹息。

    “比我看过的画本都精彩。唉!”

    小丙皱着眉头,“那你为何叹气?”

    赵云圳:“结局不好。”

    小丙问:“哪里不好了?”

    赵云圳瞥他一眼,“我崇拜的人,居然是我叔。”

    “那为啥结局不好?”

    “他是我叔。”

    “……”

    小丙眉毛鼻子皱成一团,完全不能理解太子爷的脑回路,表情甚是纠结,而赵云圳再一次叹息摇头。

    “你是不会懂的。他是我亲叔,那他厉害不是理所应当?那是我皇爷爷的血脉强大。那就表示……努力是没有用的。像我们这样的可怜人,再努力都没有用。因为,根本就无须努力,便可拥有一切。”

    小丙仍然懵:“???”

    时雍突然站起来,指了指袖袍,整理衣衫往外走。

    赵云圳还沉浸在自己的“悲情世界”里,突觉身侧有风掠过,再抬头时雍已只剩一个影子。

    “阿拾!你要去哪里?”

    赵云圳忙不迭地追出去。

    时雍头也没问:“去给楚王瞧病。”

    “啊?”赵云圳抿了抿嘴,又是一声叹息,“他不是我叔了。也不知他是谁家的孩子……”

    小小孩儿,学大人般叹息很是滑稽。

    时雍走得很快,大黑跟在背后,走路声音很大,让人很安心。

    “大黑。”时雍低低地说:“我真羡慕你。”

    大黑照常走在她后面两个身位的位置,不动不响,尾巴自然地垂着,跟着时雍的速度而行动。

    “你们狗类简单多了。爱憎分明,黑白有序,哪有人类这么复杂?”

    她低笑一声,加快了脚步。

    “走吧,我们也瞧瞧热闹去。”

    宗人府很近,也很静。黄叶落在地上腐烂在花坛里,少有人走动,洒扫的人也不尽心,风中弥漫着一股腐叶的味道。

    透过支开的窗户,时雍看到秋莲挺着个大肚子坐在窗边绣着一顶示出生婴孩的虎头帽,凉风扫过窗户纸,发出沙沙的响声,她咬着线头,猛一抬头,看到时雍,惊了惊。

    又赶紧放下手上的针线活儿,推门走出来,将时雍迎进去。

    “郡主怎么这时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这个点儿正是晌午,赵焕躺在床上休憩,浑然不知外间世事。

    听到秋莲的声音,他睁开眼,看到站在门口带着大黑的时雍,恍惚一阵,露出几分惊喜。

    “雍儿?你怎么来了?”

    时雍目光凉凉地掠过他的脸,没有说话。

    秋莲之前给时雍摆脸子就被赵焕骂过,今儿在赵焕面前怎么也得装一下贤良淑德。她左右看看,尴尬地笑着说:

    “你们先聊,我出去看看午膳送什么时候送过来。”

    赵焕点点头,看他的脸色稍稍好了些。

    “把门带上。”

    秋莲挺着个大肚子,还是福了福身。

    “是。”

    “不必。”时雍看了看秋莲迟疑的脚步,“我看看情况就走。”

    她走向楚王的床边,在床前的凳子坐下,一言不发地看着他,示意他伸出手腕。赵焕一直盯着她的眼睛,神色有些复杂。

    “你来,是不是有话跟我讲?”

    时雍沉默,专心把脉。

    赵焕看她神情严峻,闭上跟,良久才虚弱着嗓子问:“如何?”

    时雍蹙眉看过去:“比昨日稍缓。”

    掉头,她又叫秋莲把汤药盛一碗过来。秋莲不明所以,却依旧照做。时雍用勺子在碗里搅动几下,凑到鼻尖闻了闻,指出两个秋莲煎药的错误方法,放下碗,便起身。

    “药丸按时服用。我换个方子,再吃两贴看情况。”

    在时雍坐在案前蹙眉写方子的时候,赵焕始终盯着她的脸。

    今日的他,反常沉默。没有像时雍第一天来时那么纠缠。

    而时雍也将来宗人府以前那些编排好的“讽刺、打击,羞辱”压了下去,任何也没有告诉赵焕。

    将方子交给秋莲,她瞥赵焕一眼。

    “殿下,告辞!”

    赵焕审视着她,“你肚子里藏了话。”

    时雍看着他心神不宁的模样,勾唇哼笑,什么也不解释,转身叫上伏在门口吐舌头的大黑。

    “走了。”

    她凉薄,陌生。

    荒凉感冷风般袭上心头,赵焕一阵抽痛。

    “明天还来吗?”

    时雍回头看他一眼,“不来。”

    赵焕垂下眼帘,“什么时候……再来?”

    时雍没什么表情。

    “过两日。”

    她衣?翻动,身形很快消失在赵焕的眼前。赵焕喉头哽动,突然伸出手大声喊秋莲,“快,快扶本王起来。”

    秋莲看着他那急切的模样,还有从始至终都盯着门槛儿不眨眼,甚至都没往她身上投注一眼的视线,压下心里的不悦,嘴上应了一声是,却在摸他坐起下床的时候,突然腹痛撒手。

    赵焕一个不备,身子载倒在脚踏上,痛呼一声,盛怒。

    “死丫头,你做什么?”

    秋莲满脸懊悔地将他扶到榻上,一边告歉一边为他整理衣服,又将被子盖上,低垂的眼里有一抹难以描述的讥诮。

    ……

    时雍不知道被她远远甩在身后的深宅秋意里,有什么样的追逐又有什么样的心机,她脚步匆匆,从宗人府出来没再回东宫,而是径直摸回了无乩馆。

    大门紧闭。

    今儿的门岗有士兵站哨,戒备森严。

    时雍站在转角看了片刻,拍拍大黑的头。

    “去!”

    大黑身手利索,一个俯冲就奔了过去,嘴里发出呜呜的叫声,与两个门岗纠缠在一起。这两个人见过大黑,有点悚它,不敢靠近,只吆喝着问它做什么。

    大黑咆哮,对着大门。

    守卫对视一眼,叫开门房。

    “祖宗,现在可以了吧?”

    大黑舔舔嘴筒子,看看这两个人,大摇大摆的从角门进去了。

    “大黑?”

    “大黑回来了!”

    府里的人,看到大黑又是惊又是喜。

    可是在它背后不见时雍,又不免诧异。

    赵胤得到消息的时候,正在整理衣冠准备出门。

    而狗子跑得同禀告消息的人一样快,话刚钻入耳朵,狗已经爬到了赵胤的身上。

    两只前爪,在赵胤刚换好的干净衣服上留下几个清晰的爪印。

    赵胤看了身侧的谢放一眼,叹息着去摸狗头。

    “你怎地跑回来了?”

    大黑目光里露出凶光,见赵胤把它拂下去,立马又立起身子,整个人扑到他身上,赵胤不明所以,眉心拧了起来。

    “是阿拾有事?”

    大黑退开两步,坐在他面前,吐舌头。

    谢放道:“爷,时辰差不多了。走吧。”

    赵胤不放心地又看了大黑一眼,“朱九,去厨房给大黑拿吃的。”

    朱九在门口,闻言探出脑袋应了声,笑盈盈地招手,“大黑,走。我们走。”

    大黑正眼不看他,只是盯住赵胤。

    眼看赵胤掸干净衣服,抬步就要出门,大黑突然又扑上去,这次不去刨赵胤的衣服了,直接抱腿。

    两只前脚抱住赵胤的小腿就不放。

    赵胤脚步都抬不起来,哭笑不得地低头问:

    “你到底要做甚?”

    大黑:“汪汪!汪汪……”

    赵胤沉下脸,“你再无礼取闹,打杀了你。”

    大黑耳朵趴下,露出无辜的表情,嘴里“嘤嘤”有声,一听就是委屈极了。

    凶神恶煞的狗突然卖萌,闹得谢放都看不下去了。

    “爷,不如就带上它吧。”

    “撵路狗!”

    赵胤笑骂,眉心微微松开,“走吧。”

    大黑高兴了,起身吐着舌头露出一张笑脸,笑出哈哧哈哧的声音,跑在前面。

    车队已经备妥,是往庆寿寺去的。

    赵胤带着大黑走出无乩馆,刚准备钻入马车,就看到街道口站着的女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