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老婆爱上我〕〔被我休了的前夫登〕〔他来时星河落满怀〕〔发现哥哥叫百里守〕〔域外世界观测日志〕〔从军行〕〔医锦还香〕〔西风瘦马〕〔医品龙王〕〔星界之尊〕〔悔婚后,她成了帝〕〔闯荡网游:魁〕〔玄门小国师又在卜〕〔开局签到一个吕奉〕〔重生2011〕〔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聊斋路长生志〕〔偏执陆少宠妻如命〕〔仓库寻宝:开局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808章 那些往事,应是美好(二合一)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静街无人,日高云疏。

    女子安静地站着,白皙的小脸上一如既往地戴着面罩,黛眉美眸,杨柳细腰,一袭月白色的男子衣袍,头发束冠,好一个翩翩少年郎,英气又妖娆,雌雄莫辨。

    冬日天光并不分明,但她的五官却清晰在眼前。

    两个人,四双眼,隔着锦衣卫人群相望。

    好一阵,谁也没有说话。

    马车周围的锦衣卫,如同一道寂静的布景,静静地注视着他们两人,一动不动。

    赵胤眸若幽潭,许久,慢声开口。

    “怎么回来了,也不入府?”

    听到这话,时雍才从他的对面慢慢走过来,避开赵胤冷冽的视线,低头摸了摸大黑,不冷不热地说:“被侯府逐出府门的女子,未得命令,能轻易踏入侯府吗?”

    赵胤:“……”

    幽幽一叹,赵胤脸色未变,只有喉结有明显的翕动。

    “这是你家,你自是随时可以回来。”

    “哼!是吗?侯爷那天可不是这样说的。”时雍没有给赵胤什么好脸色,表情淡淡地挪开目光,看向蹲在赵胤脚下的大狗,皱着眉头训道:“大黑,谁让你回来的?走。人家不要你,你就这么厚的脸皮吗……”

    大黑吐舌头,嗷呜一声。

    “阿拾。”赵胤听不了这样的话,见大黑委屈地将下巴搁在他靴面上磨蹭,再看面前气嘟嘟的女子,心里不禁柔软一片。

    “你想去。来找我便是,何苦……”

    时雍眯起眼,打断他的话,“谁想去了?”

    赵胤淡淡瞄她,“大黑想去。”

    时雍哦一声,瞥大黑:“想去哪里?”

    赵胤暗自叹息,“庆寿寺。既是大黑想去,那阿拾便前往吧。”

    时雍不置可否地挑了挑眉,又瞥大黑一眼,慵懒散慢地轻嗯一声,“勉为其难”地上了车,坐在她惯常坐的位置上,斜靠着车榬,也不说话。

    大黑一跃而上,蹲在她的脚边,看着赵胤。

    赵胤沉声:“启程。”

    “是。”

    ……

    车马徐徐而行。

    赵胤见时雍衣裳单薄,默默将身上的披风脱下,披在她的肩膀上,一脸严肃地为她掖她领口,“不是带了厚衣服入宫吗?怎么穿得这样少。”

    时雍闷声闷气地拉紧披风,裹住自己。

    “我不冷。”

    赵胤看着她紧绷的小脸,“手比嘴诚实。”

    时雍抬眼,“那我脱还给你?”

    赵胤凝视着她,目光扫过她眨动的睫毛和那副佯装镇定如常的模样,突然拦腰将人抱过来坐在自己的腿上,不容她挣扎的束紧,按在自个儿怀里。

    “这样我们都不冷了。”

    时雍不满地哼声,身子却靠在了他的怀里取暖。

    “你是不是知道我在奉天殿。”

    笃定的语气,不容怀疑的质问。聪明如她,赵胤没有否认,轻嗯一声,又反问:“你知道我要去庆寿寺。”

    “谁说的?”时雍不认账,小声道:“你以为我想跟你去么?我是回来找东西的。”

    “找什么……”

    时雍望过去,对上大黑的眼睛,“狗。”

    赵胤侧着脸,观察她淡若寻常的小脸,嘴唇微勾,“你见过本座这么大只的狗吗?”

    “嗯。嗯?”时雍吃惊地抬头看去,刚好撞在赵胤清冽的眼眸中,时雍低低一哼,又低下头去,将身子缩在男人的怀里。

    “我回来,不会破坏你的计划吧?会不会让你的阮娘子不喜,不肯再为你做事了……”

    不咸不淡的语气,掩饰不住的酸味。

    赵胤抬高她的下巴,看着这一双水雾似的秋瞳。

    “本座的计划,全与你无关。”

    时雍眼睛微微一眨,“我不配在侯爷的计划之内?”

    “你这女子,明知爷的心思。”赵胤拉过她的手,扣在掌心,轻轻摩挲着,慢条斯理的说道:“我不会把你当成计划。你便是你,你该是自由而快活的。”

    时雍眼睛刀子似的看着他,“那为何撵我离府?”

    唉!

    这个撵字看来是撇不清了。

    赵胤微叹,“奉天殿上的事情,你既然都听见了,该明白爷的心思。”

    时雍轻轻瞄他,“不明白。”

    赵胤低头轻抚她的脸,“生死攸关。这一次,轻则革职查办,下狱侯审,重则抄家灭族……你是我妻,是要福祸共担的人。”见时雍仍是拿一双乌黑的眼睛盯着自己,一副不高兴的模样,赵胤又捏了捏她的鼻子,待她不能呼吸了,满脸怒容地盯着他,这才松手。

    “东宫有云圳。我便有什么不测,他大可护你周全。至少,不受我牵连,掉了性命……”

    怪不得那天黑着脸,让娴衣为她收拾行礼,说要让她在宫中多住些时日。原来是早已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江山皇权白骨垒,天子一怒万物枯。

    奉天殿上的凶险,用“命悬一线”来形容并不为过。

    时雍明白他的想法,只是,转念再想,这岂不就代表他早就知情?

    “从东厂查到庆寿寺开始,你就已然在布局。他不顾流言蜚语,不怕与东厂兵戎相见,一意将觉远押解进京,便禀明陛下,由陛下在奉天大殿亲审。就已经安排好这一切,若我所料不差,那本假的《血经》,如此轻易被白马扶舟寻来,应是出自你的谋划。若是不给白马扶舟十足的证据,他怎敢在御前指责你谋反?若非到了生死关头,觉远又怎么会把这个隐瞒了二十多年的秘密公之于众,当庭出口?”

    赵胤沉眉看她,乌发凛目,鼻涩挺拔,尽显风华。只是凌厉的双唇微微抿起,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呵!”时雍轻笑,“这个真相要在奉天殿里揭开,也是你算计好的吧?奉天殿,奉天之命。”

    时雍审视般盯着赵胤看了片刻,突然一声低笑。

    “看来所有人都被你耍弄了。包括我,还为此伤心了一回。”

    “阿拾……”赵胤叹息,“我没有你想的那么神通广大,凡事皆知。”

    “只凭蛛丝马迹,便能写出一本接近真相的《血经》来。这已然足够神通广大了。你料准了所有人的反应。不论白马扶舟是不是邪君,发现这种事,都容不得你,一定会趁机揭穿。而觉远身负秘密,定然会出面护你。包括陛下……你若对这个帝王之心没有足够的了解,哪怕你是亲生的弟弟,也是在冒险!连婧衣都在你的计划之中,当初她与慧光的事,你一直在查她行踪,却许久无果,我还以为是锦衣卫的情报能力退步了,原来你在这儿等着她呢。还有东厂,你让十天干劫取药材,居然会留下把柄让人察觉,我甚至怀疑起锦衣卫被东厂渗透……”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时雍暗咬牙槽。

    “赵胤啊赵胤,我该说你极慧,还是该说你极狠?”

    “阿拾……”

    赵胤似要辩解什么,却被一根纤细的手指封住了嘴。

    “不必对我解释,我都明白。”时雍朝他莞尔,眼睛眨也不眨地与他对视,展眉笑道:“只是下次,侯爷要把我托付给赵云圳这样一个小屁孩之前,能不能先同我通个气?”

    赵胤拉下她的手,没有言语。

    其实,两个人心里都清楚。依时雍的性子,一旦得知他会以身赴险,在奉天殿上走那么一出可能万劫不复的险棋,怎会依言行事,如他所愿的离开无乩馆,去东宫小住?

    四眼相望。

    时雍没有再纠缠这个问题,而是似笑非笑地打趣。

    “侯爷去庆寿寺却肯带我一同前往,看来已是胸有成竹了。”

    赵胤眯眼,露出一丝无辜又困惑的神色。

    “不是某位夫人带狗到侯府生事,强行上车的么?”

    时雍挑挑眉梢,扫他一眼,不以为然地笑着转过来,将双手揽住他的脖子,硬生生将他拉得低下头,这才眼对眼的小声问:

    “你要做王爷了?”

    赵胤沉默。

    “怎么了?”时雍笑眯眯地捧着他英俊的脸,左右端详,“做王爷还不高兴吗?”

    赵胤看着她,“我说不愿。你信吗?”

    信自然是信的,就是听他这么说,时雍不免有些惊讶。

    “既然你不愿意……为何又要设下此计揭开身世秘闻,逼得觉远亲口吐出那个真相?”

    赵胤打量一眼她烁烁闪动的目光,低低道:“我从未叫过一声爹娘。”

    没有叫过,心中会有念想有遗憾,那么,弄清楚这个真相更是他身而为人的权利。时雍心疼地看着他,又听他道。

    “只是我没有料到,真相竟是如此——”

    没有什么残忍不堪的秘密,也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私相授受。他从来没有被人抛弃过。相反,他是被所有人狠狠爱着的孩子。

    真相虽然荒诞,但充满温情。

    时雍莞尔,“你怨过吗?”

    赵胤想了想,摇头。

    “他们对我很好。”

    不论是先帝还是甲一,都对他很好,他不缺父爱。虽不曾称先帝一声爹,但在他的心里,一直把永禄爷当父亲一样敬重。他拼死护卫这大晏江山,愿意远征漠北,不管朝廷凉薄与否,都不曾有过半分枉想和动摇,便是因有心中这一份灼热的牵挂。

    “只遗憾,我娘……”

    赵胤说到此处,神色微微黯然。

    “我没有娘。”

    连假的都没有一个。

    甲一为他编了个娘亲的谎言,他记了多年,一直想知道娘长成什么样子,可惜,没有画像、没有描述,脑子里空白一片,他从小就是没有娘的孩子。

    宫中的懿初皇后,在他心里的记忆,远不如先帝来得清晰。

    如今想来,懿初皇后每次见到他,都是极好极好的,眉眼弯弯,一次次说这个孩子长得好生漂亮,很愿意亲近他,拥抱他,抚摸他。

    是他。

    一直抗拒。

    他是个没有娘的孩子,对这样的温情本能地想要逃离。没有感受过娘的温暖同,他能抵抗漫无边际的思念。一旦感受过娘的怀抱,让他如何在漫漫人生中去面对,他缺失的一角。

    “有一次狩猎,我同赵焕比武。”

    赵胤突然开口,喉头微硬,声音沙哑不堪。

    “我虽也养在先帝爷身边,但自小明白,他是皇子,我是臣子。我不能伤他,我得让着。赵炔从小贪玩,不肯好好练武,偏好风花雪月。以他之能,自是打不过我。谁曾想,我已十分克制,谦让,刀尖仍是滑伤了他的胳膊……见他受伤,我赶紧丢掉武器,站着,硬生生受了他一剑。”

    “皇后从看台站了起来,飞奔着朝我们跑过来。她很心痛、紧张……她走到了我们的面前,抱起了赵焕……看了看他的伤口,转过头来问我伤得如何?”

    “我不知他是我的娘。当时,我羡慕,赵焕有娘。”

    “赵胤……”时雍听得心头抽搐,难受地抱紧赵胤,情不自禁地放柔了声音,“皇后她不知情。不然,她会抱你,会像抱赵焕那么抱你。不,他会更喜欢你,因为你那么好。”

    “我没事。”赵胤抚摸她的头发,语气轻描淡写:“先帝夸了我,骂了赵焕。先帝说我小小年纪有大将之风,量可容人,意坚如铁。训斥赵焕心胸狭窄,非君子之道……皇后也训了赵焕,说他不该在我丢刀后再刺我一剑,还说,山锐则不高,水狭则不深,说我是个好孩子,将来可拜相封侯为大晏建功立业……皇后痛骂赵焕,但她眼里的光,严厉、也温柔。”

    时雍垂下眼。

    她懂,她都懂。

    一个母亲对儿子的情感,与外人是不同的。

    对儿子再是严厉再是狠心,那也是爱。

    对外人再是夸奖再是欣赏,也隔着深深的壁墙。

    时雍抱紧他,在马车的颠簸里,感受着同他共振的心跳。

    “所以,你便听进去了。成了一个量可容人,意坚如铁,有大将之风的男人,一辈子的追求,就是封侯拜相为大晏建功立业,是也不是?”

    赵胤没有回答,目光和熙而温暖。

    “那年我九岁,云圳那么大。我记得她的腕上有一个透绿的镯子。是热的。”

    他可能想到许多的往事,脸上有隐隐的笑容。

    那往事,应是美好。

    人的一生,不管走的是什么路,都会留在记忆里留下痕迹,造成不可磨灭的影响。时雍无法去猜度赵胤内心对这段身世到底受到了何种伤害,只能陪着他,给他更多的笑容和温暖。她相信,爱可以弥补人生的遗憾。

    “赵胤,你看你成长得那么好。先帝和先皇后在天有灵,一定会很欣慰……”

    “阿拾。”赵胤突然问她,“真的有异时空吗?”

    时雍微怔,看着他的眼睛,捕捉到那一抹期待,静静地点头。

    “有。”

    “什么样子?”

    “有好。有坏。”

    时雍微微一笑,慢慢圈住他的脖子,低声道:“你的父母,可能就在那里,生活得很好。”

    赵胤嗯声,眼皮徐徐垂下。

    “我没有做错任何事。”

    时雍拥抱他。

    “我知道。他们也知道。从来没有人想过放弃。”

    赵胤沉默着,轻抚她的后背,有一搭,没一搭。

    两个人心跳平静。

    身影仿佛凝固在马车里,紧紧依偎。

    仿佛忘了要去到何处,以为这便是天荒地老。

    窗外的冷风,细碎的吹拂。

    庆寿寺的钟声,就那么不期然地撞入耳朵。

    “到了。”

    ……

    天寿山早已入冬。

    后山萧瑟一片,落叶铺在青石板的地面上,凉风拂过,冬意恰浓。

    咚!

    山寺钟声,响彻山谷。

    香火袅袅飘向天际,全寺僧众齐齐跪坐蒲团,吟唱佛经。

    庆寿寺今日闭门谢客,在后山设坛祭祀,为师尊进香,却全程有禁军参与。从山门到寺院,每一道门都有重兵把守,看上去如临大敌,不像是寻常法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废土求生我有戴森〕〔柯南之夏威夷教练〕〔从香江开始〕〔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富贵妾〕〔小农女的生活系统〕〔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