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妃投湖云月若和〕〔头七〕〔在年代文里当极品〕〔绝世神主〕〔全球妖变〕〔极品小司机〕〔苟在宗门,我能修〕〔众神世界从虫族开〕〔苍白徽记〕〔重生80下乡肥妻要〕〔从西游开始悬赏诸〕〔他是不是在撩我〕〔神医娘亲她是团宠〕〔快穿女尊系统之宠〕〔我就偷偷喜欢你〕〔我能看到人生剧本〕〔玄幻:我的师兄实〕〔NBA之从打爆韦德开〕〔深夜怪谈〕〔我代表地球联姻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814章 下棋之人是棋子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光启帝怔了怔,又是一声苦笑。

    “你看,朕又被你绕进去。阿胤,眼下我不问你要不要恢复身份,只问你。可有什么要求?”

    赵胤目光平静地看着他。

    光启帝与他对视,一字一顿地说道:

    “若有所求,我必为你办到。”

    这是补偿。

    赵胤看得出来皇帝今日来的目的,便是急切地想为他做点什么,以便补偿他多年来的委屈。可赵胤并不觉得自己委屈,自然也用不着这份补偿。

    “没有。”赵胤淡定地道:“陛下清正严明,便是大晏之福,无乩之福。”

    光启帝一怔。

    “唉。你啊!让我怎么办才好?”

    赵胤看着他失望的表情,眼波微荡一下,不想总拂他脸面,于是追问一句,“有件事,臣想问问陛下。”

    光启帝脸色松开,有了光泽和笑意。

    “你问。”

    赵胤道:“陛下怕吗?”

    光启拧眉,“朕怕什么。”

    赵胤平静地看着他,又扫一眼甲一,淡淡道:“外间传闻阿拾便是时雍转世。祸国之人,会颠覆江山。”

    这些话光启帝自然是听说过的。

    闻言,他淡淡一笑,“且不说这原就是无稽之谈,就算是真有此事,朕又何来怕哉?命数之说,姑且信之,然朕更信,人定胜天。”他定定看着赵胤,笑着补充。

    “此话不是朕说的,是母后当年说的。母亲当年背负儿生母死之咒,诞下我时,便断了气。呼吸全无,数年不醒……是父皇不肯放弃,一意孤行置冰棺,以珍药相。结果,母后不是回来了吗?你我既是一母同胞,自当竭尽全力守护大晏,岂会因几句命理恶咒就阋墙生怨?往后便有龃龉,说开就是。”

    赵胤没有开口。

    光启帝垂下眼,突然放低了声音。

    “这里没有外人,我给你们说句掏心窝子的话。皇帝不好当,这副重担压在肩上,实在是沉重。若有一日,阿胤当真想要,拱手让你又何妨?”

    甲一心头一跳,大惊失色。

    “陛下!”

    赵胤亦是变了脸色,当即施礼。

    “陛下,臣惶恐。江山社稷不可戏言……”

    “君无戏言。”光启帝看着因紧张而变得紧绷的甲一和赵胤,叹息一声,不再吓他们了。

    他抬手,示意他们坐下,这才换了话题。

    “眼下最紧要的是,焕儿,要如何处理……我今天过来,也是想听听母舅的意见。”

    甲一沉吟。

    既然光启帝叫了赵焕乳名,就是仍念兄弟情分的意思。

    事实也是如此,哪怕赵焕是抱养来的孩子,那也是懿初皇后和永禄爷当亲生孩子养大的,总不能找回了亲生的,就不承认抱养的,没有这样的说法。

    可,当着赵胤的面儿,甲一不便明说。

    “但凭陛下作主。”

    光启帝思忖道:“赵焕这人,本性不坏,只是打小娇纵了些,又被庞淞迷了眼,把父母千方百计对他的好当成了嫌弃和捧杀,教人利用了去。”

    甲一连声称是。

    光启帝见赵胤不语,又道:“横竖他如今也在宗人府圈禁,这事便不必知会他了。由他去吧。”

    甲一再次点头。

    光启帝喝一口茶,沉默片刻,突然抬起眼。

    “说到庞淞,朕方才想起……阿胤,你所言当真?他,当真说邪君是废帝的后人?”

    废帝是指建章帝赵绵泽,是光启帝的堂兄。

    他自开国皇帝洪泰爷手上接任皇位,在任仅有四年。建章帝即位后,因听信奸臣谗言,大肆削藩坑杀藩王——也就是他的皇叔,最后被当年还是晋王的先帝以清君侧之名赶下皇位,最后逃出皇宫,不知所踪。

    这段历史,鲜见于大晏史册。

    然,在座的都是皇族宗亲,自是明明白白。

    赵胤点头,“兹事体大,臣不敢妄言。”

    这是那天夜审庞淞的收获。

    在诏狱与锦衣卫硬抗了那么久,庞淞终究那身硬骨头终究还是受不住刑,交代了这件事。

    “以及——危阑计划。”

    那晚庞淞伤得很重,对邪君的“危阑计划”解释得并不详尽。大意是指邪君通过控制和策动当今天下最大的三个国家,即南晏,北狄,兀良汗三国的皇子谋反,进而控制三国命脉,待搅得翻天覆地,再坐收渔翁之利,由他出面重新组织新的秩序。

    “他们称其为大同世界。这便是危阑计划的最终目的。”

    光启帝深深皱眉。

    “好狠毒的心计!”

    甲一道:“南晏的楚王赵焕,兀良汗的大皇子乌日苏,那北狄呢?”

    光启帝沉吟:“哲布亲王。”

    赵胤道:“陛下可有发现。赵焕、乌日苏谋反夺位,虽说一个成,一个败,却有一个共同点。”

    光启看着他,“什么?”

    赵胤道:“身负皇室秘闻。”

    “此言有理。”光启帝点点头,思索道:“如今想来,邪君所做的一切,皆是为了挖掘三国皇室的秘闻,从中利用,安插人手、挑拔离间,进而控制皇子,引得兄弟反目、父子相残,江山动荡。这厮委实高明,自古以来,内乱最易撼动江山……不对!”

    光启嘶一声。

    “即便赵焕和乌日苏有身世秘闻,不是皇室之子,哲布亲王却是李太后亲生,长得也与其父汗哈萨尔如一个模子印出来的。他身上能有什么身世秘闻?”

    赵胤目光微微一闪。

    “皇室秘闻,不一定是指身世。”

    光启帝抬眉,“你是指?”

    赵胤道:“不瞒陛下,近来臣一直在查白马楫的身世……”

    光启帝问:“可有发现?”

    赵胤摇头,“暂无发现。不过,臣的探子无意发现了一桩北狄的秘闻。”

    光启帝来了兴趣。

    “说说看。”

    赵胤道:“想必陛下有所耳闻。哲布亲王肖似其父,从小就被看作北狄战神二代,最得父母心意。可是,他这一生,只有一战,以惨败收场,损兵数万,引来哈萨尔震怒。”

    光启点头。

    甲一也跟着点头,

    赵胤看着他们,慢声道:“此战便是导致哲布丧失汗位的关键。这一战前,北狄人人都看得出来,哈萨尔最属实的汗位继承人选是哲布。”

    不待他深说,光启帝便明白了。

    “看来哲布惨败的原因,不是没有领兵能力,而是他的皇兄乌尔格不让赢。”

    赵胤嗯一声,“数万士兵的尸骨,祭奠了乌尔格的汗位。若有一日哲布得知,会如何?”

    定然又是一番腥风血雨。

    只不过,邪君的“危阑计划”,在南晏和兀良汗的实施行动,如今看来,都算是失败了。南晏赵焕没能翻出风浪,而乌日苏这人又是个极有想法的,与南晏又有姻亲关系,不会轻易被人牵着鼻子走。

    但是,兀良汗计划失败,半山先生带走了来桑……

    就像南晏的赵焕计划失败,邪君发现他成不了事之后,干脆利用赵胤的身世作大作文章一样。说不定,目标已然更换成了来桑。

    赵胤看着光启帝,突然话锋一转。

    “这便是奉天殿大审觉远之前,臣特地给陛下秘奏的原因。”

    甲一听得吃了一惊。

    “你说什么?”

    他感觉自己好像错过了什么。

    有什么东西,是他不知道的吗?

    “你给过陛下秘奏?”

    赵胤道:“没错。”

    甲一提了口气,“这么说,那天大殿上,陛下要将你下狱,褫夺爵位,革职查办,甚至抄家连坐……都是假的不成?”

    老头子的语气全是质问。

    正因为那天光启帝的雷霆震怒,他这才会将皇帝一直防到现在。哪怕光启帝说得如此的热络有情,他仍然不敢完全相信皇帝是真心想与赵胤做兄弟,始终有所保留,诚惶诚恐。

    光启帝似笑非笑扫他一眼,“母舅以为朕当真是如此无情的人?”

    赵胤垂下眼帘,“也不算是假。”

    光启帝面色一僵。

    赵胤抬眼,看着甲一。

    “我做了两手准备。若觉远到死都不肯露出庆寿寺的秘密……那么,下狱抄家便会是真的。”

    不能逼出觉远。

    那就革职抄家逼甲一。

    同时,也可以给邪君一个假象……

    赵胤已经被光启帝的无情无义逼到了极点,有了谋反的基础条件。

    比起赵焕来,赵胤的能量必然要大得多。

    就算邪君不会完全相信,也定然不会轻易放弃这么大的一个机会。

    “狠!”

    甲一深吸一口气。

    再联系前后的事情,他难以吐出那口浊气。

    更是难以接受自己在这个局里的身份。

    原本,他以为他同赵胤一样,是下棋的人,再不济,也是一个观棋的人,早已纵观全局,对事情了然于胸。

    不曾想,这局棋下到最后,猛然发现,他原来也只是一颗棋子。

    下棋的是眼前的兄弟二人。

    尤其是赵胤,他养了二十几年的“亲儿子”。

    甲一隐隐有点气恼。

    “你竟然连我都一并算计了进去!?”

    “何来利用?”赵胤淡淡扫他一眼,“都是为了大晏。若非父亲向陛下请命,从宗人府提出阮娇娇,儿子也想不到这么一招,将计就计!”

    甲一心里那口气,更是出不来了。

    说来说去,还是就为阮娇娇那事报复他呗。

    呵!

    不知想到什么,甲一突然又笑了出来,看着光启帝说道:

    “不愧是先帝培养出来的亲儿子!一个赛一个狠绝、高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偷香(杨羽)〕〔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