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霍司爵温翔翔〕〔八荒剑神〕〔初一阳光〕〔我林平之!开局送〕〔青蛇之法海佛缘〕〔横推星际从虫群开〕〔在第四天灾中幸存〕〔巫师能采集〕〔海贼世界里的格斗〕〔穿越四合院里做倒〕〔跨界修真者〕〔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诸天纵横,从武林〕〔九灵器神之天魂师〕〔暴力丹尊〕〔与温柔女友的治愈〕〔我来自惩罚世界〕〔踏枝〕〔武逆焚天〕〔炼狱艺术家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815章 梳头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光启帝在无乩馆待到入夜时分才乘车离开,饮茶、下棋,偷得浮生半日闲,他好不快活。离开时,赵云圳闹腾一阵,不肯离开,最终仍是被赵胤拎上了马车了事。

    大黑同他耍了一日,关系日近,追着车跑了好一阵。

    本是狗子好玩的举动,竟是把赵云圳给弄得泪湿眼眶。

    光启帝好一阵哄,说要给他捉一只狗来养,也哄不好,即便是要也只要大黑。皇帝知道这是儿子故意为难他,最后只得板起脸来做严父状,将永禄爷当年教训他的那些东西,又重斥一遍,赵云圳才算消停了。

    无乩馆这边,送走光启帝,甲一便独自回房了,并没有打扰儿子和儿媳的小日子。

    只是人一走,时雍回到房里,又开始收拾起东西来。

    赵胤站在门口看她忙活,“阿拾这是做甚?”

    时雍头也不回,弯着腰整理大黑的狗食,淡定地道:“去东宫。”

    赵胤:……

    方才赵云圳在的时候她不说要去东宫,现在人走了,作起来。

    赵胤徐徐走近,从背后圈住她窄细的腰身,纳入怀里。

    “不要置气了。”

    时雍不解地嗯一声,解开男人的手转过身来,正色地道:“不是置气。我是认真的。侯爷看不出来,我满脸都写着认真么?”

    赵胤低头看着她,不言语。

    时雍道:“公公特地把阮娇娇从宗人府提出来,又安置在别院,总不能前功尽弃。还有……”

    她迟疑一下,盯着赵胤的眼睛,“你与陛下难道没有说过接下去的打算?邪君明显想要逼反你,那你是顺势而为,还是不予理睬?”

    赵胤沉默,“这都不该你一个女子操心。”

    时雍不满地拉下脸。

    赵胤赶紧换一个说法,“阿拾只须跟着爷,好好过日子便是,旁的事,无须你受累。”

    哼!时雍扫他一眼,低低道:“就知道你会这么说。那我问你,阮娇娇这条线,就这样放弃吗?”

    赵胤道:“自然不会。”

    时雍抬抬眉,“哦?那敢问侯爷,怎么安置你的外室呀?”

    赵胤拧她的鼻子,宠溺地一哼,“就会胡说。”

    顿了顿,见时雍撇着嘴不太满意的样子,又叹息,“那只是我父亲的一厢情愿罢了。阿拾可曾想过,若邪君当真是白马扶舟,我为人如何,他岂会不知?我若当真与阮娇娇过分亲近,反倒让其生疑。”

    时雍哦一声,撩眉看他,“原来如此。不是不想去,是不方便去。”

    这不是强词夺理么?

    赵胤哭笑不得,“你呀。横竖都是你对。”

    “那是自然。”时雍扬眉浅笑,说完,仍是好奇,“那你就这么晾着阮娇娇不成?”

    赵胤勾唇,伸出长臂揽住她的肩膀,往怀里带了带,一同走到罗汉椅上坐下,认真道:“虚虚实实,真做假时假亦真。棋子的妙处,就在于落在恰到好处的时候。”

    对大都督算计人的本事,时雍是服气的。

    她见赵胤神色平静,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便没有再多问,微微沉吟后,话锋突地一转。

    “今日你与陛下相谈,可曾问过……十天干首领印鉴一事?”

    就时雍所知,十天干首领印鉴出现过两次。

    一次是对雍人园和时雍的诛杀令。

    一次是除夕宫变假传赵胤命令包围乾清宫。

    两次有一个共同点,受令的人都是其时身为乙一的魏州。

    时雍知道是光启帝所为,但事发时光启帝尚不知与赵胤的关系,她想知道,赵胤有没有就此向光启帝求证。

    赵胤看她表情,明白她心中所想,缓缓摇头。

    “陛下既然一心修好,何必驳他脸面。”

    时雍道:“万一不是他做的呢?”

    赵胤轻轻挽唇,“咱们这位陛下呀,习得一手好字,最擅模仿。今日还曾提议在无书遗书上模仿先帝爷的笔迹为我正名。”

    “你拒绝了?”

    “嗯。”

    时雍并不意外,只是有些好笑。

    “既然他能坦然与你说起这个,想必是不带戒心对你的。”

    “嗯。”

    “那这个案子要怎么处理?白马楫那边怎么交代?”

    “嗯。”

    时雍看他意态闲闲,突然生恼,捉拳就去捶他,一副气恼的样子。

    “嗯什么嗯呀?我在为你担心,你就会拿话来糊弄我。”

    赵胤浅眯的眸子略带一丝笑意。

    他喜欢看时雍娇嗔的模样,好半晌才拉了她过来,靠在自己身前,轻抚她的后背。

    “通宁公主和褚道子,还有那些医士都可以为爷作证。”

    “嗯?”时雍抬头,“此话怎讲?”

    赵胤淡淡说道:“明日你去公主府一看便知。”

    时雍拉下脸,“不要。我要你现在说。”

    赵胤喟叹,带着笑道:“那批药材来自南边,明眼人一看便知。”

    时雍看着他淡然的表情,唔一声,突然有些明白了。

    “我就说嘛,侯爷如此老奸巨猾,怎会轻易让东厂抓住把柄?原来是早有后招。你是不是对药材做了手脚?”

    赵胤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而是安静地打量着时雍,一只搭在她肩膀上的手越发地紧。

    “阿拾……”

    花朵一般娇嫩的年纪,这张脸虽不如当年的时雍明**人,却自有一番清新脱俗的风姿,少有风情,却带妩媚,没有时雍美得那么有攻击性,却如三月枝头含苞待放的一枝桃花,白皙、鲜艳、美好,令人恨不能在她水灵灵的脸上掐一把。

    “侯爷想说什么?”时雍眨眨眼,觉得男人的目光有些不纯粹。

    不料,却听他说道:“今夜闲适,不如你我早些歇息。”

    时雍侧过眸子,狡黠如狐。

    “只是歇息?不做点别的什么事么?”

    赵胤唇角缓缓一勾,在她小脸上捏了一把,克制住手心里的痒痒,顺着她柔软的长发慢慢轻抚,然后抽出她发间的钗子。

    “让爷为阿拾梳头可好?”

    时雍看一眼不远处的镜子,莞尔:“好呀,爷抱我去那边坐。”

    “嗯。”赵胤起身将她抱起,放到梳妆台前坐好,低头看看女子的发顶,又看看铜镜里那张娇好的脸,褪掉她头上饰物,拿过木梳仔细梳理起来。

    他动作轻缓温柔。

    一梳二梳三梳,梳醉了时雍一颗心。

    “侯爷为旁人梳过头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龙宸〕〔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我什么时候无敌了〕〔恃宠〕〔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