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书生有种〕〔千字生死令〕〔开局获得不死天功〕〔重生之锦绣皇子妃〕〔斗罗之醉红尘〕〔小祖宗她又恃宠而〕〔猎魔我是专业的〕〔女神老婆爱上我〕〔第一兵王于枫杨黎〕〔我真的不想当全能〕〔桃源绝世医神〕〔召唤圣人〕〔我的恋爱日常太反〕〔三国:我帮刘备种〕〔重生之极品鉴宝师〕〔重生成前任叔叔的〕〔古武医婿〕〔我有五个大佬师傅〕〔楚后〕〔天国侍卫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817章 御案终结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光启二十三年,大晏京师顺天府那一桩甚嚣尘上的药材御案,有了定审。旨意是光启帝亲自书写,由李明昌在奉天殿宣读。

    圣旨言:

    赵胤为了抗治疫症,赤胆忠心,搜罗药材,劳苦功高,不仅无过,而且有功,特将御景汤池相赠。

    白马扶舟报国之心更是天地可鉴,然药材被贼人所盗,功过相抵,不赏不罚。

    觉远大师身为僧录司禅教,素有贤名,在疫症蔓延悲歌四起时,敞开寺门,救民无数。只可惜,管教弟子不严,导致慧光受无乩馆叛婢婧衣勾引,惹出大祸。罚其俸一年,闭门思过一月。

    至于慧光和尚,虽无害人之心,却有伤人之事,至锦衣卫与东厂横生枝节,误会重重,更在罪婢婧衣挑唆下,杜撰《血经》一书,差点酿成大祸。不过,皇帝仁慈,念及他年纪尚轻,也是被罪女所害,且有“积极寻找药材将功补过”的行为,免于斩刑,发配边地,充军拉达克,永不得返京。

    罪婢婧衣背主求荣,其行罪可诛。然其身怀有孕,暂且收监待审,由锦衣卫审结,另案再议。

    此案中涉及的其余人等,由各部门该赏的赏,该罚的罚,不一而足。

    至此,药材案由光启帝一锤定音,锦衣卫和东厂的矛盾也以“一场误会”而告终,尘埃落定。

    殿上齐声呼万岁,认为光启帝秉公处理,赞声一片。

    私底下,众人议论纷纷,皆说皇帝这是在和稀泥,谁也不肯得罪,虽赏了赵胤,但白马扶舟丢失抗疫药材那么大的事,一揭而过,算是扯平。

    为了平息京中流言,皇帝甚至把御景汤泉赐给了赵胤。

    这个案子下来,锦衣卫和东厂谁也没吃亏。

    但皇帝心里真能没有半点芥蒂吗?

    信的人有,不信的人更多。

    ……

    事情就这么过去了,白得了一个汤泉,时雍打心眼里感谢光启帝。毕竟,冬天来了,能泡泡私汤,这是何等的享受?

    帝王级的呀!

    时雍觉得这简直奢侈至极,恨不得天天在这里“醉生梦死”,这几日过得太舒爽,几乎忘了身外事。

    觉远上门拜谢的时候,她刚好拉了赵胤去汤池。

    甲一恰好在府上,请了他入门一叙。

    觉远双手合十,连连拜谢。

    “劣徒慧光能侥幸活命,全倚仗大都督在陛下面前说情,贫僧感激不尽。待大都督回府,烦请大人转告贫僧的谢意。”

    甲一目光闪动。

    他自是不会告诉觉远,慧光所犯之事全在赵胤计划之中,或者说慧光也是受了赵胤的利用,只是叹息道:

    “大师多礼了。慧光师父所犯之事,确不致死。陛下也说了,他是受了罪婢蒙蔽。那罪婢诚心勾引,慧光师父这般守戒僧,如何看得出她皮下恶念?怪不得他,怪不得。”

    看他连连摆手,觉远眼中已含歉疚。

    “贫僧罪过。当真是识人不清,差点误了大事。”

    甲一道:“大师不必自责。世间事,皆有定数。便是圣人也奈何不得,何况你我?”

    觉远叹息,似乎有什么话辗转在舌尖,欲言又止。

    “贫僧尚有一事,想要劳烦大都督,行个方便……”

    甲一平静地看过去,“大师但说无妨。”

    觉远吸了口气,“实在难以启齿。劣徒再是不肖,然那麟儿却是无辜……贫僧想,大都督可否网开一面,待婧衣那个罪婢诞下麟儿,再行处决?”

    甲一沉吟不答。

    觉远老脸微微一涩,略略有些不自在。

    “贫僧心知这个请求,让人为难了。实不相瞒,慧光是贫僧从襁褓中拾得,自小养大,如若……亲生。还请大人放心,那孩子不论男女,皆由贫僧带离,绝不会让任何人知晓去处,待他长大,亦不会告知其身世。”

    甲一叹息。

    “唉。大师当真是菩萨心肠。”

    ……

    慧光被发配充军那天,寒风凛冽,无人相送。

    他本是个孤儿,被觉远收养在庆寿寺中,觉远于他亦师亦父,犯下这等大错,差点害了师父性命,他自知羞愧,无脸见人,更不敢奢望觉远会来送他一程。

    在狱卒的押解下,他一举三回头,望着京师长街,走出城门,越行越远。

    他没有看见,城门垛墙上,那一角僧袍和袈裟。

    更没有听到觉远那一声。

    “阿弥陀佛。”

    ……

    赵胤在御景汤池里备了住处,这几日,时雍都安置在那里,白日里去公主府,同陈岚、褚道子一起制药,或是巡视疫情和隔离的医馆,偶尔去瞧瞧乌婵和吕雪凝,再去良药堂坐镇半日,给孙国栋定定心,夜里便泡在了御景汤泉里。

    王氏疼她辛苦,要么差了予方送来吃食,要么亲自跑过来,洗手为姑娘和姑爷做夜食,很是尽心。

    御景汤泉不止一个汤池。

    赵胤又让匠人来重新打造了一番,各有不同。

    时雍特地吩咐恩和和塔娜伺候王氏享受一番“贵妃花瓣浴”,王氏直呼要折寿了,说什么都不肯脱衣就范,时雍好说歹说,最后亲自动手,把她拽了下去。

    舒舒服服地泡过了“贵妃浴”,又在汤泉的“炭火蒸”里蒸了一刻钟,说是祛除了湿气,王氏简直神清气爽,直呼“赛过神仙”。

    待回到鼓楼的宋家,在左邻右舍和亲朋面前,自然又是好一番吹嘘,惹来艳羡无数。

    王氏脸上有光,连带着对宋长贵都宽容了许多,常见常有笑。

    不过,近来宋长贵笑不出来。

    宋老太犯的案子,落在了顺天府衙门,连同他的两个嫂子,一同押在大牢里。

    原本,宋长贵是顺天府推官,看看老娘,在牢里打点打点,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奈何府尹马举旺这次丝毫不给情面,甚至都不顾及他是东定侯的老丈人这层关系,直言道,宋老太犯的是重案,宋长贵身为推官,当避嫌,不可插手此案。

    宋长贵不傻,他能感觉到这个案子有些诡异。

    很显然,有人私底下打过招呼,且这个人,马兴旺得罪不起。或者说,马兴旺宁愿得罪宋长贵,也不敢得罪那个人。

    而且,说是宋老太参与了略卖良家妇女,却从不曾公开升堂来审。这个案子,全是马兴旺一手抓,不让任何人插手。宋长贵私底下想要打听,旁人也是讳莫如深,不肯明言。

    宋长贵焦虑地一把一把地掉头发。

    有两次,他鼓起勇气去找阿拾,到了门口,又没有好意思进去。宋老太是他的亲娘,他不能袖手旁观,但她不是阿拾的亲奶,以前待阿拾还不好,阿拾不落井下石就已经很好,要让她帮忙,宋长贵说不出口。

    ……

    这桩事情,时雍自是知晓。

    王氏来的时候,私底下给她透过风。

    只说:“你爹若是求你,咬死不可松口。那贼婆略卖良家,真是黑了心肠了。她在牢里多蹲些日子,你娘我就能好过些日子。”

    这话不假。

    宋老太自恃是王氏的婆母,向来没少折磨她。

    对王氏而言,骂不得,打不得,只能忍气吞声,可以说,再没有比宋老太蹲牢子更舒心的事了。

    时雍了然,“娘你放心,便是我想管,也没这本事捞她出来。”

    王氏不由吃惊,“如此严重?怕不是得罪哪个贵人了吧?”

    时雍心知肚明宋老太得罪的人是谁,却不便告诉王氏真相。

    “多行不义必自毙。娘,不必管她,只安抚好我爹便是。”

    “唉!”说到宋长贵,王氏又是叹息又是咬牙,“你爹那个蠢货,老娘懒得说道他。”

    宋长贵这人愚孝。

    时雍明白。

    王氏咬牙切齿,她只是笑。

    “对了。”王氏突然又提起来,“周家的小子说是有事找你,又不敢上门来,特地托我捎个信。”

    说是捎信,她就真的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条塞到时雍的手上。

    “快别让咱姑爷看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废土求生我有戴森〕〔柯南之夏威夷教练〕〔从香江开始〕〔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富贵妾〕〔小农女的生活系统〕〔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