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情满四合院之许大〕〔木叶:我有一棵恶〕〔在洪荒悠闲种田的〕〔我继承了五千年的〕〔直播:我能看见过〕〔大明之最浪太子系〕〔文明模板〕〔娱乐:开局和国民〕〔叩问仙道〕〔不想当大将的我选〕〔捡到一个末世〕〔洪荒:开局成就人〕〔霍格沃茨的元素法〕〔重生之情满四合院〕〔人在拳皇,开局挖〕〔忍界:从木叶开始〕〔修仙三百年突然发〕〔西游:开局让观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819章 宽慰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周明生站在饭店门口迎客,看到时雍和乌婵带着侍卫丫头过来,脖子伸长看了看,不见吕雪凝同她们一起,略微有些失望,但很快又恢复了平常表情。

    她是不会来的。

    恐怕这辈子都不会再见他了。

    “阿拾……”周明生刚喊出口,又连忙打住,拍了拍嘴巴,笑着拱手,“明光郡主,少将军夫人,二位里面请。”

    时雍笑道:“不必相请,这本是我家,熟得很呢。”

    她一笑,凝滞的气氛便突然和暖。

    乌婵勾唇侧头,带了带她,“走吧。我都饿了!”

    ……

    王氏饭馆今日是被周明生包下来的,除了周家的亲朋,便是衙门里的人,时雍大多都认得,上前逐一打过招呼。昔日同僚原本还有些紧张,见她与往常没有什么区别,更没有摆郡主架子,很快就没了顾虑,与她打成一片。

    女客们全被安顿在饭馆的里间,时雍领乌婵进去找王氏,便听到周大娘的笑声,“定了定了,盆儿胡同钱氏的大姑娘。”

    “恭喜恭喜,那可是个心灵手巧的姑娘,听说长得也是水灵灵的,求亲的人都踏破了门槛,倒教你家阿生捡了个便宜……”

    “周家婶子,你这是出大福气了。儿子职升锦衣卫,娶钱家的大姑娘,双喜临门啦……”

    时雍听得脚步微顿。

    与乌婵对视一眼,回头看了看在人群里与郭大力几个畅饮,满脸带笑的周明生,嘴角微微瘪下,没有说话。

    王氏在灶房忙活了一早上,刚回内宅换了一身干净衣服走出来,看到时雍拉着个脸,怔了怔,笑吟吟的面孔就耷拉下来,不太好看了。

    “谁招惹你了?”

    时雍换上笑脸,拉了她的手,“没有。”

    王氏打量她,一脸不信。

    乌婵在旁边笑着打趣,“大娘你可放心吧。你家阿拾是有人敢欺负的主么?她不欺人就该谢天谢地了,谁敢欺负她呀?”

    王氏随即笑了起来,脸上有些骄傲。

    “那是。我家姑娘多出息呀。”

    说着,王氏又将两个女子叫到了屋里,让王家嫂子把私底下为时雍准备的糕点和小吃端进来。

    “这都是娘专门为你们备着的,早早起来就打好了糕子,热乎着呢。外面那些人,可没得吃。”

    乌婵轻笑:“我都馋哭了。”

    王氏打趣她,“乌婵姑娘自打成了亲,这小嘴越发甜了,都说好姻缘能养人,瞧瞧你,小脸白白净净的,这腰儿细得柳条似的,啧啧……”

    一席话把乌婵说得都害臊起来。

    “亏得我脸皮厚,不然叫大娘这么夸,就该吃不下了,糕点全便宜了阿拾……”

    她二人取乐片刻,时雍却很沉默。

    王氏与乌婵交换个眼神,坐下来拉过时雍的手,在手背上拍了拍。

    “你老实跟娘说,这是怎么了?姑爷给你委屈受了?我就说嘛,又是什么汤池又是好言好语的哄着你,准没安好心……”

    “娘……”时雍失笑,打断她,“赵胤没有欺负我,我是在想周明生的事情。”

    王氏一怔,“他什么事?”

    时雍道:“周婶子要给他定亲了?”

    王氏想了想,笑道:“是有这么回事,昨日来定席,我听你周婶子说了一嘴。说的盆儿胡同钱家的姑娘,你周婶子可满意了。唉,也该她有福,这盆儿胡同的钱家,可是个好的,这京师城里的绸缎庄子、绣坊,数得上的那几个,都是钱老爷的产业……”

    她说得眉飞色舞,看时雍没什么反应,又突地住嘴。

    “怎么?是钱家有什么不对?”

    时雍摇头,“没有。不过我记得钱家老爷眼光可高着呢,怎会就看上周明生了?”

    “嗐!”

    王氏眉一挑,又露出她那典型的刻薄和八卦眼神,然后压低了声音。

    “我告诉你,你可别往外说啊。周婶子说,这桩婚事,还是钱家主动让媒婆上门来说的呢。你说怪不怪?这不是天上落馅饼又是什么?我一听就觉得这里头有事,可你周婶子说,是阿生先头办了一桩什么案子,救了钱家的姑娘,人家姑娘就把人看上了,跪求家里成全……”

    周明生长得人高马大,面相不错,但他一个顺天府的捕快,常年在京中行走,办得案少说也有千儿八百的了,要是办一桩案子人家就要嫁女儿,他也不会光棍到现在,更别说钱老爷家的姑娘了。

    时雍也觉得有点蹊跷。

    可再怎么说,结亲是好事,她没理由多说。

    “那是周明生走好运。”

    王氏笑了下,“可不么?虽然钱家大姑娘不是主母生的,是个庶出,可生母受钱老爷看重,也是个贵重的人儿。”

    时雍问:“周明生同意了?”

    王氏沉吟一下,“这个……娘就不知道了。不过看你周婶子昨儿来的时候,忧心忡忡的模样,说不准这事还没成。诶我问你,阿生是不是还惦着吕家那姑娘?”

    时雍哭笑不得。

    “咱俩到底是谁在打听事儿?”

    这天是周明生的喜日子,亲朋同僚劝酒的人多,他也来者不拒,喝得个酩酊大醉,然后借着酒劲儿撒疯,抱着王氏饭馆的柱头放声痛哭,很是叫人取笑了一番。

    时雍和乌婵没有等到酒席散场,就告辞出来。

    刚过晌午,姐妹俩沉默地行了一程,不约而同的说。

    “咱们去瞧瞧雪凝吧?”

    ……

    吕雪凝在城外有个庄子。

    当初她变卖吕家的财产准备离京的时候,本就存心想要留在顺天府,变卖家产只是打个马虎眼罢了。这个庄子是她特地留下来的,环境清雅,少有人烟,四周有十几亩田地,种着庄稼,离开前交代给了一个老管家看管,如今她无处可去,便躲到了这里。

    兰氏刚下葬不两日,吕雪凝尚在孝期。

    一身雪白的孝衣穿在身上空荡荡的,衬着她尖瘦的小脸,仿佛整个人都“小”了一圈。

    看到时雍和乌婵,她微微一笑。

    “二位稀客,快请里面坐。”

    这里的屋子远不如当初的吕家大院那么敞亮大气,但被她拾摄得干净整洁,一桌一椅,十分简单。书案上还有她正在抄写的经书,墨痕未干。

    时雍扫视一圈,“近来过得如何?”

    吕雪凝神情淡淡的:“很好的。”

    时雍抿嘴微笑,坐下来。

    有两个小丫头端茶水果点进来,时雍看了她们一眼,吕雪凝连忙解释道:“都是庄子上帮佣人家的女儿,我眼下身边没有得用的丫头,管家便同他们父母要了人来,在我家里打打杂,也赚些工钱。”

    农庄里少不得要人做工,人是不少的。

    时雍微笑,“看你把日子安排得这么妥当,我就放心了。”

    吕雪凝抿了抿嘴,温柔地道:“母亲虽是不在了,当初变卖家产却是留下不少银钱,够我一人过活。你们不用担心,我能照顾好自己。”

    时雍想了想,还是忍不住问:“你往后,有什么打算?”

    吕雪凝垂下眼眸,微微思忖,轻笑道:“这样就很好。农人质扑,农庄惬意。你们来时,看到我田地里的庄稼了么?我每日看着它们生长,便觉得日子格外的好。”

    时雍点点头,跟着赞叹了几句。

    乌婵看她半晌说不到重点,剥着瓜子,假装不在意地道:

    “你听说了吗?周明生去锦衣卫当差了。”

    吕雪凝面色以看得见的速度变化,随即一笑。

    “是吗?农庄里消息闭塞,我倒是不曾知晓。不过,周大哥盼了这么久,算是得偿所愿,是好事。”

    乌婵看她神色淡然,又道:“周婶子为他说了一门亲,盆儿胡同钱家的大姑娘……”

    吕雪凝的反应比方才更为平静,好似松了口气般,笑了笑,说得云淡风轻。

    “如此甚好,周大哥是个好人,该有良配。”

    乌婵实在看不下去了。

    “你舍得?”

    吕雪凝垂目,手指反复在洁白的绢子上搓揉,指节都捏得泛白了,声音却十分的浅淡:“舍得如何?舍不得又如何?我与他终是今生无缘。他能得一良妻,于我而言,也是宽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