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妃投湖云月若和〕〔绝色丹药师:邪王〕〔全球降临大千世界〕〔我真的不是妖道呀〕〔从斗罗开始:武魂〕〔影视从海豹突击队〕〔人类大脑牧场〕〔三国:积粮万石,〕〔为美好群星献上祝〕〔九尾之夜,我一拳〕〔都市全能医王〕〔仙箓〕〔帝皇召唤,无上神〕〔巫师:我带错了系〕〔全球游戏:附带随〕〔龙族:重回十七岁〕〔人在西游,开局救〕〔这些妖怪怎么都有〕〔二十七载〕〔医妃种田养萌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828章 巡营检视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时雍本也没在意,见宝音如此认真对待此事,偷偷瞄了赵胤一眼,心里微妙的一动,突然生出些小心思。

    在认识她以前,这个赵胤可是一个礼教斗士,格外讲究规矩。

    虽然她的生母陈岚与赵家人没有半毛钱的血源关系,可陈岚从小被懿初皇后养在膝下,又被册封通宁公主,视做义女,那么,在赵胤看来,义妹也是妹,那辈分也是清清楚楚的……

    她不在意,不代表赵胤不在意呢?

    该不会真教她说中了吧,赵胤当真因为这个才不肯认祖归宗?

    ……

    这天的晌午饭,时雍和赵胤是在公主府用的。吃过饭后,宝音原本还想拉住他们说话,要留他们用晚膳,被赵胤以“公务繁忙”为由,拒绝了。

    夫唱妇随,时雍同她一起告辞出来。

    阴沉了大半日的天空,下起了绵绵的细雨。

    坐在马车上,时雍听着雨声,懒洋洋地靠在赵胤的肩膀上。

    “赵胤……”

    “嗯。”

    赵胤坐得极为端正,目光沉沉,不知在想些什么。时雍侧目望他一眼,冷不丁勾唇,将脑袋斜过去,凑到他的腮边啄了啄。

    “舅,我有个问题。”

    一声舅,听得赵胤眼皮微跳,目光噌地转过来,严厉地盯住她。

    “别乱叫!”

    时雍忍俊不禁,抬手搔了搔他的耳朵,“你是不是因为这个,才不肯认祖归宗呀?”

    赵胤捉了她的手来,表情冷肃。

    “不是。”

    时雍浅浅一笑,“当真?”

    赵胤凝视着她的眼睛,突然勾唇,哼一声,“你这点坏心思,都写眼里了。”

    时雍眼捎微斜,“我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赵胤一本正经地固定住她的手,扣在掌心,不容她乱动,这才淡淡道:“莫说通宁公主并非皇室血脉。就算是,又如何?”

    时雍差点笑死,“那我就得叫你一声表舅了。”

    赵胤道:“表亲?正好,亲上加亲。”

    看着他那双深沉难测的双眸,时雍窒息了。

    她怎么忘了,这是一个表兄妹合法婚姻的时代?

    “是我错了,把侯爷想得太高尚。原来侯爷根本就是个禽兽……”

    说罢抽手就想逃,却被赵胤一把抓了回来,不容她反抗地束在怀里,如同老鹰抓住了猎物一般,眉目冷淡地看着她挣扎。

    “给你一个机会,重新说来。”

    时雍哭笑不得,“是我错了,我才是个禽兽,看到侯爷我就高尚不起来,就会胡思乱想。不过,我现在知道了,不管我什么身份,不管我是山鹰还是家雀,终归逃不过侯爷的手掌心便是……”

    赵胤手臂微松,在她头上拍了拍,“说得好,有赏。”

    时雍傲娇地翘起嘴唇,“呵!今日我可不稀罕什么赏赐,后头拖了一车长公主的礼物呢。”

    “你会喜欢。”赵胤平静地看着她,突然换话题,“在昌远镇,白马扶舟同你说了什么?”

    时雍愣了愣,刚想开口,便听赵胤道:“阿拾如此不老实,你说,本座该怎么罚你?”

    这也算?时雍有种见鬼的感觉,“我这不是来没有来得及么……”

    “狡辩。你本有机会说。”赵胤不听解释,慵懒地拨一下袍服,淡淡道:“本座原想罚你,三天不许下床。可方才看你乖巧,便决定赏你免罚。谁知叫阿拾拒绝了,那便……”

    他止住话,看着时雍一动不动。

    时雍哭笑不得,“那便如何?”

    赵胤看她皱着眉瞪自己,唇角微扬。

    “那便一天吧。”

    “……”

    时雍深抽一口气,一眨不眨地看了男人半晌,突然咬牙朝他扑了过去。

    “赵大驴,我给你拼了。”

    羊入虎口。赵胤轻笑一声接住她,“正中下怀!”

    两人许久不曾这么亲近,时雍借着这个机会在他怀里好一阵闹腾,最后,竟是耷拉着小脸伤心起来,非得要赵胤好一顿哄,这才高兴起来,将昌远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他。

    并且,献宝似的从怀里掏出一个东西递到他面前。

    “看到没有?我在大兴寺找到的。还没有来得及同你说起罢了,你就要罚。哪有这样的?你这男人,半点不讲理,不要也罢。”

    赵胤哼声,看着她手上的布结,眉锋微揪,语气却说得平静。

    “爷不好。那阿拾便罚爷,一天不许下床好了。”

    时雍失笑,掐他一把:“哪有这么好的便宜可占?你快看看,这是不是狄人族的东西。我前日同杨斐他们几个去大兴寺转悠了一圈,那些和尚,真是吃饱饭闲得没有事做,把地方打扫得实在干净,连砖缝里的血沫都冲刷一干二净,毫无痕迹可寻……”

    赵胤接过那个布结,凝视着,问道:“那此物你从何处寻得?”

    时雍得意地朝他眨了一下眼。

    “杨斐。”

    赵胤侧目盯住她,“杨斐?”

    “没错。”时雍说道:“成格公主出事时,杨斐与白马扶舟前后脚到达大兴寺,在他们搏斗时,偷偷捡了这个,没有让人发现。这小子着实机灵,可堪大用。本来呢,他是想拿回来交给你的,被我劫了,抢个功劳!”

    说是抢功劳,但时雍还是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赵胤原委,然后又道:

    “杨斐认为,劫匪对成格公主没有杀机,不然,依他们的身手,也不至于被白马扶舟灭口,没有动成格半根汗毛……”

    脸都毁了,还没伤半根汗毛?

    看赵胤抬眉不解,时雍又把成格同她说的话,复述了一遍。

    “结合成格和杨斐的话,我认为,这一点可以证实。不过,如此一来,事情也就更复杂了。不求钱财,不伤性命,那绑人做什么?”

    赵胤看着那条布结,没有回答她的问题,突然道:“这个,确是狄人部落之物。”

    时雍道:“我看与我们在漠北找到的那个相似。好像是狄人族人使用的腰带?”

    赵胤嗯一声,收入掌心。

    “谢放。”

    他打了帘子,同谢放耳语几句,又将帘子落下,淡淡地道:“很快便会水落石出。”

    时雍莞尔:“那我静待。”

    ……

    赵胤在公主府说的话,并非借口离开的托词,他下午要去巡营,顺便检视神机营新到的火器。这是很早就定下的行程,将士们都在等待,耽误不得。

    时雍正好无事,便随同他一道去了。

    马车出了城,用了差不多半个时辰,在神机营停了下来。

    往常赵胤来神机营,一律骑马,这样乘车而至还是第一次。

    魏骁龙等一众将士看到这番场景,都是相视一笑。

    大都督宠妻护妻之名,果然不虚。

    魏骁龙领头,率众将士齐齐向赵胤二人施礼。

    “末将参见大都督!参见明光郡主!”

    赵胤抬手,“诸位将军免礼。”

    时雍微微一笑,学着赵胤的模样,“免礼!”

    魏骁龙笑着走上前,拱手道:“大都督,将士们都准备好了。就等你了。这次若不是大都督,我等也不能这么快就拿到这批火器。将士们都说了,这第一把火,一定要大都督亲自来点,才够庄重……”

    赵胤点头,淡淡道:“前头带路。”

    魏骁龙侧身,抬了抬手臂:“大都督,请!”

    今儿是有新火器运到神机营,魏骁龙满脸是笑,进入大营,一列列神机营将士亦是列队而立,严肃端正,一看便知是训练有素的队伍。

    细雨刚停,地面潮湿。

    赵胤领着时雍从中间穿过,魏骁龙、谢放、朱九等人紧跟其后,走向校场最前方用红绸覆盖的一辆辆战车。

    场上的目光都集中在他们身上,有些兴奋。

    时雍也好奇起来,一直知道神机营是大晏火器最先进的地方,但她并不知道到底先进到什么程度。没有想到,今儿沾了赵大驴的光,居然可以一探封建帝国的火器中枢,亲自观看火器试验。

    恰在这时,营门传来一道长声吆喝。

    “报——”

    “大都督、魏将军——急报!”

    魏骁龙顿了顿,示意那人停下,看向赵胤。

    “大都督……”

    赵胤道:“让他上前来。”

    魏骁龙招了招手,那士兵便按着腰刀匆匆走了上来,面色紧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