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妃投湖云月若和〕〔头七〕〔在年代文里当极品〕〔绝世神主〕〔全球妖变〕〔极品小司机〕〔苟在宗门,我能修〕〔众神世界从虫族开〕〔苍白徽记〕〔重生80下乡肥妻要〕〔从西游开始悬赏诸〕〔他是不是在撩我〕〔神医娘亲她是团宠〕〔快穿女尊系统之宠〕〔我就偷偷喜欢你〕〔我能看到人生剧本〕〔玄幻:我的师兄实〕〔NBA之从打爆韦德开〕〔深夜怪谈〕〔我代表地球联姻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831章 奇怪的狄人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那人身着一袭乌灰色的短裘,腰上扎着布结绳子似的腰带,被人抛得一屁股坐起来,倒也不慌,抬起头来四处张望着,一双眼睛骨碌碌地转动着,对锦衣卫衙门的好奇,明显多过了害怕。

    这倒桩稀罕事儿。

    一般人到了锦衣卫衙门,就跟老鼠见了猫似的,无不战战兢兢,惊恐难抑,这种无惧锦衣卫的人难得一遇,非傻即狂。

    “这小子,有意思。”

    朱九笑盈盈地抱着双臂,看着那人问白执。

    “诶兄弟,你从哪儿拎回来的活宝?”

    白执瞄他一眼,上前轻轻踢一下那个还在东张西望的家伙。

    “看什么看?还不快些交代!”

    那小子似乎刚回过神来,挠了挠脑袋,吭哧吭哧地道:“交,交代什么?”

    听其口音倒是与大晏人没有什么区别。

    时雍看他目光澄澈,笑了笑,轻声细语地哄道:“是谁让你去神机营送信?”

    “送信?”他眼里充满了疑惑,不解地看着时雍。

    白执不耐烦了,刀柄在他背上敲了一下,“老实点!再给老子装糊涂,宰了你信不信?”

    在来的路上,白执已经与这个人“斗智斗勇”好久了,结果是鸡同鸭讲,什么都问不出来,反惹了自己一肚子气。他不耐烦,那小子也有点惧他,吃痛地尖叫一下,便撇着嘴巴抱紧脑袋蹲了下来,抬起头,撇着嘴,委屈地看着他。

    “又打人。你说了,我跟你回来,就不打人。说话不算话,你不是好人。”

    朱九乐了,肘了白执一下,嗐一声。

    “你现在才看出来,他不是好人吗?”

    白执恶狠狠地瞪他,“闭嘴。轮得到你说话?”

    朱九哼声,不悦地回头,对赵胤拱手道:“爷,把人交给我,属下来审!定要让他吐出真相不可!”

    不待赵胤说话,时雍便笑了,“不要逼他了。我来!”

    那小子此时正抱着膝盖在地上,似乎根本没搞清楚当下的情况。见时雍朝自己走来,脑袋垂了垂,皮皮便耷拉了下去。

    “要问什么也不说清楚,每个人都好凶。”

    时雍莞尔,在他面前蹲下身来,视线与他平视。

    “我不凶。你告诉我好不好?”

    那人年纪不大,看着就是个不省事的样子,抬头看着时雍脸上的笑,又看了看满屋子凶神恶煞的锦衣卫,确实只有眼前女子最为和善。

    他想了想,垂着脑袋低低地道:“我又不知你们要问什么。我没送信。我说了,又没有人相信我。”

    时雍道:“我相信你呀。你没有送信,你只是去人家营房门口掷了一颗石子,对不对?”

    那人眼睛一亮,就好像突然找到了明白自己的知己一般,朝时雍用力地点了两下脑袋,“你怎么知道?”

    时雍轻笑:“因为我看到了呀。你可不可以告诉我,是谁叫你来掷石头子的?你们狄人族不是一直在黄泉谷底下生活的吗?为何来了京城?”

    那人没有迟疑,老老实实地回答:“是大巫叫我来的。”

    大巫?

    时雍转头,与赵胤交换了一个眼神。

    其余几个侍卫也是面面相觑。

    对于黄泉谷底那个狄人族,因为朝廷要对其招安,锦衣卫曾经派人仔细地了解过。

    在狄人族,大巫不是对某个人的专属称呼,但能被称为“大巫”的人一定是族中的尊者,或是长老之上,掌控族中事务的长者,又或是在某个方面有特殊才干,受到酋长和族人们敬重的人。

    褚道子也曾被称为大巫。

    除他以外,狄人族先后有数个大巫。

    没有人知道这小子指的是哪一个,再三询问他也说不清楚。

    他懂得语言,却又好像少了一根与人交流的弦,说傻吧,又不完全了傻,但无论说什么话都像在对牛弹琴,极是费劲儿。

    时雍耐心地蹲在他面前,“是大巫叫你去神机营掷石头吗?”

    那人点头,想了想,又摇头:“大巫说,玉姬的肚子里要变出一个孩子,让我带了族人备好的礼物来京城,送到那个很大的房子里去……”

    “很大的房子?”

    那人想了半晌,“叫诚国公府。”

    时雍听明白了,“那石头?也是大巫?”

    他不吭声。

    时雍:“不是大巫。”

    也不吭声。

    时雍勾起唇角,朝他眨了眨眼睛,“怎么?不能说吗?”

    那人点点头,脑袋几乎要垂到胸膛去了。

    “不可以说。”

    “为什么?”

    “……”

    长长的沉默,那人再不回答。

    时雍没有再为难他,让朱九为他准备了一些吃食,然后微笑着走到赵胤面前。

    “想搞清楚那个大巫是何人,并不难。”

    能在狄人族中被称为“大巫”,能有几个?据他们所知,除了褚道子和狄人族新任的掌事者以及一个辈分极高的长老,狄人族中再无第三个大巫。

    “再有,无论这个人是谁,从今日神机营发生的事情来看,至少对我们是没有恶意的,否则,他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致人于死地了。既然人家不愿意暴露自己,那咱们也不必着急去谢恩。我以为,当务之急,我们先要弄明白的是火器坊的事情。到底是只改置了送到神机营那一批火炮,还是别的火器全都出了问题?不弄清楚这个,令人夜不安枕啦。”

    赵胤与对视,徐徐点头。

    “本座稍后便进宫,面圣。”

    火器房的司官、主事,督办的兵部大吏侍郎柴丘都已被捉拿,但要彻查火器坊的真相,还需要动一个人——

    兵部尚书张普,当朝国丈。

    张家自开国皇帝洪泰爷开始便是世家望族,又是皇帝的老丈人,上次赵胤夺他领兵之权,便是趁了光启帝病重未醒,借机行事而已。眼下情况与当初不同,锦衣卫要彻查张普和火器坊,必得皇帝首肯不可。

    赵胤叫来盛章,交代了几句,当天便入了宫。

    时雍回府前,去了一趟定国公府,看望乌婵和陈红玉。

    离家许久的大姑娘回来了,定国公府上上下下忙得如同过节一般,陈宗昶更是宽慰,欢天喜地地设了家宴在碧玉轩,将阖家老小都召集过来,为大小姐接风洗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偷香(杨羽)〕〔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