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苟在木叶的警备队〕〔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重生都市仙帝〕〔回到2002当医生〕〔轮回世界:傅青海〕〔重生影后她又逆袭〕〔阿兹特克的永生者〕〔末世氪金进化神宠〕〔离柯南远一点〕〔殿下别这样〕〔都市医武战神〕〔退亲后,我嫁给了〕〔王的女人谁敢动〕〔电竞大神暗恋我〕〔无敌败家子系统〕〔重生九零小辣椒〕〔暖婚100天〕〔九天苍穹变〕〔全民入侵异界开局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832章 有孕了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陈红玉是国公府唯一的嫡女,她和大哥陈萧出自陈宗昶的嫡妻,最是尊贵不过,也最得陈宗昶看重。自发妻离世后,陈宗昶没有续弦,虽有侍妾陪房好几个,庶子庶女也有几人,地位都远不如这兄妹二人。

    时雍被下人领入府时,碧玉轩刚刚散席,她去了个茅房,恰好听到陈家庶女陈紫玉和陈青玉在里头咬耳朵。

    “同一个陈姓,同一个爹,同样是人,却不同命。”

    “你没看父亲护她都护成什么样了?连北狄李太后联姻都拒绝,亲王之尊都不肯嫁,是想嫁个什么样的男人?这大晏朝,除了陛下,还有哪个男子配得上她?不,在父亲眼里,想必当今陛下都配不上她高贵的女儿呢。”

    “哲布亲王进城的时候,你去看了么?听说长得高大英俊,是个好的。”

    “是呀,说来恨死了。他陈红玉不肯嫁,父亲就不考虑下咱们姐妹了么?她若嫁去北狄,咱们还能做个媵妾陪嫁,少不得也是一个亲王侧妃……父亲真是偏心。”

    “别酸了。谁让咱们不是大夫人肚子里爬出来的呢?天生低贱一等。姐姐早该看明白了,这个家里,只有一个大小姐是人上人,其他姑娘……全是猪狗不如的东西。”

    “可别说了,说起来就来气。看她那个死样子就讨厌。她一回来,一大家子都忙得脚不沾地的,她就拉着个脸,好似谁都欠她千儿八百似的,不给咱们半分好脸色……谁欠她的呀?真是。”

    “就这样,爹还哄着她呢,捧在手上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不嫁出去,怕不是要留在家里养一辈子,让人笑话……”

    “养什么一辈子?你没听父亲说吗?要为她在军中比武招亲,挑选大晏最勇猛的儿郎……呵,也不知要挑一个什么镶金镶玉的金龟婿,才配得上陈家大小姐……”

    “嘘。”

    两人一抬头就看到了时雍,满脸尴尬。

    时雍倒是没有什么异样的表情,微微一笑。

    “二位小姐,借过——”

    她扬长而去,把陈紫玉和陈青玉吓得顿时白了脸。

    在京城,如今的宋阿拾比当初的时雍名声好不了多少,敬她的人远不如怕她畏她的人多。试想,一个看到死人眉头都不皱的女人,能不让人害怕吗?

    时雍并没有向陈红玉告状的打算,只是从她两个庶妹的议论中了解到了她的处境,更为怜惜她几分而已。从爱慕楚王到被楚王和离再到被李太后看中陈宗昶拒婚,陈红玉的婚姻实在太不顺畅。

    但是,陈宗昶不惧流言,坚持不让女儿远嫁这一点,时雍是赞同的……

    时下很少这种不考虑家国大局,只为女儿幸福着想的爹了。

    陈红玉是不幸的,同时,又是幸福的。

    “阿拾!”乌婵站在碧玉轩门口,看到她便急不可耐地冲了过来,挽住她的手,又说又笑。

    陈萧站在台阶上,看了她一眼,眉头微微一皱,却没有说什么,下人们明知道乌婵的行为举止很不得体,更是不敢多言。

    陈红玉站在陈萧的旁边,看着时雍同乌婵并排走过来,低低道:“哥哥和嫂嫂可还好?”

    陈萧嗯一声,“好。”

    陈红玉没有什么表情,但语气松缓了许多。

    “嫂嫂这性子……天生就该嫁到我们家的。”

    定国公府是武将之家,规矩没有别的世家那么大,陈宗昶和陈萧也是宽和不羁的人,从来不会去纠正她,乌婵在府中很自在。

    “我羡慕嫂嫂。”

    陈萧撇过头去,深深看她一眼。

    “父亲的话,你姑且听之。婚姻大事,还得自己做主。”

    陈红玉一怔,忍俊不禁,“你这话要叫父亲听见,非得扒下你一层皮不可。”

    陈萧不以为意,“当他的面,我也照说不误。”

    陈红玉瞥他一眼,“哥哥一直都是随性而为的人,如今为了嫂嫂,倒是肯屈就了?”

    陈萧拧眉,还没有说话,乌婵便领着时雍走了过来。

    “你们在说什么?说我的坏话?”

    陈红玉笑道:“我可不敢说嫂嫂坏话。我哥会撕了我的嘴。”

    她目光又转向时雍:“郡主,里面请。”

    时雍看着陈红玉回家后恢复了些血色的面孔,还有那只不经意放在小腹上的手,微微一笑。

    “恰好从定国公府路过,进来看看你和婵儿。打扰了。”

    几个人互相行礼,时雍被请入碧玉轩,陈萧便借故离去了,只留她们几个姑娘说话。

    丫头们奉上茶水果点,陈红玉礼数周全地招呼着,很是拘谨的样子。

    乌婵倒是不以为意,将丫头们都打发了出去,只留她们三人。

    “好了,这里没有外人了。红玉,你不用同阿拾客气。太客气了,她会不自在的。”

    时雍笑道:“是呀,大家都是姐妹,自在些才好。”

    陈红玉抿唇称是。

    时雍看着她,“红玉气色不太好,可要我为你把脉看看?”

    陈红玉再次拒绝,“不必劳烦郡主,想是从漠北回来舟车劳顿,休息几日就好了。”

    乌婵看着她俩,目光再次从时雍脸上滑过,然后怂恿道:“都说了不要同阿拾客气了,自家姐妹,有什么可客气的?方才午膳我看你就是不舒服,用得很少,似是胃口不好,刚好阿拾来了,这可是现下咱们京师城里,炙手可热的名医,不看白不看。”

    说着,乌婵径直拉了陈红玉的手,往前时雍手上一塞。

    “快!替她把把脉。”

    陈红玉像受惊的兔子般,拼命往后缩,小脸以看得见的速度褪去血色。

    她想抽回手,时雍的力气却很大,将她拽得很紧,一双眼睛如同勾子似的看着她,令人不敢直视。

    陈红玉拉扯几下,看时雍一动不动,慢慢地停下手来,嘴唇唰白。

    “红玉,你在怕什么?”

    “我……”

    “不要否认。我要是连这个都看不出来,就枉为女子了。”

    时雍面无表情地说着,慢慢撸高她的袖子,将手指搭在她的腕上。

    这次,陈红玉没有缩回手,一张脸白得如同纸片一般,身子僵硬得如同雕塑。

    好一会,时雍才平静地松开她的手,又温柔地将她的袖子拉下来,为她顺了顺,语气也十分轻柔。

    “什么时候的事?”

    陈红玉咬着下唇,双眼微垂,许久没有言语。

    乌婵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眉头揪了起来。

    “不是……你们在说什么?为何我听不懂?”

    陈红玉突然吸了一口气,抬高下巴,平视着时雍和乌婵。

    “我有孕了。是被困阴山皇陵那天,发生的事情。我吸入了百媚生的毒雾,在墓室里,与一个男人,荒唐一夜……”

    乌婵惊讶地张着嘴,许久合不拢。

    时雍平静地问:“那个男人,是谁?”

    陈红玉眼皮微微一颤,仿佛用尽了力气一般,吐出三个字。

    “不知道。”

    时雍问:“这就是你拒绝哲布联姻的原因?”

    陈红玉苦笑:“拒绝李太后的不是我,是我父亲,要与我联姻的人也不是哲布,是李太后。我与哲布亲王,彼此都无意。不过,我感激父亲,若是他没有拒绝,想来我,最后也只能……”重重一叹,她道:“三尺白绫,毒酒一杯,或是纵马死在外头。不给定国公府丢人了。”

    时雍眉头微跳,“那现在你准备怎么办?”

    “……”

    沉默。

    长长的沉默。

    无人开口。

    ……

    时雍回到无乩馆,已是黄昏时分。

    她用了些娴衣准备的晚膳,便安静地在书房里等待赵胤回来。

    心里千头万绪,她需要同赵胤一起把发生的事情捋一捋。

    然而,天黑了许久,赵胤还没有回来,她却等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阮娇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