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色丹药师:邪王〕〔王妃投湖云月若和〕〔仙魔三国大玩家〕〔一万种清除玩家的〕〔快穿女配专治各种〕〔史上最强师尊〕〔一辆房车,套路井〕〔摄政王的末世小农〕〔签到黑科技房车和〕〔木叶村的五代目被〕〔全能大佬又上头条〕〔美女总裁的贴身保〕〔武圣天下〕〔大昏君〕〔从民国开始的诸天〕〔开局一个系统,扮〕〔红唐〕〔快穿之男主又被虐〕〔快穿之女配求生实〕〔女配她不当踏脚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837章 哲布亲王要选妃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时雍微讶,猛地揽住他的脖子,不让身子下沉,待转头发现几个丫头都站在门口,害羞地低垂着头偷偷发笑时,她有些忍俊不禁,小声嗤他。

    “大白天的,侯爷这是做什么……”

    赵胤哼声,“不可辜负阿拾悍妇之名。爷是被迫的。”

    “……讨厌!”

    两个人打情骂俏地回了房。

    几个丫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小步跟在后头。

    而侍卫们则是挤眉弄眼,觉得这无乩馆的日子,越来越有趣了。

    ……

    坊间传闻这种事情,向来最得人们喜欢。

    阮娇娇登堂入室,引得东定侯“后院起火”,这事还真的被人传扬了出去。

    坊间只道,明光郡主脾气大,甚为骄悍,又仗著有长公主和通宁公主撑腰,在无乩馆里大闹一通,搞得鸡飞狗跳,两个赵胤的亲卫甚至因此而遭受了笞刑之苦。

    最后,明光郡主硬生生逼得赵胤将找上门来的阮娇娇遣走。

    坊间只叹:东定侯夫纲不振,以郡马之身,难展大丈夫威仪,竟然屈于一妇人之下,气得好几日都不曾上朝。

    就在人们对东定侯与明光郡主的闺房之事津津乐道的时候,一场以“兵部和火器坊”为目标的大清查,已悄无声息地开始。锦衣卫没有声张,暗中查探,十天干密切配合,只为找到张普的罪行铁证。

    这是赵胤入宫觐见光启帝之后的结果。

    大晏赵家的男人,对待自己的女人,确实难下狠手。

    虽然光启帝对张皇后并没有什么刻骨铭心的深情厚爱,但一日夫妻百日恩,两人还有一个小皇子。光启帝念着张皇后的情分,暗谕赵胤彻查张普、兵部和火器坊,却又再三叮嘱赵胤,不可打草惊蛇。若无十足证据,不能轻易动手。

    这正中赵胤下怀。

    以前他以为张普不过是仗着女儿是当今皇后,这才张狂了一些。可眼下种种表明,这个张普的野心似乎大了——女儿被囚禁,有个小外孙是皇子,就算他没有非分之想,邪君也一定会让他有。

    在赵焕、赵胤身上都无所作为后,邪君难免不把手指伸向张普,以及如今养在杨妃膝下的小皇子——赵云幸。

    赵胤是先帝养大的孩子,凡事自然以赵家江山为先,不到万不得已,他并不愿意看到光启帝陷入这种与亲生儿子为敌的人伦悲剧。

    因此,张普和张皇后的事情,定要小心处理。

    所幸小皇子还年幼,一切来得及。

    ……

    绯闻缠绕下的暗流涌动,默默潜伏在黑暗深处,不为世人所知。

    这个时期的大晏京师,平静得如同一面镜子。

    外无战事,人心安定,疫情宣告尾声,当真是无风无浪。

    疫症后的京师城,百姓已恢复了营生,又有北狄汗国的哲布亲王和成格公主入朝觐见,仿佛又回到了永禄年间八方来朝的盛景。

    民生艰苦,总得找些乐子来谈论。

    除了东定侯惧妻不敢讨妾的“风流逸事”外,最令人津津乐道的便是北狄亲王哲布选妃。

    李太后一心想为小儿子讨大晏儿媳,以全她多年思乡之情。她原本看中了定国公府的小姐陈红玉,意图结亲,被定国公拒了。这次让哲布随宝音长公主来大晏,除了回礼和看望亲人以外,也有找个合适的女子结亲之意。

    定国公拒婚之事,外人不知情,光启帝却十分清楚。

    为了补偿,他接见哲布亲王那日,并当众许诺,要在大晏为他挑一个合意的王妃。

    哲布入城那日,骑马从正街而过,无数人都看到了他俊朗的容貌。

    哪一个王侯公卿家里没有几个女儿?这样一个能文能武的上好佳婿,定国公不喜,别家却是求之不得。于是,各家都忙着让自家女儿各展所长,以备哲布亲王挑选。

    此事热热闹闹地吸走了眼球,竟无人注意到朝中有什么旁的动静……

    哲布亲王要选妃之事,沸沸扬扬,时雍自然也听说了。

    她曾经去问过陈红玉对此有什么想法,陈红玉只是笑着摇头。

    “无缘便是无缘。他亲王之尊。值得更好的女子。红玉残花败柳,怎敢攀附?”

    陈红玉从来不是妄自菲薄的人,会说出这番话,令时雍有些心酸。

    尤其,她腹中之子,已错过了最佳的落胎时机。便是时雍,也不敢轻易帮她落胎。所以,这个孩子的存在便成了眼下最为棘手的事情,陈红玉没有心思为婚事打算,只一心想着,要如何神不知鬼不觉地把这个孩子生下来,不令定国公府蒙羞。

    陈红玉没有把自尽当成最优的处理办法,这一点让时雍十分欣慰。

    只要她自己不惧,内心足够强大,就一定有办法解决。

    这天晌午,时雍接到了诚国公府的贴子。

    元驰托人捎信过来,让时雍过府去为玉姬号脉。

    这些日子,玉姬一直在诚国公府里养胎,但她与元驰的关系并不十分和睦,整日里也是闹得鸡飞狗跳。

    当然,元驰就是那鸡,那狗。

    因为诚国公夫妇都护着怀孕的儿媳,元驰在家里的地位急剧下降。

    老诚国公不许他再出府胡闹,烟花柳巷更成了元驰的禁地,除了守着怀孕的玉姬,他哪里都去不成。而且,光启帝似乎也有意笼络狄人一族,对玉姬甚为礼遇。

    如此一来,元驰生生被玉姬压了一头,日子哪里过得好?

    “来得正好!娴衣,去支会侯爷一声,就说我不去陪他用午膳了。”

    时雍接着消息便赶紧叫人准备沐浴更衣,备好礼物,要去诚国公府。

    娴衣皱眉,“郡主为何这么着急?眼看晌午了,吃过饭再去不行么?”

    时雍笑盈盈地道:“难得见到玉姬,我想去陪她一道用膳。”

    “……”

    娴衣一脸古怪。

    郡主同玉姬又不是私交很好的人,而且玉姬那个性子,那是喜欢有人陪着用膳的主儿吗?

    她不明白时雍为什么要热脸贴冷屁股。

    时雍瞄她一眼,勾起唇角,“我等她许久了,就等人家找上门呢。”

    娴衣摇头,“婢子不懂。”

    时雍转头看着她,眼底噙着笑。

    “你告诉侯爷,他懂就行。”

    狄人族显然深度参与了火器坊一事,赵胤一直在暗地里查探,但这个玉姬怀着孕,是诚国公的儿媳,又是狄人酋长。锦衣卫尚未动她,也不会轻易去动她。不过,既然人家主动找上门来的,岂不是一个获取消息的良机?

    时雍系好披风的带子,眼风一扫。

    “走吧,今儿塔娜恩和随我同去,你们留在府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舒听澜卓禹安叫什〕〔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这个衙门有点凶〕〔葬我一枝白山茶〕〔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