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谋妻〕〔三伏〕〔媚色无双〕〔折月亮〕〔请错祖师爷之后〕〔殿下〕〔天策神尊〕〔重生南非当警察〕〔李川〕〔夜的命名术〕〔玄浑道章〕〔贞观憨婿〕〔狩猎好莱坞〕〔仙丹给你毒药归我〕〔重生1992〕〔从唐人街开始崛起〕〔斗罗之日月光华〕〔超神:我的人生模〕〔开局签到天罡地煞〕〔家族修仙,我家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838章 心病也是病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诚国公府离无乩馆并不远,京师这些世家勋贵们大多都住在这一片,时雍领着人乘马车过去,大概只用了不到一刻钟的工夫。

    得知时雍到来,元驰飞快地迎到了府门。

    “我的姑奶奶,不,我的小婶婶,来得太好了。救救命吧。”

    这位小公爷,以前的日子过得那叫一个花天酒地,纸醉金迷,自从玉姬怀孕,诚国公天天派人跟着他,什么也干不了,如坐监牢。

    时雍好笑地看着元驰,“我是来为玉姬看诊的,家务事我可管不了。”

    “管得了,管得了,你是小婶婶,我爹也能听你几句……”

    “别!”时雍不冷不热地瞥过去一眼,“玉姬怀着孩子,我可不会助纣为虐……”

    元驰苦着脸,“我也不是想做什么,就是偶尔跟哥几个出去喝喝酒,透透气……”说着,他左右看看,小声道:“你是不知,我都快被那疯女人逼死了。”

    时雍饶有兴趣地问:“她怎么逼你了?”

    “不就是……”元驰张了张嘴,可话说一半,又被他憋回去,无奈地唉叹一声,压着嗓子道:“我爹非得逼我亲自看护着她。她倒好,黑良心的东西,天天叫我睡在地上,床都不让沾,你看这天已是见凉了,我这哪里受得住……”

    堂堂小公爷睡地上?

    这事玉姬确实干得出来。

    时雍忍俊不禁,“你没给你爹告状?”

    元驰脸上略有些不自在,“大老爷们儿,岂能做出告状那种小人行径?再说了,她恨我,没趁我睡着宰了我,已是仁慈,我也不想我娘记恨上她,闹得家宅不宁……”

    想不到元驰还有这么温暖的一面?

    时雍笑了起来。

    “那你就不怕我告诉诚国公?”

    “你不会。”元驰眯起眼,朝她捏了一下拳头,“我对你的人品,拿捏得死死得。”

    “……”

    时雍斜他一眼。

    “那你叫我来有什么用?我又不能说服她,许你睡床?”

    “不是这个。”元驰突然敛住表情,整个人严肃了许多,“我听人说,怀着身子的人,要能吃能睡才好,生孩子的时候有劲儿。可玉姬她……自打有了身子,便郁郁寡欢,尤其近来,她夜里翻来覆去无法入睡,饭菜也用得极少,我娘换了各种花样,都入不得她的口。我就寻思,小婶婶最有办法了……”

    话未说完,前面突然出现一个小丫头拦路。

    “婢子见过小公爷,见过明光郡主!我们酋长说了,她身子不舒服,不见外客,请回吧。”

    时雍看着她,微微一笑,没有言语。元驰尴尬地对时雍道:“这是玉姬的丫头,黄泉谷带来的。你莫见怪,我去和她说。”

    一个丫头都要凌驾于小公爷头上了,可见元驰在玉姬身边没少受气。

    黄泉谷底发生的事情,时雍有所耳闻。

    族人死伤无数,玉姬的母亲死在赵胤派兵入谷那一天,因此,玉姬对元驰对大晏朝廷乃至对时雍都有恨意,不肯见她,也是人之常情。

    不知元驰对婢女说了什么话,最后,婢女不情不愿地哼了一声,又冷冷扫了时雍一眼。

    “你们跟我来。”

    到了玉姬的寝房门口,婢女让他们在外面等待,独自进去禀报,再出来时,拉着脸将二人迎了进去。

    房间里冷冷静静的,堆满了各种婴儿使用的物件,全是诚国公夫人送过来的。不过,玉姬显然没有什么兴趣去整理,依旧原封不动的摆放着,有些箱笼上的布条都没有拆开。

    时雍上次为玉姬算过,预产期大概在正月中旬。眼下已是冬月下旬,离临盆的日子不远了,玉姬的肚子早已高高隆起,如同一个吹胀的气球。

    “酋长,人来了。”

    婢女看玉姬没有动静,特地提醒了一句。

    玉姬坐在软椅上,慢慢扭过头来,表情都没有变化。

    “石罗说你可以让我无痛生产?”

    无痛生产?时雍看着元驰,眉梢跳了跳,据实地说道:“我不能。这世上没有无痛生产,至少,现在没有。”

    玉姬果然生起气来,恼怒地瞪着元驰。

    “你又骗我!?”

    元驰那叫一个哀怨啊,“我是寻思,小婶婶总是有办法的,你看你近来焦灼得睡不着,吃不下,这可怎生是好,小婶婶来了,你就叫她给你瞧瞧可好……”

    “出去。”玉姬不等他说完,便厉声阻止,手指着门口,表情甚是冷漠。

    “滚!”

    元驰恍惚了一下,

    几乎不敢将她与黄泉谷底紫藤花下对他说出“你是神灵赐予我的珍贵礼物。我是那么迷恋你!”的女子认着同一人。

    如今的她,是那么憎恨他。

    元驰语迟:“玉姬,你可以恨我,但你不能不顾及自己的身子……”

    玉姬气得手抖,“不要你管。一尸两命也是我的事!”

    时雍看着这小两口,突然微微一笑,“我是没有办法让你无痛生产,但我有办法让你不那么疼痛。”

    玉姬看过来,盯住她,抿住不语,目光隐隐有些不悦。

    时雍朝她眨了下眼,笑着对元驰道:“小公爷,能不能让我与玉姬单独说几句话?”

    元驰有些紧张,“你们要说什么?”

    时雍笑道:“女子的私房话。”

    元驰不情愿离开,但是看到玉姬那一副冷若冰霜的模样,无奈地叹口气,给了时雍一个“恳切”的眼神,便领着侍从出去了。

    时雍转头又将门口的塔娜和恩和叫过来,吩咐她们去做两个漠北风味的小菜,端来给玉姬尝尝鲜。

    然后又笑着对玉姬的小婢女石罗道:

    “能不能麻烦这位姑娘,带她们去一趟厨上?”

    玉姬和元驰住的地方是有小厨房的,离这里不远。石罗做不得主,拿眼看玉姬。玉姬沉默一下,抬抬下巴,示意她带人去。

    房门合上。

    寝房里只剩时雍和玉姬两人。

    时雍微笑着,款款大方地为玉姬倒了一盏温水,端到她的面前,顺势坐下,却没有马上为玉姬把脉,而是一动不动地笑着看她。

    玉姬长在黄泉谷底,在没有出事前,本就是个不谙世事的性子,直率单纯,本无心机。如今迫使自己与人保持距离,用冷漠伪装自己,也无非是个空壳子,外强中干罢了。

    在时雍的微笑注目下。

    她很快就受不了,恶狠狠地咬牙怒视。

    “有什么事你就说,别拿大眼珠子瞪着我。”

    时雍勾唇,“你真可爱。”

    玉姬没有想到她会是这样的回答,整个人愣住。

    “你说什么?”

    “我说你真是可爱。”

    对时雍来说,这话算不得恭维,完全出自真心,相比阮娇娇那种嘴上抹蜜,心里早已拐了山路十八弯的主儿,她宁愿面对恶语相向却不藏心思的玉姬。

    玉姬皱着眉头,“我对你的笑很反感。”

    时雍勾唇,看着她强撑的模样,又是一道轻笑。

    “没有人会对别人的好意反感的,你也是。”

    看玉姬瞪目过来,时雍直接上手拉她手腕。

    “你喜欢我。承认吧。”

    玉姬身体僵硬,直勾勾看着她,像在看一个傻子。

    “你到底要说些什么?”

    时雍挑了挑眉,“我来是为你治病的,你自然会喜欢我。不仅治病,我还能解决你夜不能寐,食之无味的问题。当然,也会解你减轻生育之痛……”

    玉姬沉默片刻,“我没病。”

    时雍道:“心病也是病。”

    玉姬吃惊地看着她,表情讶然。

    时雍慢慢地摸着她的脉,手指滑动着,淡淡地道:“你身在国公府,黄泉谷底发生的事情,无法悉数掌握,加之你又是个单纯直爽的性子,很难不被人欺骗……”

    玉姬手臂又是一抖。

    “你知道什么?”

    时雍微微一笑,“我都知道。”

    说着,她用眼神扫了扫玉姬的表情,轻声道:“有一支狄人在晋西劫了成格公主,显然与成格公主那个来自北狄的侍卫长有勾连。另一支在神机营传信,救了我和侯爷,却不知是出自谁的命令?”

    玉姬看着她的脸,没有在她脸上寻到什么恶意,这才稍稍放松一些,“我的族人,有叛徒。”

    时雍哦一声,“你知道是谁吗?”

    玉姬摇头,“大巫叫人来给我送礼,实则是传信给我。”

    时雍点点头,“这个我知。”

    玉姬瞥着她道:“大巫说,族中有分化。有些人想投靠北狄——”说着,她怕时雍不懂,又皱着眉头补充一句,“他们痛恨晏人,因为他们毁了黄泉谷,害死了我的母亲和两个长老,我们有血海深仇。而北狄,与我们本是一家。”

    时雍抓住问题,“投靠北狄,与劫持成格公主不是很矛盾么?成格公主……是北狄汗王乌尔格的女儿。”

    玉姬抿了抿唇,摇头。

    “这个我不知情。大巫只是这么跟我说的,他问我决定。”

    时雍道:“我必须告诉你,在神机营传信的人,也称是大巫的交代。”

    玉姬突然笑了一下,“大巫是个善良的人。他不忍看到有人因狄人而死。我们受过的苦,不愿他人再受。”

    时雍哦一声,“我明白了。狄人族中,有一部分人要投靠北狄,这伙人,是绑架成格公主的,也是与火器坊匠人勾结,想要陷害东定侯的,大巫是无意得到消息,这才密报给了我们?”

    玉姬想了想,“这个,好似不对。大巫是个善良的人没有错,可大巫好似不曾提过……有人要陷害东定侯。他怎会知情呢?”

    难道真的如那天那个狄族小子所言,不是大巫让她传言的?

    不是他们,又是何人?

    玄妙了!

    布线的人是邪君,拆台的人找不着了。

    时雍思忖一下,微微一笑,“那你为什么要告诉我,狄人族有叛徒的事?严格来说,他们也不算叛徒,只是想带领族人摆脱大晏,走一条不同的道路……”

    玉姬摇头:“不。他们就是叛徒。我母亲在世时,说过永不得与北狄人为伍,我们祖上有世仇,且……”她有些迟疑,似乎欲言又止。

    “他们绑架劫杀,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非我族规允许。私下与人结盟,不遵族规,不敬酋长,就是叛徒。”

    时雍知道玉姬思想与旁人不同,特别执着于某一种观点,也不再争辩这个,而是换了个话题。

    “那你可听说过邪君?”

    “邪君?”玉姬想了想,摇头,“不知。他是什么人?”

    时雍微笑,“坏人。”

    玉姬吃惊地望着她,突然冷笑一声,“明白了。就是这个人从中穿针引线,拉我们的狄人去与北狄和好,分化我们,离间我们,还想架空我在族中的权利……”

    时雍没有想到她这么会举一反三。

    “酋长聪明。”她赞了一句,突然眼神微动,“我有个法子,能帮你治好这个心病,你要不要试一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我什么时候无敌了〕〔偷香(杨羽)〕〔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