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靖尧〕〔女神的上门贵婿〕〔史上最强太子楚墨〕〔重生万亿时代〕〔召唤圣人〕〔从士兵突击开始的〕〔篮坛神话:超级后〕〔知否从袁家庶子开〕〔元宇宙之系统程序〕〔荒野求生之我的运〕〔出笼记〕〔医锦还香〕〔人道大圣〕〔反派女帝成了我的〕〔武者长生道〕〔重生成前任叔叔的〕〔聊斋路长生志〕〔极品狂少〕〔重回1991〕〔独占金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846章 哄皇帝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柴丘字字句句振聋发聩,有理有据,奉天殿上,全臣仿佛看到百年张家盘根错结的一株大树轰然倒塌。

    当著文武百官和哲布亲王的面,光启帝当即做出回应,令锦衣卫捉拿张普,彻查张普一党,誓必连根拔起,不留遗祸。

    柴丘的告发,让这个腊八的酒宴突然就不那么香了。

    赵胤当即告辞离席,自去办差。

    白马扶舟兴致却十分的好,轻描淡写干了一桩惊心动地的事,似乎犹为尽兴,望着光启帝幽冷的面色,又是一声轻笑。

    “陛下,这张家小姐联姻不成,微臣还有一个人选。”

    大殿里齐刷刷的日光齐刷刷投到白马扶舟的身上。

    光启帝看着他就头痛,又不得不耐心相询。

    “爱卿说说看。”

    白马扶舟望向哲布,说道:“定国公府嫡小姐陈红玉。”

    陈宗昶和陈萧今日都在席上,一听这话,陈宗昶放下酒杯就要站起来,却见白马扶舟眼风扫过来,脸上带笑道:

    “微臣方才出去更衣,无意间发现陈小姐似乎穿着哲布亲王的披氅从御园湖畔过来……微臣以为,亲王和陈小姐既有此缘,陛下何不成全呢?”

    陈宗昶错愕,喉头的话生生咽下。

    哲布出去时披的氅子,确实不曾穿回来。

    光启帝的目光扫了过来。众目睽睽下,哲布淡定如常。

    “厂督大人说笑了。本王多饮了几杯,去湖畔吹风醒酒,恰好碰到明光郡主和陈小姐二人。本王与明光郡主和大都督皆是旧识,且本王也算得是郡主长辈,见她衣着单薄,便让侍卫将氅子相赠。不曾想,竟隐些闹了误会。”

    不待话落,哲布拱手向光启帝施礼。

    “是哲布行事不周,差点污了陈小姐清誉。”

    他的头又转向定国公,略略一低,拿起酒杯。

    “哲布自罚一杯,向国公爷告饶。”

    二话不说他便将杯中酒饮尽,事情做得豪气又大方,坦坦荡荡,既维护了陈红玉的闺名,又不经意泄漏了私底下怜香惜玉的温柔一面。

    陈宗昶本是军中之人,洒脱惯了,素来不喜欢与扭扭捏捏的斯文人打交道,哲布这话他听得舒心又悦耳,当即斟满酒,哈哈大笑着遥敬哲布。

    “哲布亲王性情中人,话在杯中,陈某先干为敬。”

    陈宗昶一饮而尽。

    光启帝与陈宗昶自小一起长大,对他的心思看得明白,但未得他亲口许可,自不会轻易把他的女儿外嫁,又怕他当成看中了哲布这个女婿,有了属实,于是打几个哈哈,让李明昌上前为他们斟酒,说几句漂亮话,自己也尽饮一杯,便借口不胜酒力,退出了奉天殿。

    “李明昌!”

    进入内殿,门一关,皇帝的脸便沉了下来。

    “去!给我把赵胤宣来。”

    连名带姓,一看便知皇帝憋着火。

    奉天殿上发生的事情,李明昌全程都瞧在眼里。从白马扶舟提议赐婚张小姐,到柴丘上殿告发张普,大都督和白马大人分明有些一唱一和,逼得陛下当场下旨。

    对皇帝来说,这与逼宫没有两样。

    李明昌伺侍赵炔多年,看皇帝这火气,心里沉了沉,低低应一声“是”,连忙退下去传令。

    赵胤再次入宫已是一个时辰后。

    光启帝吃了一碗醒酒汤,脸色阴沉有些可怕。

    李明昌候在殿外,看到他的身影一出现,连忙拂尘一甩,走上前去将人拦住。

    “大都督。”

    赵胤拱手:“李公公。”

    李明昌回头望一眼,低下头,表情有些无奈。

    “今日在殿上,大都督拂了龙颜,一会儿陛下若是说什么,你且听着,说些能入他耳的,哄几句,也就罢了。”

    赵胤嗯一声,“本座明白。”

    李明昌换上笑脸,“大都督稍候,咱家这便去通传。”

    ……

    皇帝已经快等得五脏搓火了,李明昌一通传,便叫了赵胤进去,然后把殿中伺候的人都屏退了下去。

    李明昌担忧地看了看这二位,小心翼翼退下,顺便带上门。

    然后,不等他走远,内殿便传来光启帝的数落和赵胤不卑不亢的冷声应对。

    李明昌叹息。

    说好要低眉顺目哄皇帝的呢?

    ……

    赵炔四平八稳地坐着,看赵胤垂手而立,姿态恭敬目光却满是冷淡的样子,那火气怎么都压不住,无端往脑门里冲。

    “你要办张普,朕何曾有过阻止?只是要你徐徐图之,务必把案子办实办牢,不可给人留下话柄。你可到好,大宴仪上,突然挟裹白马扶舟发难,不给朕一点准备,不给朕留半点脸面,生生把朕架在火上,逼朕下旨拿张普,仿佛朕是一个纵容外戚犯法,不顾律法的昏君一般,非得你们使这样的手段!”

    这些年,赵胤听过赵炔说过的最长的句子,都没有这一句来得长。

    当然,以前的赵炔并不会轻易在他面前发火。

    该冷淡冷淡,该周全周全,进退有度,界限拿捏得很好。

    像今天这样关起门来对他泼口大骂,还是第一次。

    只是——

    皇帝有一点猜错了。

    并不总是赵胤挟裹白马扶舟逼皇帝办他的老丈人,而是白马扶舟挟裹了他们。

    但事以至此,赵胤无法辩解。

    说什么都像是在狡辩。

    而且,道虽不同,结果是一样。

    他令柴丘在午门外等候,原也存了散席后,趁光启帝高兴,要一举拿下张普的心思。只是计划被白马扶舟打乱,并提前了而已。

    光启帝骂完人,见赵胤一声不吭,气消了些,冷着脸瞪他。

    “你为何不说话?”

    赵胤道:“臣无话可说。”

    光启帝的火气又上来了,指着他道:“你就是不相信朕。不信朕与你是一条心要办张普。敢情朕那日同你说的话,全听到狗肚里去了!”

    赵胤面无表情。

    光启帝哼声,“自己拿张凳子,坐到朕面前来。”

    赵胤抬头,看他一眼。

    “陛下!”

    “朕的话是听不见?”

    “臣领旨!”

    ……

    看着他一本正经地去拿凳子,十分老实听话,光启帝黑着脸又稍稍缓和了几分。

    在他看来,以前的赵胤是大晏权臣,是需要小心对待的人物,切不可依着自己的脾气恣意发火,再不高兴也要保持帝王之态。但现在的赵胤不同,那是他弟。

    做事不够周全,他做兄长的,自然是想怎么批就怎么批,掏心窝子的批,非得把他骂醒不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无限辉煌图卷〕〔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偷香(杨羽)〕〔猎谍〕〔玉如墨谢怀瑾彭今〕〔前妻乖巧人设崩了〕〔超神学院:开局穿〕〔阴门诡录〕〔星陨之最强系统〕〔龙宸〕〔非诚勿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