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李川〕〔诸界第一因〕〔逆流1982〕〔叶辰萧初然〕〔一世狼王〕〔重生南非当警察〕〔诸天:开局对抗天〕〔神话三国:我的词〕〔务农师(疯了吧!〕〔妖孽小仙医陆言陈〕〔视死如归魏君子〕〔我在八零追糙汉〕〔友乾的空间戒〕〔她总在撩我〕〔时空穿越守则〕〔四合院之雨柱的重〕〔小阁老〕〔重生之一世枭龙〕〔重生孤女有系统〕〔阿拉德的不正经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847章 懒郡主被宠到天上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赵胤端端正正坐到面前,双手放在膝盖上,平视赵炔。

    “陛下。臣坐好了。”

    赵炔哼声,不免又有些好笑。

    “可知你错在哪里?”

    赵胤道:“知道。”

    光启帝眉头高高扬起,“那为何没听到你给朕告歉?”

    赵胤眼皮微垂,“臣有罪,请陛下责罚。”

    光启帝喉咙一梗,差点提不气那口气来。

    他是要治赵胤的罪吗?

    他是生气。

    生气和治罪是不同的。

    可惜,赵胤好似根本不明白他的情绪,一直执臣君之礼,恭敬却疏远。

    光启帝越想越气,又没办法同他计较。

    说到底,是父皇欠了他的。

    阿胤年岁小他那么多,长兄如父啊!

    光启帝不停地说服着自己,语气也一句比一句和缓。

    “你啊,这次太不给朕面子了,当着哲布和众多大臣的面,你让臣做了昏君……”

    “臣有罪。”

    “这不是罪,是很气人。”

    “臣知道。”

    “知道还这么做?”

    “……”

    “你是想气死我?”

    “臣不敢。”

    “我看你什么都敢。”

    光启帝像训儿子一样把赵胤训了一顿,看他不吭声了,觉得骂得差不多了,又哼一声。

    “罢了。张普作恶多端,朕迟早也要办了他。今日时机虽是不对,但也有一个好处——”

    他眉头微微拧起,不知想到什么,一声叹息。

    “等云幸长大,再得知此事,知道他父皇是被迫的,大抵能少几分怨恨。”

    赵胤一听,默默抬头看着皇帝。

    光启帝斜眼,瞪他。

    赵胤看着他道:“臣也是这么想的。”

    光启帝琢磨一下,顿时龙颜大悦:“这么说,你是为朕考虑?”

    赵胤嘴皮动了动,尚未回答,就见皇帝又沉下了脸,“即便为朕考虑,你事先也应当同朕商议。而不是擅作决定。”

    唉!

    赵胤无奈地喟叹。

    虽然并没有这份为皇帝考虑的功劳,但既然皇帝喜欢,他就领受了吧。

    一念至此,他淡淡道:“臣以为以陛下之智,应当想得到。”

    “……”

    光启帝许久没有吭声。

    这是擅作主张,还怪他愚钝?

    算了算了!

    光启帝吸口气,和颜悦色地换话题。

    “依你看,北狄联姻,哪家姑娘最为合适?”

    赵胤眼皮一跳,他实在想不到光启帝连这种问题也来问他。

    毕竟在过去的若干年里,他只是一个无情的国家机器,办案,杀人,铁血无情,可从来不干月老这一行。

    “陛下……”

    赵胤认真仔细片刻,徐徐道:“哲布骁勇豪气,是一员虎将。王妃人选应当谨慎……”

    赵炔点点头,幽幽地道:“原本怀宁倒是般配的,只可惜……”

    有了赵青莞那些丢人的前情,如何还能许给哲布,不是打人家北狄的脸么?

    赵胤肃然不语。

    赵炔头痛地皱起眉,“朕与定国公属来交好,国公是朕信得过的人。原本,他家小女红玉倒也合适,可陈宗昶这人如同顽石,油盐不进,他不肯让女儿远嫁漠北,朕也不好相逼。”

    赵胤坐姿端正,可眼神已经有些游移。

    “陛下,臣入宫时,锦衣卫已包围了张家,这个恶人,还得臣去做……”

    换言之,我没时间陪你在这里拉女配做月老,你爱许谁许谁吧。

    赵炔冷冷扫他一眼,抬手摆了摆。

    “去吧去吧!”

    赵胤连忙起身,深深一揖:“臣,告退!”

    他走得又快又急,那疾步离去的样子看得光启帝哭笑不得。

    一个人端坐了片刻,光启帝拍了拍膝盖。

    “李明昌,给朕传定国公来。”

    ……

    朝堂之上,从不缺争斗与倾轧,自开国皇帝洪泰爷到光启帝,张家世代勋贵,第一代皇后出在张家,乃是洪泰帝的发妻,又得永禄爷爱戴,年年岁岁与洪泰帝同受祭拜,直到光启朝,张家再出一个皇后,这等尊贵,放眼朝野,也难出几家可以抗衡。

    权臣登顶,势必膨胀,张家人这些年来没少作恶祸害良善。

    于是,大树一倒,猢狲便散了。

    自柴丘开始,告发张普的人,比比皆是。

    皇帝的御案前与张普相关的奏折,堆积如山。

    此消彼长,气焰滔天的张氏一族,终是走到了穷途末路,阖府抄家,族中男丁一百余口悉数入狱,妇孺投入教坊司为奴,除了软禁宫中早已失去圣宠的皇后张氏,整个张家被连根拔起。

    案件牵连甚广,锦衣卫尚在核查。

    张普多达十几个罪名,最终要如何决断,也没有结论。

    当然,宫中的张皇后究竟与张普有没有勾连,协同作恶,也待进一步查实。

    一个失宠的皇后,掀不起风浪。

    单单只看,皇帝念不念夫妻之情,顾不顾小皇子感受了。

    史书记载,这风起云涌的一幕幕,全都发生在光启二十三年的腊月。

    一转眼,年关就要到了。

    京师城张灯结彩,家家户户挂上灯笼,都在置办年货。

    外无战事,内得安宁,这是一个详和的年。

    无乩馆里也在准备过年的事宜。

    不过,时雍都没有沾手,府中事务,一并交给了娴衣。

    依她的说法,她生来便是干大事的,干男人干的那种大事,这些家务琐事,实在不能动用她的“牛刀”。

    最紧要的是,这些日子京师降温,下了入冬来的第一场雪,白雪茫茫的日子,时雍闲得很是犯懒,嗜睡贪吃,不乐意外出,不乐意张罗,对什么都懒洋洋提不起劲来。

    赵胤把她那日的话听入了心里,虽无法满足她寻一个没有纷争的世界,“看花种菜”,去过悠闲人生的想法,但在无乩馆这一方小天地里,他愿意给她最大的舒服和自由,便是能纵着就纵着,凡事无不以她的需求为先。

    无乩院里无人不知,侯爷宠妻入骨,简直到了惊世骇俗的地步。

    对时雍,也就更加敬畏。

    甲一常年住在天寿山皇陵,少有回府,赵胤也有公务在身,忙碌不停,整个无乩馆就时雍一个女主人,上上下下就差把她捧到天上去了。

    还有比大冬天地窝在自家宅子里烤着地龙、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看画本听小曲有美男伺候等着过年更为舒心的日子吗?时雍觉得没有了。

    她喜欢上这种米虫生活,成日里吃吃喝喝,偶尔招待乌婵和娘家人,觉得人生几乎完满。

    陈红玉便是在腊月二十八这天找上门来的。

    一件斗篷,迎着风雪而入,带来一室的凉意。

    上次含光殿一别,时雍听说光启帝找过定国公相商,似乎有意赐婚的意思,最后如何她虽不得知,但没有得到陈红玉传来的信儿,以为她已经打消了“离家出走”的想法,这冷不丁看到身子圆润了许多的许小姐找上门,还是有些怔愣。

    “你怎么今日来了?”

    陈红玉任由丫头解开她肩上斗篷。

    “我有事与你说。”

    她眼风一扫,时雍明白她要说什么。

    左右看看,她示意几个侍女。

    “你们都下去吧。”

    “是!”众丫头福了福身,鱼贯而出。

    陈红玉走到时雍面前坐下,握紧她的手。

    “阿拾,你可为我准备好了?”

    时雍看着她蹙眉的模样,“你想好了,真的要走?”

    陈红玉点点头,目光垂下,“我父亲不知怎的突然转变了心意,要让我与北狄联姻。这些天,父亲一直试图说服我……”

    时雍挑眉,“那你怎么想?我说过,哲布为人仗义豪气,且不耽女色,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归宿……”

    陈红玉苦笑着垂下眸子,喉头有些哽咽,“我能怎么想?我这样的人,如何配得上哲布亲王?我原本是想陪父亲和兄嫂过了这个年再走,可是……我听父亲说,陛下准备在年夜宴上,将我赐婚给哲布。”

    时雍唔一声,倒不算意外。

    “我不能再等了。阿拾,我最迟明日就要离开。”陈红玉红了眼圈,握住时雍的手,又紧了紧。

    “我十分明白被人毁婚的感觉,我不想哲布亲王因我而受嘲笑,因此,我不能陪父兄过年了,我得赶在陛下赐婚前离开!”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