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南非当警察〕〔我的器官是妖怪〕〔我修道靠瞎练〕〔逆命相师〕〔李川〕〔道友你剧本真好看〕〔王婿叶凡〕〔末日孢子2〕〔在忍界当首富的日〕〔人在四合院,开局〕〔我不是械王〕〔大宋皇家发行商〕〔全球灾厄之从末日〕〔费伦大陆的棋法师〕〔救世主降临〕〔我真没想结婚啊〕〔昭周〕〔错嫁成婚:总裁的〕〔苟在木叶的警备队〕〔重生都市仙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848章 不宜饮酒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冬季的风,凉得仿佛会刺人骨缝。

    年关里,无乩馆新挂了灯笼,因为时雍的缘故,今年的灯笼与往年尤其不同,款式多样,一串串排到院子里,五颜六色,从夜空俯瞰如同星子落到凡间,煞是好看。

    赵胤回府已是深夜。

    灯笼将浓墨般的夜色驱散,院子安静而温暖。

    一个纤细的剪影映在窗户纸上,朦胧而美好地映出女子的模样。赵胤脚步微顿,眉头蹙紧,拉了拉身上的披氅,加快了脚步。

    娴衣和恩和值夜,站在门外,看到赵胤,两人微微福身。

    “爷。”

    赵胤一声不吭,眼风冷冷扫过她们,推门进去。

    娴衣和恩和打个冷噤,对视一眼。

    赵胤是个冷漠的人,但平常对侍女并不会太过凶恶,所以,方才那一眼明显是带了情绪的,就好像在责怪她们似的。

    娴衣沉默,恩和吐了下舌头。

    “谁惹到爷了么?”

    娴衣嘘一声回望,摇头。

    恩和无声地说了个哦,缩了缩身子。

    夜再次静下,昏黄的灯火映着时雍略显困倦的脸,她靠在窗边的罗汉椅上,身上搭了件薄薄的毯子,手握书卷,不停地打着呵欠。

    “怎么还不睡?”赵胤走近便抽出她手上的书,黑着脸低头盯着她,满是不悦。

    时雍仰头,撇了撇嘴,“不是等侯爷回来么?你哪里去了?这么晚。”

    一听她埋怨,赵胤心就软了。他清了清嗓子,坐下来,就着时雍的茶盏就往嘴里灌,时雍慌忙去抢,“茶都凉了,我让娴衣来给你续些热水。”

    “不必。”赵胤满不在乎地喝完,侧目看着放在桌上的书,“往常你都亥时入睡,今日是……有事?”

    时雍靠过去挽住他的手腕,娇娇地道:“没有事便不能等你么?”

    嘴上说着没事,眼里却满是妩媚,那暗示的意味一年前的赵胤可能看不出来,如今两人做了这么久的夫妻,他又岂会不懂?

    呵!他低笑,长臂一伸便将女人往怀里揽,哪料,时雍却突然推着他的肩膀,有些为难地说:“我都等饿了。”

    赵胤松了松手,微微低头看她,“想吃什么?”

    时雍偏头,认真思考一下,“姨母今儿让焦融给我送了腊八日喝的御酒来,我还没有尝过呢。侯爷,让灶上炒几个小菜,你陪我喝几杯吧?”

    她说着,还贪嘴小猫似的舔了舔嘴巴,那娇俏的模样像爪子似的挠在赵胤的心上。

    让人很难拒绝。?赵胤喉结微微一动,“爷不宜饮酒。”

    “哦~那真是太可惜了呢。”

    时雍声音拉得有点长,什么也没有说,那股子遗憾却重锤般落在赵胤心上。

    “你这女子。”赵胤抚了抚她的脸,目光深幽了几分,“一会爷饮了酒,若是睡过去,阿拾别怪。”

    时雍噗声轻笑,灵动的双眼意有所指地在他脸上流连。

    “侯爷……你不纯洁了。你想做什么,嗯?”

    赵胤哼声,似笑非笑地瞄她,“你说爷要做甚?”

    “不知。”时雍整个人几乎都缠在了他身上。

    赵胤将她揽近一些,微微低头,在她鬓角微吻,“稍等一会,爷会让你知。”

    时雍吃吃地笑。

    ……

    年节上,灶房里食材丰盛,要什么有什么。

    赵胤吩咐下去,侍女们很快便将下菜酒送了上来。

    长公主送来的美酒,也呈到坑桌上。

    时雍盘坐在罗汉椅上,满意地搓了搓手,兴致很高地斟满两个杯子,将其中一个推给赵胤。

    “侯爷。”

    她举杯,眨眼。

    “碰一个,提前祝新年快乐。”

    赵胤与她碰杯,轻轻一泯便将酒杯放在桌上,然后抚起袖子为她夹菜。?“不是饿了,吃吧。”

    时雍不去吃碟子里的菜,而是张开嘴望着赵胤,“啊……”

    赵胤皱眉盯住他。

    时雍瞄他,见他不懂,又合上嘴:“要喂。”

    赵胤:“……”

    看时雍乖乖地张着嘴等投喂的模样,他放下筷子,直接用勺子舀了满满一勺,往她嘴里塞。

    “喂!”时雍闭上嘴巴,嗔怪地看他,“你这样就无趣了啊。”

    赵胤打趣,“阿拾不是饿么?”

    时雍嗔怨地瞪他,“侯爷懂不懂什么叫情趣?”

    赵胤:“不懂。”

    服气了。时雍看他片刻,突然将碗筷拿起,直接坐到坑桌的另一边,同赵胤挤在一块,身子靠住他,拿筷子夹了一小块黄金鸡片,示意他张嘴,“来,妾身服侍爷……”

    赵胤眉头皱了起来,“无事献殷勤……”

    “有奸。”时雍淡淡的笑,毫不掩饰地眨眼,“就是有奸,爷怕是不怕。”

    赵胤换了个慵懒的坐姿,语带笑意,“说吧,想让我做什么。”

    时雍皱眉:“俗气!怎么能说得这么直接呢。”

    她飞瞄赵胤一眼,又换了副笑容,挪动身子半跪在赵胤身边,双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轻轻地捏,满是小意温柔的模样。

    “你我夫妻,还要相伴一生呢。往后余生太长,太冷漠难免少了情趣,偶尔殷勤些,多培养一些感情,总归是好的。侯爷,你说呢?”

    赵胤抬了抬眉,转头扫她。

    “嗯。”

    时雍又在他肩膀上轻轻捶打了起来。

    “侯爷这么想就对了。以前阿拾做得不好,这不是在好好学习,怎么做一个贤妻么?侯爷别大惊小怪的,好不好?”

    “好。”赵胤又是淡淡一个字,然后拉住她的手,坐到身边,语气真切地道:“不过,阿拾不必这么辛苦。”

    时雍看着他,莞尔一笑,“不辛苦。”

    赵胤看了看坑桌上的下酒菜。?“不是饿了?吃吧。”

    “侯爷当真不要我服务么?”

    “嗯。”赵胤朝她笑一下,夹菜喂她,“爷来喂你,伺候你。”

    时雍张嘴咬上,斜眼看他,“爷不怕人家说你畏妻么?”

    赵胤道:“闺房之乐。这里没有旁人,何人得知?”

    时雍低低笑了起来,眉眼生笑。

    “这么好呀,那我允许你亲我一口。”

    她俏生生地侧过脸去,伸到赵胤的面前,指头在脸颊点了点。

    “这里。”

    赵胤看她片刻,突勾住她的下巴,将她的脸侧过来面向自己,深深地吻了下去。

    酒香在唇间辗转。

    房中的灯花,发出轻微的一声噼啪。

    寂静的夜,暖烘烘的房里,酒气上涌,一室涟漪。

    “侯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无限辉煌图卷〕〔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龙宸〕〔偷香(杨羽)〕〔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超神学院:开局穿〕〔玉如墨谢怀瑾彭今〕〔明日星程〕〔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