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老婆爱上我〕〔被我休了的前夫登〕〔他来时星河落满怀〕〔发现哥哥叫百里守〕〔域外世界观测日志〕〔从军行〕〔医锦还香〕〔西风瘦马〕〔医品龙王〕〔星界之尊〕〔悔婚后,她成了帝〕〔闯荡网游:魁〕〔玄门小国师又在卜〕〔开局签到一个吕奉〕〔重生2011〕〔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聊斋路长生志〕〔偏执陆少宠妻如命〕〔仓库寻宝:开局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锦衣玉令 第850章 劫杀灭口
    www..,最快更新锦衣玉令 !

    时雍端坐车辕,尚且来不及动作,陈红玉已挥剑劈过——

    铮的一声,箭支斩为两截,擦着时雍的身子飞过去,跌落在地,发出金属的刺耳声。

    陈红玉紧张地掌住时雍的肩膀,语气焦急。

    “你没事吧?”

    时雍已经停下马车,横剑在前,闻言轻轻摇头,“不像是冲我们来的。”

    马蹄的嘚嘚声由远而近,不过转眼间,只见一个身着劲装、北狄人打扮的男子朝马车飞奔而来,在他的背后,一群黑衣蒙面的男人带着浓浓的杀气骑着马呼啸而来。几乎转瞬,就要接近马车。

    显然,那一群黑衣人是为了追杀北狄人。

    官道就那么宽,马车想要全然避过没有可能。丫头青红吓得瑟瑟发抖,揪着陈红玉的衣角想把她往车里带。

    时雍看一眼,沉声叫陈红玉,“你进去,我来应付。”

    陈红玉哪能将她一人置于危险境地?她摇了摇头,哔地抖动一下长剑,横出胳膊将时雍护住。恰在此时,北狄人越过马车,陈红玉看他一眼,目光微微一变。

    “封将军?”

    北狄人也看到了她,目露讶异,“陈小姐?你们快走!”

    说时迟,那时快,一群黑衣人带着浓浓的杀气已然扑了过来。

    看到伫立在官道中间的马车,黑衣人没有半分犹豫,便围将上来。

    那个北狄人原想越过马车疾驰而去,一看这般情形,猛地勒住马缰绳,停下来调转马头,往前越几步,挡在前面,与最先赶到的两个黑衣人杀将起来。

    “封参在此!你们要杀的人是我,来拿我命便是,与旁人何干?”

    黑衣头目骑马站在人群中间,冷笑一声。

    “谁让他们目睹了此事?怪只怪他们倒霉,命不好。”

    语气稍顿,他沉声冷喝。

    “杀!”

    “不留一个活口。”

    封参见状,提一口气拦在时雍和陈红玉的车头,马刀重重劈向杀上来的黑衣人,嘴里大吼。

    “老子跟你们拼了。”

    “陈小姐,你们快走,不要管我。”

    这个叫封参的人,是北狄的一个将军,陈红玉在北狄时,他送东西到李太后宫中,二人曾有过短暂的交道,陈红玉不知他为何会来大晏,但事出突然,看到封参被这么多人追杀,她很难做到袖手旁观。

    而且,这些人分明是要杀人灭口,没有放过她和时雍的道理。

    陈红玉眼看形势不妙,一修厉喝,身子猛地跃起,一剑砍翻偷袭她们的黑衣人,夺马翻身,扯过缰绳便调转了马头。

    “阿拾,我来杀出一条血路,掩护你出去——”

    在陈红玉的身上,有着典型的江湖儿女的血性,哪怕面对的是鲜血和死亡,她也不会后退半步,这是一种极为慑人的力量,是时雍喜欢和敬佩的。

    “无妨!”时雍也夺过一匹马,冷冷笑道:“既然有人赶着来送死,我不妨帮阎王清点一下人数。”

    “小子。好狂的语气!”一个高壮的黑衣人看她口出狂言,拍马便朝时雍杀了上来。

    敌众我寡,时雍眼风一扫,勒住马儿后退两步,将怀里的令牌抽出,高高举起。

    “锦衣卫指挥使令牌在此,不想死的速速退路。”

    马车前悬有一盏风灯,晃照着锦衣卫的令牌,泛着一层冰冷的光。

    这句话能起多大的作用时雍不知道,她只知道能拖一时是一时,并且坚信有人跟着自己,锦衣卫很快就能赶到。

    她声音一落,黑衣人有短暂的迟疑。

    黑衣头目怔了怔,阴恻恻地冷笑,“一块破令牌就能吓到我们?小子,这荒郊野外,一个人烟都没有的鬼地方,莫说锦衣卫指挥使的令牌,就算是皇帝老儿来了,老子也照杀不误!”

    说罢,他厉吼一声。

    “兄弟们。上!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

    时雍勾唇冷笑,在马背上猛地一个往后下腰,堪堪避过一支暗箭,狠狠啐了一口。

    “卑鄙!小爷本来想饶你们一命,任你们逃生去,既然你们非得留下来送死,那就留下吧!”

    时雍将令牌往怀里一塞,冷着脸冲上去,隐晦地提醒陈红玉。

    “仔细身子。”

    陈红玉没有半分迟疑,“都是命。”

    时雍皱了皱眉头,扫她一眼,刚要埋怨这个赵大驴居然没有后援,便听到一阵熟悉的马蹄声……

    乌骓。

    赵胤的乌骓。

    那匹马的马掌与别的马不同,跑动起来连声音都要威风许多。

    霎时,时雍士气大振,高声吼道:“侯爷!我在这里——”

    最先赶到的是丙六,他手握钢刀杀入人群,“郡主,退后。”

    紧接着,谢放、朱九、白执等人加入到厮杀的人群,时雍总算得了空,扭过头去,刚想说话,脸上的喜色就凝固了。

    除去锦衣卫,同赵胤前后脚赶到的还有一群北狄侍卫打扮的兵士。在大晏的土地上,能公然行走的北狄士兵只有哲布亲王和成格公主的亲卫。士兵们冲上来,便将黑衣人团团围住,喊杀声里,刀箭撞击出金石般的火花,殷红的鲜血高高地舞上了半空……

    时雍和陈红玉被一群侍卫牢牢护在中心,然后眼睁睁看着赵胤和哲布两人不疾不徐地踏马而来……

    两个人骑马走在一起,北狄与南晏的组合,画风奇怪地和谐。

    只是,时雍想到陈红玉,就觉得事情不那么美妙了。

    她幽怨地望向赵胤,目光似是询问他为什么会把哲布带过来,赵胤没有什么反应,淡淡看她一眼,凛冽的眼睛微微眯起。

    “留活口。”

    这个命令与黑衣人方才的命令截然相反。

    时雍看到早已被锦衣卫打得疲于应付的黑衣人,勾唇冷笑。

    “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方才就说了,那是你们最后的逃生机会,偏不肯听。现在好了吧?”

    黑衣头目喘着粗气,恶狠狠地瞪她一眼,目光望向赵胤和哲布。

    那两个人端坐在马上,没有出手,也不屑对他出手。

    他知道大势已去,闭了闭眼,突然咬牙切齿地大喊一声。

    “兄弟们,我先走一步了。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一条血线冲天而起,这人手上的钢刀又快又利,猝不及防地抹上自己的脖子,然后便见他瞪圆双眼,重重地倒了下去。

    宁愿死也不愿意投降。

    落在锦衣卫手上,生不如死。

    头目自戗的举动刺激到了那一群黑衣歹徒。不过眨眼间,接二连三有人学他的样子抹脖子自尽,也有人干脆撞到锦衣卫刀上,直接捅穿肚腹,口喷鲜血而亡。

    咚咚咚!

    一具具尸体倒在地上。

    赵胤再次冷声吩咐:“本座说,要活口!”

    “是!”侍卫们齐声应着,再次出手便谨慎了许多,来不及自杀的人,要么被缴械押跪在地上,要么直接被砍去胳膊,痛得在地上打滚。

    赵胤冷眼一扫,不冷不热地问:“你们是什么人?”

    没有人回答。

    冷肃的苍穹下只有冷风夹杂的痛苦呻吟。

    哲布沉默了片刻,执起缰绳走上前来。

    “侯爷,本王有个不情之请。”

    赵胤淡淡转头,“亲王但说无妨。”

    哲布眉头微微蹙起,一举一动都显得缓慢而迟疑,似乎将要出口的话很是为难一般,看了赵胤好一会,这才慢慢张口。

    “本王想向侯爷要个东西。”

    赵胤眯起眼,目光冷气逼人,“要什么?”

    哲布低头看着地上这群黑衣人,“他们的命。”

    众人似乎被他突如其来的话怔住,有小半晌,四周一片寂静,连那几人痛苦的呻吟声都停下了。

    方才激战时,封参的手臂被人砍了一刀,正捂着胳膊让士兵用布条在包扎,一听这话,他一副不敢相信地转过头来,瞪大眼睛看着哲布。

    “王爷不可!这些人是冲着末将来的,他们是,是……”

    封参想说的话似乎难以启齿,又或是不便当着赵胤等人说出口。看了看赵胤,他又换了一种说话,“此事一定有隐情,必得要留下活口,审出幕后之人来……”

    “不用了。”哲布一手攥紧马缰绳,一手慢慢地抽出腰间的马刀,目光幽幽地闪了闪,“请侯爷成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大佬穿进虐文后〕〔娇美娘子种田忙〕〔顶级财阀〕〔末日拼图游戏〕〔诸界第一因〕〔废土求生我有戴森〕〔柯南之夏威夷教练〕〔从香江开始〕〔大佬们的白月光替〕〔我就偷偷喜欢你〕〔在柯南世界的悠闲〕〔富贵妾〕〔小农女的生活系统〕〔龙宸
  sitemap